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武士的帝国——给所有的左派

bb001 收藏 5 199
导读:[原创]日本:武士的帝国——给所有的左派

现在,中国乃至亚洲原来受到日本侵略的国家和地区对于日本右翼势力的做法普遍感到威胁,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及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60周年的时候,日本的首脑仍然继续参拜供奉当年战犯的靖国神社,更危险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们长期大力推行其歪曲历史的教育,用这些去毒害年轻人,所以,现在日本的社会对于当年日本发起的那场侵略战争不但全无悔意,反而有相当比率的日本人支持其政府的做法,因此,日本的这些做法引起了许多亚洲国家,尤其是当年深受日本侵略和奴役之苦的国家的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感与憎恶。
在生活中,我确实也看到很多人一提起日本就是“小日本”“小日本鬼子”等等,毕竟,当年鬼子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如果和西方世界反复强调的纳粹种族灭绝和大屠杀比起来,那纳粹的那些暴行完全就是小儿科!只是由于西方“民主”国家毕竟离日本比较远,再加上对中国人的歧视,这才对鬼子的作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年的国联在面对鬼子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不说中国了,就是美国前总统里根当年不也差点和他的战友一起被鬼子给宰了吃掉吗?看看鬼子当年的暴行,只要你还是人类,你能想象到那是人干出来的事情吗?
很多人是对鬼子恨,可是,你们又对你们所恨的日本鬼子了解多少呢?

知己知彼至少现在还没有过时,所以,我们有必要分析了解一下日本鬼子。而在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思想里,最核心的就是武士道精神,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它产生和发展的过程如何呢?我们把目光放到这里: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发源地。
日本是亚洲东部的岛国,因为古时候的日本位于当时比中国还要靠东的地区,日出最早,所以日本的先民认为自己这里就是太阳的发源,所以才有日本这个名字的来源。
日本是一个典型的岛国,主要有4个大岛和3900多个小岛组成,面积37.77万平方千米。从地质构造上分析,日本是西太平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碰撞而成,位于地质学上所说的断裂带,因此地震、火山、台风不断,土地多山,适合耕作的土地很少,自然资源也极其有限,生存环境恶劣。日本的先民是由朝鲜半岛和库页岛南下的突厥-鲜卑部落和从菲律宾--琉球一线北上的马来部落组成,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下,能生存下来的人必然都是经历自然的严酷选择的,所以坚韧、悍野、质朴、亦不乏纤秀。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由于古代生产力的限制,自然条件使他们长期的对外隔绝,任何外来的信息和刺激都会被放大很多倍,成为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的主题,而当时“一衣带水”的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级别的文明古国,正是对日本历史文化等各个方面影响最深的国家。
从晋朝开始,中国对日本的影响开始越发深入,在唐朝的时候达到顶峰。然而,这些影响随着元朝的远征开始出现变化。1274年和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出动联合舰队,两次渡海征日,由于天时地利人和不济,都以失败告终。
这两次的征伐对于日本的影响,远远超过包括很多中国学者的评价。毕竟,大陆上生活的人是很难体会到岛民的那些狭隘的心态的。他们终年被汪洋大海所隔绝,那种井底之蛙的表现无处不在,比如小日本鬼子把自己叫做“大日本帝国”就是一个例子。
这两次胜利,是北条时期的镰仓幕府用后与多天皇的名义召集20万左右的武士组成军队所取得的,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些横扫大半个欧亚大陆的蒙古军队,居然会败在自己的倭刀之下!
胜利所激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迟早会激发出一个民族振兴的伟大时代,正如公元前的波希战争激发出希腊的伯里克黄金时代,1588年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后的海权时代,彼得的军队战胜瑞典后俄罗斯200多年的辉煌等等,以及中国的抗美援朝后国内的建设。日元战争也一样,从此之后,武士从日本的社会中脱颖而出,成为日本国家民族的基干军事力量。
然而,兔死狗烹,武士平时作为地主(日本的大名、领主等)的私人武装,既不从事生产劳动,又没有行政管理能力,只是一些会打仗的职业武士,因此,和平的环境是不适合他们的,所以,他们就成为了把社会推向动荡的始作俑者。
日元战争后,日本不但没有统一,反而进入了一个战乱时代,史称日本“战国时代”,各个大名领主小城邦征战不休,武士也就在这个环境下进一步发展了自己的戒律,就是时至今日仍然深深影响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不过那时,和中国的春秋战国相比,日本的战国时期也有一些很大的不同。比如在受到外界入侵的时候,各方还是能放弃内战,一致对外,所以在马可菠萝的游记里有一个关于日本的比喻:平时是一只伸开的手,一旦有外敌,五指并拢,就是拳头。
如果说中国的战国催生出百家争鸣的文明,那么日本的战国造就的是彪悍野蛮的武士,中国的长期统一和中央集权需要并产生了儒家文化,而长期战乱割据的日本产生的是以菊花和刀为象征的武士文化,其祖先是骑马的战士,这个突厥色彩的职业在西方演变为骑士,而在日本,就演化为了武士。他们在日本的历史上起到了很激烈的作用,直到今天;不过是把倭刀换成了各种商品和公司而已。这个以武士道为核心的思想上的因素,在今天日本的崛起中,也是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这个问题,在后面我们再做分析。
武士们在战争中不仅继承了日本民族传统的忠诚和悍勇,还学会了狡诈、计谋和政治智慧。到丰臣秀吉时代,他的行为证明他所具备的素质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阶段,使他成为统一日本,结束日本战国时代的第一人。
丰臣秀吉生于1536年,死于1596年,是一个世袭的武士(这点和蒙古的制度相似),寿命只有50岁。但他却开创了一个先例:他是武士中,集蒙古式结盟技巧、等级制度、战利品分配激励制度和情报收集与分析体系的大成者。经过战争,他统一了当时的日本,而在他之前的日本,只有类似中国周朝那样的象征性中央政府,在结束国内的战乱后,他便把注意力转到了国外,沿当年忽必烈的老路从反方向杀向欧亚大陆。
显然,丰臣秀吉是想通过这些对外战争得到更多的利益,既然当年败在武士倭刀之下的忽必烈可以征服大部分欧亚大陆,那么,日本为什么就不可以呢?1592年,丰臣秀吉率20万大军,700多艘战舰,沿着当年的老路,从对马杀向朝鲜。
丰臣秀吉的举动像电流一样击中了当时明朝政府的神经。朝鲜的地缘,对于中国的安全极其重要,早在唐高宗龙朔3年(公元663年),日本就进行过侵略,当时发生的白江海战中,中朝联合舰队就击败过日军,东北,作为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区,是问鼎中国的一个要点,后来的辽、金、乃至清都是这样,后来的解放战争也类似。而朝鲜正同样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区,直接威胁到中国的东北。日本的计策很明显:占据朝鲜以吞并中国东北,拥中国东北以问鼎中国。明王朝统治者自然不是傻瓜,明神宗万历皇帝派遣大将李如松协同朝鲜李舜臣将军组成联合舰队,最终于1598年击败日军。当时还发明出一种战船叫“龟船”,在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次战争中,最著名的一次海战就是露梁海战,日军在战舰多于中朝联军的情况下,被击沉450多艘,损兵数万,朝鲜将军李舜臣等许多中朝将领最终尽管在战争中牺牲,但是最后仍然击败了日军舰队,丰臣秀吉的侵略美梦因此灰飞烟灭,兵败忧闷而死。
朝鲜将军李舜臣在海战中的牺牲乃至他在朝鲜历史上的地位,只有纳尔讯在英国的地位可比。遗憾的是,英国的纳尔讯牺牲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巩固并加速催生了“日不落帝国”,而明王朝和朝鲜王朝并没有乘胜追击,也没有从这胜利中激发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反而内耗,最终国力日益衰败。日本尽管是战争的失败者,却能够因此反思,并从战争中吸取教训,反而使其政权得到进一步的改进和巩固。日本民族的这个特性,在日本惨败的二战后日本重建的过程中,再次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从历史上看,日本当时的北进战略,和明治后日本侵华的路线是一样的,利益、风险和阻力都很大,但是见效快。而当时,还有一个沿琉球—台湾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南进路线,但是在那时的条件下,由于南洋各岛的生产力水平低下,加上日本当时航海技术的问题,进行这样的远征必然也要先和中国开战,还是直接开战(看看那时的琉球—台湾一线要经过谁的领土就知道了),劳师袭远,这是利益很小甚至赔本的,所以当时的丰臣秀吉没有选择南下,恐怕也没有意识到这个路线。明治后日本意识到南下的利益,可是由于北进侵华的影响,加上当时南下必然要和美国开战(当时的菲律宾是美国的殖民地)的顾虑,所以直到1941年12月7日后,才开始南进作战的。而现在,我们只要看看鬼子政府的做法就知道他们选择的是什么路线了。截止1998年,日本政府对印度尼西亚的贷款是3.829万亿日圆(364亿美圆),而对中国的则是2.418万亿日圆(236亿美圆——98年汇率)。只不过这个时候,日本得到的只是“(和侵略相比)除了领土以外的一切”,所以也有“经济侵略”这种提法。
好,那我们在看看丰臣秀吉死后日本的状况。丰臣秀吉死后,日本就进入了德川幕府时代,这一个时代被后人扣上“锁国”的帽子,明治维新后更是对它大加贬低,直到二战后,日本的学者对德川幕府时代才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评价,得出了和明治时期大不相同的结论。
德川家康,生活于公元1543-1616年,原来是丰臣秀吉的大将,他儿时长期在敌对家族当了12年的人质(中国叫“质子”),质子生涯使他练就了丰富的政治经验和残酷的手段,这点上和同样曾为质子的秦始皇类似,心理也极其冷酷并有一些扭曲。这些使他和一般的日本武士完全不同。他同时受到中国文化影响很深,从汉书汉字和中药里学会了人生权谋和政治权谋中的一个最难也是最重要的“隐忍”之术,并在日本这个小小岛国的地缘环境上予以放大和强化,给武士道精神又增添了一个丰富内涵。丰臣秀吉临死将国家、儿子与霸业托付给他,可见丰臣秀吉对他的器重。
当时日本面对的情况,比曹操当年兵败赤壁还糟糕的多,军事上的失败使日本元气大伤,特别是一个主要依靠船作为交通工具和以渔业为主要农业与食物来源的国家而言,海战的失利所损失的大量船只对于当时日本经济的影响极其巨大,武士政权面临崩溃,如果在一个海岛上继续保持丰臣秀吉那套和中国、蒙古一样的中央集权制度,必然会引发王族对于继承权的血腥争斗,类似英国的“红白玫瑰战争”,英格兰女王伊利撒白和苏格兰女王玛丽对于英国王位的争斗等等,那必然会耗费掉日本剩下的元气,使日本陷入长期贫弱的困境。德川家康同时也明白丰臣秀吉的儿子根本无力使日本走出这样的困境,于是便像三国时的那个将领那样反叛了原来托孤于他的前领导人。他为了找借口,故意野蛮欺凌丰臣秀吉留下的孤儿寡母,因此类似中国的成语“司马昭之心”,也给日本留下了一个成语叫做“德川家康式的挑剔”,这样,当忍无可忍的王族反抗的时候,无疑就是以卵击石,德川家康正好就有了借口把他们斩尽杀绝。经过这么一系列的精心策划,1603年,德川成为日本最高行政长官——征夷大将军。
德川家康的做法又把武士文化进一步推进了,原本以忠义为本的武士文化中,从此正式糅合进了更多政治手腕。一旦政权到手,德川家康马上进行了改革,正是这个改革对日本长期的文化乃至今天日本的制度都有深远影响。其核心是把权利和利益的分配用一种特殊形式进行分配,并建立一个适合的政治制度。当时规定:幕府是全国的中央权力机构,占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土地,其余的由大名占有,称为“藩国”,相当于中国的诸侯国;在中央机构里,设立将军、老中(相当宰相)、若年寄(相当国务院秘书长)等分司不同方面的官员,并和宗教界相互结合相互利用,联合起来进行统治,这样就形成权力的分立化,再当时日本的那种情况下更利于维持稳定。在军事上,以武士为核心的军事基础阶层绝对效忠于最高领导,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机制,避免了国家暴力机关的分化,在政治上经济上,给天皇、大名以相当的实权。这样既保证了幕府的权力(最强的暴力机关),又给天皇、宗教界、大名、城主等统治阶层以一定的实权,这就保持了日本政治上的长期稳定。
显然,这种方式与中国的中央集权的稳定不同,中国当时的中央集权,只要上层一出问题,全国皆为一盘死棋,而日本由于下层的大名、城主等手里有实权,这样就算上层的那些贵族闭目塞听,也不至于全部僵化。另外,由于日本本身的岛国地理位置,使得它和英国一样也很重视海上武装力量,所以这个机制可以保证日本和当年的英国一样,也发展出许多海盗作为它实际上的海上武装力量,就是我们所称的倭寇。这些对于对岛国极其重要的制海权的争夺是很有利的。另外也使日本的民间有更多机会接触外部的世界。
日本的海盗,其核心就是武士,这些武士对周边国家的试探性袭击使当时的中国等国家深受其害,日本却得益匪浅。它使日本在长期的和平时期里,那些以武士为核心的人员,特别是沿海民众,可以保持相当的战斗力,而国家又不需要有多少投入来供养一支常备军。另外常备军在和平时期是最容易因为不需要作战而滋生腐败,降低战斗力的。这些倭寇匪商合一,内部组织严密,采用从中国学来的突袭伏击游击等战术,另外还建立起极其优良的情报工作体系,因此在面对倭寇的袭击时,庞大的明朝军队反而狼狈不堪,直到戚继光采用中国类似的抗击战法时,才取得一定的胜利。这些日本倭寇的战法特别是情报体系是以往的武士所不会的,他们又使得日本的武士精神得以进一步发展延伸其内涵。
除了可以从海盗袭击中得到大量的财富外,日本的海盗还带回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东西,对于日本接触外部世界也是有利的,日本的商人(倭寇)在长期的战争中,学习、接触到许多西方的先进技术和战术,他们对于西方的认识,总的来说要远胜与当时的中国。尽管那时,中国文化对于日本的影响始终是极其巨大的。
总的来说,德川幕府时期建立的体系和所进行的改革,对于日本日后的发展,作用是巨大的,不亚于明治维新,事实上,明治维新的思想体系产生的土壤基础(注意是:土壤基础),正是那个时期的制度所容许的。
幕府的统治延续到近代,遇上了一个挑战。1854年,美国佩里舰队进入东京湾,当时佩里的舰队是工业文明生产的远洋蒸汽机帆舰,而日本的舰船大多为民船改装而成,主要都是些木制小吨位船只,显然佩里舰队的远洋蒸汽机帆舰占有绝对的航行优势,而在火炮上,佩里舰队的火炮是用机械镗床加工的钢炮为主,发射用的火药在经过西方科学家研究后,找到了最佳的配方,威力也比当时日本的火药大,因此射程是当时日本火炮的4-10倍,精确度也远高于当时日本火炮,射击速度几乎等于日本炮的10倍!至于炮弹的杀伤力,当时西方的炮弹使用了可以爆炸的榴弹、霰弹、链弹等等,杀伤力更是远在日船之上,当时的佩里舰队一般美条战舰装有多达40-100门火炮,这样,佩里的战舰尽管数量远不及日军,但是质量却远高于当时的日军,拥有毁灭整个日本的所有船只的能力!因此,日本政府不得不签定了不平等条约。
和中国的情况不同的是,当时的日本受害在中国之后,日本的情报机构从中国看到了很多让他们触目惊心的事实,因此,当时在上海的日本民间团体领导人就说过,如果日本不变革不图强,就会像中国一样成为列强口中的肉。
另外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和作为大陆国家的中国相比,人民在对海洋的认识和海上实力的影响非常敏感,这点和英国类似。当时日本的经济、运输等等,基本都是依靠航运,一旦失去制海权,各个藩国的生存都将是一个大问题,加上日本人口密集的沿海是它最发达的地区,集中了主要的人口和生产生活设施,一旦佩里舰队那样的舰队进行攻击,将给日本造成惊人的破坏,航运被切断,渔民无法出海,日本那脆弱的农业马上就会被掐断,其影响类似于将中国当时的产粮地区全部破坏,南粮北运的大运河切断,甚至更严重。鸦片战争中清朝就是在大运河被切断后才签约的。因此,佩里舰队的进攻使日本整个社会都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在对照了中国的情况后,日本发现原来的老师中国已经落后于世界,于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日本人纷纷认识到选择改革,学习西方的先进文化才是硬道理。
和中国的维新不同的是,德川幕府建立的制度如前所述,给地方以很大实权,加上当时日本民族在这个方面上的认识比较快,学习的也很快(日本是最擅长于学习的民族),所以当时的整个日本,维新改革的意愿很强烈,改革的诏书一下,日本民间的商人海盗和部分开明的大名马上放手大干,如干材烈火一般迅速蔓延,情景就类似于当年的改革开放。虽然那时不甘心的老掉牙的幕府反对,可最后那些旧式的武士们也还是败在使用西方火枪的“懦夫”枪下。而当时清朝的维新,完全没有足够的基础,长期的封建统治和满族统治者的文字狱、愚民政策使中国社会的思想极其封闭,绝大部分人民根本没有任何的民族主义意识(想象一下鲁迅是怎么弃医弄文的)。在中国,维新派的力量和日本相比尽管可能总量要更大,但是一分摊到中国这个大国里,相对的力量就要弱小的多,加上他们寄希望于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帝,维新派主要又是一些八股出身,严重缺乏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武士长期所养成的斗争技巧和暴力手段的“受无缚鸡之力”者,最后西太后一反扑,连招架的力量都没有,更谈不上像日本的维新派那样组织军队去赢得维新战争的胜利了。
明治维新的内部阻力小,外部阻力也不大。从西方列强的角度看,日本就是一个苦果,资源贫乏、民风是既强悍又刁钻,人口众多,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利益极小的硬骨头,远不如肥肉一样的中国好掠夺搜刮,当年忽必烈的情报官也说日本是:悍地不宜攻之,西方人是按照利益行事的,日本这时改革受到的外界压力自然也就小的多了。
应当指出,这个时候,即使是在改革的前期,日本民间仍然对中国抱有长期以来形成的“天朝上国”认识,那时的日本人,大多数仍然以学习中文,说中国话为荣(现在也还有小部分是),甚至是学校里的小孩子也以用中国话骂人认为是“文明高贵”的象征,类似今天中国的许多学校里的小孩以会用英文骂人为荣的心理,可见长期的传统所形成的影响。而后来,在认识到清朝的软弱,特别是甲午一战之后,日本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就更加看不起中国,在那时开始就不叫中国,改称“支那”(就是SINA的发音,新浪原来有日资,所以起的这个名字)。直到朝鲜战争结束,看到连打败了自己的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中国是第一个让他们“没有胜利”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在那样的条件下领导经过共产党长期群众工作所教育、激发起民族主义感情的中国人民表现出的中华魂,这样鬼子的官方才又把“支那”改回叫中国的。
明治维新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把类似元朝那样原本森严的等级制度改良为华族、武士、平民三个阶层,很大程度上调动了全民族的士气和创新力,加上当时日本的其他政策,使得日本的文化上迅速西化,经济也得到很大发展,1884年到1890年,日本的公司资本由1340万元增加到1.89亿元(注意当时的日圆比价很高,日圆的购买力类似于现在的美圆,和现在鬼子那些擦屁股都嫌滑腻的票子不一样),增加了14倍,纱锭数由5万增加到27、7万,铁路长度仅仅在1886-1890年就增加了10倍,当时民间办厂修路,政府把钱用来发展军事工业(比如三菱重工)的局面,即使是洋务运动时期中国也没有出现。
同时,日本的天皇还大力推进教育,这个是国家长期的实力的根本。主要有:废除中国式八股,大力推进西方教育体制,实行后来倍受赞扬的全民教育和建立专管这些的教部省,当时的天皇是出于自己利益,希望通过类似西方主教-教会-教会学校的体系来利用宗教(神道教和武士道)巩固自己的统治,当时的教部省要求全国的神官、僧侣、学者对人民进行精神宣传、无条件服从天皇,结果阻力很大,教部省也不得不撤消,而全民教育则给日本培养了大批文化素质比较高的人,使日本的国民素质得到很大提高,为日本经济的发展和日后长期的侵略战争培养了大批“人才”。我们可以来看一个例子: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缴获了很多日军的掷弹筒,可是不会用,后来一名日军士兵战俘在反战同盟教育下,要求来教大家如何使用这些掷弹筒,他来一讲解,把在场培训的八路军指挥员都震动了,他们感叹,一个鬼子的普通士兵都知道三角几何等炮兵射击理论(掷弹筒射手必须掌握的知识),难怪鬼子战斗力这么强!和当时那些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中国平民以及连弹道是直的还是弯的都弄不明白的基层指挥员相比,这样的感叹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明治维新以后,被德川幕府弱化的中央集权通过天皇和幕府的战争使天皇重新掌权并强化了中央集权。这个改革使日本在短短的几十年里迅速走上了强国之路,但是这里我们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强国之路,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军国主义列强色彩。我们今天中国的和平崛起首要是要富国,而日本当年的明治维新则认为首要的是强兵,这也是日本民族长期对外进行武装试探性劫掠并以此在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里依靠武装劫掠养活很多日本人的客观事实所形成的认识,毕竟对于日本这个自然条件严酷的岛国来说,抢劫的财富来的比种地捕鱼要快的多了。1878年,日本成立参谋本部、直属天皇,不久,连政府的陆军省也隶属参谋本部,连政府都无权过问军事,完全把军权集中在天皇手里而不是那些文官手里,这也为后来日本发动长期对外战争铺平了道路。而日本的首要劫掠对象,就是当时最好吃的一块肥肉:中国。1880年,参谋本部长山县有明汇集所有关于中国的军事情报上报天皇,指出当务之急就是侵华战争,他说:“财政困难不是反对扩军的理由,因为强兵是富国之本,而不是富国是强兵之本。”这个话和当年“国军”那些军阀们的“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谓不谋而合。鬼子们的倭寇本性暴露无遗。
正是1880年前后,不等革新完全成功,日本就将进攻的矛头指向中国。它的所有计划准备都直指向这个目标。日本的侵略路线,还是通过对马沿朝鲜半岛进入中国,和当年的丰臣秀吉路线一样。同时,考虑到当时的中国东北是沙皇的主要势力范围,日本也做好了对付沙皇俄国的准备。
可是,那个时候,单单就是一个中国就让日本头疼不已。洋务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使得中国拥有了吨位位居世界第六,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其主力镇远和定远两舰是当时世界上一流的铁甲舰,中国军舰上主要装备著名的德制克努伯火炮,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火炮,在当时和日本的舰队相比,单丛武器的性能上分析,中国北洋水师要强大的多。于是日本在战略上采用了中国的“远交近攻”的计策,先不去招惹俄国,并利用英国和俄国在扩张上的矛盾,1893年,日本英国改定条约签字,日本实现了和英国的结盟,好让日本可以在远东大打出手。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说:“这个条约的性质,比打败中国的大军还有利”。这样,日本就可以集中全国的力量,目标极其专注,一心一意对付中国。那时,一方面对中国水师大加贬低,一方面又在战术上积极重视,就是日本的小孩子玩游戏的内容都是如何击沉镇远和定远两舰。可见当时日本全国的投入的专注程度。
作为一个海洋民族,日本拜同为海洋民族的英国为师,结合中国和日本的特点,形成了具有日本特色的一整套战争体系,日本海军为了对付清朝海军,用残酷的训练大力提高自己舰队的射击命中率,并且在技术进步的时候及时安装了新型的高射速舰炮,在不增加火炮口径的情况下大大提高了舰队的单位时间弹药投射量,极大地加强了舰队的火力。当时日本的舰队,从司令到随舰的工程师,全部心思都集中在如何集中火力击沉敌舰上。而由淮军改成的北洋水师官兵,却不得不忍受整个封建堕落的社会造成的深重腐败。加上火炮的弹药问题,北洋水师那些买来的“现代化”战舰上弹药“多实煤灰”,所以海战中命中敌舰而不炸,弹药不但质量问题多多,数量还远远不够,舰队的战斗力就更低下了。
于是,黄海大战爆发,日军一开始就使用英国皇家海军著名的“海军条例”中线形队型,以一个弧型的战列线对北洋水师,这样不但主炮火力可以充分发挥,而且侧舷火力也得到发挥。而北洋水师则采用雁形阵,所有船的船首对着敌舰,虽然这样船身投影面积小,被弹面小,而且镇远和定远的主炮火力可以充分发挥,可是把所有的舰只集中在一起,又处在被日军舰队打你T字横头的阵位,一开战就先失一着。日军一看自己的炮弹无法对付镇远和定远的德国厚装甲,马上变换战术,对中国舰队里的弱舰进行穿插分割包围,采取日本著名的分散配置、集火射击的战术(这个分散配置、集火射击战术在后来二战的萨沃岛海战中也被日军再次运用,使当时美军瓜岛的守备舰队几乎被全歼),使北洋水师的那些防护巡洋舰以下的舰只损失惨重。实际上,如果在面对当时日军那样的情况,还是按照英国皇家海军著名的“海军条例”中的处置方式,如果把舰队分为两个分舰队,以镇远和定远为核心,带领各弱舰绕到日军战列线的头部,反而可以占据日军的T字横头阵位,利于自己发扬火力,把战列线上的日军舰只一一集火消灭,可是,这样,就需要有两个优秀的分舰队指挥员,可是那时,北洋水师里的将领不是卖国胆小逃跑就是“英勇有余而计谋不足”。丁汝昌一伤,几乎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如果换上有500多年海盗作战传统的日本海军,根本就不是问题。此外,清朝水师还有很多战术可选,可是都没有应用,最让人不可理解的就是当时的清朝水师本来全部舰队共有32个鱼雷发射管,加上镇远和定远舰上携带的镇1镇2和定1定2共4条鱼雷快艇,完全可以对日本舰队进行鱼雷齐射,无论如何都不会一无所获。可是这样需要有一定素质的水兵,和平时的严格训练,这个是北洋水师没有的,最后致远舰反而被日本鱼雷所击沉,实在是一个遗憾。
在黄海大战中,中国的爱国官兵表现出的英勇气概,就是日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但是清朝水师的火炮命中精度远远不及日本,射速又低,加上买来的武器总是有人为问题,吃亏很大,但是问题更大的则是在综合国力这整个体系上。战争,打的是双方参战人员和武器,更是双方的综合国力。国内在分析甲午海战失利的时候,一般就是从表现上、表面上、战术层次上来分析,双方武器如何、战术如何、等等。最多就是再加上一个卖国贼的破坏,把罪责归到西太后为首的那些人身上。于是,其他的人就没有了干系,到今天仍旧可以继续躺在前人四大发明的辉煌上睡大觉,睡醒了就打开外国设计的计算机,用这些外国人用来控制核弹头的计算机玩《热血传奇》《魔兽争霸》、上QQ聊天、到铁血之类的BBS来骂骂人、灌灌水、发发牢骚怪话,弄弄恶心的女人图片。却不去自问自己到底对我们的民族、国家做了什么!不去问问为什么发明火药的中国反过来会被蕃仔用火药打破国门,“架上几门大炮就可以让一个国家屈服”!这样的人自称“左派”,实际呢,你配吗?甲午海战的失利,是中国当时满清社会体制的失败的一个体现。同时,这里面也有大陆民族和海洋民族之间的巨大差异。关于腐败松懈的清军官员“将熊熊一窝”的文章很多,自不用我在这里多废话;日本这个海洋民族建立的海洋国家,一开始就有其海洋民族的优势。这种优势在国家的政策、战略,作战的战术、指挥、射击、损管、机动、通讯等方面表现的非常明显,借用李鸿章的话:“彼系岛国,以水为家,船炮精练已久,非中国水师所能骤及”。所以,一支素质高的海军打败一支腐败无能的政府领导下的普通水平的海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世界海战史上很常见。
甲午一仗,影响深远。中国大败,给所有仍然抱着“西洋鬼子坚船炮利,吾之不敌”很正常这种思想的人一个巨大的打击,现在别说西洋鬼子,当年我们中国的学生小日本都变成“东洋鬼子”反过来侵略我们啦!!!这样,很多中国的热血青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愤青”)受到震动,开始积极思考探寻救国之路,最终有了中国的民主主义革命,有了现在的中国。而日本,则占据了中国的大片领土和当年丰臣秀吉梦寐以求的朝鲜半岛,还得到了大笔赔款,倭寇们的抢劫再次成功并取得了以前的倭寇所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丰厚的战利品。
甲午战败,时至今日,仍旧有很多国人,甚至某些学者连原因都找不到、看不清,关于这场战争的描写,甚至还有一些人照搬当年鬼子污蔑北洋水师“衣裤晾在大炮上”是“素质低下”的言论,(其实,衣裤晾在大炮和军舰的上层建筑上不过是当年军舰的普遍规定,因为那时军舰居住性很差,也没有烘干机,水兵的衣物为了晾干,必须挂在舰外,否则,挂在舰内会使军舰内部受潮,加剧腐蚀老化。日本、英美德等国的海军也是这样做的)以及那些把战败原因归结在弹药质量和将领贪生怕死上,却较少对真正的原因进行探讨;就算没有铁血这里前段时间一看到“日本”两个字就删贴封号(日本公司经济侵略的广告却……)的制度,也不应该呀!不下工夫分析找出原因,并在一个长时期内下苦工夫改正,那实在是辜负了甲午英烈的满腔热血!
日本在甲午战争的胜利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占据了中国的大片领土,吞并了朝鲜,使日本得到了以往的倭寇所从来没有得到的利益。但是这毕竟还是新兴的日本列强和贫弱的满清之间的黄种人的战争,占据朝鲜后,日本向中国的东北扩张,就和当时的沙皇俄国撞了个满怀,于是,欧洲国家的白种人第一次领教到被东方黄种人打败的滋味。
(未完待续)

这是我的一篇论文,就是专门写给所有中国对日本没有正确认识的左派的,我的观点就是这些,如果你们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疑问,反对的,我们一起讨论,希望理清大家的认识。谢谢。

给所有的左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