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哪里?”
从KFC出来的时候,她问。
“带你去住宿啊,你坐了一天的车也累了。”
“我们去哪里住?”
“当然是找宾馆了。”
“为什么不去你家?”
她突然这样问,我吓了一跳,手上帮她提的行李差点提到地上。
“你是不是不敢。”
我回过头,疑惑的看着她,什么不敢。
“难道你每次都要在外面才敢做吗?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你害怕什么。”
这小妞,原来——,我听了半天才明白。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她继续说,像一个在慌乱事件中安稳的人,我无言以对。因为她只是一个孩子,在我眼里。我无法将她介入与女人中间。
“乖,我们先找宾馆再说好吗?”
我想以大人的口气和她说话,可似乎很难。
嗯。她点了点头。
我心头上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因为我害怕她会像个孩子突然吵闹。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无法想象吵闹的结果会有多糟。好在她明事理。

“你刚才是不是很惊讶我。”
走了一会,跟在后面的她突然问起。
我停驻下脚步,没有回答,许是更惊讶于她的透彻。
“你是不是还很担心我会像个孩子,在大街上吵闹。”
我还无法从她的透彻里安稳过来,她又继续说。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该说什么?也许在她面前我无法做个正常男人吧。是因为不忍心?还是因为不敢?我乱。
“我们认识多久了?”
她突然转换了话题。
“三年。”
“刚认识的时候,我是多少。”
“十九。“
“现在,我呢?”
“二十二。”
“我很幼稚、很单纯吗?”
“不会。”
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学生,在被老师训斥。
“那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我——”
我一下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事了,走吧。”
她突然以热情的态度上前几步,把她的手绕过我的手腕并肩继续向前走。

一路上,她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脸上的平静的表情让我捉摸不定她在想什么。
认识三年了,我了解她是怎样的人。可我为什么始终要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呢。我是对她有爱情的。可这中间究竟隔着什么。我想保护她,我不愿她受到任何伤害,这样的感情算什么?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
她推了推我,这孩子连我在思考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事情。”我笑了笑。
“那你知道我现在站在哪里吗?”
我愕然,不明白。
“你还真晕。”她笑了笑,拍了拍我的手,“我已经登记好住宿啦!”
我抬起头,“305”印入眼帘。
我不好意思的冲着她笑了笑。习惯性的用右手抓抓后脑勺。
“进来吧,猪头。这么大了,怎么还有这么小孩子的动作。”
她笑,依然是笑。看着她笑的样子,我突然很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因为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发什么呆啊!给你水,渴了吧。”
这丫头,这种大人的语气,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你该回去了,”过了一会,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很严肃的说。
“恩,那你早点休息。”我转身准备走。
“等等。”她突然喊住了我。
“怎么了?”我回头。
“让我放纵一次好吗?”她以一种几乎绝望的口气哀求着。
我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你不要这样,我会担心的。”
她哭,拼命的哭,哭得很厉害,泪水很快温了我的衣服。
“和我做爱,好吗?”她突然停止了眼泪。
我推开她,“不行,你赶紧休息。明天早上我带你去玩。”我以最快的速度抽离她,因为我害怕我会因她的哀求而做了一件对我来说最荒唐的事,她只是我的妹妹,我不能伤害了她,这样我会一辈子不安的。
“你害怕了吗?难道即使你爱我,你也只要把我当成是你的妹妹吗?为什么我不能像其她女人一样躺在你的怀里,我只要这个晚上就够了。”
她拉住我,有些激动。
“不行,绝对不行。”我甩开她的手,夺门而去,仓皇而逃。
原来我也有这么可笑的一面。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洁了,我笑。我这是怎么了?

凌晨三点。我睡不着。
在电脑上打打杀杀,我输,输得一塌糊涂。
“你今晚怎么了,想女人啦。”
这“一剑笑天“难得赢了我,还敢嘲笑。
我笑,关掉,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她怎么会突然来找我。我突然想到。恐惧感爬满了心头。我起床抓起了床上的外衣。向宾馆奔跑。
到了,我撞门。门一下开了。她坐在床上看电视。我进来了,她回头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疑惑,只说了一句,“你来了。”
我顿时失去语言,只觉得自己有些狼狈。整个人思绪很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到底想做什么。
“怎么了,进来坐啊。”
她很平静的样子。
我关了门,进来,突然想起,刚才——门没锁。这丫头,如此敏锐,我恍悟。
“你担心我?”她问。
我看着她,沉默。因为此时的我在她面前,丧失了所有智慧。我明白我自己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即使只是一点。我也不要,我想给她疼爱。可我始终跨不出那一刻。我无法征服我自己。
“回去吧。我没事的。我只是突然很想你,于是就来了。”她说。
顿了顿,看她平静的样子,我出来。关门。往回家的方向走,风袭来。像刀一样割着脸。很疼。

隔天,12点,醒来。头有些疼,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能睡。
今天的太阳很辣,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有些刺眼。
我起床,吃了早餐,出门。
好久没有这样晴朗的天气了,她来的真是时候,我心里头笑。有些喜悦。
“先生,先生。”
到了宾馆,我正准备上楼,服务小姐喊住我。
我疑惑,“有事吗?”
“这是昨天那位小姐托我给您的信。”
我接过来,手在发抖。
“她早上六点钟左右离开。她说,让您不要激动。“
这丫头,我苦涩。
回家,我很努力的走回去。
信,我走在路上,无力拆开。
到了家,躺在床上,就像一个死人,无力动弹。
我是不是很失落。我问我自己。如果是。为什么而失落。本是简单,却似乎很复杂。
我笑,嘲笑自己。
信已不需要留。因为话不多,留着,只会看了伤心。
她说,森,我的生活残缺不全,最终无法愈合。于是只有逃离,害怕更加破碎。

菲。
我叫菲。今年22岁。
我继承了我母亲和我父亲的优秀。我母亲是美丽的,我父亲是帅气的。所以我漂亮,而且是很漂亮。如果不是我内心残疾。我的前途一片光亮。我肯定,因为我不仅有诱人的外表,还有一口优秀的语言。
可是,我残疾。我的心。我不懂得什么叫快乐。就毫比如我只知道忧伤、难过,痛苦。这些是什么滋味。
吵,我害怕看到别人吵。
因为这,我就会好像站在他们的面前。我的母亲和父亲。
他们的生活是可笑的,因为他们不断在吵,不停的吵。
这是他们的正常的生活。
父亲是个自由撰稿人,有着一手好文字。
当年母亲就是因为父亲的才华才爱上他,才会穷追不舍。可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错误。因为父亲喜欢漂泊。而母亲不喜欢。母亲要的是安定的生活。所以他们注定流离失所。
死。
母亲并不爱我。所以她只会为自己想。
她爱的是他,是生活。因为他让她太失望,生活太绝望。所以我注定被遗忘。
这是自私的选择。
我不怨恨。只是觉得可怜和可惜。可怜母亲一辈子就这样没有了幸福,可怜她太爱他。而我更可惜,父亲的文字从此被扼杀。这是文学界一大损失。
他们死了。
我正在上课的时候,好心的邻居突然来找我。我预感不妙。只是结局比自己想象的更惨。
他们死在放满了玫瑰花的房间里。
我知道,这是母亲做的。
母亲最喜欢玫瑰花,她说过如果哪天她死了,也一定要周围放满了玫瑰花。所以无可置疑,凶手是她。
我哭,可是哭不出来。只是眼泪一直流。没有声音。
这场战争终于结束了。
可是,这个春天我突然觉得很冷。
母亲还是明智的。给我买了一套套房,在郊区。我曾对她说过,我喜欢郊区的空气的味道,所以我还是感谢她。并且给了我,他们的财产。
母亲留了一封信,很长很长。
信上,她说,她很后悔,很后悔选择了父亲。
我笑,生活,是无能为力的。爱,不是可以选择的。就像我,我爱森,我无法选择不去爱他。
然后母亲,她又说,她对不起我,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会好好爱我。她说,她会在天堂上保佑我。
听了这话,我很高兴,已经满足了。而我,也会一直为她祈祷。祈祷她来世会有美好的一切,不会像今生,爱得如此哀怨。

森。
这是我爱的人的名字。
我爱她,就像我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因为我不会像母亲一样轻意的放弃自己的生命。
生命是神圣的,上帝说过。
森今年26岁,比我大四岁,这是我最喜欢的距离。所以我爱上了他,很简单。但是如果他没有比我大四岁,我依然会爱他,只是年龄差距刚好,所以我更爱他。很爱。
森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一天只需要四、五个小时。他的睡眠很少,所有大部份的时间他都是在玩或者是陪我——和我聊天。
他很幽默,很会逗人笑。我很喜欢这种快乐的感觉。他经常开玩笑说,认识他,是我三生有幸。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总是骂他,不要脸。而其实我是真的觉得很荣幸。尽管他经常换女朋友,玩于女人世界。但这并不能就说他不好。除了这,我找不出他有什么缺点。
我经常说他,可不可以认真点,对待感情。
于是他会说,好啊,只要你来。
听了这话,我会很高兴。我相信他也是爱我的。可是我从来不敢,因为我内心残疾。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会像以往,像现在这样一直保持。可是我错了,在他们死后,我才明白。因为只要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就会想和他做爱,就会想为他生个孩子。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男人因为性而爱,女人因为爱而性。“
但,森,我相信他,永远。
我从来没有认真的告诉过他,这些。
在决定离开这里的那天晚上,我突然很不甘心就这样消失了。于是我给他打了电话。我很认真的告诉他,我爱他,我想拥有我和他的孩子。他说了一句话,“好呀。”当时他刚好和几个客户在喝酒。地方很吵,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可是,到了第二天,我还是去了。卖了房子,办好存折,带上简单的行李,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我们只有几个小时在一起,但也很快验证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们彼此爱着对方,可是我们始终跨不出那一步,我是跨出了,而他,走不出来。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不忍心。既然在一起痛苦,那何不如选择另外一种方式,或许这样会有解救。于是,我离开了。可是我没告诉他,其实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来找他。
我留了一封信给他,只有几个字。我说,“森,我的生活残缺不全,最终无法愈合。于是只有逃离,害怕更加破碎。”
我没有给他祝福的语言,也没有和他说“再见”。因为我的选择已经表明了我对他的祝福。而我不敢和他说“再见”,是因为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我不想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会见面了。
一切随缘吧。
坐在往内蒙古的火车,我突然轻松自如。

又是一年春天。
到处是花香、草青的味道。城市里散发着季节的朝气。人们脸上的笑容是喜悦的。就毫比如我已经有了老婆,这是真实的。
老婆是高中时候的同学,苦苦等了我数年。偶然见面,母亲甚是喜欢,认准了就是这个媳妇。对我,开始训斥。这个女子,朴素,勤快,乖巧。虽然没有别人的一鸣惊人,却是一股清淡之气。我不该埋怨,而且年龄已大,是该结婚了。所以改邪归正,娶了老婆,好好生活。
五年了,她已经消失了五年。我仍然常常想起她,似乎她还活在我的生活里。然后我的心里面就会有一股忧伤,莫名的。我始终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毫比如,我始终不明白,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和她在一起一年多了,我为什么总是会感觉缺少了什么。尽管生活过得安逸而幸福。
今天,下班,回家。老婆突然撒娇,老公,我们结婚都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要孩子。我们公司的那些同事们,经常在我面前聊起她们的孩子,我好羡慕。
我笑,你怎么今天突然说起。
其实我很早就想说,只是你很忙。我不想给你负担。
这个女子,这样善解人意。我,做为他的丈夫,还有什么不能满足。
我笑,为什么你们女人都这么想要孩子。
老婆,沉默了会儿,意味深长的说,“只要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她就会想和他做爱,想为他生个孩子。”
我震憾。那句话,她说过的唯一一次,“和我做爱,好吗?”跳入我的脑海。
这几年来我一直苦苦寻思的答案,还有我这一年多来的疑惑,我终于明白。
她尽管残缺不全,可她仍是女人。只要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她就会想和他做爱,就会想拥有她和他的孩子。她知道她自己不能拥有我,因为她不舍得伤害我。就像她说过的,森,我残缺不全,最终无法愈合。于是只有逃离,害怕更加破碎。她确实是没事,就像她和我说的,“她没事。”她只是想拥有她和我的孩子。有了孩子,就等于有了我。
我,迟钝。因为事隔多年后,我才来明白,我失去了我的最爱。我的一生将遗憾。我也才来明白,和老婆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缺少些什么。那是我的心里面有了遗憾。这,永远都无法弥补。就毫比如她说过的,她残缺不全,最终无法愈合。
因为,当爱抵达一切的时候,爱的层度已不明显。你只会想给她保护,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她现在好吗?我们还会再见面吧?
寻找已经不能给予我们彼此想要的。
我只有祝福。祝福我们彼此都万事如意。
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把老婆搂在怀里。我决定要孩子民。
名字我已经想好了。
如果是个女孩子,就用“思菲。”
如果是个男孩子,就用“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