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生的法律思考与建议 请您提建议

志斌 收藏 0 48
导读:一个学生的法律思考与建议 请您提建议

思考   

虽然我们的经济虽然越来越好,可是人民的道德水准却好像一直在走下坡路,按说逐步健全的法制应当会起到约束作用,可事实正好相反。经过反复思考我发现这种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我们法律体系中的一条指导思想有关,准确地说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法律在鼓励人们违反它。我们的法律仍然遵从儒家人性本善的观点,基本上是以赔偿为准则的,

    举个例子吧,就好像借钱不还,这个问题似乎一直在困扰着改革后的中国人,实际上中国人的传统是不喜欢借钱的,更不要说是借了不还。可是如果仔细分析这种行为的利益得失就会发现赖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有着非常坚实的物质基础,要帐的如果上法院打官司就算打赢了赖账的人也不过是被责令归还欠款外加利息,或许还要损失一点诉讼费,因为实际上赖账者并没有造成损失所以这样违法的成本极小,回想起来每年到年底的时候媒体上总要报道拖欠民工工资的事情,大家也都在谴责那些无良心的老板,可是如果从利益得失的角度上一看的话,那些不拖欠工资的老板可以说比拾金不昧者还要高尚。他们本可以把那些人的工资扣住,不用多,扣住一千人半年的工资那就是好几百万,得到的利益不可谓不大,而他们所担负的风险呢?最严重的不过是等一两年后把这些钱还给那些还没有饿死的可怜人们,如果按投资年收益百分之十算就算他还支付了那些工资的利息最后也应当有差不多一百万的好处,这还是最坏的情况,大多数时候应当处于这两者之间,试想一下有谁拣了钱眯起来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而且一点危险都没有。

    实际上这种赔偿制度的一大弊端就是轻微的罪行几乎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尤其是民事上的纠纷,告状首先得不到什么好处,其次诉讼还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这就造成了人们的道德水平处在一种不稳平衡下,人们的意志稍有不坚定就会发现得到了实惠,那还有谁能制止他们向下滑呢?于是乎执行效果越差,犯法的人就越多。国家曾多次发起打击假冒伪劣品的“市场规范”运动(所谓“3·15”)。但是为什么,市场上假冒伪劣品愈打愈多?如今几乎是遍地有假,几乎无货不假。哪个超市敢说自己完全没有假货?原因究竟何在?殊不知,每当打假人员走后,假冒伪劣品只要扩大规模马上就能把损失补回来。反而起了反作用

    所以我认为法律应当遵从法家人性本恶的观点,以惩罚为准则。即所谓的“恶有恶报”,有人会说‘问题是几乎所有的法律都在贯彻这样一条宗旨’可是如果如果现行法律的宗旨是恶有恶报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如飞蛾扑火般的冲上去作奸犯科,难道他们都是贱骨头过得太舒服了非要给自己找点恶报?

    从整个社会的角度上看,犯罪变得无利可图,那么这个社会应当就会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比如说对付假冒伪劣品厂商,我建议采用翻倍处罚法:比如说第一次处罚1000,那第二次就处罚2000,第三次就是4000……第十次就1024000,第二十次就是1048576000……当假冒伪劣品厂商承受不起这种翻倍处罚时,他自然会转行。

恶有恶报立法是一个基本精神,但是在具体执行上,任何法律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恶有恶报,所以总有不轨之徒冒险犯法。而翻倍处罚法也不能用在所有的处罚上,那么我建议把赔率这个概念引入法律。原来法律是几千几千的处罚,即犯罪所得如果小于犯罪造成的损失,那他还会犯罪下去,现在要他们赔偿损失还要乘上赔率和惩罚系数,中国人恐怕是算数最好的民族。关键是要宣传,要让所有人都明白你今天犯了法没有被抓住并不代表代沾了便宜,这些数字都被叠加到了统计文件里去,从概率的角度上说迟早会吐出来,这种把前后得失算明白的做法远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种虚言恐吓要有力的多。

    就说贪污吧,当然是有利可图他们才会去做的啊。我是说总体上,如果我们把贪官作为一个整体,清官也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把这两个整体的得与失都计算出来。这里面清官的好算,贪官的复杂一些,需要考虑贪污的总量、被查处的概率、惩罚的强度等等。算出总量之后除以人数就得到了平均的得与失,如果在这个计算中清官所得到的平均利益比贪官大,那么我们就可以用这样一个公式来教育官员安分守己。

当然本着‘恶有恶报’的指导思想,那也应有一个‘善有善报’,比如说对于假冒伪劣品,一个东西是否是假冒伪劣品,最清楚他们的人,莫过于制造他们的人了。而造假者成千上万,却不可能做到完全的一心一德,一个团体里必定有一小部分结构比较松散,否则他们就不是人类。且造假者大部分的收益只是在老板的口袋里,大多数人只是赚“昧心钱”的打工者。只要我们有“首恶必惩、协从不办,反戈一击有功”之类的政策,暗示这些人只抓老板顶罪,协从不办,当然还应拿出丰厚的奖赏,比如抓到一个造假者,就奖励举报者百分之十的金额,比如这个厂的规模是100万,那么举报者就能得到10万的金额,当然同时制定了报假案的赔率,那是一个高得吓人的天文数字。

    抓到造假者也不用急于处罚,现存的造假者哪个不是风风雨雨中过来的?厂家之间,上下家之间谁不认识谁啊?‘善有善报’就是只要他说出另外 3 家造假者的地址就可免于处罚,钱当然是另外 3 家兄弟店出了,而且是 4 份的钱, 3 +1 份,(当然这里还可能有可怕的累加过程,想不揭发都不大可能) 另外多 说出 1 家的话还再奖励,说出一个制造假冒的窝点还有大奖励。这就像攻克一个堡垒,找到一个突破口然后从堡垒内部层层瓦解、爆破。

    当然腐败和假冒伪劣品不同,再说一些反腐建言吧。

    从国际社会的反腐败经验看,比撤职枪毙更有效的反腐措施其实也是现存的。从制度上减少权力被滥用的机会,推行公开透明的决策和管理程序,增大腐败的机会成本,这些措施才是治本之策。 

    首先,最大限度地减少党政官员对企业和个人经济活动的干预和管制,最大限度地赋予企业和个人以充分的自由,让中国公民和企业在诸如办公司、开商店、盖房屋、买外汇、领护照这样的事情上不再需要去取得官员特别的“审查”和“批准”,尤其不要给予官员对土地、税收、信贷等方面任意处置的权力,尽量减少官员受贿的机会;其次,不要再出台含糊不清以至必须依赖官员随意发挥的法律、规章、条例,对人民群众减少不必要的“国家机密”和“党政机密”,尽量使决策管理过程向社会公开,使暗箱操作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成为非法;第三,制定保障新闻监督和保护检举人权利的法律,使媒体可以自由地曝光腐败行为,使公民可以通过公开、透明的法律渠道对贪官污吏提出检举和控诉;第四,让广大人民参与反腐败工作,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赋予公民以真实的选举权,用选票淘汰掉不受信任的官员;第五,积极投身经济全球化进程,让市场垄断和地方保护这两块腐败滋生地消失。

    中国的政治稳定离不开庞大的官僚体系,严厉的反腐廉政措施可能会让“官心不稳”,从而危及地方政府对中央的忠诚以及中央对地方政府的控制能力,于是有“反腐败会亡党,不反腐败会亡国”的命题;然而,另一方面,广大民众对腐败深恶痛绝,这对现行体制的稳定性具有更加生死攸关的意义。民众对部分机构和部分官员的厌恶一旦转化为对整个执政机关的不信任,转化为对所有官方宣传和纸面规章的不信任,就远比官员的不忠诚更可怕。宋太祖说,“吏不廉则政治削”,谚语云,“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认为把法律搞好首先要把监督搞好,要监督执法人员。我建议设立315举报热线和513监督热线。这样使举报和监都有法可依。甚至在513监督热线上再增加一个网络监督,民众监督,建立网站,公众举报,上传可疑照片……让一座仓库远离盗贼的办法,既不是多加几把锁,也不是增加警卫的数量,而是让每一个警卫睁大他们的眼晴,竖起他们的耳朵。现在的状况就是我们的警卫不够机警。我想应该加强民众监督、把那些因为假冒、造假而受益的和贪污腐败的全部揪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