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什么?致时事观察员的一封信,因为你的“一个哥哥给即将成年的妹妹的信”。[讨论]

鉴于作者个人意愿,修改为讨论,并不意味不是原创

时事观察员兄,

     
你好!虽然素为谋面,但是看到你这个哥哥,对自己的妹妹如此之呵护,真的让我这个家中排行最小的男性同胞,非常汗颜。因为,我看到你在给你妹妹的信中,体现出一份痛心疾首的关爱。
      
所以,你的信,读来十分的感人,但是非常压抑,就好像我曾经看到的一本讲述欲望与仇杀交织的小说一样的压抑感,那本小说来自于海的彼岸,一位据说是很有名的作家之手。
     
唉,请原谅,我把话题扯到小说上了,主要是在看了你的信后,太压抑,总想让自己欢快起来,所以被思绪所控,而跑了题。还望海涵!
     
为了不至于太过激烈,太过对立,我建议我对你,真正想说的话,能不能允许我,以一种对你的信的评论的方式,附在其下:
         
看起来,时事观察员的妹妹似乎是个在拼命寻找“爱情”的女孩子,只不过,他的妹妹有些倒霉,似乎在爱的面前,失败了很多次。

    所以,他给自己的妹妹提了那么多的告诫,如果用这些告诫作为一把把“尺子”,去衡量他妹妹自己遇到的每个男性同胞,我们不难发现,任何人,包括女人在内,甚至是“纯洁”,但不是“处女”的女人,基本上都可以排除了。

他,让自己妹妹,去爱什么呢?

    时事观察员还说,恋爱只有两次,可是这两次,都很悲壮——他爱你妹妹,你妹妹不爱他;你妹妹爱他,他不爱你妹妹。把恋爱,当作了游戏,用次数来统计,而且只是为了在意其中你妹妹爱别人和别人爱你妹妹的次数——观察员阿,你怎么这么喜欢数数呢?我曾经在不久前,很短的“不久前”,给喜欢数数的人加了一个特别的绰号,有点儿不雅,不过你可以自己看看我回其他人的帖子里面,在很短的“不久前”经常用的那个绰号。

    可是,时事观察员阿,你就是没有说清楚,爱,到底是什么,你能不能放过你妹妹,让她好好的自己去思考一个这样的问题:爱,是什么?

    也让你妹妹自己去给自己做一把属于自己的合适的“尺子”?我相信你的妹妹,绝对不是一个笨笨的孩子,所以,我更相信,在你的妹妹安静下来去认真地思考“爱,究竟是什么”的时候,你的妹妹就已经开始学着,如何去爱了,也不用再去到处找别人的“尺子”,来衡量自己的“爱人”了。

    那个时候,起码说明了一件事情是对了,你的妹妹将会是个你希望的妹妹:独立思考,敢负责,而且“快乐,开朗,坚韧,温暖”的好妹妹!

    然后,我试图用一个方法来解释,在我的概念里“爱,是什么”:

    爱,是因为仰慕对方的价值观——也就是对方喜欢追求的东西,而在心理上,感觉到对方给自己带来了惊喜,带来了安慰,带来了平平淡淡,却又从从容容的快乐。所以,喜欢靠在他(或她)的身边,静静地享受属于他们(或者她们)自己的欢快的感情空间。

    所以,让我说,真正的“恋爱”只应该有一次,前提是自己知道自己追求的价值观是什么,之后你看看和你自己有同样(或很类似的)价值观追求的人,你们能不能相互去仰慕对方所追求的东西?能,那么在你们不断的追求当中,就会不断地给对方以惊喜、安慰、快乐,也仅仅是因为自己追求,你的他,或者她的你,就能有这么多惬意的感觉,你是不是会更加惬意?这就是爱,产生的源泉,也是爱到永远的动力。

    这些,足以值得你的妹妹去追求了吧?观察员?

    希望,能对你有足够的帮助,因为我们是铁血的兄弟,都在一个志向,帮助祖国的志向,而共同努力,互相帮助,互相进步,所以真地是很希望,你能看看你的兄弟我,对你的一翻肺腑之言。
    同时,更希望你也能像自己说的那样,能够与性格无关的快乐,开朗,坚韧,温暖。
    你认为我的要求是否太高?


                                                   Airwolfwang 顿首
                                                   2005年11月17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