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是特权滋生的文化土壤

白领代表 收藏 0 82
导读:儒学是特权滋生的文化土壤

 

    作者:旋律星空
 
    电影《简爱》里有一句经典台词:“......你以为我是机器没有感情吗?你以为我弱小、贫穷、平凡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那么,你错了!我和你一样有血有肉。我的灵魂在对你的灵魂对话!当有一天我们一同站在上帝面前,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

    芸芸众生,只在上帝眼中,才是平等的。昔时的王侯将相,如今的一抷黄土,村夫草民,亦不过此。可是,理想的乌托邦,能反映社会的真实吗?现实中的社会,有平等吗?答案见仁见智,但终又殊途同归:空洞的平等似虚似无,遥不可及。取而代之的时尚,名子叫“特权”。

    中国的现实社会中,特权,做为一种意识形态已无处不在......浸透了社会肌体的每一个细胞,小到幼儿园,再小到黄金周出游的一张火车票......试想,当春运来临一票难求之时,你是不是要托人“腐败”一下?孩子的入托、上学、就业,在现行体制下,有谁更能不找关系走门路?别看就这一点儿权,这可是组成社会这个大有机体的细胞!可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社会的意识形态里,早就蕴育有“特权”的土壤......

    究其根源,我以为与国人对孔子的推崇有关。孔子是儒家学说的代表人物。儒家学说的核心,即为“三纲五常”。何为“三纲五常”?三纲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要求为臣、为子、为妻者绝对服从于君、父、夫;五常指仁、义、礼、智、信,是用以调整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关系的行为规范。换言之,“三纲”为纲,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体现了为权者极度的权威,也说明了权威之下是没有自我的,也绝不允许有自我,因此也就极度泯灭个性而只能有媚性。“五常”为目,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只是为“三纲”服务的工具,相当于眼下的各种法律法规。大棒既为权而设,就注定了其单向性而非互动性,决定了其绝非对权力的约束,充其量也只能对草民之非“和谐”而舞动。所以所谓法律的公平,在以权代法,权即是法的今天,对草民而言只是种苛求。

    也正是在“三纲五常”的意识薰陶下,国人对权力的追逐,是无以复加的。平时压抑的个性一旦为了官,就有了最好发泻转移的载体——权力。而相关的权力失去了约束,后果是很可怕的。有官就有权,有权就有钱,有权更可以为所欲为。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否则即“人走茶凉”。君不见,没有和谐,只有河蟹。那些个横着走的,都是些什么人?所以,为官即贪,为官即腐,为官即上媚,为官即下横,纵横爬行于官场的河蟹们,把这个社会,“和谐”得一踏糊涂。

    而对草民强调“和谐”,讲“仁、义、礼、智、信”,真有点儿把愚蠢当时尚:看看近日中央下发的党政机关人员必须从煤矿撒资的文件,就可知了。为什么要下文?中国的官与商是什么关系?如要靠下文来解决问题,那么法律不是形同虚设?中国的企业,仅仅是煤矿才有党政参股吗?即使表面上都撒了,暗地的呢?非其名下而隐其后控股的呢?这些股又是怎么来的?是其自己花钱买的吗?还是暗箱操作的权钱交易?再看看中国改制后富起来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切肤之痛啊......我们深爱的祖国你怎么了?

    深层次看,中国的法治,离和谐社会需求甚远。其基本特征是权即是法:中国政府的每一级结构,都有分管司法的党政专职人员。你知道什么叫政法委吗?什么叫分管政法的副市委书记、副市长吗?法是在党政的监管之下的。没有了司法的独立,司法公正,就只是纸上谈兵。也正因为此,较之于草民的良知,公权力的良知更为重要。公权力的腐败之破坏力,远不是几个无良草民能望项背的。想想看吧,为何眼下一直再喊要司法公正?如司法确实是很公正的,还有必要反复强调?这正说明眼下的司法腐败,已到了何等地步了......前些时争论得沸沸扬扬的圆明园防渗工程,耗费巨资打了水漂。还有那么多的豆腐渣工程(包括胡主席亲自奠基的中华世纪坛),至今有人被问责吗?被问责的通常只有少数情形:其一是死了人(比如矿难发生前,我们的公权力都干什么去了?);其二是上线倒了(所以才有不是因为腐败被抓,而是因为站错了队被抓之说),这恰恰说明保护伞的作用有多重要!其三是做为某些公权力不作为的替罪......面对一张巨大的网,草民对之是很无奈的,从自我做起,也就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所以,政策的宗旨如不以维护最广大人民利益为基本前提,和谐社会将成为一句空话。先不说这政策本身是否合理,即使有了规则(也就是法律),执行中的随心所欲又如何约束?诸如选择性执法、违法执法、野蛮执法等不早已司空风惯,比比皆是?换言之,更多的是以权代法,或者说,权即是法。法(五常)是为权(三纲)所设、所用,当与之无利无益则绕开避开,当草民触动了其权力根基,法律的大棒即开始飞舞。你能说,这法是为民?

    正是因为中国的法律更多之时形同虚设,才会有了当问题或矛盾激化不得不为之时的各种专项治理以及从重从严从快。试问,既然平时即依法行事,又何需专项治理?执行法律是严谨的,有何必从重从严从快?可想而知:这是形象工程惹的祸。当执法是为了政绩之时,或者当执法更为了创收之时,或当执法仅仅是为了安抚民心之时,执法的偏差将不可避免。由此,各种冤假错案、野蛮执法、违法执法应运而生,和谐与草民则渐行渐远......

    我有个同学是警察。他告诉我,其实若按国家给的工资每月2000元左右,奖金要靠自己创收。也就是说,要根据执法的完成指标情况,从执行的罚没款中提成。如此可想而知,当执法与自己的经济利益挂钩后,这法怎么执就早已了然。警匪一家警妓一家就见怪不怪了......

    因此,权力没有监管与约束必然恶性膨胀,而这正是儒家精髓所致。在儒家学说“三纲”或曰之“权即是一切”的内涵影响下,追逐权力成为芸芸众生的本能。也正因为没有了相应的约束,社会的种种丑陋才触目惊心,腐败亦不可避免,因为组成社会这个大有机体的细胞,已经浸透了“特权”!可见,作为上层建筑的“特权”意识,早已扎根国人的心中且在日常生活中无孔不在,构成了所谓“特权意识”存在的经济基础,又反过来决定上层建筑,为“特权”意识的恶性膨胀推波助澜。所以,我们社会的意识形态里,早就蕴育有“特权”,而儒家学说,正是其赖以生存的土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