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众生》——第一届,第一章,第三节,历史的螺旋

大米稀饭 收藏 0 155
导读:《六道众生》——第一届,第一章,第三节,历史的螺旋

第三节  历史的螺旋

“叮——铛——叮——铛——”

第一天的校训课

刚刚入学的新生全部都站在学校的操场上,学校的几个领导正在操场前面的高台上交头接耳,几个术士正在忙碌地施展扩音法术。

校方宣称本届学校的入学人数非常多,足有6000余人,可是蓝文馨看着前前后后的队伍,横看竖看都不像有6000人的样子啊——一排20来个,20来排应该是五六百个吧?虽然说自己物理很差,可是难道数学也差得不可救药了?没有理由啊,莫非启江县的计数方式和水乐的不一样?

蓝文馨还没有胡思乱想完,就听见叶小雨在那边大叫:“咦?宣传栏上不是说有6000人么?怎么只有这几个啊?”

整个会场开始不安起来,大家开始窃窃私语了,讲台上的术士长的面色,脸色突然间就沉了下来,但是他没有理会叶小雨的话,而是继续宣读着学校的规章制度:

“在校女生不得傍大款、男生不得养小蜜!即使有大款和小蜜,也不得在辅导员前炫耀,违反者禁闭三天!

“不得私自使用硫酸泼女教师面部,违反者鞭挞3下!

“不得焚烧学校档案库和试卷库以逃避补考,违反者扫厕所!

“不得强迫未婚女老师和自己谈恋爱,违反者扫厕所一个星期!

“不得在考试期间,使用钝器攻击监考老师头部,违反者扫全校厕所!

“不得在教师澡堂的墙上钻小孔以供偷窥,违反者在操场洗澡一个月!!

“不得唆使老师和学生暴动,违反者负责吞吃游行队伍抛掷的所有物品!

“不得对同性求爱,违反者……”

蓝文馨听得愕然,左右观望,发现众多同学手势:-_-凸……

学校的术士长发言完之后,是学校校长发言,他的演讲稿比术士长还要长,甚至长到了让一个正在维系扩音法术的术士撑不住晕倒了,倒是给会场弄了一个小小的风波。而校长发言完了之后,居然还有启江县的县令韩玄说是要给大家讲话,说实话,蓝文馨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那个韩玄讲了什么,但是她总觉得毛骨悚然,那个韩玄的一双眼睛就算蛇一样,被他扫一眼就会让你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可是偏偏他讲的话却又都是一些场面上的官话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妥。

韩玄的演讲稿更是足足有三个小时长,这场乱七八糟的会议才算是终于开完了,于是大家就解散了。而蓝文馨和叶小雨两人暂时还不想回宿舍,便开始到处闲逛,两人逛到了学校最高的那栋楼,箭术系的教学楼——南安楼,这里风景很不错,一眼望去,四周都是绿意盈然的松树林。于是两个人就舒舒服服地靠在走廊上一边看风景,一边聊天

正在这时,一个听起来很淳厚,像萝卜排骨汤味道的声音在蓝文馨身后响起:“嘿,两个小姑娘,在干什么呢?”

两人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长袍,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书的男生正看着她们,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蓝文馨没有理会他,但是叶小雨这个神经超过一米粗,天生喜欢热闹的家伙却一脸兴奋的表情:“我们在看风景啊!你是谁呀?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好,我叫蓝楼虹,也是新来的,你们叫我蓝楼好了。你们应该也是术士系的新生吧,我记得昨天晚上见过你们。”那个家伙笑了笑。

叶小雨一脸兴奋:“对啊对啊,你的记忆力真好,你是哪里人呀,我们是水乐……”

蓝文馨连忙扯一下叶小雨的衣服,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这个胸大无脑的家伙,再说下去,估计会连自己都会一起卖掉了。

蓝楼虹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了笑说:“午饭时间到了,你们还没有吃午饭吧,我知道楼下有一个很不错的饭店,我们去那边边吃边聊吧。”

“惨了……”蓝文馨还来不及反对,就如蓝文馨所料,叶小雨的两眼已经兴奋得几乎可以塞下两个鸡蛋了:“吃的!?好啊好啊!喂!文馨!有人请客耶!”

蓝文馨沮丧地低下头来,蓝文馨知道现在周围的目光都会集中到蓝文馨们身上的,蓝文馨很想把叶小雨痛扁一顿,然后再假装不认识她,逃回宿舍——这个家伙,任何时候一听到吃的就几乎要暴走了,好像被身边人虐待得多惨似的。但是蓝文馨的手被她牢牢抓住了,完全是身不由己地被往楼梯那边拖。蓝文馨悻悻地低声跟蓝楼说:“谢了,各付各的。”

“荣幸之至。”蓝楼微微欠了一下身。

十分钟之后,三个人坐在了饭店里的一个包厢之中。

蓝文馨忿忿不平地坐在位置上,看着叶小雨在那边狼吞虎咽,蓝文馨已经开始后悔跟她一起来这个该死的学校了。叶小雨一边咬着一大块牛肉,一边剥着一个桔子,一边盯着桌子上的一盘宫爆鸡丁,一边含混不清地问:“对……对了,蓝……蓝楼啊,为什么,那个术士……大人说今年有6000多个学生,可是我早上看操场上怎么才几百个啊。”

蓝文馨原来一直以为叶小雨的吃相和食量是整个炎之陆,甚至可以包括传说中遥远西方的那个苍之陆上最难看的,可是蓝文馨看见蓝楼的吃像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只见蓝楼左手抓着一只鸡腿,右手拿着一个猪蹄,嘴里嚼着的,蓝文馨相信是梨片和爆炒牛肚的混合物,而他的两个胳膊,似乎正准备把一罐乳鸽移到面前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没有可能回答叶小雨的任何问题了。

若干时间后。

蓝文馨不寒而栗地看着满桌的干净得就像是擦过几十次一样的几十个盘子——蓝文馨手上的一个水晶包还没有吃完,这两个家伙已经消灭整套的六人份的巨无霸全餐!蓝文馨沉默了许久,看着两个人在那边一边打嗝一边剔牙,蓝文馨低吼一声:“你们两个该死的家伙听着,自己吃的自己付帐,不要妄想我会为这顿饭出一文钱!”

蓝楼一副假装没有听到蓝文馨说话的样子,一边耐心地等着饭后甜点,一边跟小雨聊天。蓝文馨气愤难耐,却又不敢就这么走人——把叶小雨这种白痴人物单独放在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蓝楼面前,假如说不会被占便宜,除了说是一个超级奇迹外,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但是,蓝楼和小雨的对话,吸引住了蓝文馨——平时在墨家学堂学的是那些枯燥的物理,回到家里听到的又都是老姐和韩非子老师的那些无聊的音乐,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好玩的,而蓝楼正在跟叶小雨聊的关于术士大学的历史,的确很对蓝文馨的胃口——

“术士大学,的确如他们广告上所说的,有近200年的历史了,从大陆历480年天池国皇帝**(含混不清)登基开始,他的宠臣术士、也是药剂法术的创始人徐福,炼成了一种可以让士兵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知疲倦地厮杀的丹药,还有一种可以迅速恢复士兵伤口的药剂,效果非常显著。当时的皇帝为了强化士兵统一中原,于是就下令徐福建立了这个术士大学。当然,那时候术士大学的名字不是这个了,是叫‘徐福药剂学校’。

“谁也不能否认,徐福是一个法术天才,从大陆历480年,到494年,他只花了14年的时间,就创建了药物法术、辅助法术、仙术、妖术,还有召唤术等10余种法术体系。而徐福统帅的军队,在历次军队的操练中,也一直都是高居榜首,就连天池国的名将李牧率领的铁骑,也只在徐福的法术前坚持了三天之后束手就擒,那一段时间,整个天池国学习法术成为了一种风气,可以说是法术的鼎盛时期了。

“但是,由于许多原因,除极少数的几个略有小成的江湖术士以外,几乎没有几个人学得会法术。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许多人一生最宝贵的时期就这样被荒废了,而由墨家创造的比法术更古老的正统机械文明,由于学者寥寥,几乎陷入了绝境,各国农业生产也陷入了困境。但是这并没有削弱人们学习法术的热情,许多人更加疯狂地钻研法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获得突破,从此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于是就进一步造成了恶性循环。

“到了大陆历530年,由于长时间的农耕地荒废,导致了一场席卷全国的粮食歉收,许多百姓都被饿死了,因此大怒之下的皇帝下令焚烧民间所有的法术书籍,坑杀了民间所有的研究法术但是还未有所成的人,要把人民从学习法术的怪圈中解脱出来,只有徐福建立的术士学校幸免于难,但是学校中的所有非贵族学生也全部被驱逐回家,并严令不得再与法术有任何联系。只过了二十年,几乎就再没有人懂得法术了。随后,秦始皇派遣徐福和全国仅有的三个9级大术士为首数百名由大术士和高级术士组成的大军,去海外寻找上古时代的草药,炼制长生不老的药物。

“就这样,由于没有了高级术士的指点,天池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法术开始慢慢地绝迹了。

“在徐福的队伍走后不久,皇帝陛下就在东巡的时候暴毙了,他的两个儿子扶苏和胡亥为了争夺帝位而兵戎相见,而皇帝的第一宠臣赵高也自立为帝,天下重新又起战乱。经过了三年的厮杀,扶苏的刺客暗杀了胡亥和赵高,他们剩下的几十万的残兵败将也投降了扶苏,但是此时天池国的百年基业已经被毁得一干二净了。但是出于对法术的敬畏,术士学校一直没有遭到战火的毁坏。

“正当扶苏准备安抚百姓的时候,西北的日出国趁天池国国力空虚,发动大军强攻下西北的关卡,十余万大军直逼京师——高鹰之城。而此时天池国南部也是内乱四起,其中以陈胜、吴广、刘邦、项羽等人的义军最为强大。日出国的军队、义军、天池国的官兵,这三大势力几十支部队混战了在一起,天池国的刚刚露出水面的一丝和平的希望,迅速地被战火吞没了。

“正当三大势力之间呈现着胶着混战状态的时候,刘邦军中突然出现一个术士——仙术师韩信。有了韩信的帮忙,刘邦很快就消灭了所有的其他势力并把日出军赶出关外,并在原来天池国的领土上建立了沃安王朝。在韩信的提议下,刘邦在全国各地兴建术士学校,而‘徐福药剂学校’也被更名为‘启江术士大学’。被战乱压抑许久的学习术士的热潮,重新掀起。那时候,术士大学每届招收的学生,都有3000名以上!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作为刘邦得胜的最重要的助手、也是为所有术士学校的学生们所敬仰的炎之陆上唯一一名仙术高级术士韩信,却在刘邦死去后不久的大陆历575年,被刘邦的妻子吕稚用计害死,让整个大陆震惊了,术士不败的神话就这样被打破了,于是民间学习术士的热潮,也逐渐地开始降温了。术士学校的生源锐减,法术也成了屠龙之技,除了那些对术士有着盲目崇拜的人以外,就只有那些王公贵族偶尔会来这里学学,把法术当成一种‘高尚运动’而已。

“这种情形大约过了10年的时间,京师突然发生异变,一支自称是天池国流亡皇族的大军包围了皇宫,他们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攻克了皇宫,整个皇族3000余人竟然无一人逃脱,尽数被杀。由于当时的吕稚暴政连连,使民众对沃安王朝已经大失所望了,再加上整个皇族全部被杀,使旧军队失去了效忠德对象,所以这支天池国的军队居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复辟成功了。后来军队领袖**(含混不清)宣布登基,恢复了天池国的国号,并册封军中的一个叶姓神秘男子为国师,统领全国的术士协会和术士学校。据说叶国师修行的,是传说中的大预言术,是自徐福大师以来唯一的一个预言术大术士,也是国王陛下复辟的最重要的帮手之一。

“叶国师在位期间,云游四方,为许多人讲解法术的原理,让民众们终于了解了法术的奥妙——这是一种成功率极低的技术,除非出现特殊情况而且修行者天赋极高,否则几乎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因此,民众们也更加理智地面对法术,大部分转向了各种体力职业,还有墨家的机关学,以及其分支的物理学。叶国师的演讲,让天池国民间的各种职业空前繁荣,三教九流给天池国带来了非常可观的税收和经济增长,那段时间被称为天池国发展的黄金时期,让天池国把周边各国的经济远远甩在了后头。以至大陆历650年,叶国师逝世的时候,当时的国王陛下还亲自为其戴孝,直到现在,许多民众们的家中经常还供奉着叶国师的牌位。

“但是,叶国师的演讲也间接导致了原本成功者就不多的术士事业变得更加凋零,以至连术士学校里面的老师都只有区区几个4级的高级术士而已,拥有5级的高级术士的术士学校,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了。在这种情况下,术士学校的生源,自然是奇缺无比了,于是,术士学校就扩大了招生和教学范围——从剑士、骑士、弓箭手、步兵、枪兵,到军师、机关师、医师、物理师什么的,几乎无所不招。就拿现在的启江术士学校来说吧,几乎快要只剩下一张招牌了,唯一跟法术扯得上关系的,大概就是这一年不过几十名的术士系学生了。”

蓝楼说得有点口干舌燥了,他喝了一口茶,吃了一块糕点,叶小雨便急切地问:“啊?一年才几十个新生?可是我今天好像看到了几百个啊。”

蓝楼解释说:“这个其实要从5年前说起,5年前,也就是大陆历670年,北方出现了一批叛军,自称为黄巾军。而黄巾军的首领居然是妖术师,而且还同时有三名——张角、张宝、张梁兄弟!朝廷为了镇压黄巾军,下放了大量的军权给地方部队,但是面对着妖术师带领的军队,谁也没有信心打赢。到目前为止,朝廷的军队还是败多胜少,因此在这些事情的刺激下,许多人又对法术跃跃欲试,开始来术士学校修行了,所以我们才会收这么多学生。”

蓝文馨不得不承认,这个蓝楼的讲故事的本领非常好,她都听得入迷了。最后,蓝文馨忍不住问了一句:“黄巾军?我怎么都没有听说过?现在难道在打仗么?”

蓝楼古怪地看着蓝文馨,犹豫了很久,小心翼翼地选择好措辞后才说:“这……嗯,可能是因为战争发生在北方,而且你们那边……嗯……不太关心这些事情吧。”

蓝文馨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其实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你们那种鸟不生蛋的乡下鬼地方,又没有钱又不是战略要地,就算送给黄巾军也不会要的。”

不过战争打了5年了,居然还不知道,的确够有资格被人嘲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