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年,她十六岁

那一年,她十六岁。

我见过很多人,其中多是女人。我见过很多女人,其中多是美人。我见过很多美人,她们都是皇上的妃子。

说是妃子,其实是不准确的:她们只是或幸运或不幸地被选秀进宫而已,她们只是秀女。秀女和妃子之间有多远?我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过。但是,我知道:虽然,我身份卑微,虽然,我不是秀女,也不是妃子,但是任何一个想成为妃子的秀女,都得过我这一关。

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廷画师。

我从来不曾先过成为什么大家,大家都是声名在外、痛苦自知的。我只是一个小画师,拿着低微的俸禄,收着秀女们的贿赂,日复一日地给秀女们画像。

直到那一年。

那一年,我看见了她。那一年,她十六岁。

她很美。

十六岁的她,已经非常美丽。虽然有点傲气,但她天生的美丽却是任何东西也无法掩盖的。我甚至可以相信,不用多久,她就会青云直上,成为这后宫一人之下、三千人之上的那个人!

我病了。

因为,我的心第一次动了。

虽然已有妻室,但是我的心还是动了。

我不愿看着她成为人妇。只要我还在,她,就不会是皇上的人。

在家里“养病”一天后,我重新去给秀女们画像。

她很傲气,但是也不是不识时务。她送了五万两给我,作为我润笔的费用。

我没有收,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画像上,我在她脸上多点了一点,那让她由美变丑的一点。

她着急了,又让人送了十万两给我。我闭着眼睛拒绝了。

我告诉她,我喜欢她:“也许,这辈子我得不到你。但是,别人也别想得到你。即使那个人是皇帝。”

她苦笑着离去了。

我想,她死心了。

三年,平静地过去了。

呼韩邪单于来了。他要和亲。

和亲,多好听的名字,事实上却是想跟皇上要老婆,要皇上的老婆。

没有人愿意去。“谁会愿意和这些蛮夷活一辈子?”我想道。

但是,我错了。

她“挺身而出”了。

我去找她,试图让她改变这个主义。

她,没有见我,只是让人带了一句话:“他,比你勇敢。”

她,跟着呼韩邪单于出塞了。

我,被皇上弃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