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剑
           我就是那个古老故事里的愚人,我的故事甚至在小学语文里面都有记载着,每一个十岁的孩子都熟悉它。我记得那是一个晴朗幸福的日子,所以在灾难来临之前懵然无知,澄清的河面没有一丝风,恰如天空一般清明,湍急的浪只是潜伏在深处,小船漂游在水面,象秋天无风的正午里一片安静的叶子,艄公的号子悠扬嘹亮,卷起船舷两侧一圈圈银亮的浪花,突然,一只鸟从对岸飞过来,盘旋在小船的上空,我说的盘旋,其实就是它停留在那里,在我头顶上,一动也不动,,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的树枝托举着它,它就要在这里筑巢做窝,那雪白的鸟儿,在窝仰起头的时候,把它柔和阴影涂抹子在我脸庞上。我感到一阵阵莫名的激动,于是我脱下鞋子,走到船边,坐在船舷上,把双脚放在清凉的水中,一片片柔软的手掌轻抚着我的小腿,在那头顶的鸟儿也好像漂移了几步,正当我仰脸一撇的时候,我感到腰间一阵轻微的颤动,仿佛花儿对一丝轻风的感应——我的剑从剑鞘滑进了水里。
       这是一把我十分心爱的宝剑,我要说在着之前我一直隐居在一座山林里,没有做过任何恶事,我不懂命运为什么选择了我来承担这个悲惨的考验,我必须找回这把宝剑,也许寻找就是我的命运,在别的语言里,寻找会创造史诗和悲剧,我知道希腊神话里寻找金羊毛的勇士会得到某种意想不到的援助,我知道骑士加拉哈德爵士会战胜诱惑,因为它显示了他贞洁高雅的品格而寻到圣杯;我知道即便是浮士德,在他漫漫无涯的寻求中,也不知道他眼下要干事就是此时促使他干的事。但是我呢?在这个倒霉的故事里,我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没有什么力量诱惑我帮助我,也没有任何的启示,着停在空中的鸟,这可恶的鸟,我相信它富有什么意义,。我怎么能找到落到水里的剑呢?我不能在我的剑鞘里面寻找,因为那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当然一分钟之前它还躺在那里,我能下水摸吗?人家已经说了,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甚至人也不能一次踏入河流,这条河已经不是我刚刚丢失我的宝剑的那一条了。我仰首茫茫太空,凝视着无穷的深处,内心充满了哀愁,我脱下的鞋子象鸟儿栖息在船边,我脑子里涌现出一个主意,一个所罗门王也想不出来的绝妙的好主意,我在艄公那里借了一把刀子,在我坐过的船舷上做了记号。
        这就是我的灾难。但是。。。。。。
        他笑了,他们笑了,你们都笑了,现在我来宣布:我已经转移了我的灾难。剑就是这样一个残忍的事实——你们会笑我,你们都知道我的错误,你们凭什么说我错了呢?在这个故事里,剑掉进河里就是把你们所有的人扔进河里,寻找不是我的责任,而是你们的。除了你乘坐的船舷上刻下记号,你们还能在那里找到留下那消失之物的痕迹?第一个说这个故事的人隐匿了一个细节:那把剑是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在山林里用泡沫练成的,而我本人也是一个影子。我进入这个故事就像空中停的那只鸟,我的阴影覆盖你们,你们嘲笑了我几千年,可是我不知道你们嘲笑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