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浴血台湾

中国有超过4千年的文字记载历史,而记载台湾岛的文献距今1700年,那是三国时期吴国人沈莹对东南沿海风土人情的记录,书名为《临海水土志》。公元7世纪隋朝政府派万余人渡海去台湾,有相当一部分人留居岛上,成为大陆到台湾的又一批居民,虽然此前800余年,中国沿海百夷部落有人登岛,先后与该地波里尼西亚岛族人混血成为台湾土著。1213世纪中国的宋朝和元朝已经在台湾岛链中的澎湖岛设立行政机构,将台湾岛纳入行政治辖和版图。1415世纪中国沿海出现了有组织的海盗与政府对抗,郑氏家族一度占据台湾岛,成为海盗集团主力,后被政府招安成为明朝沿海贸易官员,扮演着中国与外部世界贸易的中介角色。17世纪初,荷兰海盗以欺骗手段登陆台湾,在台南港建立军事城堡,此后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又用传教方式在台湾南部、北部的中国人居住地建立农场,殖民扩张。1662年郑成功率领明朝海军力量驱逐了荷兰殖民者,设立承天府,全面治理台湾岛。

这种承天府的治理直到清朝统一中国之后,变为福建省的一部分,1714年清政府派人到台湾测绘地图,以后一直将台湾岛视为“东南沿海七省之门户”。19世纪以后,列强以武力对东亚各国胁迫开关,中国、日本的海港城市先后遭到英国、美国舰队和登陆部队的侵略,其后中日两国采取“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发展军力,学习西方科学技术,以求自保。l9世纪70年代,实行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开始对外"开疆拓土"。向南把琉球和台湾作为扩张的目标,声称台湾是"土番"居住区,是"无主之地",不在中国主权之下。1871年,维新后的日本派出伪装成渔民的武装人员登上台湾岛东部,遭到土著居民抵抗,日本借机威逼清政府让出对硫球岛政权的保护权,并对台湾提出领土要求,遭到清政府断然拒绝。18741月、日军入侵台湾。10月,中日签订《北京专条》,虽然软弱的清政府对日本作出妥协,但《北京专条》仍表明中国对整个台湾行使主权。

此后.清朝官员提出台湾设省的建议。由于西方列强向中国边疆侵逼中国出现了边疆危机。18841885年中法战争期间,法军进攻台湾。遭刘铭传率军重创。到18856月《中法新约》签定,法军被迫撤出台湾。中法战争以后,清政府为了加强海防,于1885年将台湾划为单一行省,台湾成为中国第20个行省。首任台湾省巡抚刘铭传积极推行自强新政,清理田赋,增加财政收入,购买轮船,架设电报线,设立邮电总局,建造铁路;购买军舰,增设炮台。设立机器局自造武器;成立煤务局,安装新式采煤机器;设立兴市公司,建街造路;创立西学堂、电报学堂,培养建设人才。刘铭传把众多新式事业集中于一省,使台湾成为当时中国的先进省份之一。此后,为了巩固台湾岛防御,清政府增加对台湾岛的移民,并在1885年正式成立了台湾省,派出刘铭传治理台湾,刘任内铺设了中国第一条铁路、第一条海底电缆、第一条输电线路,建立了第一家发电厂、第一家电报局,台湾工商业兴盛,现代教育发达,成为当时清政府“洋务运动”中最为先进的一省,为台湾日后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日甲午战争暴露了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也暴露了日本蓄谋已久的侵华野心。18952月,随着战事的节节失利,清政府已经完全丧失继续作战的信心,决心不惜代价求和。319,清政府谈判代表李鸿章在握有割地全权赴日谈判时,更是一味求和。1895417,李鸿章与日本全权代表伊藤博文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讲和条约》。因为签约地点在日本马关春帆楼,故通称《马关条约》。《马关条约》规定,中国将“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以及“澎湖列岛”,并该地方“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物件,永远让与日本”。就这样,中国的宝岛台湾被日本割让了。甲午战争的失败,除了开放通商和事实上放弃了属邦琉球群岛(但满清政府并没有承认日本对琉球的吞并),还要加上大量割让台湾和澎湖,并赔偿了巨额的白银,贪婪。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发了大财,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遭到严重破坏,把中国推向了被帝国主义瓜分的边缘,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日本为实现将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永远并入日本版图”的野心,不但在中日谈判期间蛮横坚持割地条款,同时于1895325日占领了澎湖,封锁台湾与大陆的联系,并以此作为进攻台湾的基地。《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不等双方换约和办理交割手续,已任命桦山资纪为台湾总督兼军务司令官。并由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统辖的陆军精锐部队约1.5万人,海军舰队11艘军舰,集结于台湾北部海面。1895525日,台湾人民拿起武器,决定保卫台湾,虽然军民士气大振,但清政府在台湾驻防的军队只有约3.3万人。不但防务力量不足,而且缺乏舰艇,没有制海权,只能作陆上防御。529日,中日双方尚未正式交割,日舰开始佯攻基隆港,另一路日军则在基隆东面的澳底登陆。从18956月至10月,不畏强暴的台湾黑旗军和义军,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历经大小战斗百余起,持续了5个多月,共打溃败了共7万日军的进攻,消灭了白北川宫能久亲王以及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在内的4800多日本侵略军,及打伤约3万人。台湾人民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显示了中国人民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坚强意志和浩然正气,在台湾史上和中国近代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

    马关条约签订之次日,全省同胞哭声震天,悲愤无可抑制的台北人民鸣锣罢市,民众拥围抚署,反对割台,并要求饷银不准运出,军械制造局不准停工,税收全部留作抗击日寇之用。丘逢甲等一批台籍士绅还试图以“自主”的办法抵抗日本的占领,建立“台湾民主国”,并要请政府台湾巡抚唐景崧任总统。《自主宣言》中称:“推拥贤者,权摄台政;事平之后,当再请命中朝,作何办理。”但随着唐景崧私自逃回大陆,12天之后,这个“民主国”即告解体。日军侵占台湾后,清政府敕令其驻台巡抚唐景崧等官员离台。台湾同胞纷纷拿起武器,自行组织抗日民军,保卫祖国疆土。清政府官员也纷纷留守原职,与当地驻军、民众一道拼死抵抗日本军队的占领,大陆东南沿海人民也出钱出力出人参加抗日斗争。他们持续进行了前后长达7年之久的武装斗争。

    初时,台湾同胞在各地配合一度拒不奉诏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等清军官兵在新竹、大甲溪、彰化、嘉义和台南一带与日寇拼死搏斗。他们手拿土枪和长矛,凭血肉之驱,前赴后继,猛扑敌寇。其中尤以彰化和嘉义保卫战最为激烈、悲壮,抗日民军首领徐骧等人、黑旗军的将领以及刘永福新军七星队的大部都壮烈牺牲。一个日本人当时记载道:“不论何时,只要我军(日军)一被打败,附近村民便立刻变成我们的敌人。每个人,甚至年轻妇女都拿起武器来,一面呼喊着,一面投入战斗。我们的对手非常顽强,丝毫不怕死。他们隐藏在村舍里,当一所房子被炮火摧毁,他们就镇静地转移到另一所房子里去,等一有机会就发动进攻。”台南抗敌的最后阶段极为艰苦。清政府一再严令禁绝大陆各地支援台湾,黑旗军和民众军械粮饷俱绝,队伍饿极不能起。在此情况下,刘永福坚持抗日5个月后,不得不被迫登轮退返大陆。台南遂于18951020沦陷。至台南失守时止,台湾军民总共毙伤敌3.2万余人,占日寇侵占初期兵力的一半以上。

台南失陷后,台湾各地人民继续坚持武装抗日。他们在台北的深坑、云林铁国山,嘉义台南之间的番仔山、凤山附近及屏东潮州等山区先后建立抗日据点。抗日民军队伍少则数百人,多则数千人。他们进攻日寇军营,袭击日寇官署,抗击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扫荡,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简大狮是台北农民抗日武装的领袖之一。1896年元旦,他率领队伍同其他民众武装一道直袭台北,攻入市区。其后,简辗转至厦门。日寇杀其妻以泄愤,并向清政府将他本人索去。简就义前慷慨陈词:“我简大狮,系清国台湾之民。……日人虽目我为土匪,而清人应目我为义民。况自台湾归日,大小官员内渡一空,无一人敢出首创义举,唯我一介小民,犹能取胜众万余,血战百次。自谓无负于清。……愿生为大清之民,死为大清之鬼”。在日本侵略者的残酷镇压之下,10多万台湾同胞因反抗日本占领,牺牲在日本的屠刀下和监狱中。日本统治期间从台湾掠夺了大量资源和劳动力,台湾工人工资仅仅是日本工人工资的七分之一,大量的木材、煤炭、矿产、钢铁、蔗糖、大米运往日本。日本甚至将台湾土著人视为野兽,使用铁丝网圈围其居住地,并使用迫击炮和毒气弹对其反抗进行种族灭绝。日本教育台湾人的目的是让他们成为驯服的奴隶,日本人从来就不允许台湾人报考大学的政治、法律类,只能学工科和医科,成为日本人的工具。

19057月,横空出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华北战场消灭了三个军团十六万多日军,81,满清王朝垮台,7月底到8月初解放军在辽东半岛歼灭日军二十余万,喜讯一个又一个传到台湾,让饱受日军摧残的全省同胞感到喜出望外、扬眉吐气,他们无不翘首盼望着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能够早日到来,消灭台湾岛上的日寇,解放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台湾人民。825,整个福建省全部解放以后,台湾人民的这种愿望变得更为急迫,当时日本海军和陆军的主力都投入了朝鲜半岛,在台湾只驻扎了两个守备师团和一支拥有12艘军舰的舰队,虽然没有强大海军的解放军还无法发起大规模渡海作战,但日军12艘军舰不可能彻底封锁整个台湾海峡,两岸之间渔民之间的暗中来往时有发生。从福建解放开始,就有许多流落到这里的台湾同胞参加了人民党和解放军,为此专门组建了十几支以台湾同胞为主加入一些特种部队的官兵联合组成的队伍,分别在福建省的山区和海滨接受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经过一个月的刻苦学习和训练,他们初步掌握了人民党和解放军开展工作、发动群众的方法,学到了下先进的科学民主主义思想和游击战理论。当190510月初日军在朝鲜半岛悍然发起侵略行动的时候,我军的相继派出十多支特遣小分队,他们配备了无线电台、双份的枪支和许多弹药,在福建和台湾两省渔民冒着生命危险的掩护下,分期分批从不同地点秘密潜入台湾岛。

    解放军的特遣队进入台湾省以后,并没有立即去袭击日军,也没有开展激烈的土改运动,由于考虑到最近的十年时间里英勇的台湾各阶层的人民群众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抗日斗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人民党中央决定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在台湾省开展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未来台湾解放以后,将通过赎买地主的土地、发展城市工商业及向新解放区移民的方式解决贫苦农民的生活问题。他们牢记党中央的指示,在没有日军出没的偏僻山区和乡村悄悄开展发动群众的工作。有着优良抗日斗争经验和对日寇无比仇恨的台湾民众很快就被发动起来,在台北、基隆、新竹、台中、嘉义、台南、宜兰、桃园、新竹、苗栗、台中、彰化、南投、云林、嘉义、台南、高雄、屏东、台东、花莲、澎湖等市县都发展了人民党的地下组织,为了减少台湾民众的伤亡,解放军并没有立刻在全省发起大规模群众起义,在大多数城市和平原地区,都是以地下斗争的模式开展工作,通过他们扎扎实实深入细致的工作,这些市县的许多警察、民团表面上还接受日军的统治,本质上已经成为革命者。

台湾岛多山,高山和丘陵面积占全部面积的三分之二以上。台湾山系与台湾岛的东北---西南走向平行,竖卧于台湾岛中部偏东位置,形成本岛东部多山脉、中部多丘陵、西部多平原的地形特征。台湾岛有五大山脉,分别是中央山脉、雪山山脉、玉山山脉、阿里山山脉和台东山脉,这些山脉绝大多数都被茂密的森林所覆盖,台北太平山、云林铁国山、花莲大禹岭、台中的八仙山、嘉义阿里山、嘉义台南之间的番仔山、凤山附近及屏东潮州等山区都逐渐建立了人民政府和革命根据地,到10月底在台湾省的解放军队伍已经发展到三万多人。由于解放军先遣队一直以来都非常注意隐蔽行事,直到10月底在台湾的日军才发觉在山区有解放军游击队在秘密活动,日军守备司令井上介一边向东京大本营报告请求增援,一边开始组织大批日军准备对解放区进行扫荡。当时日军又在朝鲜半岛遭到惨败,其陆军精锐部队已经损失殆尽,主要依靠其强大的海军力量来阻挡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进步伐,在台湾岛和澎湖列岛的日军一共只有两个守备师团26000多人。

112,一个师团的日军开始进攻台北南部的太平山解放区,在这里的解放军只有一个团3000多人,只有1000多人配备了枪支,其他指战员只有弓箭、弓弩、大刀、红缨枪和土枪、土炮,他们没有与敌寇进行正面较量,而是利用茂密的丛林和熟悉的地形与敌周旋,在那些地势险要、山高林密的地带,日军经常遭到突然袭击,那些孤军深入的日军侦察部队和落在后面的后勤部队,往往是解放军重点打击的目标,造成日寇很大的伤亡,迫使日军只能以大部队集团行动。到了黑夜,又是日军感到害怕的时刻,神出鬼没的解放军游击队总能够悄悄摸到敌人的边上,冷不丁就把日军的岗哨给灭了,日军的巡逻队也时常被解放军游击队伏击,当恼羞成怒的日军大部队出动时,游击队早就转移了。就这样,日军一个师团在大山里转了将近一个月,始终没能跟解放军进行大规模激战一场,但每天的小战斗都要有许多次,日军的神经一直处在紧张时刻,累计的损失超过了2000人,而解放军却越打越强,缴获的日军武器反而成了日军的噩梦,精疲力竭、黔驴技穷的日本侵略军只能灰溜溜地撤回台北。

在这个月里,日本海军也向台湾海峡增兵,在一个月时间先后又调集了十多艘各种军舰,并加强了对台湾海峡的封锁,台湾省的渔民也被禁止出海打鱼,与此同时穷兵黩武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继续在日本本土大肆征召老百姓当兵,但陷入汉城泥潭的日本侵略军不断在那里被英勇的解放军消灭,使得日军向台湾增兵的行动大受影响,到了12月中旬,好不容易从日本本土运来三个组建不久的师团。这个月里虽然从祖国大陆向台湾支援的途径被切断,但解放军有关部门还是出重金利用从台湾岛东部通过的多艘美国、德国商船秘密向岛上悄悄运送了许多枪支弹药、药品、机器,还有一些特种兵、军医和军工人员也一起偷渡上岸,进入各个解放区。其他解放区也利用这段时间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到1210日,解放军台湾省军区部队已经发展成为十二个旅,共六万多人。依靠从东部偷渡过来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带来的机器,解放军在台湾中部和中南部解放区相继兴建了两家小型兵工厂,能够生产一些子弹、手榴弹、地雷和一些土枪、土炮,使得解放军的战斗力的提高有了坚实的保障。

日军得到增援以后,在1225日各集中两个师团对我台北太平山和台中八仙山解放区发起大规模进攻。这个时候解放军指战员也是摩拳擦掌,决心给来犯的日军狠狠的打击。台湾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兴东是一名来自太行山黑石寨的老兵,曾经跟罗振华参加了一系列战斗,对于解放军的游击战、运动战和攻坚战战术都很熟悉,后来成为第十四军政委,在十月初亲自带解放军特遣队来到台湾,通过无线电台台湾省军区一直与解放军总部保持着密集的联系,这里的一举一动时常牵涉着以李得胜为首的总部首长的心。日军进攻台北太平山的部队是新来的第103师团和参加过上次扫荡的台湾第一守备师团,由井上介中将亲自率领。日军此次兵力扩大了一倍,自然更加威风凛凛,尽管在上个月在太平山区屡遭折磨和打击,但毕竟没有遇到过解放军大部队的袭击,此次得到了补充以后日军自以为胜券在握,准备彻底把整个太平山解放区翻了底朝天,一定要把解放军的主力部队找出来。其实这一次不用日军寻找,解放军集中了最精锐的六个旅三万多人,悄悄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等候多时了。依靠潜伏进入台北、吉隆等地的同志的不懈努力和解放军情报部门的多种渠道的侦察,解放军台湾省军区部队已经完全掌握了日本鬼子的动向,他们设伏的地点是在山区以外的低丘地带,这一带从来没有打过仗,地形也比较平坦,上个月无论是日军主力还是后勤部队过往这里都很顺利,所以日寇根本没有防备会在这里遭到致命打击。

上午10点多,走在前面的日军第103师团完全进入我军的U型伏击圈,只见三发红色信号弹升空,到处都响起激烈的枪声,一排排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靠近解放军阵地的日军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日本鬼子慌忙趴在地上还击,双方进行激烈的交火。后面的日军台湾第一守备师团也急匆匆赶了上来,他们向北边的解放军阵地发起猛攻,猛烈的炮火也不断轰向我军阵地,解放军指战员依靠昨天晚上抢修的猫耳洞和坑道躲过了日军的炮火,当大批日军非常靠近我军阵地时,才遭到密集子弹和手榴弹的袭击,一排排敌寇被击毙,解放军为数不多的迫击炮也不断轰向日军的火力点,不等日军开始往后退却,解放军的冲锋号响了起来,三万中华热血男儿端起刺刀、大刀、红缨枪向日军冲去,很快双方就进入最惨烈的白刃战,怀着对日军这些年在台湾犯下滔天暴行的满腔仇恨,解放军指战员一个个向下山的猛虎一样,勇猛地杀向前面的日寇,只见日寇不断倒下,这些根本没有经历大战的日军官兵哪里见过如此勇猛的攻势,不由自主往后退却,很快退却的日军变成了溃兵,在后面督战的日军也无法阻止败势,只好跟着仓惶向台北逃去,在路上他们还不断遭到解放军游击队和老百姓的袭击,那些跑的慢的日军或者被打散的零星敌寇几乎都成了刀下之鬼,此战我军以三万余枪支弹药不全的人马对阵26000多日军,取得在台湾抗日以来最大胜利,共消灭日本鬼子14000多人,而且这些倭寇几乎都被打死,还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一些大炮,我军指战员也有9000多人伤亡,其中牺牲的就有4600多,可见此战之惨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