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闻香客”在铁血小说区-小说讨论区里“网络文学都是低端的写作”一文中“著名作家”北村对网络文学的评价后,真想与这位“著名作家”当面辩驳。
      我想问问北村,何为“狗粮文学”?何为文学特质?
      按照北村的思维延展:只要是没有通过审读的文学作品都是“狗粮文学”,通过审读但是审读人员不是文化界的都是“狗粮文学”。而所谓文化界的人不论是一片短章,还是一本小说,那怕是一个字都是具有“文学特质”的,拥有力量与感知的,高端的,非流水帐的,来自于心灵的、艺术的、技术的、非狗粮的,只要是印刷出来的都是很优秀的文学作品。
      惭愧啊,惭愧,北村你要知道,你的一通厥词会祸害多少人,会毁掉多少华夏的文化。按你以上的逻辑,打倒一个民族太简单了,毁掉一个文明太容易了,好在国家还不至于愚蠢到支持你们这些骚客,否则...

      不信我们就按照北村的逻辑来延展,亏他还是“文人”,语言逻辑差劲到了极点!就算大家认为我是在大放厥词,但我就是看不惯这些个号称文化人,实际上庸俗无比的小人对所有事务一棍打死的嘴脸!

      任何事务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道理,一个宇宙间小小的尘埃怎能妄自断言事务存在的对与否。我们能说夏天太阳太热,所以太阳不应该在夏天出现吗?我们能说祖国不太富强,我们应该投靠日本吗?我们能说没有经过审读的文学作品都是“狗粮文学”吗?我们能说北村代表全国文化界的想法吗?
      不能,我们不能因为一些小小的蟑螂而否定整个社会,持着这种思想的一定不是什么目的纯洁或有所作为的人物。因为这些人太过于虚伪,太过于自私,太过于庸俗,太过于迷信,甚至太过于狂妄!
      北村就是这种人。
      按照北村的逻辑,因为李白的文学创作没有被审读,没有出版,所以他的文学是“狗粮文学”;因为鲁迅先生的文章从来就是打好腹稿一挥而就,没有时间的浸淫,更没有通过所有文化界的审读,所以鲁迅先生的文学创作就是“狗粮文学”;因为我们伟大领袖的诗集没有出版,更加没有得到审读,所以他的诗歌就是“狗粮文学”;虽然《第一次亲密接触》被排成电视剧,但它依然是出自网络,所以它是“狗粮文学”;虽然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张轶、卫悲回、卜晓龙后来按传统方式出版作品,但是在出版前依然是“狗粮文学”;虽然网络作品人气很旺,但是没有经过审读和传统印刷出版,那它就是“狗粮文学”。
      北村一面大肆暗示着他们这些“作家”的市场才是最“正统”的同时,又在暗示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张轶、卫悲回、卜晓龙才是现在网络作家的未来出路,又在鼓吹所有所谓“真正”的文学不论你的创作工具是什么,只要你经过了最关键的审读后印刷出版才是正统文学。
      可怜的孩子,你丑恶的嘴脸一点点在被我揭穿!
你提到了力量与感知,高端的,非流水帐的,来自于心灵的,艺术的,技术的,被审读的,出版的等等这些文学特质。我却想问问是不是所有东西都具备才能称之为你口中的“文学”?
      假设如此,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先人们的作品,他们有随意的,自由的,霉涩的,外在的,丑陋的,笨拙的,没有被审读的,没有出版的,太多太多(当然也有你所要求的那些标准的文学创作),可正是这些被你定义为“狗粮文学”的东西撑起了华夏文明!
      我到真的想知道,既然是“狗粮文学”自然是“狗”来阅读的(你骂我们这些网络读者道行够深的!),那么同样按你的定义来划分的华夏文化也是狗粮文学,想必你也拜读过,也学习过,那么,你是什么东西?
     千万不要告诉我我理解错了,其实你是说具备你所说的其中几个就可以了。那你就更加完蛋了。
      具备你所要求的标准中的几个,这种作品太多了。
      您没有亲自审读的大概有万万本吧,地摊上的黄色小说也是你所说的传统的方式出现的,小学一年级的课文是审读过的,是传统的方式出现的,你每天都会因为它能渲染你的感情,因为它能感染你的心情而大声朗诵吗?......
      本以为这种笋头初露的文化方式能被你们这些资深前辈引导,扬弃,宛如导师般循循善诱指引一个新的文学环境的出现,点燃一群愿意浪费吃喝玩乐时间挥汗在网络文学上的学子成为一个个超脱你们的文人...
      看看现在,你却犹如一个被强奸后没有被再次光顾的泼妇一般,抓住机会进行无差别攻击!狗会咬人,但它也会分辨家人与外人,因为它知道家人给了它窝,给了它吃食,给了它认识事物的机会。只有疯狗才会无差别的攻击,不分敌我的攻击
     你谈到“狗粮文学”没有营养,哈哈,那么为什么有些拜读这些“狗粮文学”的人在文章中学会了为人处事?
    为什么有些人通过“狗粮文学”养活了自己和家人?
    为什么有些幼稚的少年在读过“狗粮文学”后愈发显得成熟?
    为什么“狗粮文学”可以轻易的满足囊中空空善学上进的人对文字的饥渴?
    为什么“狗粮文学”的作者都没有你们富有?为什么......

      一只狗想出名,于是找到人多的地方开始狂吠,它知道只有在人最多的地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狂吠最容易成为焦点,于是它成功了。接连几夜它都成为了家家户户谈论的话题,认为它是在与野兽搏斗保卫人们的家园,于是它成了名狗。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终于有人觉得不对经,待到晚上狗在狂吠时走近一看才发现它是在对着空地狂吠,于是人们杀了狗,又可以安安稳稳休息了。因为大家知道今天休息不好明天就没有收获。
      没有出版过书籍或文章的朋友可以打听打听出一本书有多难,如果说贿赂一个官员难,那么一个无名之辈出版自己的作品就更难,不论你的作品好坏,只要你有强大的资金后盾和超越城墙厚度的脸皮你就可以成功。
      于是乎一些“流氓文学”堂而皇之的等上了“现代文学”的书架,一批批的“垃圾写手”成为了“著名作家”,一个个“著名作家”在得到名利后又化钱请到写手帮他们写出一部部贯以自己名字的“著作”。
      所以,北村,你不要和我们谈论“文学”这个神圣的词汇,你不配!你连一个后辈都不愿意指点,只是一味的维护你们自己的利益(审读一个作品让你们通过虽然你们要收取不少的钱,但是你不会太瞧得起这些小钱吧),如同没有教养般大肆打击甚至想毁灭这种新的文学传播方式,你算什么?!
      我自认为自己今天的言语过激,言辞粗鲁,但是对于你而言我实在找不出什么更好的修辞。有过之请谅解!
      不要和我说“真理掌握在你北村这一小撮人手里”,因为你根本就是错误的,不接受你完全可以动手改造,用情,用理,而决不是咬牙切齿的让对方毁灭。看看你,可怜的和烧死布鲁诺的宗教裁判所的神职人员有什么区别?!
      目前的网络文学确实存在很多缺点和鱼龙混杂的现状,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北村的一通话就放弃自己的信仰与追求,我们要不断改变混浊的环境,不断剔除不良的因素,不断支持我们的网络文学创作者,起码他们给了我们这些“著名作家”给不了的释放与激情,给不了的爱国与自尊,给不了的现实与成熟...
      在西方文化大肆侵略的今天,我们的这些“文人”不仅不携手体现华夏文化的魅力,居然还“迫害”打击有点不太正规的网络文学,这让我想起了旧时的汉奸和土豪劣绅。
     中国的文化界需要我们这些热爱网络文学,并且有信心将其改变成至善至美的文学神话,让传统文学低下高傲庸俗的头颅,让网络文学成为未来中国乃至社会文学的旗帜,让我们忽视鄙视的目光,无畏暗中的枪刺,蔑视诋毁我们信仰的自私者...
      路需要我们自己走下去,没有人怜悯,没有人协助,没有人引导;但你们有我们的期盼,有我们的支持,有我们的崇拜!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