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成立了一个部门来管辖所有的核项目。一开始是纯科研的铀顾问委员会,之后项目进入工程发展阶段,形成曼哈顿工程,与基础研究同步进行。光委员会的成立,就扯了两年皮,但程序的完备确保了权力的统一,在美国想染指核工程的任何部门,都必须服从统一调遣,比如海军,可以出人出力,但是没有任何指挥权限。

而德国正好相反,各个部门各干各的,军械部、威廉皇帝学会、邮政部、各个大学,都有自己的核研究机构。原本资源就不够,这下更分散了。而各部门的研究方向也不一致,像海军一直想把核发电用于潜艇。美国则是42年就终止了核发电的研究,专心研究核弹。

而且德国纳粹搞内斗是一把好手。赶走的犹太科学家不说了,铀提纯用的气体扩散法和电磁分离法的发明人是赫兹(HZ那个赫兹的侄子),有一点犹太血统,纳粹上台后被开除公职。相比之下,美国核项目的科研负责人是个左翼分子,FBI掌握的材料有一人多高,但没人说要换下他。

工程方面,德国一直信奉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还真是字面意义上的),铀235的提炼耗费太恐怖,保险的做法是先通过基础研究确定方向可行,然后再进入工程发展阶段。美国人则是赌了一把,在完全不知道核反应是否能够进行的时候,核材料提纯的工厂就已经开始建设了,基础研究和工程实现是同步进行的。铀的原料提纯方案有3种,不知道哪种工程上可行,美国人干脆把3个厂全建了!

钚核弹项目开始后,上层向科研负责人询问大致的材料消耗量,得知一个震惊的消息——目前还不知道核弹在理论上是否成立,即使成立,也完全无法估计所需的核材料用量,预估值上下限差100倍!这时候美国人只从回旋加速器中得到了几毫克的钚,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工了,事实证明这个决定英明无比,到战争结束时,只凑齐了1颗铀弹的材料,主要靠的还是钚。

当初英国也接收了一大堆流亡科学家,开展了自己的核计划,但工程上耗资太大,实在进行不下去,于是英美进行全面合作。美国可以自己决定向英国公开哪部分成果,双方投入上的差距可见一斑。

美国人工程管理上的天赋是非常惊人的,我们喜欢说二机部的先辈们在研制两弹的过程中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而美国人当时的牺牲呢?为曼哈顿工程提供铀材料的 橡树岭工厂,从施工到生产,4年间总共只死了8个人。至于生活上的牺牲,基本都是“只有晚上才能坐班车去城里喝酒太不人道了”这种程度的。德国……从44年开始德国科学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四处搬家躲避美国轰炸上,条件之艰苦,惨啊。

美德之间的区别其实就是国力的差别,假设原子弹投资需要10块,德国一共只有15块,美国有100块,那么美国显然更可能全力以赴。到第一次核爆成功曼哈顿工程已经烧掉了20亿美元,当时1克黄金大概是1.2美元的样子,折到现在就是5000亿RMB。

美国人做事很有点二杆子脾气,不见黄河心不死,同样的事换到中苏德身上,真的未必能搞成。苏法中研制核弹有一个极大的优势——知道核弹是可行的,而且以现在的技术水平可以实现。相对的,美国就真的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跟改革开放差不多。那时候真的是压力山大,曼哈顿工程进行到后期,大家都已经有点不正常了。实验当天现场有暴风雨,科学家们请求把实验推迟1天,军方负责人告诉他们,如果今天不出结果,基地大部分人都会疯掉的。为此还调集了一大帮精神病专家来基地,防止这里变成疯人院。

关于海森堡在这个事情中起的作用,我直接引战研的原文吧。

[indent]根据英国人1997年公开的窃听记录,在晚餐桌上,德国科学家们对美国人如何制造出原子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海森堡得到的结论是美国 人一定空投了整整一座核反应堆,哈恩则说“制造元素93是件极端复杂的工作……如果美国人有了铀炸弹,那么你们就统统是二等货色。我可怜的老海森堡啊!”

海森堡问:“有关这种原子弹他们有没有提到铀的字眼?……没有?那么就和原子弹没什么关系了……我能说的是,在美国某个只懂皮毛的人认为这种炸弹有相当于2 万吨TNT的威力,实际上却是完全办不到的。” 哈恩回答说:“总之,海森堡啊,你们确实是二等货色,你还是少说为妙。”

海森堡最后说:“我很同意……我乐意相信这是一种高威力的炸弹,但我不相信与铀有关系。我认为这是一种化学物质,他们用这种物质大大增加了炸弹的爆炸力。”

到晚上聆听了美国政府的详细公报后,海森堡才相信美国人真的造出了原子弹,于是哀叹(注意这个词)他自己没有像冯·布劳恩研究V-1和V-2火箭那样为德国的核计划贡献出全部精力。

这 时物理学史上最厚颜无耻的谎言出笼了:海森堡感到必须对德国没能制造出原子弹有个交代,卡尔·冯·魏茨泽克说:“我相信我们没有做的原因是因为所有的物理 学家在原则上没有想做。如果我们那时都想使德国赢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也能够获得成功。”不那么无耻的哈恩反驳说:“我不相信。然而我很高兴我们没能获得成 功。”海森堡对其门徒的暗示心领神会,于是立即在次日清晨起草了一份名为《农庄馆声明》(Farm Hall Statement)的东西,并劝诱其他科学家在上面签名。《农庄馆声明》声称纳粹科学家只是想将原子能用于动力,根本没有进行原子弹方面的研究(他们确 实没精力研究,因为45年4月才实现链式反应,离反应堆的建立还有好几年呢),换句话说,纳粹德国没能造出原子弹既不是因为在战争中缺乏技术、资源和科技实力,也不是因为 斯佩尔没有给予原子弹军备生产优先权,而是因为他们这些可尊敬的先生们有“科学上的良心”,从心眼里不愿意制造原子弹那种可怕的东西,所以比美英同行“高 尚”得多,纳粹科学家对人类充满了“爱心”,不想去杀害他们。不过海森堡没有费心解释为什么他在1939年拒绝留在美国,反而忠心耿耿地赶回德国去参加军 方的“铀计划”,为“对人类充满爱心”的希特勒和纳粹政权效劳,因为这方面的谎根本编不圆。

海森堡在二战期间的所作所为曾经引起过极大的争议。他确实对第三帝国的官僚体制进行过 “反抗”,不过反抗的不是纳粹政权,而是一群荒谬绝伦的纳粹物理学家,后者认为牛顿物理学神圣不可侵犯,把量子物理学称为“犹太物理学”,而量子物理学是海森堡的职业生命。更为荒谬的是,海森堡“反抗”的手段是用大纳粹压小纳粹,用希姆莱去压制其他科学家。海森堡从未表现出对纳粹政权的反感,1939年他访问美国时正是遭纳粹物理学家围攻最激烈的时刻,费米和佩格拉姆教授曾劝说他留在美国,海森堡的答复是“德国需要我”,他把纳粹和德国等同了起来,把他自己和德国科学等同了起来。

根据俄文刊物的披露,1961年玻尔访问苏联时曾透露过一点有关1941年那次著名会晤的不为人知的内容:当时海森堡曾私下劝玻尔不要对德国占领者那么强硬,因为希特勒在全世界取胜已成“定局”。在战时另外一次去荷兰莱顿大学的访问中,海森堡还向荷兰物理学家卡斯密尔(Hendrik Casimir)说他知道集中营的情况,也知道德国对占领地区的掠夺,但他“还是希望德国能够统治下去”,因为“靠民主不能管理欧洲,因此只有两种可能:德国和俄国。那么,一个在德国领导之下的欧洲或许更不邪恶一些。甚至在战后,海森堡还对一位犹太物理学家说本应该让希特勒继续统治 50年,那时希特勒这个人就会变得“好”起来云云。[/inden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