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只闻男奸女,而今也有女奸男。”

“从来只闻男奸女,而今也有女奸男。”

这耸人听闻的题目出于近日的媒体。

世易时移,风气倏忽万变,令人目不暇接。近几个月中,先是听说海城有三富婆强奸年轻小伙,至对方于丧失生育能力的境地;接着,《新晚报》又爆出女老板伙同女友强暴公司职员以至于该职员痛不欲生的事。一时间舆情大哗,最后归于一点:对强奸男性的女性大加伐挞,似乎恨不得寝其皮而食其肉。于是,社会上也就对这样的女性骂声一片,煞是热闹。

浮名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替对男性实施强奸的女人平反昭雪。只是有几点疑问,就教于各位方家。

就定义而言,凡是违背对方意志而采取的性行为都叫强奸。明白了这一点,我们立即就会想到,女奸男是自古有之的。

明朝凌蒙初的《拍案惊奇》里有多个女奸男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是第三十四回《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大尉戏宫馆客》。任君用本是杨大尉幕宾,在杨大尉外出之时,被杨大尉姬妾勾引,混入杨大尉内院,“从此,任生昼夜不出,朝欢暮乐,不是与夫人每并肩叠股,便与姨姐们作对成双,淫欲无休。“此时属于你情我愿,算不得谁强奸谁。可是天长日久,就是根铁棒也会磨成绣花针,于是任君用“思量要歇息一会儿,怎由得你自在?没奈何,求放出去两日,又没个人肯。”明明任君用无法支撑,而众姬妾决不放行,不是强奸是什么?

于是问题出来了,这样的“女奸男”是怎么来的?根源在于开初之时,男人自以为沾了便宜,就如故事里的任君用,入港之初,欲火中烧,巴不得快入花丛,“魂灵已飞在天外,那里顾甚么利害?“

再看现今媒体报道的女奸男事例,没一个不是男的首先以为自己沾了便宜而沾沾自喜的,而不是如男性强暴女性那样自始至终都使用暴力。因此,对两者的评判,不能等量齐观。

从报道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当今能够强暴男性的女人,总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要么是富甲一方的女强人,要么是手握实权的女官僚。无拳无勇、无钱无势的弱女子还享受不到“强暴”男性的机会。虽说社会发展了,男女平等了,男人能拼得的名誉、地位、金钱女人也有能力拼得,但是,我们大概估算一下当今的实际情况,能出人头地的女性不到男性的十分之一吧,在这么少的女性群体里,向男性实施性侵犯的不会超过千分之一,因此,女性对男人的强暴的几率能有多大呢?

当然,现代科学技术和医学的发达已使原来不可能发生的情形变得可能,例如通过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强迫男性使用致幻药物、男性功能药物(如伟哥之类),已足以使疲软的男性性器脱离其意志而“坚硬”,女子便可在违背男人意志的情况下实施自己所需要的性行为,从而具备侵犯男性的强奸行为所应有的构成要件。可是对照男性对女性实施的强暴的比例,毕竟微不足道。

既然如此,媒体大张旗鼓的伐挞,就免不了无事生非,故意炒作,以吸引眼球之嫌。

天下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要多少有多少,媒体不去关心,偏偏抓住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做文章,真是其心可诛!如此媚俗的媒体,怨不得被老百姓称为“媚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