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章嘎:境外势力深度渗透中国互联网意识形态领域!

90年代,我国互联网产业初见端倪,境外资本就已大举进军中国。从WEB1.0的门户网站、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到WEB2.0的博客、论坛、微博,所有的网络经济模式几无幸免。外资的纷至沓来,从短期效应来看,的确推动了中国互联网产业加速融入世界规则,强化了境内外互联网的互联互通。

但从长远期来看,境外资本不断渗透中国互联网产业,实际上更多是在利用互联网影响中国的Z治生态、经济秩序、社会稳定,乃至逐步蚕食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

众所周知,境外资本具有高度的前瞻意识,文化控制是植根于外资企业的传统基因。历数中国最知名的互联网企业,T讯、W易、S狐、X浪、B度、A里……境外资本皆占据大额的股份配比,具有很强的内部话语权,它们利用“资本优势”、“技术优势”、“理念优势”,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这些企业的根本文化。

因此,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话题,受外资深刻影响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偏见,存在可能延伸到为他国Z治服务的危险性,甚至成为他国遏制中国网络主权的政治“大棒”。

网域就是疆域,网权就是主权。互联网产业,尤其是涉网络话语权的舆论平台,若长久地被境外资本控制,“呲必中国”的声音一旦占据主流,其影响力不亚于一个国家的网络疆域被境外势力占领,潜在危害十分严重。

笔者作为草根互联网舆情观察者,以实际舆情案例入手,根据近年来中国发生的重大公共突发事件和网络舆情危机,简要阐述加强网上意识形态领域领导权的重要性。

一、 目前现状

近些年,中国互联网舆论格局和生态圈形势骤变,公知大V、营销群体和网络谣言遭遇沉重打击,X浪、T讯、W易、B度等主要舆论场平台负责人陆续被国家网管部门“约谈”。国信办密集发布的“微信十条”、“账号十条”、“约谈十条”等,有效强化了我国互联网秩序规范。以“底线思维”加强依法治网、以“自我约束”规范平台管理,中国互联网舆论空间正呈现逐步清朗之势。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境外势力频频借用重大公共突发事件和网络舆情危机渗透并破坏中国互联网舆论生态环境,尤其通过资本控制掌握舆论话语权,干扰我国互联网经济社会结构。近年频发的反PX项目示威游行、反垃圾焚烧项目、反发电工程扩建等群体性事件中,就屡屡出现境外势力的踪影,将舆情事件推向“街头Z治”,事态演变甚至往袭警破坏、打砸抢烧、罢课罢市等极端方向发展。

利用互联网S动群众,尤其是蛊惑对项目科学性不甚了解的基层群众,是境外势力最惯用的手段。此外,利用外媒、国内非主流媒体造谣曲解,指使网络第五纵队煽情传播谣言,也是境外势力频繁使用的手段。

仅在2015年,在“柴静雾霾”、“加多宝烧烤”、“文登7•22事件”等多起典型网络舆情事件中,我们都能看到幕后资本与网络公知、舆论平台,乃至境外势力合流炒作的踪影,这预示着中国互联网舆论圈正在面临一场巨大的极具挑战的变革。

未来,用何种举措抗击境外资本的放肆入侵,用何种手段消解互联网上的隐形之手,用何种方式消弭境外势力制造的网络雾霾和戾气,将继续考验中国网管部门的智慧。

二、潜在危害

互联网作为国家发展、民族崛起的战略平台,充斥着各种观念冲突、利益矛盾甚至意识形态软性战争。西方国家的企业具有很强的民族性与Z治倾向性传统,尤其在Microsoft、Yahoo、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Cisco、Intel等国际性互联网大企业上体现最为明显。

类似的跨国企业,已经不单单是人们日常生活、工作、沟通的辅助工具,更是国家Z治势力角逐和控制他国舆论场的高效渠道。谁控制了互联网,谁就控制了未来。互联网舆论场对社会经济、Z治结构、军事安全、科技文化、Z教信仰等各领域都有极大的影响力,这正是西方势力全力渗透我国互联网舆论场的重要原因。

目前境外资本和境外势力渗透中国互联网舆论场,破坏意识形态领域的主要方式包括以下几种方式:

一是资本控制,渗透中国网络生态圈。X浪、W易、S狐等为代表的网络舆论平台受外资影响严重,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外资利用互联网开展新兴产业,借机影响中国舆论生态圈,却是个更新颖更隐蔽更狡猾的方式。

例如被称之为互联网新革命产品的UBER,自进入中国以来,就强力推行网络营销,通过网络推广、水军灌水、大V助推、微信圈分享、免费打车等手段,强势入华。通过观察UBER线下参与群体性事件的“实战”表现,我们能更加明显地看透UBER的渗透方式。

今年六月,杭州优步司机和出租车、警察发生冲突,引发规模性骚乱,随后优步给优步司机发去短信,“优步是靠人民的双手双脚投票,而变得更加强大而美好……相信优步”,煽情的语言、隐形的口号,紧紧笼络人心。表面上是在缓和冲突,实际上是绑架了人心,控制了舆论,全然不顾本身违法的事实,抢占道德高地,腐蚀用户理性,极其高明的舆论营销手段。

二是舆论渗透,扶植西方舆论代言人。

境外势力扶植培养第五纵队成为网络大V,指使利用一切机会传播资本主义的制度模式和西方世界价值观。在思想上极力推销西式M主价值观,贬低马克思主义,以“思想多元化”之名传播极端主义思潮;在经济上否定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宣扬私有化才是最正确经济模式;在文化上建立“文化武器库”,设立“基金会”、“研究会”、“培训中心”等NGO组织,邀请中国境内所谓“异见人士”访问西方,培植“亲西代理人”,散播“普世价值种子”。

早在多年前,一名网名为“大陆朝天”的网友爆料,其长期在多家论坛散布关于“解放军无能、羸弱、腐败”等信息,称“抗美援朝是不正义的战争”等所谓的独家解密。但当他被国家安全部门抓捕后,供认他在国外访学时,看到过一些名为“解放中国”的反华网站公开招募,网站以每周120美元为基础,提供一份所谓“自由工作”,其主要目的就是煽动国内网友,制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各种不利Y言。

拿钱发帖,拿钱羞辱祖国、D和政府,拿钱颠覆传统价值观、文化历史,做西方舆论的代言人,已经成为极其严重的问题。

三是蛊惑青年,建立极端思潮大平台。

互联网上,在QQ、微博、空间、论坛、微信,乃至更小众的钉钉、微视、漫吧等都有极端思想的聚集地,大多和境外势力有着密切关联。极端思潮舆论平台不仅数量多,而且手段“高明”、分工“细致”,会针对不同地域、不同年龄的人群采用不同的方式。其中,青少年,是境外势力蛊惑的重中之重。这些舆论平台的宣传品制作精良、使用互联网语言、符合青年审美观。

为了蛊惑青少年,时常通过“隐宣传”刻意植入了一些针对性的元素。比如在描述的中国历史的时候,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去掉藏南、克什米尔,甚至台湾,潜移默化影响青少年的思维。此外,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文登7•22事件”也疑似和境外势力有关。

著名的极端思潮平台“纳吧”聚集的青年有上万人之多,这样的一群年轻人,对D和国家、民族社会、文化历史充满仇视,公开发布偏激言论,里面一些活跃分子,长期宣扬反党言论,污蔑、丑化、中伤党和国家领导人,丑化中国历史,对抗战、建国等历史进行歪曲抹黑。

据网友爆料,“日本防卫省已经在我账户打了400美元”等一系列信息,正出自该舆论平台(该贴吧已被关闭)。

以上列举了三种最为典型的境外势力舆论控制方式,当然还有更加隐蔽的、复杂的手段。无论方式何种,都是对中国维护网权的极大考验。

三、对策建议

外资对中国传统制造业的并购,国家有关部门和很多媒体都有关注,因为它会影响民族产业发展和经济安全。但对于同等重要的互联网产业,还需要上升到更高的重视等级。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健康的网络舆论环境就没有完整的国家意识、独立意识、自主意识。因此,守护网权至关重要。我们至少应从以下几点做好具体应对措施。

一是继续大力清朗互联网舆论环境,扭转颓势。

利用国家出台网络安全法的契机,深入完善依法治网、依法管网的长效机制。要充分学习并借鉴他国互联网管理法规先进经验,取其精华弃其糟粕,防止西方国家口舌称“中国互联网没有言论自由”。经过国家网管部门和正义网民的上下其手,中国互联网舆论场形势已明显有所好转.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境外势力渗透中国互联网正在变得越来越隐蔽、越来越狡诈,清朗网络空间需要动员更广阔的人民群众参与,扒开更多网络恶势力的外衣,为消弥暴力戾气、恶意炒作、网络Y言共同努力。

二是严控互联网弥漫极端主义思潮,防微杜渐。从近些年的网络舆情事件上不难看出,境外D对势力已经把突破的重点放在了八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的身上,新一代的青少年没有见证过中国坎坷悲怆的历史。

在一些突发事件上,时常会出现一个“滑稽”的现象,年长的当事人、见证者还未出来说话、表态,一些从未经历过事件,甚至不了解历史背景的年轻人会出来“伸张正义”,指责、谩骂、攻击Z府、社会的所作所为,非常滑稽。这些年轻人所获取的信息,正是来自互联网,深受网络谣言和戾气所害,甚至充斥着极端主义思潮。

三是普查外资企业和涉外意见领袖,运筹帷幄。

要充分掌握境外资本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股权掌控比例和董事会席位,对企业的日常表现和在突发事件中的立场站位有清晰的了解。

对中国互联网上的意见领袖,尤其是在突发公共事件、重大民生决策、国家利益问题、文化历史传统等方面,长期发表发动言论的网络大V,要有深入的了解和掌握。对游走于法律边缘,侵犯国家、社会、公民基本利益的言论,要及时约谈处置,控制发声渠道。一旦触犯国家利益和法律底线,必须依法查处。

全面清朗舆论空间,尤其是扫清渗透中国互联网意识形态领域多年的境外势力,任重而道远。幸运的是,这些年在国家持续推进清朗网络空间大形势之下,互联网舆论场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相信通过国家的努力、正义网民的协作,维护祖国网络主权,守护祖国网络疆域,晴朗网络舆论空间,最终能成为现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