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治(good governance) 与治理(governance)理论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是罗西瑙(J.N.Rosenau),它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种公共管理理论。

善治与治理是当今世界各国公共领域最流行的话语,目前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公共管理研究领域的核心范畴。

善治与公共管理

概括地说,善治就是使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社会管理过程,善治的本质特征就在于它是政府与公民对公共生活的合作管理,其实质是建立在市场

原则、公共利益和认同之上的合作,其管理机制主要不依靠政府的权威,而依靠合作网络的权威。治理理论重点研究治理的方式和价值,研究

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供给的方式与体制,主张建立政府与社会合作的公共管理模式即善治,主张各种公共的和私人的机构与政府一起提供公共

产品与公共服务。其基本观点是:第一,认为公共管理主体不仅仅是政府,而且包括各种公共的和私人的机构。第二,认为在现代社会,国家

正把原先由它独自承担的责任转移给公民社会。第三,各个社会公共机构在集体行为中,需相互交换资源而形成一个自主的网络,通过与政府

在特定领域的合作来分担政府的行政职责。第四,善治是理想的公共管理模式。治理理论研究非政府组织、民营组织与公民在治理中的两种作

用:一是在整个国家治理中的作用。二是在公共供给中的作用。转自:http://www.ccmedu.com

善治文化:公益与自律

公益事业的发达和行业组织的自律机制是善治文化的重要体现。

公益事业在美国被视为托起美国经济的“第三只手”,其重要性与政府、企业比肩。而且由于这种力量的民间性与自发性,更能起到政府、企

业无法起到的作用。“第三种力量”迅猛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生活中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而“第三种力量”能在一

定程度上解决由此产生的问题。非营利机构作为公益事业的重要载体,直接体现着公益事业的社会职能。民间非营利机构,与政府的相关政策

、部门形成互补,成为社会经济生活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非营利机构在建设社区、培养社会精神文明、改善居民生活工作环境、促进社会

的和谐发展方面,起着政府、企业、学校所起不到的作用。可以说公益的社会就是文明程度相当高的社会。

非营利机构资金资源,除部分来自政府直接或间接投入外,更多的部分来自社会,需要接受社会监督、向社会承担责任,因而除了政府制定的

法规,自律条款对非营利机构是有效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比来自政府和传媒等他律更有效。转自:http://www.ccmedu.com

善治实现与政府无为

政府善治,即通过政府管理,使公共利益最大化。善治的本质特征,就在于它是政府与公民对公共生活的合作管理,是政治国家与公民社会的

良性互动。其要素包括参与、法治、责任、效益、公正、稳定、透明、廉洁。实现“以人为本”,而不是“以管为本”。

所谓“无为管理”并不是取消管理,而是管理进入更高层次和更高的境界,人人都是管理者,都是重大决策的参与者,也是决策的执行者。管

理达到如此境界,才能使领导者摆脱日常事务,面对未来,纵观世界,审时度势,筹谋大计。貌似无为,事实是更加有为,更加有效率。无为

而治并不是排斥任何管制行为,而是要把握好组织行为的性质和程度,以不破坏事物的自然状态和保障人民的正常生活为原则。老子的无为,

不是无所作为,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在不为中实现有为。转自:http://www.ccmedu.com

对于中国社会发展而言,无为理念同样具有重要意义。在计划经济时代,政府的一切管理都是以身份为基础,公民个人通过“身份”获得各种

公共服务和公共福利,同一城市不同人因为身份不一样,权利差异巨大,人治色彩十分严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互相

掣肘,政府包办一切却又什么都办不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政府总的趋势是将权力下放,就是要由管制型政府转变为服务型政府,

由无限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就是要减少不必要的干涉和控制,为社会提供更加有效的公共服务,尊重经济社会固有的运行规律。

公益部门在我国的发展具有广泛的空间。我国传统事业管理体制内的所谓“事业单位”,是指受国家行政机关领导,不以盈利为目标,由国家

财政开支,提供非物质生产和劳动服务的社会组织,主要包括科学、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部门和单位,例如学校、医院、演艺团体、研

究机构等等。我国的国有事业单位改革尚未完全展开,目前,国家包办依然是我国事业单位的一个基本特征,事业单位主体的国营化,既扩大

了政府的事业职能,也增加了国家的财政负担,又抑制了社会办事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阻碍了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

须改革传统的事业单位管理体制,变过去国家包办一切的事业为国办、民办、社会办等多元主体办事业的格局,实现事业主体多元化,改革事

业单位管理体制是必然的选择。转自:http://www.ccm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