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爱你不容易

P早上没有去上班,他用手机给科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要在家休息一天。科长是个快退休的人了,平时爱喝口酒,经常与阿P在一起喝酒,而且喝起酒来常常不记得自己是科长,与阿P称兄道弟,划拳的时候最爱喊“哥俩好”。所以科长并没有多问什么,很爽快地答应了阿P的请假。

P其实并没有生病,但他很疲劳的确是真的:昨天晚上他经不住昔日麻友“三缺一”的劝说,与他们搓了通宵的麻将。说是昔日的麻友,是因为阿P已经有近三个月没有摸麻将了,他对麻将可以说是又爱又恨。阿P以前很喜欢玩麻将而且还要带彩,一个星期不玩个两三次,心里就很有一种失落感,特别是到了“双休”的时候,不玩个通宵达旦是绝不肯罢休的。而且打麻将赌的钱也随着经济收入的不断增加和胆量的增大而水涨船高。刚开始时是一二三、二四六,然后到了五一五,最后是玩一二三挂零也面不改色心不跳。

但阿P似乎并没有赌博赢钱的命,他打麻将总是输多赢少,虽然为了提高自己的麻将水平,他经常不断地对136颗麻将子进行钻研,而且还买了《麻将高手》之类的书籍来苦读。不过阿P的努力似乎总是收效甚微,满脑的麻将理论一到了麻将桌上便显得苍白无力,经常是玩十次至少要输七次,不管是打定将还是打乱将都是如此。这样每个月的工资就大多数送到了别人的口袋里。而自己很多次在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他就发生了“财政赤字”,只好向别人借钱来维持自己的生计。

P其实也是一个凡人,他也想有很多的钱,对“钱不是万能的,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非常欣赏。刚开始玩麻将的时候,他的确是抱着消磨时间的心态去玩的,但到了后来玩麻将主要还是想赢钱或者扳本。所以每次输了钱,阿P都是心痛得很厉害,并且浮想联翩,想着自己输掉的钱可以买多少件漂亮的衣服,穿在身上是多么的萧洒;如果外出旅游,跑遍大半个中国都花不完;用来请好朋友或领导上饭馆,吃野味喝茅台都可以请无数次;捐给“希望工程”,不知可以让多少交不起学费的孩子走进教室…越是想着输掉的钱原来可以做如此多的事情,阿P的心里就越发的痛了。

所以到了后来,每次有人约他打麻将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充满了矛盾,想去又有几分心怯,最终去了,赢了便兴高采烈,输了便垂头丧气,但兴高采烈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所以阿P对麻将真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P最终没有成为一个赌鬼,因为他毕竟读了一点书,有一些自制力,而且他在科里是一个正等待提拔的人,他还想在事业上有一点作为。况且玩麻将每玩必输也让他清醒了不少。他后来决心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回头是岸,不再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工资送给别人。后来他不再打麻将了。

但昨天晚上怎么鬼使神差,又去打麻将了呢?而且把自己近半个月的工资又送给了别人。阿P没有理由不恨自己。他疲惫地躺在床上,脑子里乱麻麻的,想七想八,根本无法入睡。阿P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在手机开机问候语上输入了“玩麻将是猪”几个字后,心里才舒服了一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