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續寫--T版(簡體版) 第二十三节

長城--續寫--T版(簡體版) 第二十三节

作者:me262 2005-11-22 12:32:46刊出 本文4092字

北川一夫阵亡了,不过没有影响到第六十六师团的抵抗,因为各单位几乎都是以大队规模在作战,林山河当然不会管他们,作为进攻的尖刀,16师有自己的任务要执行,第六十六师团的残余部队自然交给22师及23师负责。当22师加入战场来清除这些顽抗份子时,就好象在敲击一个个的石头一样,这群日本兵只要看到挺进军就开火,也不会因战况不利而转进,当然,缺乏上层指挥会出现这种现象幷不奇怪,只是李实幷不知道北川一夫阵亡了。”用这么拙劣的方法来作战,真的是关东军吗?”李实总觉得像在打一群缺乏训练的亡命之徒而不是号称精锐的关东军,对付这种程度的敌人,李实有必胜的把握,只是时间会拖长一些。

18师的脚步则被来援的第二十二师团及第七十八师团拖住了,王健必须挡住这批日军,不能让他们从侧面攻过来,保护B集群的侧面,为正在清理第六十六师团的22师及正咬住第十三师团的16师建立一道屏障。

第二十二师团的反坦克火力并不强,75口径的加农炮只有一个中队,再加上都是拖曳式火炮,要打阵地防御战还可以,要去进攻装甲部队就太难为这些士兵了。第七十八师团,也不只是这个师团,所有今年组建的师团都一样,由于装备不足,每个师团只有一个炮兵大队,主要是75山炮,少数是75野炮,加农炮基本上是没有,直接在满州成立的部队才有4~8门37mm或47mm的平射武器,而第七十八师团的主要反坦克武器是--身上系的炸药及手持的长竿型爆破器。

”师长,鬼子是不是人太多了,怎么老用这种方法来对抗坦克?”33旅旅长周家康不解的问着王健。在他看来,关东军指挥部根本是在挥霍士兵的生命,自杀士兵要接触到坦克才可能对坦克产生威胁,33旅只要保持200~300米的安全距离就可以用机枪有效的屠杀,不会有太大的伤亡,要守住防线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嗯..保持好距离,这次看看能不能创造无阵亡纪录。”王健转移话题,他知道田家康不是真的要找答案,而是发泄不满。王健很清楚,这原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尤其是在消灭了日本人的机甲军之后。若非如此,挺进军哪能如此顺利的收复东北失土?又怎能靠这30万人来和七十多万的关东军抗衡?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坦克,日本人没有可以对抗装甲部队的坦克部队,就必需用士兵的生命来填补这个缺口,尸横遍野是必然的;而关东军又不能不进攻,要是全面防守会遭到分割包围各个击破,要是冒险出击,或许可以有个侥幸的机会,性好投机的日本人自然会选择后者。于是,用步兵来进攻装甲部队这种荒谬的事就上演了。

看着33旅用机枪及半自动步枪收割第七十八师团的士兵及士气,王健回头向突击炮部队下达炮击的指示,只要把日军的反坦克火力拦在1500米以外,连M113这种皮薄馅厚的装甲车都可以成为杀人的利器。当第二十二师团的75平射炮像玩具般的抛向半空,王健已经知道胜卷在握了。”通知各单位,不要追击,各旅调一个团下来补充弹药;还有,多用机枪少用炮,炮弹比枪弹贵多了,叫他们节省点。”下达这些常识性的指令,王健的思绪飘回过去..

”战术上的胜利往往会吸引众人的目光而令我们迷失,渐渐的忘了战略上的目的;这很危险,身为部队的指挥官,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上级交付的任务是什么,这个任务又在这场战斗中占了什么角色,这场战斗在整个战役中会起什么作用,最后会对战争作出怎样的影响。各位结业后回部队都是团级或旅级的指挥官,要多想想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才能做一个称职的旅长团长。我不希望你们只当个称职的旅长或团长,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往上一级,上两级去看,去思考,把自己放到师长甚至军长的位置去看事情,培养自我的能力...”这是朱江在1941年对团级干部培训班讲授内容的一部份,王健回想起来才渐渐发现朱司令心中所想的”全局”不是只有重庆所划的第十二战区。

”所以,在四平大量消耗日军,迫使其派出援军来降低辽宁的敌军实力,减少我军突袭沈阳的障碍就是这个大战略的第一步。难怪要第九军死守四平,还准备了长春这个预备战场,初期也只肯动用19师来骚扰,全是为了这个目标服务。不过,日本人也不算太笨,主动放弃长春战役,更能集中兵力。现在就把B集群派出来,司令想必很不甘吧。”王健在心中想着。战斗已近尾声,经过4个多小时的战斗,日军终于停止了自杀式的攻击,王健要求的无阵亡纪录是达不到了,对18师混杂了近半新兵的部队来说,六百余人伤亡已经超乎众人的期待,不应该多要求什么了。

在B集群的努力之下,16师粉碎了关东军第十三师团的抵抗,23师首先由突破口进入四平,22师在清理了第六十六师团的残部之后也进入四平;相对的,24师由于损伤较大,出城向长春移转。”吕老弟,22师及23师交给你了,要好好运用啊!”张宝堂握着吕纯义的手,交代着。不能再多说什么了,时间相当宝贵,张宝堂领着24师,在16师打头阵18师掩护侧背下,赶着向长春方向而去,B集群赶在日落之前撤出,晚霞正映照在B集群的各式车辆上。”林山河,王健,回长春要立刻统计战果,司令部等着要,明白了吗?”张宝堂透过电台向两位师长下达今天最后的指示。

....

”一群饭桶!枉费有三十万大军,还让缓察的支那部队咬了一口,最后让敌人扬长而去,关东军的脸面全被你们丢光了。”面对着阿南司令官的斥责,各师团长低头不语。不论是关东军还是皇军,从没有遭到这么大的失败,一天之内损失了三个整建制的师团,三位师团长全数殉职;来援的四个师团(最先前的第二十二师团和第七十八师团及较晚到达的第六十一师团和第七十五师团)不单是拦阻无功,还白搭上近两万人的伤亡;再算上消失的三个师团,关东军在今天的伤亡超过八万之数,难怪阿南几部大为震怒。”明日,诸君务必拿下四平为今日雪耻。关东军司令部即刻前进到昌图,本人将坐镇指挥,各部只许前进不准后退,胆敢后退者,杀无赦!”其实也不能怪阿南几部下狠话,要是平白损失了八万士兵而毫无进展,身为司令官势必要以死谢罪,而关东军也将成为全日本陆军的笑柄,严重的话,像驻蒙军集团那样撤销序列,也不是不可能的,阿南几部还不想成为最后一任司令官。

隔天,雪还是一样下着,今天又比昨天冷一些,不过,中日两方在四平的士兵却丝毫不觉得寒冷,士兵们正忘情的厮杀着。原本在沈阳待命的六个师团陆续开拔,正在公主岭的第六十师团受命向四平方向转进,四平周围的十个师团发动了一波波的攻势,四平南面的阵地首先失守。

....

”弟兄们,打完这一批就把炮撤回仓库,全团到二号仓库待命。XXXX,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储备用完了..”41旅火箭炮团团长潘正德不悦的命令着。火箭炮的炮弹体积大,原本的储备量就比其他炮弹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完了,这下子,火箭炮兵只能不务正业,等军长赋予新的任务。吕纯义则在日军攻入南面的防线之后收缩防线,外围的工事在关东军多日来的攻击中已经是摇摇欲坠,不如撤回来,依恃城内的第二道防线来防守。根据41旅蓝昭堂的报告,火箭炮已经没弹药了,短期内是不会有弹药补给了,只好让他们成为后勤队,帮忙运送补给到各部队。

日军从早上开始就死命进攻,死了一批马上换下一批上阵,后头的士兵以前面战死者的尸体为掩护,一步一步的向第九军的阵地逼近。”小张,你那边的情况怎样?”26师师长连炳雄问着252团团长。”鬼子距离我们不到300米了,再来个两三次冲锋就要冲进来了。师长,我请求火箭炮支援,把鬼子轰出800米外。” ”嗯..火箭炮支援是不会有了,要真顶不住,就先退到4号~8号碉堡这区,等军部的坦克营来收复阵地。”面对遍地的日军士兵,最有效的兵器就是火箭炮,一个覆盖射击足够让进攻中的步兵联队成为残骸,榴弹炮因为射速的关系比要集中较多火炮才能达到这种效果。光一个上午,41旅就在南边收拾了7个联队,只可惜火箭弹不足,这么有效率的方法没办法沿用下去。

”上刺刀,准备白刃战!”日军首次有了发挥长处机会,各个旅团长亲自带队,一定要趁着支那人炮火减弱的时候突破四平防线。在一阵轻武器的相互射击后,日本兵踏上了城南的第一排”建筑物”,一小排只剩半堵墙壁的土造房屋。作为第五波的进攻部队,第一百师团原田次郎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已经”贡献”了两个联队的兵力给挺进军的火箭炮兵了,这次白刃战又损失了近半个联队,看着这一排排的房屋,恐怕第一百师团得整个填在四平了,就如同第七十三师团一样,四个步兵联队都没了,只剩下辅助兵种。

四平周围的进攻与反击日复一日的重复着,阿南几部原以为要耗时逾月的消耗战,却被朱江给算计了。”夏云海,A集群出动,目标沈阳。”11月16日,晴。朱江趁着天晴发动奇袭,根据情报,四平周围吸引了日军十七个师团,在沈阳周边仅有第一师团,第五十九师团及第六十四师团,其他的十一个师团都是整补中的空架子部队。”值得一试。”陈亮也这么认为。就这样,A集群再次沿着辽河前进,下午,直抵沈阳城下。”绕过去,从背后攻击!” ”绕过去,迂回攻击!”15师跟日军第一师团的作战方式如出一辙,唯一的差别在运动方式,挺进军凭借着装甲车辆的高机动性,日本人则是仗着地利之便,渐渐的,两条腿跑输履带,再加上17师击破了第六十四师团的防御线,正向第五十九师团压迫,除非中泽三夫打算在沈阳战死,不然,被逐出沈阳是早晚的事。

”闻师长,你部立刻脱离战场,沿铁路向本溪前进,要死死占住本溪,不要放一个鬼子过去。快去。熊师长,你接替17师占领市区。”夏云海向手下两个步兵师发号施令,本溪是这次作战的第二个重点,利用沈阳跟本溪形成猗角之势,掐断日军利用铁路退往朝鲜及旅顺的道路;另外一条铁路--四梅铁路自然要由第一师负责。朱江并不认为这样就能完全围死这群关东军,在这个松散的大包围网中,一定要留点路给日本人撤退,只要不让他们用铁路就行了。”困兽犹斗。各位,只要关东军不能利用铁公路,势必要用两只脚来撤退,千山山脉上百公里,再加上冬雪,要是能撤回一半士兵就算他们走运了。我再强调一点:不要拿士兵的生命去和垂死的敌人对赌。”朱江这样告诫A集群的各师长及旅长。千山山脉在地理课本上虽然只是”低缓”的丘陵,但也有近千米的山峰,够成为日本人的大坟场了。

-----------------------------------------------------------------------------

本文读写网http://www.duxie.net首发,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小说读写网 http://www.duxie.net - 分享阅读的乐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