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昆德拉·内德维德

zzk82 收藏 2 111
导读:鼹鼠·昆德拉·内德维德

鼹鼠·昆德拉·内德维德
——谨以此文献给为国复出的内德维德

文:苍穹之泪 Email:cangqiongzhilei@sohu.com

    捷克这个国度有三种力量感动世界,并在每个人心中都镂下美妙的意象和梦想,它们是:动画片《鼹鼠的故事》,文学家米兰·昆德拉,足球硬汉内德维德。昆德拉认为身处捷克这样的中欧小国,实在是一种优势,要么做一个“可怜的、眼光狭窄的人”,要么成为一个广闻博识的“世界性的人”。无论是可怜人还是伟人,都避免了成为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自我实现抱负的僵尸,昆德拉用“媚俗”一词表达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憎恶,这憎恶是针对人云亦云,亦步亦趋的围观者和起哄者的。或做鼹鼠那样单纯乐观的小人物,或做内德维德那样铮铮的铁汉,这便是捷克文化的精义,简单的说就是,生活的真趣在少数人手里,不要作麻木的大多数。

    《鼹鼠的故事》系列动画片拍摄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那时节曾吸引过世界各地无数儿童的目光。八十年代捷克和斯洛伐克尚未解体,是这部动画片叫我认识到了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名字奇怪而绕口的国家。《鼹鼠的故事》基本没有对话,是在用灵魂的语言和孩子们沟通,该片音乐舒缓清澈,画面水墨葱茏,颇符合东方文化宁静致远、怡然自得的意趣。主人公鼹鼠憨厚善良,它总是单纯乐观的面对陌生的世界,像孩子一样注视,像孩子一样倾听,一切都那么新鲜,一切都那么美好。鼹鼠和火箭、鼹鼠和棒棒糖、鼹鼠和照相机、鼹鼠和小汽车……鼹鼠总能根外部事物建立起“友谊”,没有什么能叫它不快乐。内德维德是足球史上最干净最乐观的球员,他没有卡卡的优雅,也没有齐达内的华丽,但他就像聪明的鼹鼠一样,懂得根绿茵场做朋友,懂得体会足球的快乐。球星们的快乐大抵都建立在名誉或者金钱之上,但内德维德不是,他的快乐源自足球本身。罗马德比中,内德维德在边线被卡福连续戏耍后也并没有恼羞成怒、大动肝火;相反,他高兴的表示被足球愚弄并不丢人。就像《鼹鼠和火箭》里鼹鼠驾驶的火箭突然坠地,它却马上从中爬出来说,让我们把零件找回来重新安装吧,在鼹鼠那里找不到丝毫的灰心和沮丧。

    昆德拉在《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里写道:“也许最沉重的负担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相反,完全没有负担,人变得比大气还轻,会高高地飞起,离别大地亦即真实的生活。”内德维德可以说一直是在沉重的负担中成长,他承载着捷克足球的希望,承载着亿万球迷的期盼,朴实的球风和不倦的奔跑使他诚如大地上茁壮滋生的一股原始而坚韧力量。糟糕的比赛,恶毒的犯规,无情的伤病……没有什么可以打败他,内德维德一直是足球场上最坚硬的人,撞击他的身体,你甚至可以听到铜铁的声响!海明威说的好:“人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掉,但不能被打败。”

    能够承受生命之重的内德维德,却不一定能够承受生命之轻。当人们恶毒的攻击尤文球员全服用诺龙,内德维德也不例外的时候;当2004欧锦赛半决赛捷克惜败希腊,膝伤严重泪洒球场的内德维德饱受媒体和球迷指责的时候;当纸醉金迷的世界发出一个个诱人但实际上并不友善的召唤的时候;当祖国叫你落泪的时候;当社会叫你失望的时候;当人民叫你痛心的时候;当亲人叫你陌生的时候……征服外部世界的英雄,却总为麻木的大多数所征服,这滑稽的现象后面掩盖不住无尽的辛酸。内德维德毅然退出国家队,他渴望纯粹的足球,渴望自然的生活,像昆德拉1975年与捷克决裂出走法国一样,内德维德是用形式的出走,唤起精神的漂泊。所谓生活在别处,他一直在不懈的找寻未被污染的空间。中国人讲究“天人合一”,艳羡苍穹的永恒,中国人是功利的;昆德拉呼唤“自然生活”,向往生活的本真,昆德拉是无邪的。而在充斥着商业暴力和鲜花金元的绿茵场,能够纯真无邪的踢球的人,除了内德维德,还会有谁呢?

    在与挪威的生死大战前,老帅布吕克纳再一次向内德维德求助,伤兵满营的捷克队需要昔日统帅的回归。他终于决定回来,因为只有硬汉内德维德能够承受生命之重。

    祝捷克队好运!祝内德维德好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