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夜》(5)[原创]

爱上爱溺水的鱼 收藏 50 637
导读:《三天两夜》(5)[原创]

第五节,离鱼


早上我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杀灭已经在穿衣服了,我原来还想再赖床赖一会儿,但是想了想还是起来——现在想起来,当时还是有够白痴的,居然还担心万一是小鱼来敲门。


敲门的人是特种兵大哥,我以为有什么事情,结果他是叫我们去吃早饭。我愣了一下,说怎么这么早吃饭。特种兵大哥被我说得也愣了一下,说都已经八点多了还早。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我的生物钟已经完全紊乱了,8点多了居然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我顺口问了一下该大家是不是已经出发了,特种兵大哥狐疑地看着我:“大米,你该不会真的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吧?那你昨晚怎么没出来送送人家。”

我犹豫了一下,只说了自己昨晚在床头走了几个来回,没敢出来见人家,毕竟距离太远了,不可能有多少结果。

没有想到我刚刚说完,特种兵大哥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批评我,说我没事干装成熟,说要趁着年轻,该浪漫的时候就浪漫……接下来的我没有听清楚,因为脑袋里面完全乱成一锅粥了——没办法,昨晚上的那通烟熏得够狠,再加上三更半夜被冻了几个来回,我的抵抗力下降了很多。

于是我跟特种兵大哥说身体不舒服,就回去继续补睡了……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特种兵大哥他们刚好早饭吃完了回来,我拿好行李,就跟大家一起去公司了。由于是周末,所以公司人不多,除了值班的L君,大家都还没有来,于是大家就坐在会议室里面边等边聊天。原本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我没聊两句,就把目光不由自主地就投到了门边的一把椅子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小鱼的位置。看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狠狠揪了一把,生疼。我茫然地把望向了会议室的外面,但是公司里面的每一寸地方,似乎都勾起了我的回忆——

“小鱼在哪里站过……

“小鱼当时在看那片叶子……

“小鱼当时差不多有这么高吧……

“小鱼……

我崩溃了,我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向L君要了一台电脑,上网打发时间,想让自己忙起来,尽量不要去想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电脑开机之后,我依然是心不在焉地东点一下鼠标,西碰一下键盘,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在什么了,而我的视线完全没有聚焦在显示器上,而是越过了显示器的上方,散向窗外无限远的地方,视线范围之内,除了天空,我什么也没有觉察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直等到了老克回来了,我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可以摆脱那些桎梏了——无论什么时候,关于作品的讨论,都可以让我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这是我排除杂念的最后办法了。

可是……

我还是失败了,虽然我都很清楚自己跟老克聊了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回答了什么,整个对话过程中我也是思路清晰、逻辑分明。但是,那个黑色的却身影固执地占据了我大脑的一个角落,无论我如何绞尽脑汁地去思考一个问题,无论我如何地耗尽心思去判断一个过程,她却是再也不肯退让半步了,如磐石一般稳稳当当地压在那儿,一动不动。而我就像一个无能的将军一样对其束手无策——费尽千辛万苦攻占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却永远都发现敌人在下一个山头……

于是我只能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大家交谈,一边却在脑海里面苦苦挣扎,我心里却比谁都清楚——既然连这种办法都没有了效果,那我已经不可能忘记她的……

情况一直这样持续着,直到了中午时分,我知道如果我再继续呆下去的话,我一定会精神分裂的,于是我就找了个借口跟杀灭一起下去买板鸭了。当我走出大厦的一霎那,冷空气迎面而来,我却有了一个念头——假如现在温度可以急剧下降,把我冰冻成一个冰雕,也许我就什么也不用想了吧。不过这似乎也不大可能,就连用大理石塑成的快乐王子都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心碎,那冰块又有什么能力能够让我拒绝自己的苦痛呢,而已经焊接在灵魂上的回忆,又岂是区区冰块能够抹杀的。

我和杀灭一路向超市走去,路上,我突然想起自己早饭午饭都还没有吃,于是我就委托杀灭帮我买一直板鸭,我先去吃午饭了。午饭花了我大约30分钟的时间,我直到现在还是不太确定,到底我当时是否专心吃了午饭,但是午饭的内容我记得很清楚——红烧牛肉河粉和二两水饺。由于对北京人的胃口的错误估计,使我对装河粉的碗的大小瞠目结舌,我吃下了相当于平时1.5倍的饮食之后,回到了公司。这时候大家基本上都走了,只有灯塔大哥还在,我跟灯塔大哥聊了几句之后,我准备走了,甚至无法等杀灭帮我买板鸭回来,因为我撑不住了——

不管我看向哪里,似乎哪里都有她黑色的背影,而每当我注视那一处的时候,她的身影就慢慢模糊了,紧接着周围的一切颜色似乎都开始改变——银灰色,淡灰色,深灰色,浅灰色,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一个灰色的合集,连窗外五彩斑斓的秋景,也变成了一盘灰色的大杂烩。

子非鱼,焉知鱼之苦。

我走了,理由很充分——怕误机。

灯塔大哥很热情地一直送我出来,我心里却有一点愧疚——如果他知道我这么早离开的原因,应该会生我的气吧,对不起了,灯塔大哥,谢谢你一直以来照顾我……

出了公司,一路上打的、坐机场大巴、下车,相安无事,到机场的时候,是1点多,离我的那个航班足足还有4个小时,甚至连换登机牌都还没有开始。于是我找了角落边上一个有靠背的座椅,躺下睡觉。

然后我又做了一个荒诞不经的怪梦——铁血收购了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然后和盛大正面交锋,双方的各种竞争演变成了真人PK,最后特种兵大哥抓住了盛大CEO,斜刺里杀出来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抓住了小鱼,说是微软也对铁血宣战了,而我则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了。

我看向航站楼的电子表,已经可以换登机牌了,我急急忙忙地提上行李换好登机牌。当我准备过安检的时候,我又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张IC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有这个念头……除了上次因为特殊情况无法使用手机之外,我已经好多年没有买IC卡了。

过安检的时候,我心里忐忑不安,总怀疑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因为这几天的“灾变”已经固化成金属了(不要会错意,我是说心脏),一直到过了安检我才放下心来。到达登机口的时候,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始上飞机,于是我就四处找电话,幸运的是首都人民生活幸福了,人人都有手机打,沿着墙根一溜的IC电话机平白便宜了我这个永远只用小灵通的家伙。

我放下行李后,就拿起听筒,插入电话卡,然后站在那儿发呆——为什么我要打电话,为什么我会做得如此自然,难道我从刚才买电话卡开始,潜意识里面就已经决定要打电话给她了么……

我迟疑了许久,还是拨通了她的号码,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我不由得激动了起来,两人聊了两句之后,我发现这是我们最好的交流方式——我绝对不会因为看到对方真人而紧张,也不用担心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被对方讨厌。

聊着聊着,我们聊到了这几天的事情上来了,惆怅的情绪又从心底涌上来,就像在公司的感觉一模一样,我感到四周的景色又在急剧地变化,又变成了令人压抑的枯燥的灰色的大集合,我甚至觉得自己正站在一个光秃秃的,只剩下岩石的灰色大峡谷里面,有一种久违的液体准备夺眶而出。

我强忍着这种感觉,匆匆忙忙地跟电话那头搪塞一下,说自己走错了登机口,然后我急忙挂掉电话。不顾周围人惊诧的目光,我痛痛快快地让自己流个干净,再抹了个干净,然后提起行李,走到另外一台电话机边上再给她打电话。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但是假如有一个你喜欢的人和你一起在等,你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我还没有说几句话,登机口就开放了,我磨蹭了很久,眼看长长的登机队伍就要走完了,才依依不舍地和她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赶快跑入人群当中。

坐在飞机上,透过窗户,我看着夜色已经降临的首都机场——北京,你的黑夜到底有多黑,现在我心底的黑夜也许已经逼近了顶点吧……

我看着机场的跑道和远处的塔台,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它们的周围反射出一种诡异的气氛,而我则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真的要走了么,就这样走了么,就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么,难道没有什么想让自己记住了么。

我把视线微微上抬,北京城的夜空没有星星,但是却有厚厚的云层覆盖在这里上方——是的,她走了,但是这里却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又如何可以轻易地舍弃呢。

视线之中的那块云层,仿佛慢慢变成了天神手中的一个巨大的石块,正在慢慢地变型,似乎有一把看不见的巨斧正在雕刻,一下又一下,缓慢却又小心,每一下都是精雕细琢,图案慢慢浮现出来了——这几天的一点一滴,都出现在了上面:公司、马路、湖边、水木、清华……

正当我看得痴了的时候,飞机的发动机启动了,机身的震动就像有一把大口径的机枪扫过一样,一瞬间就把所有的雕像击得粉碎,只留下了成为一片灰白的云层,甚至连弹孔都没有留下。而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那片灰白,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飞机缓缓地转动着,一直转到了跑道的起点,然后仿佛知晓我的心意一般,静静地呆在那儿,一动不动,让我在这段最后的时间里,贪婪地再看几眼北京城,再看几眼这个注定烙刻进我的心脏的时间舞台。

飞机再次震动了一下,要起飞了,我紧紧地抓住机窗的边缘,想看清楚最后的景色;飞机开始加速了,我几乎是趴在窗口,看着外面急剧闪过的画面;飞机越来越急,越来越快,眼前的景色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一切都模糊了,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那个动作的含义。

机头一昂,眼前的景色倾斜了,我泪流满面。

鱼,在这里。

我指着自己的胸口。

(全文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