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生的改革教育的想法 请指点

志斌 收藏 0 126
导读:一个学生的改革教育的想法 请指点

教育篇

 念国家积弱到此,苟不自强,奚以图存而自强之道,端在教育!

    《纽约时报》上有一篇文章,描述了晚清时期教育的点滴:大清国的教育从孩子们很小的时就开始了……请想像一下,在一个乡村学校阴暗潮湿的屋子里,,孩子们正在读柏拉图、荷马等人的著作,并且还能凭记忆把它们背诵下来、如此你就不明白大清国人的教育方式了。这种教育方式一直要持续到学生们参加会考。清国人这种考试制度的宗旨无疑是好的,但它有着非常严重的缺陷。把教育模式限制在如此狭窄的道路上,致使人的心智就像大清国女人的小脚一样被挤压而萎缩。一次又一次,清国的男人们千里迢迢进京赶考,直到他们渐渐老去,头发变得灰白和稀疏。我的内心被震动了:人生就是一场无休止的考试,而错误的考题,将使得全体国民不及格。这就是中国的悲剧。

   

教育的问题

    按照国际上通行的高校学费标准,学费占人均GDP的比例一般在20%左右。中国目前人均GDP约7517元人民币,6000元的学费(含住宿费)就已占人均GDP的79.82%,远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据统计,全国高校学生人平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200元左右;而1995年至今10年间,国民人均收入增长却不到4倍。2004年中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也就是说,一个农民辛苦13年多挣得的纯收入,才能供得起一个大学生4年的花费,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可以说,高校收费标准已经逼近、在部分地区甚至超过了中国广大普通居民的承受能力。许多孩子考上了大学的农民家庭接到通知书后马上想到的是卖田、卖房和卖牛。考虑到过去十余年来中国社会结构中出现的数以千万计的“下岗工人”和四千万“三无农民”的“无收入”,那么,这种高收费的可怕后果就更严重了。

    目前中国的教育收费这么高,但是中国教育经费却严重不足。公共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发达国家在5%甚至7%以上,而中国2001年为3.19%,2002年为3.41%,均未达到国家制定的在2000年达到4%的目标。再看人均公共教育经费就更惨,瑞典为2000美元以上,美、日、德、法等在1000~1500美元,中国仅为9.4美元(据《南方周末》2003年新年特刊)。中国的教育经费占世界1%,却要教育世界25%的学生。钱少尚不足惜,可叹的是这一点钱还没有用在政府理应承担责任的义务教育上,而是大多用在了本应依赖社会力量举办的高等教育上,中国的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生均公共教育经费之比为1:1:23,而美国为1:3:2。(据《发展经济学》刘伟、魏杰主编,中国发展出版社)目前,中国的公共教育经费92%花在了高教上!然而这仅仅有限8%的经费常常仍不能如数为学校所用。在一些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国家的教育拨款常常被视为地方财政的重要收入而被挪作他用。另外由于体制原因,教育部不直接负责学校财政,导致政令不通,管理不严……

    南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黄卫华认为:教育资源相对于教育需要来说总是不足的,国家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和管理不善仅仅是中国教育高收费的浅层次原因,深层的原因在于教育供给垄断和教育供给等级化的条件下,中国经济转型时期政府企业化行为、公共权力和公共资源的资本化。

    《南方周末》报道:中国义务教育经费的75%以上是由农民负担的,但只要你到中国的许许多多的乡村学校去看看,你心中就会有“惨不忍睹”的感觉:教师衣服脏旧,学生蓬头垢面,桌椅板凳破破烂烂,校舍大多属于旧房破房危房。现在,由于农村中小学合并,连这点可怜的教育资源也越来越远离农村,许多边境学生纷纷到学费相对便宜、条件更好的缅甸、越南求学,另外一些学生则失学。而义务教育的入学率各地却普遍虚报、高报,据《法制晚报》:福建某地教育局官员称当地义务教育入学率100%,但记者调查发现大量的少年儿童不上学。我们有部电影叫《一个都不能少》,电影《一个都不能少》是有感召力的,但是很遗憾,电影毕竟仅仅是电影。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都不能少》女主角魏敏芝的母校——河北省赤城县镇宁堡学校,以及电影拍摄地水泉小学,目前处境非常尴尬:前者因教育资源外流陷入困境,“有一半的学生都流失了”;后者则只剩了1名教师和6名学生(11月3日《新民晚报》)。在欠发达地区,别说“学生一个都不能少”,连“老师一个都不能少”都困难;别说“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连“不让一个老师掉队”都成为了梦想。每月拿40元工资连拿20年的山区教师——甭管他们被称为什么类型的教师,他们无论是工资待遇,还是教育设备,无论是生存条件,还是教育水准,都不知道掉队掉到哪里去了。这,绝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情形。但是,管着教育的人,就看得下去吗?

    教育不公平也是中国的突出问题。一些地方政府人为地制造教育鸿沟,巨额投资重点学校、重点中学,甚至打造星级学校,使之成为权贵、富人子女入学的场所,成为政府财政的来源。而上了好中学,往往就可以上好大学,中国的重点大学特别是一流大学主要是为强势群体服务的。据杨东平教授领导的《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课题成果,北大农村学生的比例从1998年的18.5%下降到1999年的16.3%,清华从1998年的20.7%下降到2000年的17.6%。对于热门专业,管理干部、技术阶层的子弟占57.3%,工人、农民、下岗人员的子弟仅占25.4%。2003年北京某高校高考录取分数线农民子弟平均高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子弟38.8分,下岗人员子弟平均高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子弟35分。现在,弱势群体的子女多进入非重点院校和无人愿意学的冷门专业学习。中国教育起到了分离器的作用——以政府财力打造重点小学、中学、大学,供强势群体的子女进入学习,而弱势群体的子女大多无缘其中,社会分化将越来越严重……

    中国教育最重视智育,中国的学生负担最重,中国的老师工作最累,中国的家长最爱孩子,然而中国至今还没有培养出自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13亿人创造的财富只相当于美国2.5亿人创造财富的13%;一向被列于首位的德育实际上比较薄弱,青少年犯罪案件一度占到了刑事犯罪案件的70%以上;与德育、智育并列的体育薄弱,中国青少年在体质上弱于发达国家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位;美育和劳动教育更不受重视;农村教育、职业教育、家庭教育等薄弱,严重制约着我国民族素质的整体全面提高和各方面人才的大量涌现。

   

我的改革教育想法:

    我们国家要走向现代化,如果说有障碍的话,最大的障碍,不是资源问题,不是资金问题,甚至也不是技术和设备问题,而是十几亿人口的素质问题……。小平同志对中国的优势进行过论述,认为中国人口众多,如果能提高素质,那是在世界上占绝对优势的;人口众多,而又素质不高,那就不是优势,反而会成为一个很沉重的包袱。我们基础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任务、性质是什么?是仅仅把少数人从多数人当中选拔出来,送上大学,甚至送出国门,还是要为整个民族素质的提高打基础……

    近几年来,人们都在关注我国的教育改革,无不认为目前的教育体制已经不能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的需要,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可是对于教育体制应该怎样改革,却众说纷纭、见仁见智。多数人认为应加大教育资金的投入,创造良好的办学环境,进行校舍改造,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等。

我是一个学生,我想以一个学生的眼光和一些收集来的建议来看待怎样改革教育好吗?

 

改革收费:

先学习后交费,分期付款的支付方式--即"先上车后补票"花明天的钱,学今天的习,学校先把学生培养成材(安排就业),然后再从毕业的学生工资中分期支付学费、而且这样一来学生与学校一直保持有联系,学生有不懂的问题还可以直接向老师咨询,学生在社会上得到的经验、体会、新的信息也会回馈给学校。可行成持续互惠教育……

改革经费:

增加中国教育经费,增加中小学校教育经费。中国的根本道路应是抓教育普及以中小学为重点。设立师范学校,培养小学教师。严格考核学生的升级。小学是一切教育的基础,而小学老师更是基础的基础。我国却首先抓大学,大学一会儿扩招,一会儿要创办世界一流大学,全国各地争建大学城,大量资金投到大学,大学里大楼越来越多,大师却越来越少。而小学教育却无人问津,许多小学破破烂烂,农村小学更是惨不忍睹,小学老师素质普遍低下。这是典型的急功近利本末倒置的做法,最后的结果,不但小学办不好,连大学也难以成为世界一流。抓普及教育并不会血本无归,而是一个良性发展的过程。国家对中小学投资,就必须使用大量玻璃,水泥,五金及合成板等建材,于是带动当地工业发展,扩大地方就业,等工人有了工资,便要去消费,由此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教育方式改革:

我认为应大力发展中等职业教育和应用技术型高等教育而不是理论型或文史类高等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改革方向。在《读者》上看到一篇题为《瑞士的真正魅力》的文章,有这样一段话:“瑞士高度重视教育的均衡发展,即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均衡发展。瑞士教育最突出的,最有特点的就是他的职业教育了。九年义务教育即初中毕业后,学生开始分流,约70%的毕业生进入职业学校(也称徒工学校),瑞士人认为,一个国家不能只培养科学尖子,还要培养职业尖子。正因为瑞士对教育的高标准要求,一个仅有700万人口的小国,不仅出了16个诺贝尔得主,而且孕育了世界一流水平的金融,旅游,酒店,机床,钟表,电子等行业。在瑞士,徒工学校出来的人照样可以鹏程万里,瑞士最大的银行联合银行的大老板施图德尔就是徒工学校出身,据统计,在日内瓦,75%的老板均出自徒工学校。我们是否也应该把大多数毕业生进入职业学校?现阶段中国人才呈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既缺乏“高精尖”人才,又缺乏“蓝领”。已有业内人士指出,成熟的人力资源结构应该呈“金字塔”型。在这种“金字塔”型人力资源结构的顶端是若干名高端管理技术人才、底端是一大批基础技术人才,处于金字塔底层的“蓝领”是实现产品价值的主力军。

 

创建新型半工半读教育
解决问题、创新精神、沟通技巧和团队合作等技能的培养,都融合在了新的课程当中。但是,真正使之与众不同的,是为学生们所营造的那些有别于传统的实践环境。现在教育问题是综合性非常强的一个重大问题,牵一发动全身。我国教育的许多问题都出在教育部门与科技、经济、文化等教育需求部门老死不相往来。社会已全面向市场经济转型,教育部门却还是大一统的计划体制,极为缺乏市场意识,不知道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不知道当今和未来社会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教育界成了一个封闭僵化的“计划经济最后堡垒”。现在大量的学生找不到工作,而社会上各行各业又抱怨招聘不到合适的人才,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教育内容和方法与社会发展严重脱节。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从教育决策的源头改起,应由国家最高权威部门主导,让政府各部门官员和科技、经济、文化等部门第一流的精英都参与教育决策,使教育决策系统成为一个眼光长远、综合性强、高度权威、与科技发展密切联系、对社会变化反应敏捷的机构。这个机构要有两个触角,一个触角伸向国内外科技、经济、文化等教育需求的第一线,迅速收集实践中的变化信息,弄清当今和未来社会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这就需要在各个行业建立许多信息点,形成快速的信息反馈机制。另一个触角伸向国内外第一流的思想家、科学家、教育家,随时吸纳他们的思想和观点,成为教育决策的理论指导。僵化封闭的教育部门自己关起门来做教育决策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学校也应大力加强学生的实践环境半工半读教育不但可以增加学生们的实践经验,还在于可以养成劳动习惯和观念,解决问题、创新精神、沟通技巧和团队合作等技能的培养,一定得来自实践。理论来自实践,理论又指导实践,在新的实践中接受新的检验,才能证明自己的新价值。尊重经验,更应尊重创造,用新的创造去丰富、完善经验实践出真知。而且我希望半工半读教育可使贫困的学生不用交一分钱来读书,他们用自己的工作和薪水来交学费,而学校和相应的企业联系,或者学校自身有这样的企业、环境。从实践中培养青少年实践与创新能力,使其身心健康全面发展,而不以“以劳养学”为主要目标。

 

试分析大力发展技术形学校和发展学徒教育

师徒方式,是一种古老的教育形式。一位师傅每次收一个或最多三、五个徒弟,与学校班级制的形式相比,似乎原始、低效;但师徒方式在教授实践操作技能方面,无可替代,恰能补学校教育的不足。当今中国孩子最缺少的,莫过于实践的真知与动手的技能。而且丰富经验的下岗工人就是很好的老师,也能解决部分再就业问题。

 学校教育与学徒教育相结合,当中国的孩子接受了必要的学校教育、具备了基本的理论知识与社会通识;又通过学徒教育,从事了一定的劳动与实践,了解了生产生活与社会的实际,掌握了一两种或几种实践的技能——将大有益于他们的成长、健康与发展,他们会因为胸怀真才实学、手握真实本领而更高强自信,会因为与实践相结合而迸发出创造的灵感、创生种种人间奇迹;中国也将因此而收获大批高素质的技术人才,大跨步地当仁不让地成为“世界工厂”、“制造业大国”和“制造业强国”……

 

试分析发展学徒教育的可能性:

国家无需另外招录师资,成百万、上千万各行各业的行家能手就是很好的老师;

无需增加教室、教学楼、仪器设施,社会自然会提供广阔的空间与无尽的教育资源;

需要的只是:政府对学徒教育的认同、倡导、支持、鼓励,政府对以往的不合理教育体系的修订。如果发挥政府的组织力号召力,登记全国各行各业能工巧匠、行家能手,并向全国学子推荐;对现行教育制度(如学制)进行必要改进,鼓励和承认学徒教育的学历,出台政策措施支持鼓励企业及其行家师傅招纳学徒,……如此,学徒教育就可以往前开步了。

发展科技教育

我劝天公重抖数,不拘一格降人材。当前来讲,对于中国这样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具竞争力的是我们廉价的劳动力,而不是我们的科技竞争力。面对新时代的到来,我们应该要积极调整我国的科学技术人才政策,要鼓励超常规科技人才的成长,着重培养一大批超常规科学技术人才。要打破常规发掘人才的旧办法,不拘一格降人才。要鼓励所谓“科技奇才”、“科技怪才”、“科技歪才”、“科技偏才”的产生,要让这几种类型的科技人才有充分的生存空间,因为这几种类型的科技人才最不安于现状、最不墨守成规、最不循规蹈矩、最不封闭保守。所以,往往遭到人们的排斥、妒忌、讽刺、打击、压制、迫害,甚至是人身攻击。因此,我们应该制定一系列政策保护这几种类型的科技人才。因为他们是最符合超常规科学技术时代科学技术发展的要求,他们是超常规科学技术时代的真正“弄潮儿”。超常规科技时代需要一大批超常规科技人才,这是新科技时代科学技术发展的迫切要求。也是超常规科技时代超常规科学技术发展对我们现有人才政策的挑战。面对超常规科学技术时代的到来,我国应该积极调整现有科技教育模式和科技教育政策。

开放民间办学

    如果办教育能赚钱,可以带来超过平均资本收益率的回报,市场资本自然会流入教育产业。中国政府目前对教育的投入不足GDP的4%,甚至低于属于同一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水平。民间资本的流入,将弥补政府对教育投资的不足,促进教育的发展。因此,打破政府对教育的垄断,允许私人办学,将给更多求学若渴的学子以机会。同时,也为民间资本创造了新的投资机会。

    反对民间办学,特别是反对民办高等教育的理由是:开放民间办学会影响教育质量。民办教育会以赢利为中心,不顾教学质量。其实,这些问题不足为虑。在大学生毕业分配已经市场化的今天,民办大学的质量将受到市场的制约,市场将淘汰滥竽充数者。如果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谁的父母会掏钱让孩子上这种学校?因此,市场上用人单位对毕业生的选择,和学生对学校的选择,是迫使民办大学提高质量的有效机制。在公立大学一统天下的今天,民办大学若要生存,则需加倍努力才能招到学生,让招聘单位接受自己的毕业生。民办学校要得到社会的承认,提高知名度,就需要用自己的产品毕业生来证明。学校生产毕业生的周期比任何其他产品的生产周期都长;毕业生在工作中脱颖而出也非一日之功。因此,新的民办高校需要10年甚至20年的努力,才能有所建树。不可否认,彻底开放民间办学,会出现卖文凭的学校。但事实上,许多公立大学迫于经费短缺的压力,不也在变相卖文凭吗?因此,卖文凭同开放民间办学没有必然联系。

     中国现有上千所高校,高教领域并不是垄断产业,而是一种垄断竞争的状态。新的民办高校要同公立高校争生源,面临激烈的竞争。而许多发达国家的高校也将触角伸向中国,希望分一杯美羹。内外夹击之下,民办高校没有制定过高收费标准的可能。因此,政府根本没有必要限制民办高校的收费标准。强行限制民办高校的收费不仅会降低学校的质量,而且阻碍民间资本向教育产业的流入,有百害而无一利。

    民办教育真能赚钱吗?能!而且很多。2004年评选的十大暴利行业中,教育排行第二。而且根据我收集到的资料看,民办教育越来越火,学费标准也越来越高……说句实在话,教育不赚钱,谁还办教育?

 

    我的教育想法就是彻底开放民间办学,打破长期以来教育供给垄断和教育供给等级化行为、公共权力和公共资源的资本化行为,引入竞争机制。竞争是市场经济之所以优于计划经济的原因,因为竞争形成的价格会加总所有可得的信息,从而引导资源配置,解决了计划经济永远无法解决的信息问题。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核心推动力。同样,竞争,也是整个社会得以不断前进的核心推动力。教育要进步,要提高,必须努力去促进竞争而不是遏制竞争。然而,不幸的是,我国的许多做法都是习惯于消除竞争而不是促进竞争。这些制度性的障碍不消除,再谈重视教育也是空话。中国的教育,最大的弊端之一,就是国家不是努力去维护公平竞争,而是始终想通过行政力量去制造垄断,比如各地的重点中学,不仅揽尽一地的最高分,各方面的软硬件也是最好的,其他中学自然就被剥夺了竞争的资格,成了当地的垄断中学。一旦垄断,就有了经济租金,除了部分高分考生,其他许多指标被用于收取垄断租金,一部分租金用于笼络当地高官,他们的子女因为父母当官的缘故,即使分数不够也可以进入该中学,其他非官员的富家子弟,也可以通过缴纳择校费而进入该高中,如果家境贫困,交不起择校费,那么几乎丧失了考取大学的可能性。这种垄断制度,制造了教育的巨大不公。而且教材出版也缺乏竞争,导致教材质量低劣不堪的状况长期没有得到改善……

 

再谈收费问题

    尽管教育可以使我们终身受益,但学生不会用其一生的可能收入来衡量教育的价值;或者说学生前期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支付教育的高昂收费。现在有很多儿童上不起学;并无一技之长的数以千万计的“下岗工人”和“三无农民”也越来越成为社会的隐患,而解决的方法就是需要实行“特殊”的收费制度,我建议使用先学习后交费制,学校先把学生培养成材(安排就业),然后再从毕业的学生工资中分期收取学费、而且这样一来学生与学校一直保持有联系,学生有不懂的问题还可以直接向老师咨询,学生在社会上得到的经验、体会、新的信息也会回馈给学校。可行成持续互惠教育……学生工资高,学校收入也高;反之,如果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毕业生则不支付任何报酬,学校也无任何收入,毕业生的质量将受到市场的制约,市场将淘汰滥竽充数的学校。因此,市场上用人单位对毕业生的选择,和学生对学校的选择,是迫使学校提高质量的有效机制。学校若要生存,则需加倍努力才能招到学生,让招聘单位接受自己的毕业生。学校要得到社会的承认,提高知名度,就需要用自己的产品“毕业生”来证明。这样才能使学校培养出真正的人才,而不是涂有虚名的一张文凭。

 

 

以培养掌握知识为主但忽视一种人之综合潜质的中国应试教育,已经显露出其日薄西山的残景。而对一个人综合能力的市场需求又恰恰证明了仅仅对知识的了如指掌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的要求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的教育体制已经远远落在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后面。大家知道,在市场经济中,一种产品要赢得市场的青睐,首先是符合消费者的需求,假如消费者对一种产品不感兴趣,那么这种产品就没有市场,这是一种非常显而易见的常识。但我们的应试教育似乎依然还是一种计划体制下的产物,一方面我们的高等教育资源严重不足,而另一方面我们大批的大学生从学校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这是一种严峻的供需背反现象。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就是说,我们所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作为一种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是不符合市场需求的。或者说,我们所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作为一种人力资源,与社会需求存在着一定的结构性缺陷,或者更精确一点说,我们的人力资源产品其功能太过于单一而无法满足当今社会对多功能产品的需求。

这就是我们当下中国教育的全部症结所在。

罗杰依黑曼在美国《未来学家》杂志上这样写道:要想成为 21世纪最受欢迎的人应该具备以下几种才能:

要有广泛的专业技能

要有丰富的想象力

要有创新能力

要有较强的组织能力

要有说服他人的能力

要有善于学习的能力

除此之外,我认为在目前中国的教育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学生还应该具有以下几种素质:

要有独立生存和工作的能力

要有吃苦的能力

要有契而不舍的精神

要有起码的道德和诚信

可以说,上述多项才能正是我们现在很多高学历者所缺乏的。当我们把大量注意力和精力放在了关注增加教育资源、普及基础教育的今天,我们或许更应该关注的是,我们应该来修改一下这条教育生产流水线的生产原理了,我们应该来调整一下产品的结构以便来符合市场的需求。否则,建再多的学校,有再多的高学历者毕业,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一个社会缺乏真正人才的悲剧性命运。正像余秋雨先生在他的《霜冷长河》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至少应该让很多教师和家长明白,文化知识不等于文化素质,文化技能更不等于文化人格。离开了关爱人类的人格基座,文化人便是无可无不可的一群,哪怕他们浑身书卷气,满头博士衔

 

如果您有好的建议或不同意见请与我联系

QQ:423173146

博客:http://hexun.com/zhibin/default.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