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8.12爆炸后,这个消防队只剩一个人

天津8.12爆炸后,这个消防队只剩一个人

8月23日,我们第一次来到八大街中队。在此之前我们只知道八大街中队的战士伤亡惨重、大楼受损令人堪忧,很多战友一提到八大街中队就会不自觉地叹息。我自觉对可能看到的情形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当我走进中队的大院时,还是被眼前的满目疮痍惊呆了。

——cctv记者 张滋霞

天津市开发区公安消防支队八大街中队,

是距离“8.12”事故爆炸核心区最近的现役消防队。直线距离不到1500米。

事故发生当晚除了负责接警的战士张梦凡外,中队的其余26名战斗员全部赶赴现场。其中8人牺牲或失联,剩下的战士都身负重伤在医院救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大街中队现在只有张梦凡一人坚守

我们跟随张梦凡,小心翼翼地踩着成堆的玻璃幕墙碎片进入空无一人的中队大楼。

如今的八大街中队满是废墟

走廊尽头,被震落在地的时钟,就定格在了灾难来临的一刻

2015年8月12日22:52

八大街中队接警员张梦凡接到火灾报警。2分钟后,救援出动命令单下达。张梦凡在队中里非常要好的战友訾青海从他手中取走了接警单,随后和全体一起奔向火场。没想到,这成了兄弟俩的诀别。“听周倜说,他俩当时在一起,爆炸把他俩炸开了。周倜后来被救了出来,訾青海没能出来”。“没想到这种事儿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在我们的身上”。

最后一张接警单上,只有简单的一些火情信息。其中灾害类型为火灾扑救,灾害等级为一级

就在八大街中队进入现场没多久,爆炸发生了。当时 “队里的门窗和天花板都从我身后飞了出来”。意识到爆炸了,张梦凡立刻把战友们的电话打了个遍,“不是关机,就是正在通话中,没有一个可以接通的,我的心已经凉了一半”。他又对着手持电台喊,嗓子都喊哑了,依然没有人回复。讲完这些,梦凡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深深地低着头,我们久久相对沉默,谁也不敢打扰他……

空荡荡的车库

这里摆放的,全是从现场找回的八大街中队的消防装备残骸:烧焦的空气呼吸器、残破的防护服、扭曲的液压剪……每一件都用白布包好

梦凡说,在他们出警的一周前,八大街中队刚刚在支队的比武对抗赛中获得综合排名第一的奖杯,大家都特别高兴,“正商量最近搞一次集体活动庆贺,还没商量好是吃烧烤还是涮羊肉……”张梦凡又不自觉地叹气。

曾经战友们一起在院子里烧烤

第一个传来的噩耗是杨钢被确认牺牲了。“当时就不自觉地走到他的屋子,看着他床上全是天花板和玻璃的碎片,眼角就热了。”

战友们落满碎玻璃的床铺

这段聊天截图在网上一直被广为转载。“刚子走了”说的就是八大街中队的杨钢

张梦凡指着照片告诉我们这就是钢子,1992年7月出生,在出事前刚过完自己的23岁生日

今年钢子最后一次从老家重庆休假回来后,带来了一些家乡的咖啡豆。轻描淡写地说着想看看南方的种子在北方能不能成活,其实心里惦记着大家每天太辛苦,以后可以给大家煮咖啡提神。“我们都调侃他,说活不了!但是他每天都浇水,没想到真的活了”。“还有一个多月,在这里面就能有豆子了”

没有战友、没有出警。只剩一个人的中队里,全是张梦凡跑上跑下的声音:一楼到三楼、大院到菜地。他每天让自己忙得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就会去想战友,在这里到处都是回忆。

但是他不想离开,他要守在这,将失联战友的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他们的父母。“家属只知道中队电话,我要安抚他们,告诉他们消息,我怕他们找不到我。”梦凡说,我想为他们做更多的事儿,我想一直在这儿,我也必须在这儿,还要等着受伤的战友们回来。

梦凡说自己每次站在楼道里,就感觉推开门的一刹那,操场上所有的战友都还在,就像做了一场梦。

梦醒了,战友们就全回来了

现在,梦凡每天必做的事儿,就是给钢子种的咖啡浇水。远远地望着那片小黄花,想着钢子跟他们说,等豆子熟了,我给你们磨咖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梦凡想一直在这儿等着钢子的咖啡成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永远保留这样的单位 忠诚永远需要继承下来

但是 造成事故隐患的也不能放过 否则怎能对得起英雄们

都是中华好儿郎!正是因为有你们,我们的军旗才能更加鲜艳的迎风飘扬!敬礼!

不想在看了,都是眼泪

愿英雄走好,致敬。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