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推荐]一 个 中 国 军 人 在 越 南 的 奇 遇 陈清贫 陈忠厚

第一部 前传

前传一、二

每颗星都有自己的轨迹,然而他的轨迹又在哪里呢?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楼房的房顶上,一个军人正久久地凝视着夜空。

“国生。”一声呼唤,那军人应声回了头。他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脸庞黑黝黝的,几点疤痕点缀着他那本来十分英俊的面孔,此刻他摇了摇头。

“校长,上面风大,咱们下去吧。”

被称为校长的军人没有戴军帽,一头花白的头发格外引人注目。他微笑着说道:“怎么?有什么心事吗?不要顾虑,尽管跟老头子我讲嘛。”

国生叹了口气,低下头去看了看锃光发亮的皮鞋,然后才缓缓抬起头来,轻轻地咕噜了一句:“过去的事情忘不了啊!”

两人一时都无话了,默默地一起站了半晌。

楼下,正对这栋楼房威严壮观的大门内外,肩箱提兜的学生依旧川流不息。

刚开学的院校是异常热闹的,有的是刚下车,有的是接人,这些弟兄们都好几十天不见了,乍一见面,打打闹闹是少不了的。自恃嗓门好的,就放开喉咙大吼:“汤圆,汤圆,卖汤圆,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没劲儿喊的,就放开录音机,一直担到最高音量,什么“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快乐的青年……”“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之类的,更有一伙人没事干,索性大甩开扑克,“吊主,毙,杀!”的叫声时有所闻。

几栋学生宿舍里灯火通明,飘来飘去的喧闹声似乎把校长从深思中唤醒了过来,他上前了一步,扯了扯国生。

“走,去看看你的学生吧。”

国生一拍脑袋,“是啊,新生刚入校,是该去探望一下了。”

陈国生陪着校长到各学生寝室转了一圈,送走了校长后,他才精疲力竭地回到了他的单人寝室。从口袋里拽出钥匙串,翻出一把来打开了锁,顺肘撞开了门。

屋里设施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而已。他进了屋,顺后关上了门,然后将椅子拖了出来,重重坐下。呆了一会儿,右手又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盒烟来,拈了一支叨在嘴里,摸出打火机,点着后把打火机往桌上一甩,随即重重地吸了一口,等烟在肚子打了个转,这才徐徐吐出。

“唉!”他又不知不觉地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将放在床上一个掉了漆的红木箱扯了下来,习惯性地往周围望了望后,才将箱子打开。里面醒目地露出了一本精美的像册,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第一页,上面嵌着两张泛黄的照片。他抽出一张来,这是一张四人的全影,这四个人看上去都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色的白衬衣、平头。里面另外的一张是一位非常年轻的、留着披肩发的戎装美丽姑娘。过去的一切一切,不觉又闪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陈国生作为学生来到了这所军事院校。那时,他就是提着这口漆红的木箱,走过了校门。他一边走,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那一座座崭新的大楼,那一个个来来往往的军人,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注了册后,他便迫不及待地寻找着自己的宿舍。他的宿舍在一排低矮平房的顶端,虽然挺好找,然而他却不觉有些沮丧。待仔细判明方位确信无疑后,便一哈腰,钻了进去。里面光线挺暗,隐约有两个人在里面活动着,见他进来了,忙都迎了上来,一个个儿高的一把抢过了他的箱子,另一个拉着他的手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大通,到把陈国生给听愣了,于是只好说:“你说的是啥,我一句也没听懂。”

高个儿听罢忙把箱子放下,过来用很蹩步的普通话说:“我叫鲁革命,山东人,大伙儿都叫我大鲁,鲁是山东的简称,挺好记的。他叫张建军,广东人,你要是有啥事儿,尽管找我,我别的没有什么,一身力气是有的。哦,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陈国生连忙回答道:“我叫陈国生,1949年生,听我名字,就知道是那年生的。湖北人,一只九头鸟。”

广东人递过来了一个凳子,用更蹩脚的普通话说:“对不起,说广东话说习惯了,普通话太拗口,一着急,就又会忘。哎,你坐吧,先歇口气。”

鲁革命随即递过来两苹果,“这是我们那里有名的烟台苹果,尝尝吧。”

陈国生慌忙站起身来,又把苹果往鲁、张二人手上塞,鲁、张坚辞不就,说:“我们都吃过了,你别客气。”

“太不好意思了,你们先来,能不能向我介绍一下学校里的情况?”

“那当然可以。”

正当三人谈得热闹的时候,一个人影已无声无息地溜了进来,直到他把东西收拾好,坐在床上后,张建军才发现了他,不觉惊叫道:“哟,王平到了。”

另两人也一起回过头,都连忙站起来,拉着椅子向王平移去。王平的床正好靠门,所以进来时,谁也没发觉。

张建军笑道:“这下我们四个全到齐了。”

陈国生见手上还有一个苹果,就塞给了王平,“哟,蜀国大将进来怎么也学徐庶进曹营——一声不吭?小心我们把你当小偷揍一顿呢!哎,你从哪里来?”

那人脸一红,细声说:“云南。”

“云南!离越南不远吧?”陈国生一下子对他产生了兴趣。

鲁革命这时也插话了,“别缠人家,先让他喘口气。”

张建军也凑了过来,“咱们四个人就四人省,真是‘咱们来自五湖四海’呀,歌曲唱的一点儿不错!”

这回陈国生提高了警惕,注意地听张建军说话,总算大致能听懂了,于时大家不觉一一起接了歌曲的下一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说罢,三人都会意地一笑。

陈国生环顾了一下另外三个人,心中感到一阵热乎,他想了想,于是大声提议道:“咱们四个从此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明天上午,咱们一起去合个影怎么样?”

鲁革命首先赞同,“好主意!”

张建军也点了点头。

陈国生头一偏,问王平:“蜀国大将,你呢?”

王平也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陈国生猛地想起一件事来,他站起身,用力一扯王平,说道:“聊了半天,差点儿把正事忘了,走,咱俩先去洗个脸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