扫码订阅

 

 

敦厚的吾师:
昨夜雨急风骤,风云异色,天气突变。因吾尚在梦中,猝不及防,不幸受凉!鸡鸣之时,吾方发现。不想为时已晚矣乎!病毒入肌体,吾痛苦万分!亦悔昨夜临睡之际,不听室友之劝谏,覆加棉被一只,以至此晨之窘境。吾痛,吾悔!无他,惟恸哭尔!室友无不为之动容!
为学大业之成就乃吾毕生之追求也!又怎可为逃避病痛而荒辍学业乎!遂释然而往学府。但行至半途,冷风飕飕而来,痛楚袭人。吾泪、涕不禁俱下。乃至生不如死之境。缠喘行之,终究将不支倒地。不得已,而借托友人之臂缠扶,返回吾寒舍!
上述诚表,为吾未至学府之缘由。吾师应懂,吾未到校。乃吾迫不得已之。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吾亦懂,吾未到校,吾师失一佳徒之痛苦。无吾,汝课索然无味哉!
汝苦,吾亦苦!!但,病痛不饶人,惜之谅之!如有幸再见吾师之面,再听吾师之课,吾宁当负荆请罪,自辱其身!
呜呼哀哉!哀哉痛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