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被铁血关黑屋的日子里[更新]

菊花古剑 收藏 24 571
导读:[原创]在被铁血关黑屋的日子里[更新]

             在被铁血关黑屋的日子里

                         (一)      平常日子的逍遥

          今天周末皇上不上早朝,我也乐得睡个懒觉,一觉醒来,TNND,太阳都照屁股了。门口小太监放的早餐也凉了,打开看看,都是什么千层糕,松子桂花糕之类的,这些东西只有小皇帝爱吃,我天天和他一起吃早吃腻了,谁还想吃啊。我还是到皇宫外去吃早点吧,换了便装径直奔宫门口来。

到了宫门,守值的侍卫头张康年笑着迎上来:“都统大人,今天周末到哪里潇洒去啊?要不要小人我陪你一起去啊?”

“我随便转转,你今天当值不能有半点马虎啊,皇上的安全重要啊,出了乱子要杀头的。我走了”。

“大人慢走。”张康年这厮办事挺机灵,我们有事常带上他。

在大街上转了几转,TNND,这肚子还真不争气都咕咕的叫起来了,到那里去吃早点呢?去双儿住的铁血酒楼?太远了吧,等到那里都饿死了。

对了,附近不是有家卖水饺的吗?吃水饺去。顺着城墙向北走半里地有一家浪漫小吃屋,这家小吃屋的小吃号称京城一绝,老板娘叫流泪的天使,江湖人称好象叫什么什么流星,我不记得了,反正不是叫流星蝴蝶剑。店里推出了一个龙行天下系列小吃,其中有一部分叫做--吃在成都,专门介绍成都的名小吃和出名的川菜,我曾经在御厨房见过他们的宣传画报,上面的美食看得人流口水,好象御厨房都在仿制他们的菜。

这老板娘流泪的天使只会做一道小吃--水饺。大家一定觉得水饺有什么稀罕的,到处都是,就那味道。可就这一道普通的小吃在老板娘的手里那是化腐朽为神奇,放入口中,皮薄肉厚,只觉满嘴鲜美,每咀嚼一下,便有一次不同的滋味,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变化多端。

有一次我偷偷带入宫中给皇上品尝,吃得小玄子不矣乐夫,大叫天下没事(美食)。小玄子和我的好双儿都经常骂我不学无书(术),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我倒觉得无所谓啊,只要斗大的字认识我就行了,我干吗要认识它啊,我是都统大人,皇上御前二品带刀侍卫诶,这些斗大的字应该来拜见我才对啊,哪有大人拜见小人的啊,岂不是反了,哈哈。

在浪漫吃了个肚儿滚圆,出门时顺便在卖报纸的老大爷那里买了份中国新闻网早报和腾讯早报,报上都是些皇上即将出访日不落帝国、普鲁士和高丽,即将参加高丽举办的APEC峰会,明星的八卦绯闻,还有媒体天天反复嘀咕的超女之类的。我真正关心的还是皇上的出访,我担心小玄子的安危,小玄子是个好皇帝,鸟生鱼汤,我怕天地会的捣乱。一会儿我派双儿去天桥找徐大哥,让他通知京城的天地会兄弟,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轻举妄动,以免伤了小玄子。TNND,谁要伤了小玄子我跟他没完。

想着想着不觉来到了QQ赌场,走到赌场门口,我的双腿简直TMD 不听我的使唤了,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QQ赌场可是全京城出了名的赌场,这里虽然筹码小,但麻将,扑克,牌九,象棋,围棋,电玩等等样样俱全,玩法老少皆宜,极大的丰富了京城百姓的文化生活,所以几乎场场爆满,到早上都还灯火通明。虽然这里打的筹码小了点,不过只要是赌博,我大小不论,样样精通,况且现在又没事可做,就玩几把吧。

顺手摸了摸口袋,NND,早上走得匆忙忘了带灌好水银的子了,看来今天推不成牌九了。那就斗斗地主吧,这几年都流行斗地主,进去到了斗地主专区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跟我一起打牌的是一男一女,坐定后QQ的服务生随即发好了牌,牌还不错,可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对劲了,好象人家两个人在打我一个人。

我心想 :糟了,今天遇上老千了,TNND,把LZ当成羊牯了,我自己都是千王,两个臭小子居然在NYY面前般门弄斧。好在牌是由服务生发的,只要牌好,抢着当几次地主,赢了他们银子我就跑,气死这对狗男女。心念已定,又打了几盘手气还是不见好转。终于这次牌比较好一点,不过地主是我的下家。我三下五除二打了报单,下家地主不要,我心想:这次赢稳当了。没想到我上家“扑”的一声甩出对王炸了,我心中更是一阵狂喜:我报单,我上家双王炸了,这下赢双倍的了。正欢喜着,没想到上家打出了一对3分,当场差点没把LZ 气吐血,接着地主把对3吃起,我的对家再也不要了,地主一趟子全跑完了。

TNND,象我这种赌场高手遇上这么暴露和不知廉耻的老千,真是LZ 的奇耻大辱,但是愿赌服输。给了银子,LZ气不过,臭骂了这对狗男女一顿,把桌子踢翻了,窝着一肚子火走了。真后悔今天该让张康年派两侍卫跟着,LZ让侍卫海扁这两个贱人一顿。

出了QQ赌场的大门口,叫了个小厮给了他半两银子,让他到铁血酒楼去给双儿传话,叫双儿到天桥去等我。一想到双儿这小丫头我气也消了一大半,这丫头特机灵,要做什么事不用说,使个眼神,给个手势她就明白了,做起事情来让你得心应手。一会儿到了天桥找到徐天川徐大哥让他给天地会的兄弟们传话才是正事,可不能让这帮家伙胡来。

正想着,迎面来了一辆黄包车,拉车的司机看起来眉目清秀,身子单薄,管他呢,我正赶时间有车就行。叫住了车,上车就说到:“快,到天桥。”

没想到这车夫爱理不理的回过头来,慢吞吞的说:“客官,到天桥30个铜子。”那表情好象怕我到了天桥没钱给似的。

气得LZ真想踹他一脚,不过左右看了看,还真没其他的车从这里经过,只好忍住气说道:“走啊,3030 ,快点就行了。”

这车夫一听,马上来了精神,拉着车噔噔就开始小跑。你别说,虽然这司机身子看起来单薄,脾气也古怪,拉车却是一把好手,跑的快,平稳,这还真是一分钱一分货。看这司机言谈举止象个读书人却在这里拉车,不觉多问了几句:“司机,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啊,看你象个读书人怎么拉车来了?”

“回公子,小的姓伊,单名一个万字。”

“哦,原来是伊万司机啊。”

“小人家在承德,在镶蓝旗旗主苏克萨哈的属下,我本是村里的一名秀才,那年我正准备考举人,不想遇上螯拜那奸人向皇上进谗言害死了我们旗主,抢夺了我们的土地,我家的土地也被这厮霸占,家道从此中落,为了糊口,只有改当了司机。”

“螯拜那奸臣不是已经处决,皇上开恩不是把螯拜霸占的土地都还你们了吗?”我不禁问道。

“是啊,多亏了那年皇上叫桂大人假扮太监,一举诛灭了螯拜那奸人,我们才能重新得到土地。不过这么多年了,拉车当司机我也习惯了,收入也还可以。况且现在家里的土地都转租给人种了,我们每年收的租都吃不完,闲着也是闲着。我现在白天拉车,晚上看书,准备明年考科举。”

我心想:TNND,这伊万司机还搞第二产业啊。

说话间,转眼到了天桥,我掏出50个铜板给伊万司机说道:“来,铜板拿着,不用找了。”

正要转身离去,没想到司机一把抓住我的衣袖说:“公子请留步。”说完数出20个铜板恭敬的递给我说:“谢谢公子好意,不过古人有云:‘人以信为本,人若无信,不知其可也。’请公子收下。”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有骨气,对有骨气的读书人,我是相当佩服的,所以我恭敬的收下了这20个铜板,也想起了双儿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叫做,叫做:什么者不受。。。。大概是不受拿来之食吧。我哪记得住那么多啊,一会儿见了双儿问我的好双儿好了。

下了车,远远的我就看见双儿。这丫头,左手拿着一大串冰糖葫芦,右手不停的向我挥动,嘴里吃着冰糖葫芦含混不清的叫道:“相公,我在这里啊。”

边吃边向我跑过来,我迎上去拉着双儿的手。两个月没见,我发现双儿出落得越发秀气了,一身素装,脸上薄施粉黛,不禁看得我有些呆了。

我搂住双儿说道:“好双儿,好久不见你了,来,让我亲亲。”

双儿的脸红得跟苹果似的,笑着推开我:“相公,你讨厌死了,来,给你吃冰糖葫芦。”说着顺势摘下一个冰糖葫芦塞在我的嘴里,冰糖葫芦吃在嘴里酸酸甜甜的,我的心里却乐开了花,QQ赌场的不高兴全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正和双儿胡闹着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请问公子要买去清复明膏吗?”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徐大哥来了。

我正要问候徐大哥,他又说话了:“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他话还没说完,我急忙打住:“徐大哥,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碰面,干吗还对暗号啊。”

你们不知道,这老头做事情迂腐不化,每次非让你把暗号对完了才跟你说话,对完暗号还要上下打量你一番,那情景恨不得捏捏我的脸,扯扯我的头发,辨认一下我是不是被人易容乔装打扮的。

这当口,徐大哥又说话了:“香主,这是总舵主吩咐的,我们一定要处处小心才是啊。”

没办法,我只有对暗号了:“门朝大海,三江合水万年流。”

对完暗号徐大哥过来见了礼:“香主好,请问香主有什么吩咐?”

我把要求众兄弟不准轻举妄动的口令传了以后,徐大哥急忙传信去了。这老头就这点好,交给他的事从来办得井井有条,从不问为什么。

双儿笑吟吟的站在边上看我把事情布置完了,拉着我的手说:“相公,我们到天桥下去看杂耍吧,那里好热闹啊。”这丫头就是知道我的心思,赌钱,看杂耍,听评书,那是我最喜欢的,舞枪弄棒我不会,舞文弄墨我看了就头痛。

到了天桥下,耍猴戏的,卖打药的,算命的,卖冰糖葫芦的,替人写字的。。。。。。应有尽有。

正走着,忽听一处锣声振天,只见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我和双儿挤了半天终于挤进去了。只见场内一面大鼓上站着一个女孩手拿一面铜锣,敲得锣声震天,这女子身穿红色练武装,腰系五色绣花腰带,脚上蹬着双红色鹿皮靴,头戴红色英雄巾,好一幅英姿飒爽的样子。大鼓两边各站一青年,样子年龄比那少女略大,左边一个中等身材,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右边一个身材略高,骨瘦如柴,但两眼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隆起,双儿曾告诉我这是外家高手的表现。

只见这女子一抱拳,用四川方言口音说道:“国(各)位乡亲父老,今天我们兄妹三人初到贵方宝地在此卖艺,练得好,希望大家有钱的捧过(个)钱场,没钱的捧过(个)人场;练得不好请大家车勾子走人(意思是:转身就走)。下面先由我丫头西西先为大家表演一下翻跟斗。”

只见这丫头西西话刚说完就把锣往地上一丢,就在那面大约宽一米的大鼓上翻起了跟斗,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快,最后只见一团红色的影子在鼓上飞舞。那鼓旁的两小伙子也不示弱,在地上陪练起来。一转眼功夫,我细数了一下,这丫头西西已经在鼓上翻了108个跟斗,当下人群中掌声喝彩声不断,纷纷把铜板往圈内扔。约半柱香的时间,也不知已经翻了多少跟斗,只见红色的人影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下,却见这少女面不红气不喘。人群中又是一阵喝彩。

红衣少女微微站定,抱拳说道:“下面,由我大哥天地给大家表演一套少林三十六路长拳。”只见左边那虎背熊腰的青年走到场地中心,略一抱拳马上练起拳脚来了,这小子那一拳一脚都打得虎虎生风,马步平稳,一看就知道使的真功夫。双儿扯着我的衣袖小声告诉我:“这家伙武功高,且他的少林拳法里融合了河北谭腿和少林金刚掌的掌法,这些人不是普通卖艺的。”

打完长拳接下来是那站在右边的骨瘦如柴的青年出场了,只听丫头西西介绍道:“下面是我们本次表演的高潮---胸口碎石板,有请我二哥瞬间为大家表演胸口碎石板。”
    只见那骨瘦青年搬出一块木板,上面钉穿了很多钉子,刃面向上,那青年径直脱去衣服赤裸着上身睡在钉子尖上,现场一片惊呼,有胆小的都闭上了眼睛。那个叫天地的青年搬来了一块厚约四指、长约三尺的青石石板压在瞬间的胸口上,这石板少说也有
300斤以上,天地却轻松的就搬过来了,可见臂力之强。这时天地拿来一把铁锤对着瞬间胸口上面的石板试了一下,好象是要找准瞬间的胸口所在,现场又一片惊呼。只见天地用手在地上抓了把泥土搓了搓手,再次举起大铁锤说道:“各位老少爷儿门看好了。”话刚说完,大铁锤已打向了瞬间的胸口,胆小的都闭上了眼睛,现场一片寂静,只听“蓬”的一声石板应声段成两半,瞬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向大家抱拳行礼。现场顿时又是一片喝彩之声,铜钱飞舞。

这时双儿禁不住提醒我说:“相公,这几个人形迹可疑,武功高强,那碎石板的外家功夫炉火纯青,少说也有20年的造诣,我们是不是派人摸摸他们的底啊,以防不测。”

     我笑着捏着双儿的鼻子说:“还是我的双儿聪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