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几副“警世对联”

      雪山草地按语:日前,中国楹联学会理事、笔者文友沙俊清先生,寄俺几幅对联,让俺点评,以便入其楹联赏析集。雪山不才,从中挑了几幅“警世联”,点评如下——

昔日未习拍马术
如今只作观鱼人
点评:古往今来,拍马者都视其拍术为至尊至宝,只作家传,从不外喧(传男不传女,只是今日改革,男女都传,尤以女重)。这等至密,岂是寻常人所能习得?!“未习”实在值得庆幸;习了,反而看不到今日诸多摇头晃尾的大腹便便之鱼,如何被拍马者的拍杆一一所钓。沙公“毛锥”甚利,刺破了千古之密——拍马为骑马。

等浮名如草芥无所谓也
视浊利若污泥何足道哉
点评:“名利”乃人生所求,但“浮名”不能要,“浊利”不可取。浮名无根无基,浊利肮脏不堪;误你一辈子是小,祸及子孙是大。然而,世间事往往由不得你,且看一个“等”字已经道明:即使“浮名”,寻常百姓也是活着“等”不来的。君不见民间多少忠贞烈女血性铁汉,生前有几人“等”到个贞节牌坊上级勋章?因之,“等”不“等”浮名,由不得当事人,自有他人或她人幕后操之。有时你不“等”,他(她)偏偏让你等——“等”你辛勤劳累致死,才把你哭颂一番。或许,还给你弄个“追认”之类的“虚名”。人死不能言,只好“无所谓也”,倒是把活人气煞!

天公惯做娇儿脸
人世何多妓女心
点评:“娇儿脸”说变就变:气得你愤愤之时,她却又嬉嬉作笑,俨然无事一般。如此反复,令你恼不得,哭不得,笑不得。“妓女心”更胜一筹:反复无常是小,表里不一是大;骨子里发狠,粉脂间挂笑;昼伏夜出,绝少失手。更难防,更难测。“娇儿脸”对“妓女心”,神来之笔。细品“娇”与“妓”,“儿”与“女”,“脸”与“心”,此文字负荷之大,绝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统而言之,妓者(无论雌妓雄妓),溜官害民者也。

青史千秋小舞场
红尘一座大观园
点评:青史千秋,统古揽今,本是大舞场:红尘现世,触手不及,乃是小观园。然作者偏偏耍横,硬要将它们颠倒个儿,缘何?红尘滚滚,鱼龙混杂,是为大也;青史千秋,忠良几何,是为小也。然红尘虽大,能有几人入青史;青史虽小,却教人鉴古知今,读一胜十。孰大?孰小?

得意应思失意苦
这山莫望那山高
点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子这两句辩证恒律用于上联作解,甚为恰当。遗憾多人熟视无睹,充耳不闻,每每于得意之时还要切盼那山之高,结果跌下山崖,复落失意之苦,真是屡教不改。察官场失意之痞,莫不应验此律。故尔应警钟长鸣,牢牢绷紧因果互为这根弦。

清贫岁月心常泰
坦荡胸怀梦亦佳
点评:平平常常一句话,却道出了万古不变之理。窃以为,“常泰”、“常态”,缘何弃后而用前?咀嚼再三,方才领悟:“泰”者,极重,极稳、极恒,山中之山也。谓“常泰”,乃要人“常态”之心还须稳如泰山,持之以恒,否则,被朱门、绿鹅所惑,假洋鬼子是也。心“常泰”才能胸“坦荡”,进而才能登堂入室步入佳梦仙境。实际上,清贫岁月清贫人方能心常泰,而红门达官富贾,造化甚浅,实难入此佳境,是为朽木不可雕也。追根溯源,人都由清贫而来(有句俗语:狗不嫌家贫),是故,倘清贫岁月人心不古,心不“常泰”,岂不连狗都不如?!

人遇小别情更好
友逢微醉话偏多
点评:“小别”对“微醉”,分量恰好,可谓匠心。“小别”若即若离,一步三回头,令人欲罢不能;“微醉”话多更可爱,此天性使然。倘饮酒无话,过分理智,则不可与之交也。

敢破人情疏密网
能窥世态妍媸图
点评:人情无形似网,令天下男女老幼皆喊“活人太累”。然网眼再密,也有疏孔,瞄准疏孔,索性撕破,虽大汗淋漓,又累一遭,但终身受益无穷:莫道世间净是黑,世间有媸更有妍。美丑共破,善恶互见,才可令志士择善而从,随美而流,进而鼓满生活之风帆。否则,畏网如虎,只见媸态,不知有妍,岂不自渐消瘦,活得更累。

青史干篇似梦早醒好迟醒好无人解破
红尘百态如烟苦味多甜味多有谁说清
点评:上联言“古”,可谓“纵座标”,下联道“今”,可谓“横座标”。纵横交错,将个悠悠岁月芸芸众生说了个澈底清,讲了个透心明。
青史似梦,梦者,思维无拘无束驰骋也。故梦中能作始,梦中能创造,梦中有善恶,梦中有启迪。于是,有人赞“早醒”,有人颂“迟醒”。作者不便先入为主,盖棺定论,故谓“无人解破”。然早醒、迟醒终须要醒,知道了“无人解破”,可谓“已经解破”。
红尘百态,或道“苦”,或道“甜”,见仁见智,故谓“有谁说清”。然苦尽甘来,甘甚必苦,周而复始,轮回不定,知道了“有谁说清”,可谓“已经说清”。
“青”对“红”色彩分明,“史”对“尘”涵义多多——昨日“红尘”,竟能摇身一变化作今日“青史”……谁之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