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之行——云帆游记[原创]

      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我和笑面虎(他是广西人,我大一时的下铺,但他却常常称我为“胡人”,就因为我是回族人的缘故,所以我也就反唇相讥,叫他笑面虎了,其实大家不要误会,笑面有和善的意思,而虎,当然是能干的意思了——出自北大文学博士孔庆东先生的《47楼207》一书)去了一次山东大学,说是去体验一下百年山大的文化风韵;去感受一下百年红楼的传奇历史,其实(说实话,嘘!小声点别让他听见)是为了去寻“小女生”找乐,说来惭愧,那时的我们包着“大学生应该积极去追求自己至爱”的崇高心理来到了这座中国早期文化的摇篮之一的山东大学,就因为他的古老和早期学生运动的兴起,所以人们普遍认为这里的人心里开放,大概是这样的吧。
   
      刚进山东大学的校门,我们就被异样的文化氛围给吓了一跳,人人都抱着外语书,带着耳机,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里“唧唧复唧唧”,知道的也就罢了,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特务培训班呢?我们小心谨慎的走在学校的草丛的小径上,有种地下工作者的意味,就这样来到了山大的操场上,去偷窥女生们早上排练健美操。
   
      一阵微风吹过,在垃圾桶的方向上好像有个异样的东西在飞舞,好像是——钱,是的,不错,就是钱,估计那时我以刘易斯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那个能使鬼推磨的好东西,此时的笑面虎却先是一愣,但这一愣就注定了没有抢占高地的先机了,当我满怀希望的打开的时候,笑面虎才气喘吁吁的跑到我面前来......打开那卷褶皱的票子,一看,“哇!30元,发财了!”当彼之时,四目相视一笑,乐何如哉?马上“正事”也就随着钱的到来而被抛到脑后去了,就是现在想起来仍然感觉那时的好笑......
   
      随后的事当然是一起大吃一顿了,我和笑面虎就用膳的地点问题产生的纠纷,由于他是笑面虎(能干也就意味着力量大),所以他那八楞锤的大拳头还是让他占据了上风,所以就按他的意图去了山大的风味餐厅去吃了,原先我就说过我是不喝酒的,那就只剩下笑面虎一人灌“黄汤儿”了。大家可能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那就是越是能灌的,他越是忧着点儿,而越是逞能的,越是喝醉了的却老是说“我,我,我没,没醉......”而笑面虎却不幸成了后者,当笑面虎摇摇晃晃的,步履蹒跚的和我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却又碰到了另一件事:  
   
      路上的一个老妇女领着她那懵懵懂懂的小孩子,看到了我架着比我高大的,晕头转向的笑面虎时,那少不更事的孩子开口了“妈妈,那个人怎么走路摇摇摆摆的啊?”她妈妈白了我们一眼,就没好气地说:“还不是和你那爸爸一样,灌了黄汤儿了。”更为不幸的是这句不太中听的话偏偏就飘进了笑面虎的耳朵里(原先的笑面虎,你问他题目时,就是你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听不见,今天不知他的那根神经除了点问题,耳朵却异常的好使,据说是《西游记》中的孙猴子也常常用所谓的“顺风耳神功”,这里也杜撰一下,或许这不世的盖世神功,两广一代的人都会吧!)。笑面虎可不干了,说什么“喝酒”的高雅了,什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了,还有什么“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等等,诸如这类的不伦不类的话,这下可把那位老妇女给惹恼了,所后就开始了让人耳不忍闻的肮脏语言的精彩对决......估计大家也可以猜出是谁赢谁输了吧!
   
      就这样,我们的山大之行在异样的感觉中结束了,当走回到我们学校门口时,我不禁感慨古有“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的精确预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