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在新西兰,一些中国留学生狂购豪华车已成当地街谈巷议的新闻。一家电视台在采访当地宝马、保时捷甚至奔驰经销商时,他们个个咧咀而笑。一位宝马经销商说:这些中国孩子只爱好车,有几个每两三个月就买一台,一个孩子留学不到一年,就在这里买了一台Z5敞蓬跑车,一台M3和一台X5宝马吉普。
同时,令这些经销商分外吃惊的是这些中国留学生的付款方式:“他们一般不用信用卡,几乎从不分期付款。一次一位少年留学生的托管人来购车时,提来一个皮箱,他说这里有15万美元现金。我让店里的两个店员都过来数钱。上帝啊,这是我们这辈子看到的最多的现金!”(新西兰是信用社会,无论购物和商业交易大多均由信用卡或票据业务支付)这些经销商不去评论这些孩子为何这样有钱,他们说那不是我们猜测的范围,我们只认为这些中国孩子们是比当地高级成功人士更有价值的客户。
这种私人的购物行为若不嚣张尚不致如此耸动视听。问题是,这些好车买了是要开的,不开足马力是不过瘾的,显现不出好车性能的。于是在人口远非众多的奥克兰和其他新西兰大学城,一干中国阔少们的车队疾驰猛冲已成屡见不鲜的景观,这个现象在中国留学生的豪华轿车压死了一个新西兰儿童时达到了人言鼎沸,媒体瞩目的地步。
当电视台的一个华裔记者深入采访时,加入了这班中国少爷飞车党。电视屏幕里,一个面孔用方格隐去的少年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玩飙车是通过留学生自己的一个名叫“夜龙”的中文网站集合的。白天飞车查禁严密,我们就发贴子晚上在某某号高速公路处汇合。电视记者更隐秘拍摄了一次“夜龙”的飞车集合——夜色中,中国阔少们的车队麋集,一群宝马、法拉利、保时捷躁动地轰鸣在一起。飞车开始,每波两台并驾开出,狂驰争先,不过两分钟,有人惊呼:出事了!出事了!一台宝马的前侧撞上了路边护拦,所幸无人伤亡,整个车队扫兴而回。
回程中,电视记者询问一位北京留学生为何要一次买几台车,他说:“每种车我都喜欢,都割舍不下。再说,好多女孩也挺实际,有好车和她们交往就容易得多。我喜欢的宝马敞蓬车有个深圳过来的留学生也买了,我只好一下买了三台,停在那里也压倒他!”
中国留学生们如此挥金如土,带动了当地两类行业应运而生:一种是为留学生“做分”的——因为这些留学生声色犬马、成绩不佳而又多金,就有中介公司“保驾、做分、挣钱”。记者采访了一个中介机购,画面录音电话中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说:“我英语进修成绩有两个是C,一个是B,你们能帮我做一做,延一延吗?我想快办一些,钱不是问题。”
如果以上的现象还不足以让那些送子出洋的阔家长们惊心的话,那下一个应运而生的行业就得让他们揪心了——那就是“绑架这些有钱的中国少爷。”目前,新西兰已发生多起针对中国留学生的绑架案件。由于赎金很快到位,目前还没有听到撕票的。
这些阔少们的钱来自哪里?明眼人一望而知,何复多言!我想,他们在海外豪气干云、挥金如土其实还有一个难言之因——对很多中国留学生的阔家长们而言,在国内,那些来路不明的巨款是要藏着掖着的,花钱是众目睽睽的,而到了国外就是山高皇帝远,谁也不管谁。孩子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爱买多少车就买多少车!
当然,肯定也有不少孩子父母的财源正当,事业有成。但是,这些公司生意兴旺的老板们也当明白:家庭有如公司,让孩子们在没有学到挣钱的本领时就养成了花钱的本领,有如办起一个出大于进的公司,这个只能花钱不能挣钱的公司当注入资本用光岂不是注定要破产倒闭的吗?他们爱子的人生岂不早早就透支得一干二净!比照许多海外巨商的孩子小时为父母修剪草坪,1小时挣10美元零花,培养成独立、自主、明礼、善于理财的教育理念,我们的阔家长和阔少们蒙羞新西兰、蒙羞国际社会,正直而无奈的中国人夫复何言!
中国的巨虫们不仅在国内千夫所指,也越来越为全球规范的社会鄙弃,而那些豪华昂贵的名车正在成为他们可鄙的招牌。难怪谈到中国阔少的绑架案时,一位新西兰华裔女性直视镜头说了两个字:“活该!”




附上一图片说明,图中的Luxus GS,日产的350Z等高级跑车,一般的新西兰居民也是买不起和养不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img_maxwidth)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img_maxwidth;}" border=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