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

这是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

一天上午,我还是按老时间去医院取药,医生说我这个胃病起码要吃一个月的疗程。在医院门口我碰到了一个女孩子,短袖、短裙、丝袜、平底凉鞋,一看就知道还是学生。我很奇怪她为什么大太阳的站在医院门口,而她却死死的盯着我。看这女孩子的样子显然是生病了,脸色很苍白,汗水并湿的头发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反正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她的柔弱让我想到了我的妹妹。

“我是来看病的……”她小声的说。

“呵呵,我看的出来你身体比较虚弱。这么大太阳,中暑了吧。快看病吧,需要我带你过去么?”

“恩,我不知道怎么看。”

“先挂号,然后……”我的话被她拉我袖口的动作打断了。

“不是……,我知道这个。我……”女孩子似乎很难启齿。

“哦?那你是怎么了?”

“我去看妇科……”迟疑了2秒钟后她还是小声的说出来了,说完后脸就低了下去,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这个……,那我能帮你什么?”我很尴尬,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她。

“我男朋友不能来,他上课。可我很害怕……”

我想我是知道怎么回事情了。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假装我男朋友,陪我去看医生”她的要求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为难你了,算了吧。”

说完她红红的眼睛掉下了眼泪,看了我很心痛。我想她的男朋友并不是上课,而是不愿意陪她来。可怜的女孩子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本来应该两个人承担的痛苦。

“你别哭,我陪你去。”我想我这样做是对的。

2

女孩子很惊讶,突然抽泣起来,弄的我手足无措。“外面热,我们快去看好么?一会人就多了。”

于是我带着她去挂号,我看她在病历上写下了“陈禹”的名字。我问她:“你叫陈禹?”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发现自己问的问题很愚蠢,于是不再追问下去了。

妇科的人已经有几个在排队了,于是我们找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于是选择沉默。

“我叫陈雨,下雨的雨。”突然她小声的说。

“呵呵,其实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只是我想找到一个称呼你的名字而已。”其实无论她说什么名字我都是不在乎的,我并不相信陈雨是她的真名。

就这样,在等待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开始她很少说她的情况,5分钟后她开始和我说她的一些事情。原来她是一个大二的学生,而她的男朋友是和她一个学校的,他念大三。学期开始的时候男朋友搬到了外面租房子住,而她也背着父母和他住到了一起。尽管非常小心,但是还是意外的怀孕了。当我问她男朋友是否真的在上课的时候,她不出声了,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下一个,陈禹。”护士对着门口喊她的名字。

3

她惶恐的抬起头,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在……”,她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别害怕好么?有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能使她镇定一点。

进去后她坐了下来,而我则站在她身边。面对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她满脸通红,把头死死的埋在胸口。

“他是你家属吗?”医生指着我问她。

她不作声。

“哦,我是她男朋友,我们不小心……”尽管那不是事实,但是说到这里,我还是感到难以启齿。

没想到女医生还是很和蔼:“呵呵,小伙子犯错误了啊。但是能陪你女朋友来,这点还是负责任的。前面也有几对是男朋友陪着来的。唉,但是你们作男朋友的啊,还真是不注意。”

内室的门开了,一个女孩子面色苍白的被另一个女孩子扶了出来,估计刚流掉。“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碰冷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女医生大声的嘱咐那两个女孩子。陪同的女孩子说了声谢谢,就搀扶着做手术的女孩子走了。

“还谢谢,谢什么啊。”女医生转过头来和我们说,“那个女孩子也很可怜的,她男朋友不肯陪她来,也就只能她同学陪着来。一看就知道是学生,估计家长都是不知道,钱都是凑起来的,都用不起全身麻醉。这个局部麻醉把人给折腾的……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