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这样牛? 记北美大圈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唐人街

     一九九三年,当时的香港正被叶继欢搅得天翻地覆。
铜锣湾的数家金铺被这个叶继欢带人在半个钟头内扫掠一空,而后用AK47开路,在当时的“皇家警察”飞虎队的海空包抄下走得无影无踪;而后数月,叶继欢在香港如入无人之境,再连吃几次“大茶饭”(大案)。一时间,香港市面风声鹤泪,金铺业人人自危。香港一家电视台碰巧拍下了叶继欢打劫的过程,只见数个蒙面人高头大马,持枪姿势熟练,动作干净利落,哪象本地黑帮的作为。叶继欢开了香港有史以来持自动武器打劫的先河,那时候香港的黑帮最多也就是摸过几支点三八和大陆的黑星手枪(五四式),哪见过这般阵仗!有好事的记者便拿着录影带跑去大陆找到一班武警,先放了那段录像,然后征询他们的看法。武警谈了几点,主要是,一,这班人是行伍出身,训练有素;二,应该是打过仗。
此时,“大圈帮”开始浮出水面,开始为香港市民所认识。其实,“大圈”在港澳黑道早已声名远播。“大圈”是何方神圣呢?其实最早的“大圈”是那批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和知青,也包括一部分退伍兵,主要来自广东,湖南,上海,以及其它一些省份。文革后期,这批人大举偷渡到香港,凭着在大陆练就的胆色,企图在香港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可是,由于语言,文化观念上的差异,加上香港小市民的歧视,这些“大圈”难以立足,许多人开始了黑道生涯。“大圈”本身并不象港澳台的本地黑帮那样等级分明,组织严密;他们初出道时大多无家无小,无牵无挂,因此在与当地黑帮如十四K,水房等帮会火并时心狠手辣,也很会动脑子,即使被捕也一般不会反水,自诩“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如果在当地藏不下去了,便往大陆一走了之,让警方一筹莫展。可以说,叶继欢便是一个代表人物。由于干的案子太多,在港澳待不下去了,有些人便在八十年代中后期“跑路”来北美洲,主要在加拿大西岸,从此加拿大黑道的生态平衡被打破了。
(就在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温哥华电视台报道在市中心一家加油站,两个中东人被两个亚裔持枪于近距离击毙。在温哥华,“大圈”对越南帮,印度帮和伊朗帮连开杀戒,着实杀出大陆黑帮的威风。据加拿大皇家骑警透露,加拿大的毒品的百分之七十五被大圈控制,大圈还走出华人地盘,于本地的最大黑帮“地狱天使”开始了合作。)

(2)
“大圈”们初来加拿大,面对的问题比刚到香港时更多。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华人社会的陌生环境。当时的加拿大主流社会对华人更为歧视,唐人街的那些台山华侨对着洋人只会唯唯懦懦,当地的华人帮会以前还能在唐人街耀武扬威,收收保护费,开“黄毒赌”。
可是自从越南人登陆加拿大后,横冲直撞,诺大个唐人街,竟然成了越南帮的天下!
对于大圈来说,最初只能在唐人街落脚立足。谁知那些台山人除了讲台山话的,其它人谁都不请,连洋人们都以为中国人都象这帮台山人那么懦弱,台山话和广州白话就是中国话!
大圈们看着这般光景,那里受得了这般鸟气,何况越南人都敢在中国人的地盘上横冲直撞!
大圈里不乏参加过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等到召齐了人马,便约了越南仔讲数(谈判)。越南人自然不会买这帮外乡人的账,双方初次教道自然翻脸了;温哥华警方最初也是偏帮越南人,毕竟大圈是新来的,强龙难抖地头蛇,鬼佬也不傻!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大圈”们主动出击,大开杀戒,把越南帮给灭了几家,广东人叫“夯家铲”,北方人就叫“灭门”,还将越南人的房子烧了几家,杀的全是越南帮的头目。不但越南人傻了眼,警方也急了。温哥华向来治安还算不错,连出几件大案,眼看一场黑帮战争一触即发。皇家骑警赶忙将一些大圈的资料发去香港警方核查,香港方面也吓了一大跳,怎么“大圈”的主力都去了加拿大了?而温哥华警方也吓了一大跳,原来这些中国人还有些来头!此时,一批批大圈从港澳,欧洲和东南亚“跳船”,“跳飞机”(坐船和飞机偷渡)登陆温哥华,与老“战友们”汇合,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了。警方一看不对路,权衡利弊,找到越南帮的“话事人”(头领),告诉他们离开温哥华,如果不走,警方就会对付越南帮。警方一向是在黑帮中搞平衡,一旦平衡打破,就找软柿子捏,哪里的警察都这样。
就这样,越南帮撤到ALBERTA省的省会EDMONTON,以为能喘口气。谁知“大圈”“势将余勇追穷寇”,一路掩杀,又把越南人赶出了EDMONTON;就这样,大圈们把加拿大的越南帮全部赶到多伦多,至此,除了多伦多的唐人街,加拿大的所有的唐人街全部被“解放”。多伦多是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城市,华人也最多,“大圈”如何会让越南仔在那儿称霸?可是由于各地的越南帮都来到多伦多,一时间,双方势均力敌。多市警方如临大敌,双方的武器来源都断了。多伦多那边的“大圈”急忙联络温哥华的战友,要求武器支援。
当时有个原广州足球队的,是古广明的师兄,来到加拿大也加入了大圈。当年把武器送过去的就是他。当时他和另一个兄弟开一辆CHEVY TRUCK,连跑几昼夜,“烟抽掉几合都记不清了。”来到多伦多,那边的战友立刻精神大振,人人奋勇,一时间多伦多鸡飞狗跳,越南帮大败,从此加拿大全境的唐人街都被解放,“大圈”从此也有了根据地。

(3)
如果大家看过周润发主演的“英雄本色”,应该都觉得很精彩。可是其实现实中的大圈的故事比起“英雄本色”中的故事不知道要更精彩多少倍!
说起大圈们骨气,又岂是那些港澳台的黑帮所能相比的。温哥华有个大圈外号“企佬”,人高高瘦瘦,戴副眼镜,对人和和气气,正行是装修,在黑道上却是赫赫有名,人也很机智。话说“企佬”在温哥华市也开了家杂货店,以卖花和销赃为主,奔腾500的电脑1500什么都有了;九毫米的手枪,AK47间中还有些手榴弹,反正什么都卖。“企佬”的店里也卖中文报纸,有香港人爱看的星岛日报,也有台湾大陆人爱看的世界日报。有一天,店里来了个女人,讲国语,拿了份世界日报。“企佬”便上前招呼,“啊,也是中国人啊,以前没见过呢!”
谁知那女人嘴一扁道,“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台湾人!”
“企佬”那张和和气气的脸立刻就变了。平时店里来的台湾人一般都还称自己是中国人,不管心里是不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吧,都还在场面上认是个中国人。今天这个女人可能刚从台湾来的,有点忘乎所以。只见“企佬”一把夺下那女人手里的报纸,骂道,“丢你老母,你他-妈-的不是中国人,也不是台湾人,你他-妈-的是倭国人!你说个鸟中国话呀,老子这报纸只卖给中国人!你给我滚!”那女人脸又青又红,却也自知理亏,扭头走了。
再说“企佬”有条又高又大的ROTWEILER,据说警犬看见那主儿也是“敖”地一声掉头就跑。那主儿也就只买“企佬”的帐了,直立起来,比“企佬”还高。平日里“企佬”根本不敢带它上街,就拿条粗粗的铁链子拴在院子里看家。不想有一天,有个鬼佬闲逛,经过“企佬”的院子门口。那狗平时倒是不太叫,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那鬼佬,嘴里呼呼地,口水流得老长,然后如晴天霹雳般地猛吼了一声。那鬼佬扭头一看给惊的往后退了两步,给绊倒在地上。那家伙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顺手捡了块石头,朝那狗便砸了过去。正好“企佬”听到狗叫,出来一看,那鬼佬正朝那狗扔石头,便问他那狗犯着他什么了,干吗拿石头砸狗?
那鬼佬一看是个中国人,原本有些理亏,这时候胆气有点壮了,两人便争了起来。不想“企佬”很能说,根本不买他的账,那鬼佬见说不过他,便出言不逊,“CHINK,CHINK”地不干不净起来。“企佬”一听这个,话也不说了,转身便进了屋。那鬼佬以为“企佬”怕了他了,自然更起劲了。不料猛然间,看见“企佬”从屋里冲出来,手里拿一支雷明顿猎枪,一伸手,那枪便顶在鬼佬的胸口,手指紧扣着扳机,从牙缝里问道,“你再叫一遍CHINK?”
不说那鬼佬给吓成如何,“企佬”的几个鬼佬邻居原本想看热闹,不想“企佬”犯了狠的,要出人命,赶忙出来打圆场,出来相劝,直骂那鬼佬“GARBAGE”,“PIECE OF SH-IT”,那鬼佬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抖成个筛子,连连道歉,这才捡回条命回来。事后问“企佬”,万一那小子嘴还硬,你真宰了他?“企佬”歪歪嘴道,为什么不?加拿大没死刑,判个错杀,也就几年牢而已,不过那口气是绝对不能咽的! 下次讲大圈斗伊朗帮和印度帮。 (4)
其实我并非黑道中人,以前也相当排斥这些大圈。可是一旦与他们接触得多了,了 解得多了,才深深感受到以前毛主席说得有多么正确,“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何况那些大圈全不似那些港澳台黑帮,只会吃中国人,看见鬼佬便似个缩头乌龟, 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说起那些大圈的出身,只可以用“感慨万千”四个字来形容。大多数大圈算起来现 在都是四十开外的人了,以前不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就是留城的红卫兵,毛主席语 录可说是烂熟于心,有的以前甚至还通读过资本论,如果不是时运不济,走错了路, 现在如何会背个“黑”字!大多数大圈是广州人,很多人的父辈属于“军佬”(解放 军),是林彪的四野的出身,后来留在广州。七九年自卫反击战,很多人当时都在广 西云南插队,王震一句话,集体回城,在火车站看见部队往南集结,个个热血沸腾, 扔下包裹就地参军,报效国家。这样的人,如何不反台独?这样的人,鬼佬警察如 何搞得定?
曾经因为工作关系,结识了温哥华警局有组织犯罪调查科的探员,都是干了几十年 的老差骨了。他们以前与华人黑帮也打过不少教道,因此很是小看中国人,以为中 国人都似唐人街的那些料。孰料大圈一登陆,几个回合下来,鬼头立刻大了几圈, 不知道如何对付了。曾经就有个探员问我,为什么大陆的中国人与港澳台的中国人 在文化和气质上有这么大的差别,到底中国人是什么样的?我顺手画了只大公鸡, 右下方点了几个黑点,指着那几个黑点道,“这是港澳台,这是中国,大圈是从中国 来的,你说谁能代表中国人的气质?如果你们搞CASE依然按照与以前的华人黑帮打 教道的方式来做,怎么可以?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人比那些港澳台的不知道要TOUGH多 少倍!”
老差骨听了点头称是,道,“以前的华人黑帮杀人都还有个理由,BIG CIRCLE BOYS 从来都没有理由,如果他们发现有什么问题,马上就会动手。所以,我们很难派卧 底进去,本地出生的华人很难和他们沟通的。”
九七年温哥华有个案子曾经轰动一时。一个广州来的大圈在大街上杀了他大佬的儿 子,还要开车撞死大佬的老婆,结果被捕。结果上了法庭,这个小子爆出惊人的内 幕。原来警方以给他永久居民的身份作诱饵,说服他作警方的线人。不料,他大佬 很警觉,发现不对路,就跑回大陆去了,而且知道了他在作卧底,从广州发指令, 要“对”了他。他联络警方,寻求保护,不料警方却不认帐,无奈只有杀人,把自 己送进大牢,坐牢 成了最好的保护!警方也警觉起来,知道内部有人泄密,不久便查到卑诗省司法部 与警方合作的一个秘密调查机构CLUE,又称联合调查组,里面有个原香港皇家警察, 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后被送来协助加拿大警方调查华人帮会分子移民。不料这家 伙却被大圈统战了过去,警方越查越惊,乾脆把这件案子给捂了起来。现在这件案 子没了下文。
这方面大圈和共*产*党很像,杀叛徒毫不留情。
平日开车经过温哥华HASTINGS,只看见大批瘾君子三三两两地在街上闲逛,大多数是印第安人和鬼佬。现在温哥华吸毒的人数比以前大为增加,政府甚至受到鼓吹大 麻合法化的团体的很大压力。大圈帮在加拿大差不多垄断了毒品批发市场。 曾经问过一个大圈,为什么要走白粉?那东西太毒了,不怕以后报应?那大圈反过 来给我上了一堂历史课,“还记不记得鸦片战争?英国佬政府派兵侵略中国,保护 他们的毒品工业,最坏的就是英国佬。中国后来那么弱,和英国佬有很大关系。加 拿大的鬼佬大多数都是英国人的后代,他们不是效忠女皇吗,那就让他们尝尝女皇 赏的白粉喽!历史上最大的贩毒集团就是英国佬。这里吸白粉的绝大多数是鬼佬, 华人不多的啦!”虽然有点歪,不过我也是无言以对。
大圈的毒品都是来自金三角,经由中国南方转到珠江三角洲,在香港待机上船,然 后直奔北美洲。一般是先在加拿大温哥华落船,再批发零售,一部份再越过边境进 入美国。一开始有的鬼佬想黑吃黑,因为以前的华人黑帮被黑掉,也不敢怎么样。 不料大圈不买这个帐,比他们还黑,自然街上就又多了几件无头枪案,从此大圈的 白粉业蒸蒸日上。
大圈在加拿大也做点正行,比如说起屋(建筑)和装修。九七以前温哥华的房地产业 很火,起屋的利润也就相对很高了。如同走白粉,利润高,自然有人要来插一脚。
也想在白粉业里插一脚的首推伊朗人,建筑业就是印度人,反正大圈都管他们叫 “阿差”,反正就是差人一等啦!
先说伊朗人。伊朗人来加拿大大多数是偷渡来的,由于历史的原因,伊朗人也喜欢 走白粉,也干诈骗的勾当。温哥华有许多车行就是伊朗人开的,经常买卖赃车,或 者把烂车伪装成好车,卖给顾客。由于价格便宜,很多中国人上当。曾经就有人买 到辆车,保险杠是用加工过,喷过漆的硬纸板冒充的,几可乱真,一下雨就露馅了。
96年在温哥华的BROADWAY上的一间夜总会,经常有伊朗人出没,就有个小子是开车 行的,拿车行洗黑钱,专门走白粉。他们的白粉一般是来自中东,阿富汗等地。问题 是,伊朗人卖白粉的很多有政治背景,是为恐怖分子筹集资金用的,因此大圈干他 们,警方也乐得眼开眼闭。有天半夜,那小子PARTY完,醉熏熏地走出夜总会,一个 亚裔从黑暗中窜出来,顶着他的头开枪,将他击倒后,又对着尸体补上几枪才扬长 而去。从此以后,这家夜总会便不得安宁,数月内连出几宗命案,最后不得不关门 大吉。反正毒品批发是大圈的禁地,谁要想染指,管你是天王老子,照打!

(5)
比起伊朗人,印度人就小心多了。他们不敢跟大圈在毒品上碰,即便做也是在印度 人的圈子里。在温哥华有一个锡克庙,极端派和温和派一直械斗,都想控制这个地 方,原因在于极端派和印度的恐怖分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警方一直看得很 严。为了更多地筹集资金,印度人也开始涉足建筑。他们的成本很低,人工只有华 人的一半,双方的竞争逐渐白热化,开始有了冲突。不过阿三们比起越南仔和伊朗 人要老实得多,始终都不敢跨出自己的圈子一步。但是,印度人有着大圈们所无法比 的优势。与华人不同的是,印度人一直热衷于政治,如卑诗省的司法部长便是个阿 差。如此,印度人在政界的影响力便远大于华人,自然是朝中有人好说话了。于是, 大圈们便开始走出自己的小天地,开始与加拿大最大的黑帮“地狱天使”联手了。
1999年,接连有数艘运载大陆人蛇的船只被加拿大海岸警卫队截获,另有数艘人去 船空。一时间舆论大哗,几乎所有的加人对人蛇横加指责,似乎黄祸又来临了。为 了向主流社会靠拢,一些加国华人社团,诸如什么“某氏宗亲总会”啦,“温哥华 华商总会”啦,纷纷出头指责那些大陆同胞,同时又指责大陆政府放纵人民偷渡, 将那些人蛇指为华人的败类。可是,这些人有没有想过,当初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是 怎么来的北美洲?难道被鬼佬卖猪仔来这里就很光荣吗?那些白人是怎么来的北美洲, 是印第安人请来的不成?实在是很悲哀,令人悲愤!看着大批的兄弟姐妹坐在集中 营里,那样无助,为什么我们不能伸出手去帮他们一把,还要去踩他们?
据美国移民局报告,每年除了合法进入美国的中国人之外,还有估计不下十万的中 国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中国人在北美洲太多了吗?没有,是还太少了,来得还不够 多!管他什么黄祸论,威胁论,中国人应该多多益善,有了人才会有声势,再团结 起来,积极参政。偌大个纽约,竟然没有一个华人议员,那么多的华人竟然沦落到 地位比印度阿差还低!反而那些“同乡会”,“宗亲总会”在华人社区耀武扬威, 却不敢将一只脚趾跨出唐人街;周润发的“CORRUPTORS” 其实讲述的正是纽约华埠的现状,福建帮,广东帮自相残杀,鱼肉乡亲。 比起他们来,大圈们可说是给华人帮会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他们是一个不分地域, 不分出身的组织;他们中许多人充满了自信,从数不全26个英文字母,到能用英语 流利地和鬼佬差佬打教道。我们许多留学生和他们比,不感到汉颜吗?来到这里许 多年,却只把自己的头似鸵鸟般埋起来,在中国人堆里自信无比,一走出来却唯唯 缩缩,我们的自信都去了哪里了!中国人来这里,不应该只顾着拿身份,只想着赚 几万美金的年薪。有条件的朋友应该考虑一下参政的问题,我相信如果有人出来振臂 一呼,中国人都会一起支持他(她)的!只有有了政治地位,我们的权益才会有保障, 才不会有什么窃密案,中国威胁论。我们中国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都去了哪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