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狐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狐狸精。
从出生到现在有两千年的道行了,现在我要讲的,是我五百岁时的一个故事。
我们狐族一般被人尊称为狐仙,狐狸精这个叫法不太尊重,但是至少我无所谓,神仙也好,精怪也罢。只不过是别人的看法。你帮他,他叫你神仙,你害他,他叫你妖怪。
我不喜欢帮人,也不喜欢害人。
狐族有了一定道行,就可以学会很多法术。道行越久,要学的法术就越难越强大。所以,我们的族人到了一定的道行,就躲入深山大泽中修炼。不再关心红尘俗事,只求早日成仙得道。摆脱轮回之苦。
而我,只有五百岁。想的不是很多,凡事只求好玩。
我会的法术不是很多,大部分只是皮毛而以,学法术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还要心静若水,忍的住清修的苦寂。我那里能做的到?毕竟这花花世界好玩的东西太多了。
狐媚?这怎称的上是法术?这是我们狐族于生具来的本领。骗男人,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活的这么久。总要有些奇怪的想法,其实并不象人们说的那样,我们要吸什么阳气。这真是胡说八道,人类的阳气对我们一点用都没有。我们都只是为了好玩罢了。
人类的男人很傻的,也很好玩。但如果不是这样,几千年的时光对我们来说,太漫长,太久了。
五百年的时光不是很短,但对狐族来说,要想修炼得道还是太短了点。我也只不过刚炼成人型两百年而已。但是二百年里,我也狐媚了很多人类,当然,也有人类的男人。
其中,有自命风流的才子,有道貌岸然的学者,有满口仁义的豪客,也有争权夺利的诸侯。
说我是坏女人?呵呵,怎么能这样说,我只是狐女而以,不要以人类的道德来评论我,我只是为了好玩,再说。
男人都不是东西。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来讲我的故事吧。
我五百岁的时候,耐不住山中的寂寞。自己一人跑了下来。到了杭州,以前这里叫钱塘。我也来过几次,每次来都有变化,这一次干脆连名字也变了。人世间的事真是难说的很。
听说,皇帝要来。杭州城里真的很热闹。皇帝?我没兴趣。可是到处都是焕然一新的陈设,到处都是新栽的花草,连街石也换成了新的青麻石。人们都穿起了新衣服。我也很高兴,因为这样一来会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过了一段时间,皇帝走了,说是到处都在造反。又要打仗了。真没意思。我不喜欢。可是我喜欢杭州,这里很舒服,我准备在这里再住上一段日子。好好享受一下,毕竟山里的日子太无聊了。
于是,我开了一家脂粉铺,专卖上等的胭脂水粉,番国的香料。当然不是为了钱,这样做只是为了好玩,我觉得这样做,很有意思。
生意很好做,狐族做人类的生意能不好做吗?不过,我没有用法术骗人。我怎能去骗爱美的小姑娘?那不等于在骗我自己。我只是高兴把我的一些经验告诉给那些小姑娘。这样做,很有意思。也很好玩。
慢慢的,我简直爱上了这种生活。甚至有在这里一直一直一直住下去的想法,就这样,开店铺,做生意。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发生了一件事。惊醒了沉浸在梦幻中的我。
一个男人。
过了很久我才注意到他。他常来我这里买水粉,一买就是一大包,可过不几天,他又来了。又是一大包。没几天,又来。开始我也没注意,后来,才觉得奇观,他怎么用的这么快?……或许?他喜欢我?我强忍住笑,仔细打量眼前这送上门的呆瓜。他长的还不错,也很年轻,穿着很得体,看起来象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皮肤也很好,看见我在注意他。他竟然会脸红?太好玩了!我故意板着脸。冷冷的对他说,“公子东西挑好了,就走吧。”哗!这下连耳朵都红了。真想上去捏一下。他慌里慌张的包起水粉,丢下一块银子就跑,跑到门口被门槛结结实实的拌了一脚。爬起来,收拾下水粉就绝尘而去。
简直是个呆头鹅,不过到蛮好玩的。
他好几天没来了,有几天?九天十天?他生病了?还是有事?我甚至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和他多说几句。可他怎么这么没用,一点也经不起逗。真不好玩。还是算了吧,最近过的也挺好,没必要为这种事烦心,男人我见的多了。他还会不会来呢?这天,一个小孩给我送来一封信。是一首诗。

雨声孤寂夜无边
枯对银烛思华年
倩影依稀伴我在
只羡鸳鸯不羡仙

这叫什么嘛,一点都不工整,才子我见的多了,曹子建也给我写过诗。这样的东西怎入的了我的法眼,可笑。况且,你知道神仙的好处吗,就说不羡慕。越发的可笑!一定是他写的。要不要回信呢?他还是蛮好玩的。还是逗一逗他吧。全当打发时间了。我该回什么给他?也回首诗吗?那样不太好,男人都不喜欢有才气的女人,虽然我不是女人,可我是活了五百年的狐仙……回点什么给他呢?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了,包了一包上好的水粉给了满脸不耐烦的小孩。又给了他点铜钱,让他再送回去。不行,我叫住了小孩,这些东西不行的,思量片刻,又拔下头上的一枝发簪。让他一块送回去。这样就行了吧?
很快,小孩又来了,送来的又是一首诗。大意是说我的影子时常浮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无法忘怀。可是又没有勇气,来对我一诉衷肠。呵呵,上勾了。我不是说过吗?男人很傻,也很好玩的。只要略实小计,就能让他变成一条小狗,只会摇尾巴。我真是佩服自己。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的这么呆!就这样,他写一封信,我回件信物。再一封,再回件。竟然这样拉扯了两个月。真是可气又可笑,天下还有这样的蠢蛋!想我,他为什么不来见我?当面和我说清楚?小孩又来了,我接了信,懒懒的丢在一边。让小孩捎回句话。不用再写信了。
他真的没再写,其实这样也挺好,不过是个登突子罢了。没什么可惜的。还是享受我现在的生活吧。没有男人我一样过的挺好。
他竟然来了。
他瘦了很多,肤色越发的白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为什么不给我回信?”
真可笑,凭什么我要给你回信,给我个理由。“我这几天心情不太好。”我说。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看着他一脸的关切,真想骂一句,傻瓜。看不出是懒的理你!“没事的...公子,如果没有别的事,请快回去吧,我还是要做生意的。”
他苍白着脸,嘴唇动了动,好象还要再说什么。真是烦,最烦的就是这种不知进退的男人。给了你面子,还不知道找台阶下。难道非要我恶言相出才肯罢休?
“...那好..好的,那我...回去了。你要注意身体...我回去了。”我懒懒看着他踉跄出了门,歪着头想想,这样对他,是不是过分了点?他也是一片真心。这样对他,是不是太过火了?不过,要我怎么办?好歹我也是个姑娘家家的。难道要我主动勾引?没见过这么窝囊的男人!真是不爽,本来还以为会是件风花雪月的开端,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越想越生气。也不知道是气他还是气我自己,不做生意了,关门。散心去!
女人心里是从不记事的,况且我还是个年轻的妖怪。没过了几天,这事我就忘的一干二净。心情也好了起来。还是照旧打点我的生意。
“听说薛家的公子中了邪,薛老爷急的发了疯,满世界找法师做法驱邪呢。”
“那个薛家?”
“还能有哪家,段家桥边上的薛老爷呗,薛老爷半辈子才得了这一个独苗苗。成天想着能指望着光宗耀祖,薛公子也争气,平日里只是读书习字,学问也是远近数的着的。明年就要进京赶考了,可就谁曾想,好好的一个人,说不成就不成了。十几天了,滴水不进。天天就躺在床上叹气,这不是中邪是什么?眼瞅着就不行了。”
 “也没这么严重吧?”
“张天师都来看了,也不行。我妹夫在薛家做厨子。听说这几天薛府上正准备后事呢。”
薛公子?可不就是那个书呆子?他中了邪?不行,我得去看看,想本姑娘在此,还有那个鬼魅魃魉吃了豹子胆,敢来作怪!
 三更三刻,是时候了。
我捻起一撮土,念了个缩地咒。一挥手,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薛公子的卧室里。
天!这才几天没见,人竟然瘦成这样!七魂没了四魂,六魄只剩两魄。就差一步就进鬼门关了。八成也是瞧着没救了,家人都不在身边。这哪里是中邪,屋子里没有一点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先不管这些,先救人再说。念个回心咒,先护住心脉,把散了的魂魄唤回来。然后再查原由。
“啊...”
“薛公子...”看着人喘了口气,慢慢的有了知觉。我才松了口气,只要活过来就行,先问问是怎么回事。再去想办法。
“姑娘,真的是你。”他眼睛一亮,精神也好了几分。
“公子,你这是...”我又不是菩萨,他么不是真的中了邪?要不然,哪能好的这么快。
“姑娘!”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定定的看着我,满面喜色。
 好大的力气!这那里是快要死的人?么不是回光返照?可我的回心咒也不至于出这种差错...再不然,他这全是为了我?心中一阵慌乱,脸烧的厉害,我这是怎么了?他只不过是个平凡的书生。就算是有几分姿色,可是要文才没有文才,要武功没有武功,我是为什么慌?又是为什么乱?
“姑娘,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想你,念你,想去找你,可又怕你冷言相拒,要知道。你不理我的样子,比杀了我还难受...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苦。我知道你是好姑娘,以为我只不过是个浪荡公子。对你不是真心实意,我只没有勇气去找你说清楚,怕你一下子拒绝了。那样的话,我就再也没法去找你了。不曾想,就这样病倒了。”
听着听着,我也痴了。由着他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个不休,我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他清瘦的脸。心中一片茫然,他竟然这样看我?这样想我?我哪里知道这些。我那里知道他为了我还有这份苦心。我那里又知道这世间还有这样的痴心男子。
“这些天,闭上眼,你就在我眼前,睁开了,就找不到你。我真想能象以前一样,买你一辈子的香粉,也好让你对我笑一辈子。就算只是那样,我也心满意足了。闻到那些香粉,就好象你在我身边,对我笑,和我说话。做了梦,都是你在我身边。醒来了,什么也没有。有时候我真想一辈子都活在梦里,再也不醒过来。”
我自以为见过很多男人,可是现在的这些话。怎么会这么轻易吹散了我的心,我的身体。我只能呆呆着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看着他。由着他说,由着他讲。心里乱成一团,可又有种麻麻的感觉让我浑身无力。
那一夜自然就不用说了,这种世人称之狐媚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
男人真的都很傻,和男人在一起也真得很好玩,嘻嘻。
从此以后,白天我就是脂粉铺的老板娘,晚上我就变成一住蔓藤,缠住我现在身边的这棵树。他总是看着我说笑,一时便痴了去,捉住我的手,重复的问我是哪里来的,为何这样顾盼生姿,为何让他这样念念不忘,我每次都让他牵着手,放心的说:“我,就是狐狸变得啊。变来取走你的心。”
这就是人类。越是告诉他们实话,越是没得相信,他们宁可把狐狸当成媚娘,也不愿把媚娘当狐狸。真正好玩的便是他们了。
然后日子静静的流,他自然放弃了功名这个我几百年前就唾弃的东西,原本挑灯夜读的时间便是与我纠缠,我夜夜看着他的眉眼,觉得心中很温和,可是不知道有点什么不停的蔓延,后来有一天,我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只是问我:“你,是怎样出现在我面前的,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你,你就能进来?”我了然的笑笑,这就是了,偶尔热烈的感情过去,也自然会生出许多疑问。我像以前一样,老老实实地告诉他:“我施展法术进来的呀。”他盯着我看了当会儿,还是笑了,拉我到他怀中,重新抚上我的眉眼:“就算你是只小狐狸,来取我的心,我还是愿意把我的心给你,我才不会理会别人说些什么。”别人?我心中尚有疑问,不过谁还能在我面前兴风作浪,随他们去吧。
终于见到他的朋友,在人类觉得已经属于他们的东西不会逃跑的时候,就是该拿出去炫耀的时候。
那日白天我特地听了他的话,关了店,不施脂粉的跟他去,他放弃功名的代价我自然不用说,我只是尽到我一个狐狸也有的良知,不想他再惹上什么流言蜚语,他和一个有百年媚道的狐狸精在一起这种话听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好玩。
他看定我背后笑道:“你来了。”
我转过头去,竟是一呆。那是个非常好看的男子,英眉剑目,眉飞入鬓,颀长挺拔,看着我冷漠的点了点头,我对他笑,他也不理我,我还真是没有见过对我不为所动的人,心里有点微微的扯着疼着,看着那人对其他人都从容不迫温文尔雅,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可是狐仙哪,他就能这样对我不闻不问?这时他走过来握住我的手,问我为什么脸色很红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去,我这才注意他脸上的皮肤过于白皙,手掌过于柔软,我不着痕迹的挣脱又告诉他我没有事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开饭了。
那个饭局我就一直很恍惚,恍惚到我已经入夜了还坐在这一大堆脂粉中赌气,我就不信这世间男子有什么好东西,后来许多日以后我才想起来,我早已把薛公子忘了个一干二净,当日的另一个缩地咒把我送到了周郎的卧室里面,那一夜过得真高兴,我这十几年都没有觉得这么好玩过,寻欢作乐真是一个好东西。哈。
我终于明白了那种渐渐蔓延渐渐滋长的是什么东西,是厌倦。周郎很快就有一天变成了周公子,可是他却让我开始了游戏的兴趣,让我知道原来背叛以后欢爱和厌倦后的新鲜是这么的宝贵,后来又有了洪郎,洪公子,蒋郎,蒋公子,李郎,李公子...本来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在这些变化中渐渐产生一种秩序,就是不变的东西了,在我看来,唯一不会变的,就是我的脂粉店了。人来人往,生意兴隆。女儿家在我这里叽叽喳喳嘻嘻哈哈,说张家长李家短的琐事,买走我各种颜色样子的香粉,我微笑的看着她们别样珍贵的青春,几乎可以预见她们有一天年华老去和夫君相对无语的样子,衰老是一件不好玩的事情,可丑拉,老了以后我就不能再跟那些笨瓜们玩了,也不能在这里卖香粉了。
后来有一天,我打算去找慕郎的时候,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麻袋。我着实奇怪了一番,还耐心的想了一下,我怎么会把这么煞风景的东西放在我的店里面还鼓鼓囊囊的,最后我没有想出来,还是把它打开了。
你们知道是什么么?就是一大包一大包的香粉。我就把刚刚抓起来要施缩地咒的黄土扔了回去,坐下来想着到底是哪里来的香粉,好多都已经失去了味道,还有几包都发霉了。我开始看不下去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再怎么着也不能糟蹋东西啊,我一气之下拎着东西准备扔掉省得看着生气,一把抓住拎起来,却不期然悠悠忽忽飘下来一张东西。我一喜,看来这个人留条了,我可以找他质问了。我迫不及待的捡起来,上面竟然是一首诗。

 明月起,海潮漾,
 满目烟水月微怆,
 推开小轩窗,
 斜依窗中望;
 山隐隐,水茫茫,
 远山含笑人迷惘,
 不知人心遂似浪,
 乱石迎怒涛
 纷争两不让
 独身孤饮自观望,
 景如旧,人两样。

真是气死老娘了,这当会儿谁还喜欢写诗?等等,我依稀记得曾经有个腼腆的男子写过诗赠与我,他好像在烟水迷蒙的三月来我这里日日买走一宝香粉,他好像在深夜捉住我的手说,生生世世,至死不渝,他好像夜夜纠缠我。可是,我一边想一边甩甩头,他到底是谁?
我慢慢的坐下来,望着那一麻袋的香粉,杭州城这么大,这么繁华,我这些年如梦无痕。
门突然响起来,反而把我这个妖精吓了一跳,我打开门,一个年轻人站着,一脸的不耐烦,一看见我便说到,薛先生托我送的东西我白天来的时候你不在,所以我就放在店里的角落了。我愣了愣,才意识到是那包香粉,我问他:“公子是哪位阿?为何代人送香粉来,那人又是谁?”
他也是一愣,开口道,“我就是薛公子家的小童,当年你们托我互传东西,后来你不是抛弃了我家先生?我家先生终日念念不忘,最后身患恶疾,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便托我给你送来一包东西。”
我又是一阵迷惘,薛公子?最后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家公子何时遇见我的?现居何处啊?”
他突然后退一步,指着我便开始大骂,内容我懒得说了,大概就是我是妖女,勾引他家先生,忘恩负义之类的,后来他开始悉数过去点点我勾引他家公子的事情,也亏得他这样说,我开始有了一点印象,然后印象渐渐加深,上一个轮回我和薛家公子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我都大概想了起来,说实话,我经历了太多的山盟海誓,不禁觉得当初的情形十分好笑,温文的书生羞涩的求爱慌乱的表白。可是眼前这个少年严厉的指控让我不由自主地有一点愧疚,我离开了他他便生病,好像这真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似的,或者说我告别了当年的微微青涩的年月,现在应该去祭拜一下?
最后我就让那少年带我去了薛家。
走进卧室的时候,我开始肯定这就是那个人了,可是床上干瘦苍老的背影让我不知所措,天下生灵就真得这么脆弱?为一个女子就足够生足够死?我走到他背后,轻轻的唤:“薛公子。”
那个背影猛然一僵,慢慢慢慢的转过来,瞠目结舌的看着我,真是苍老啊,我心里暗暗想到,老了就是不好玩,我当妖精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一直玩,不怕辜负青春年少。
我本来以为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踉跄着下了床抄起床边挂的剑指着我喘气,我可是妖精哪,你能耐我何?我不禁有点鄙夷,也就一时间没有动弹,任他指着,他声嘶力竭的质问我:“...你还知道回来?你为什么...要回来?在我...准备彻底把你忘记的时候你就回来了,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走了...还要污辱我?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没有...心么?你要怎么样...才能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
他一连串的问我问题,我姑且把它们当成是他对我的怨恨,我想了想,还是想往昔一样对他说:“我,就是狐狸变得啊。”他听了,些许没有动静,过了会儿,他惨然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你就是一只狐狸,但是...你还少说了一句,你来要我的心。...你赢了,我把心给你。”
说完这句,他竟生生的把剑向胸口划去,把胸口刨开,就算我是一位狐仙也被他吓了一跳,挖心这种事情多恶心啊,我连忙冲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生生把心给我看,我怕是不怕,就是看起来满恶心的。他一边桀桀的笑一边说:“看,我把心给你了,你该有心了吧,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如果你要问我后来,我只能说没有结果,我自然是救活了他,要不我的脂粉店也开不下去了,没有脂粉店,我就没的玩了,我并且在他心上面施了法术写了字,让他永远把我忘记,如果这样的傻瓜多出现几个我还真是受不了呢。
不过很多年以后一个叫蒲松龄的书生说要掏心给我看的时候我不禁想起来了这件事,甚至还想起来比这件事情更早以前我因为觉得好玩硬是把一个好像叫什么比干的大臣的心挖出来吃了下去,我都有了那么多男人的心了,为什么还是不知道痛苦只知道好玩呢?我也不知道,我,其实也不想知道了。
 对了,我忘记说我在薛某人心上面写的字了。那就是:
忘字心中绕,前缘尽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