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为什么烧遍巴黎

夜幕低垂,「麻烦」开始--这种模式总是一样的。

一群戴着套头帽子的年轻人开始放火烧路边的汽车,用球棒砸商店的窗户,破坏公共电话,并且抢劫戏院,图书馆及学校。当警方到达现场的时候,暴动者以石头,刀子,或棒球棍攻击他们。

这些场景并不是来自于约旦河西岸,而是来自二十个法国的城市,大部份都在巴黎附近,而这些地方已经变成暴动(阿拉伯文intifada)的欧洲版,而此篇文章在撰写时,看起来,暴动的场面已经失去控制了。

麻烦首先开始于一个礼拜之前的克利希苏布瓦,这是在巴黎东郊一个贫穷的郊区。法国内政部长,喜欢夸夸其谈的萨尔科奇 ,派了四百名重武装的警察到那里去「贯彻共和国法律」,并且承诺要在几天内镇压「暴民与流氓」。然而,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情况不是「少数犯罪份子的暴乱」,可以使用骄傲的谈话与几根警棍就结束的。

在这个礼拜一,每个在巴黎的人都在谈论「前所未有的危机」。萨尔科奇与他的老板,首相维德尔潘必须取消原订访问外国的行程而留下来处理暴动。

它如何开始的?被接受的叙述是上个星期的某个时候,克利希的一群年轻男孩,正在从事他们最喜欢的运动:

从路边的停车里偷窃零件。
通常没有什么太惊人的事会因此而发生,因为郊区里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警察出现了。

问题来自于当地的一个居民,一个好管闲事的女性,打了电话给警察,告诉他们在她房子的正对面有人正在偷汽车零件。所以警察因此不得不做点事了,这代表了他们必须进入这个城市,而这里长久以来已经是他们不再走动的地方。

警察一到这里,年轻人--已经好几年统治克利希,未受到干扰的这一群--变得非常生气。于是在街上发生警察抓小偷的追逐场面,其中两个并不真正被警察追的年轻人,跑到一个高压电所的房子里躲藏,两个人都被电死了。

结果他们死掉的消息一传出来,克利希的居民就全副武装起来。

他们喊着:真主伟大,成群的年轻人拿着可以取得的任何武器,开始反攻,并且让警察不得不彻退。

法国当局无法允许一班年轻人将警察赶出法国领土。所以他们回击,派出特种部队,CRS,乘着装甲车以及重装备。

在几个小时以内,原来事件的起因就被遗忘了,事件胶着在暴动者的代表要求法国警察离开「被占领区」。在这个星期的中途,这个暴动已经散播到巴黎附近。总共有五百五十万人口的三个省。

但谁住在这些受影响的区域?在克利希本身,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居民是穆斯林移民或他们的子女,这些人大部份都是从阿拉伯及非洲来的。在其它被影响的城市里,穆斯林移民社区代表了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到六十。但人口数字并不是最重要的。这些地区的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三十,而且在年轻待就业的工人里,失业率高达百分之六十。

这些巴黎郊区,挤满了盖得很像苏联1950年代的斯大林式建筑物,有时候有好几代的人口挤在一间小公寓里,这些人只在电视上看到「真正的法国」。

法国人一向喜欢吹嘘他们的族群融合政策非常成功,这个政策假设会将任何背景的移民,在一代之内改变成「真正的法国人」。而这个政策只有在来到法国的移民人数很少时才有效。族群融合,毕竟无法发生在这些受暴动影响的地区里,这些地方的学校里,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人是以法文为母语的人。
法国也已经失去了另一个有力可以融合的机制:1990年代取消的义务兵役。

当移民的数量以及他们的后代在某些特定的地区不断地增加时,更多原来的法国居民就会搬到「更平静的地方」,结果让融合变得更加困难。

在某些地区,甚至一个移民或者移民的后代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到必须讲法文的情形,更并不用说必须熟悉法国文化的面向了。

结果就是异化。而异化反过来让激进伊斯兰主义者有机会宣传他们宗教与文化分离的讯息。

有些人甚至呼吁在穆斯林占大多数的社区里,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millet"系统为基础来重组:每个宗教社区(millet)可以享受依据宗教信仰来组织它的社会,文化以及教育等等事务的权利。

在法国的某些地区,millet制已经事实上存在了。在这些地方,所有的女人都要带上伊斯兰的头巾,而所有的男人都必须遵照长老的要求留一定长度的胡子。

激进份子也成功地赶走出售酒精以及猪肉制品的商家,并且强迫「罪恶之地」如舞厅,戏院以及剧场必须关门大吉,并且进一步把持地方的行政权。

上个周末在克利希以及邻近的邦迪,欧奈苏布瓦,波比尼地区采访的记者,到处都听到一个单一但重复的信息:「法国当局应该离开。」

当地的一个「统治者」(埃米尔) Mouloud Dahmani说:「我们要的只是希望警察不要来烦我们。」他负责说服法国警察彻退,并且让地方的长老,大部份都是从穆斯林兄地会来的人,有机会协调以中止此次的危机。

希拉克总统以及维德尔潘总理特别头痛,因为他们过去相信他们在2003年反对英美攻击萨达姆侯赛因,已经让他们在穆斯林社区有英雄般的形象。

而这个幻觉已经被打碎了,而本来已经在经历危机的希拉克政权,似乎对于如何应付这个巴黎报纸France Soir所称的「倒数的时间炸弹」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清楚的是,法国的穆斯林人有极大部份都拒绝融入「较优越的法国文化」,他们相信伊斯兰提供的是更好的生活方式,而所有的人类都应该顺从。

所以解决的方法是什么?希拉克的伊斯兰事务顾问,Gilles Kepel 认为创造一个新的安达卢西亚,让基督徒与穆斯林可以一起生活,并且共同合作,创造出一个新的文化融合,是解决的方法之一。

有关于凯佩的愿景的一个问题在于,是它并没有处理政治权力的问题。谁来统治这个新安达卢西亚:穆斯林或者世俗化的法国人?

忽然之间,法国政治又颇值得观察了,虽然是为了错误的理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