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试鸣

1、
终于又回北京了!!!
一年,整整一年啊!我们在方圆几十公里连人都没有几个的大草原上一待就是是一年啊,没日没夜的训练了一年啊!!!
我们是昨天晚上启程回的北京,和去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的事先通知,而且同样不许带任何的辎重和装备,这还真是我轻轻的去了,就像我轻轻的来,没有带来也不会带走一片云彩,呵呵。
结果又一路的运输机加大巴,我们在凌晨的时候抵达的北京。人还是那些人,但是内里的实质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一年前离开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刚当兵几个月的新兵蛋子,现在已经是接受过一年大强度特战训练的特战军官了!
我们的新驻地在北京郊区的山里,离市区有点远,但是交通还算方便,门口就是高标准的专用公路连接着高速公路。载着我们的大巴一路开进基地。我注意到在公路两侧还有山上,似乎安置了不少的监控器材和隐蔽的观察哨,看来这里的密级是不低的。
咋一看,这基地好像就是个普通的不起眼的战备仓库,一栋兵楼,一个小操场,加一个依山而建的洞库。车直接带我们进入了洞库,我们才发现实际上基地背后的山已经掏空了,里面是个应有尽有的庞大基地。
这基地似乎是为我们专设的,除了我们,只有少量的后勤人员。这使得这个基地显得很空旷,我们这几十个人待在里面说话都还有回声。
老头子带着他的参谋班子在基地等着我们,没有欢迎宴会,也没有欢迎队伍,迎接我们的是一道道的命令:
首先是编制成立命令,也就是宣告我们这只部队正式成立,番号的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二部行动处特勤队,TMMD,这名字还真长。狗头少将是我们的直接指挥官,作战人员共二十八人,指挥、后勤和保障人员若干。部队保密级别是AAA+,就是说相关的任何消息都不能够跟任何外人提起。我们可能是军内人最少的团级单位了,全部加起来也就是不到六十人。
看的出来,我们特勤队的指挥体系相当的扁平化,指挥权直接在狗头,两个分队的分队长都由狗头的参谋担任,整个特勤队的装备都高度信息化,每个单兵职责清晰分工明确,没有一般部队什么谁领导谁的麻烦,说句良心话,将来出任务的时候,自己的命几乎完全要依赖队友,哪里管的上什么领导不领导。开玩笑说句你被压制的时候我不帮你狙击清除你试试,那时候你是我领导有个屁用啊。
然后是晋升命令,各位兄弟的军衔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晋升,有的是调了级别但是没有调军衔,有的是军衔和级别都升了。像我和羊排就晋升成了上尉正连职,呵呵,才一年多就晋升上尉了,我也算荣幸了,呵呵。
最后是一项命令最受大家的欢迎,我们将获得一周的探亲假。我们必须顺身携带指定的PDA手机,随时准备接受命令和相关资料。其实要我说这手机其实也是个幌子,说白了就是随身带了个监视自己的东西而已。
管他的,有假放就好,估计老妈想我已经想疯了,自从入伍以来,我都还没有回过家呢,这一年更是连电话都没有打过,要说老爹老妈不想我那绝对是鬼变的。
归心似剑啊!还好每天都有空军的飞机直飞武汉,我当天就能到家!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都是些“衙内”嘛,家都在各大军区,找个方便的飞机或着直接开车回家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为了给老爹老妈一个惊喜,我没有事先给家里打电话,当我穿着陆军上尉军装出现在家属院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哨兵居然要我出示证件!也是,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飘,家里的床都没有睡过几次,哨兵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天知道这门口的哨兵都换过多少茬了。倒是哨兵对我的军官证比较惊讶,毕竟总参二部的兵不是哪里都能看到的。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当我按响家里的门铃的时候,我听到老妈应门的声音,眼泪刷的就下来了,老妈的声音明显苍老和很多,要知道过去我和老妈上街人家会说她是我姐姐啊!!
“妈,是我啊。我是小飞啊!”
然后我就听到瓷器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是有人轰隆隆的跑过来开门的声音。
门打开了,果然,才一年不见,老妈真的苍老了好多,老妈一脸都是笑,但是我看见她眼角泛着泪光,也许这也算喜急而泣吧!
“个死小子回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老妈伸手就要接我的背囊。
“不用,妈,不重的!”只回来一个礼拜,背囊里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是老妈还是执意要接过去。
“吃饭了没?饿不饿?想吃什么?......”仿佛她儿子最重要的就是先顾着肚子,“妈,别忙,我吃过了,不饿”看着已经有点兴奋的晕头的老妈,我心里真不是滋味,“那怎么行!家里煨的有排骨汤!我再去给你买点鸭脖子、烧烤什么的吃......”老妈根本不听我说,自顾自的张罗开了。
我家老爷子站在书房门口,看着我们两母子一通忙乱,但是脸上分明带着欣慰的微笑。
老妈去给我张罗吃的去了,老爷子示意我到书房陪他聊聊天。
“这一年多过的怎么样?”老爷子仔细的上下打量我,我卷起袖筒给老爷子看手臂上隆起的肌肉,
“不错,有个兵样子了!”身后传来老妈的抽泣声,她看到了我手臂上一层摞一层的伤疤,但是都是军人,她也知道这是难免的。
“哎呀,哭什么啊,儿子回来了要高兴才对嘛!”老爷子不满的对老妈说,
就着老妈煨的美味的排骨汤,吃着久违的鸭脖子和烧烤,真是这世界上最惬意的事情,老妈就在我旁边看着我吃,一脸的幸福样,真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一年你被安排到哪里去了啊!怎么电话也不准打啊!”
“老妈,不能说。”
“跟老妈有什么不能说的!”
“AAA+的密级您让我怎么说!”
老妈沉默了,作为现役军人,她知道这个密级代表着绝对的保密,同时代表着参与者绝对的服从,可能有一天我发生什么事情,作为母亲的她却一辈子都不能知道实情。
“不能说就不说嘛!现在隶属什么单位这可以说吧!”老爸打断了短暂的沉默。
“还是在总参二部,现在是在行动处!”说这个是不违反保密条例的,我的军官证上也写的很清楚,也没什么好保密的。
“二部......行动处......”,老爸若有所思的嘟囔,他可能知道些什么,毕竟是空15军这种部队出身,知道的东西应该会比老妈那样纯粹的文职军官多一些。
一晚上,老妈都拉着我不停的聊东聊西,但是中心思想是儿子你不小了,现在慢慢稳定了,有机会就找个女朋友打报告谈谈恋爱了,她等着抱孙子呢!
我晕,我现在的身份,得找什么样的才能通过二部的政审啊!!!而且我们这帮特勤队员能不能拍拖好像还真的不知道咧!
吃饱了!聊够了!睡觉!!!
家里的床就是比部队的床舒服,加上路途的劳累,我很快就去见周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