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劫

一、烈火余生    文 / 上官飞雪
早春的晨露浸湿了人们的衣衫,他们站在这里有三个时辰了,谁也没有说半句话,面对眼前千里烟灰余烬。不远处的山石上刻着两个草书大字:“九园”,依旧清晰,一如它五日前的荣耀、威严、地位。
这里是九园,大火在这里烧了五天五夜。
当他们听说九园事故而匆匆赶来救援时,这里已经是火海茫茫控制不住了。现在,唐莲帮,唐门,玉肖宫,千余人在这里搜寻生存者。
“少爷,没有任何新发现。”仆人模样的人向站在这里的一位白衣锦领的少年回禀。
“少爷,还是一无所获,除了死人。”又一拨人回来报告,“但是没有我们要找的人。”
“少爷,那些灰烬全分不出来了。”
“阿封——”旁边一位身着团花锦绣,广袖宽衫,二十一、二岁的绝色女子,失声痛苦,跪倒在地,泪水冲出了脂粉痕。
“冰姑娘。”一直站在她和少爷中间的银发管家见状忙搀扶住她,“姑娘,保重身体。”
她哪里还能控制住悲怆的情绪,泪如雨下,对着空旷的山谷呼喊:“封大哥——”
“冰姑娘,”站在少爷右边的一位十六、七岁的粉衣女子过来搀扶住她,“你这样伤心,晓轩也会难过的。晓轩,”她转向少爷,“晓轩,先送冰姑娘回去吧,她太伤心了。”
“师父,”从废墟中跑过来十几个小女孩,奔向手持拂尘身着道袍的年轻道姑,“没有找到任何活着的东西。”
“连尸体也没有了。”
“根本分不出来,全被烧的面目全非了。”
小女孩们七嘴八舌地抢着说。
“皎皎,你们到处都找过了?”那粉衣女子问。
“素素姐,我们连茅厕都找了。”
“五天五夜的大火,连百年老树都烧成木炭了。”
“许多铁器都熔化了。”
她们年纪小,都只有十二、三岁,被称做素素姐的粉衣女子比她们大一点,比较懂事了,知道这不仅仅是热闹和死人的问题。她转向道姑:“师父……”
师父掩饰不住的悲痛之情,紧闭双目,喃喃自语:“不会的,他武功那么好,不会有事的……”两行泪水从眼眶中汇成一条线。
“小妹,”旁边一位身着黄衣长裙的美丽妇人拉住她,“天意如此,节哀顺便才是。”
她摇摇头:“三姐,他不会死的,不会的。”
被称作三姐的妇人是玉肖宫的宫主黄淑湘,与这位法号慧心的道姑黄淑君是同胞姐妹,见妹妹如此,她无限同情搂住她。
“师姑,他们还在找,不会有事的。”黄淑湘身边一个十六、七岁的艳丽女子也安慰她:“他们武功都那么高,没人能伤害到他们的。”又回转身,对那少爷说:“上官帮主,你说呢?”
少爷点头:“叶姑娘曾在九园随霜月姐一段时日,自然判断准确。”
叶姑娘喜不自禁。
素素却颇有愠色地瞪她一眼。看样子她们的师父虽是亲姐妹,她们却水火难容了。
这时,又一队人跑过来,到黄淑湘面前:“回禀宫主,没有发现生存者,这九园三面环崖,怕是难以逃生。”
闻听此言,冰姑娘的哭声更大了,凄凄切切。
“再去找!”那少爷发疯一样冲手下大吼,“翻遍九园给我找!”在这样的情形下,平日再冷静的人都控制不住。
空谷回音。
余烟袅袅。

********
搜寻又进行了三天,所有人都不抱什么希望了,虽然居住在九园的三百人都是旷世高手,虽然九园的第一位主人乃是第二代杀手之王封子心,他二十五岁就称霸江湖,独步天下十四年,他的母亲是第一代杀手之王封红尘的情人飞天。第二位是前武圣冷昆的唯一弟子冷月,是江湖上身价最高的冷血杀手,他的乌簪之下无人生还,他继承了封红尘当年打败武圣的武功——一剑天下,天下之人,无人能接这一剑。第三位乃是一位无人知道来历的少女霜月,她的武功,世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三个人一夜之间打下天下,建立九园,深居简出,逍遥于世。九园被称为“江湖之颠”。
但是朝廷发三万精兵,象攻打高丽国那样围剿了这个庄园,“九园”,这个辉煌一时的名字就消失在烟灰中了。
唐莲总舵。
“栗林,还没有什么收获吗?”少爷问身边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去年,他们俩曾到九园学艺,栗林便是在那里由冷月传授了剑术,而晓轩少爷则由冷月和封子心为他创制了一套长棍术,因此,两个人对九园的感激之情很深,再者,晓轩与封子心还有私交。
对于少爷的问话,栗林只能摇头:“为三位前辈准备后事吧。”
晓轩沉默良久,叹口气,点点头;“去请慧心前辈和冰姑娘来商量一下吧。”
栗林去了。
晓轩无限的感伤,对身边的管家道:“三位前辈称霸江湖十几年,不想却受奸人所害。如果冷公子没有受伤,也许……”
老管家安慰道:“人难免一死,象他们这样死于盛名之下,善始善终了,少爷也不要太难过,保重身体,唐莲一家人全指靠少爷您了。”
少爷苦笑:“我也许死的比这难看多了。”他年仅十七岁,却装了满腹心事。身为唐莲帮主,十三岁因父母全家死于仇人之手,姐姐被掳走,受命于危难之秋,依靠毅力、智慧和武功收复唐莲大半土地,重新立足于江湖,四年中,他已深知江湖险恶。
不多时,栗林带着一位道姑和一位绝色女子进来。
晓轩看看两个年纪相差二十多岁的美丽女人为同一个男人哭成泪人的模样,深为感慨,封子心这一生真是值得,这四十七岁风韵犹存的道姑是唐门环玲门的掌门,是号称“九州三才女”之一的“水仙才女”;这一位二十四岁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绝色女子是号称“汴京第一美女”的冰雪剑。
各自落座。
少爷:“九园的事……我们都很难过,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望前辈和冰姑娘节哀顺便……”
晓轩说着话,冰雪剑已开始抽泣,他便停下话头,拿眼睛斜睨她。
管家一看这场景,就接住话:“冰姑娘,节哀顺便吧,人已故去,还是入土为安才好。”
丫鬟将绢帕递给她,她深深低着头,掩着面,不再发出啜泣声。
少爷接着说:“封公子祖籍陈州,但十五年前全家被杀,弟弟葬于陈州,妹妹后来葬于飞来岩,父母隐居在外,九园又是他创业的起点和归宿,所以晓轩实在不知道该将封公子葬于何处。两位都是封公子生前的朋友,不知有何提议?”
慧心一直低着头,“晓轩你做主吧。”
这句话不出上官晓轩的预料,他了解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样压抑自己的情感,惧怕世俗流言,如果不是前些日子九园发生的事(见〈杀手**乌簪**泪〉),她今天甚至不会来到这里公开讨论封子心。他虽然不知道她和封子心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傻子都看的出来有事情。
“那么冷公子呢?他是葬在武圣山还是和封公子葬在一起?霜月姐无家无氏,又葬在哪里?还有他的徒弟封旭东,只知道祖籍广东,具体哪里却没有人知道。”少爷问。
问也白问,在这世上,这四个人都没有亲人了。
一阵死寂的沉默。这种气氛搀杂着女人的哭声,让人难受。
这时,仆人匆匆跑进来:“少爷,少爷。”
“什么事?”他看见后面两个人抬着一把长刀过来,便走出门来。
“少爷,这是在土石下面发现的。今天早上,依少爷吩咐去清扫九园,在一个地下室里发现了这把似刀似剑的兵器,上面刻有‘冷月’两个字,于是就带回来给少爷观看。”
“冷月?!”
众人都从屋里出来。
栗林上前,拿起那把长剑。剑有六尺长,三指宽,剑柄上果真刻着“冷月”,光是字就够寒气逼人了,是冷月的手迹,他的乌簪上都刻有他的名字,不少人见过。“这是冷前辈的削山剑。”他确认道。
“在一个地下室发现的?旁边有没有尸体?”少爷问。
“没有,因为地下室也是今天石墙倒塌才发现的,现在已经挖开了,只有石头和一些血迹。”
一个念头从上官晓轩脑中闪过,“带我去看看。”

众人又来到九园,穿过废墟,来到发现削山剑的地方。这地方上面是一个荷花池,已经塌陷了,旁边是整排整排的七十二间练功室和十间储金室,。没有人了解九园的地形,所以没有人发现这地下还有石室。
石室还没有被完全破坏,点上室内的火把,看来也是练功室,这里几乎也寻不到什么了,血迹也消失在烟灰之中。
“这旁边左右一定也是练功室,会不会……浩星,增派人手,再寻找一遍!”晓轩对老管家吩咐。
管家领命而去。
晓轩继续在室内寻找痕迹。冷月的剑遗落在这里,应该是在这里遇难或受了重伤,既然这里没有被烧到,那么他们一定曾经会藏在这里。他向四周张望着。
外面,到处是呼喊的声音和回声。“封公子——”“冷公子——”
从洞开的石门进入另一间练功室,点燃火把。原来的通气孔由于上面房屋的倒塌而被封上了,以至于过了不多时,众人就感觉到呼吸紧张,不得不退了出来。
“这种环境下,十有八九也被困死了。”
四个人坐在一堆石块上喘息,这里已经塌下来了,深深的,仰脸能够看到天空。
“晓轩。”上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声。
抬头看,是素素和她的一群师妹,呼呼啦啦下来。“师父,听说有新发现了?”
慧心摇头:“只是一把剑,你们有什么收获?”
“师父,这里的练功室有几百间那么多呀,封子心可真奢侈。”
“你一位杀手之王是好当的,那是练功练出来的。”
众姐妹叽叽喳喳,各自搬石块围坐在慧心身边,素素则坐在晓轩身边。
“晓轩,我总觉得他们还活着。”素素很会安慰人。
“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他们真的活着就好了。”他托着腮,眼睛四处扫视,看看慧心,又看看冰雪剑,这女人的眼泪真多!爱上一个人就这么严重吗?他在想。他不想看着女人哭,就收回眼光看着石块堆。
“少爷,他们还在搜寻,会有希望的。”栗林安慰兼自我安慰,他真的佩服冷月的剑术,如果不是从事杀手行业,那么他一定是“十大剑客”之首。“……少爷,你干什么?”看见少爷在搬那些石块。
他好象发现什么一样,“你们看!”他指着石堆。
“看什么?”
“我们坐的石块全都有烟熏的黑灰色,但是这下面的石块却很少有,再往里,就只有土石色,难道……”
“这堆石块不是被火烧塌的,而是在火起之前已经倒塌堆在这里了?”栗林接道。
“但是这里的墙壁都很坚固,怎么会自己倒塌呢?”
“是被功力深厚的的人击塌的,你们看,连上面的那一层也倒塌了,如果真是这样,此人功力一定极高。”
“……冷月的剑在这里,莫非是冷月……不可能,他那时身体虚弱,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了。”素素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栗林道。
“哎呀,莫不是冷月的对手……啊,不好……”皎皎说到这里,大家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全都站了起来,一块一块搬开石头。
冰雪剑脸色刷白,纤弱柔嫩的十指磨的血迹斑斑。素素拉开她:“冰姑娘,你放心吧,没事的,你呆在一旁就行了。”
忙了好一会,石块全部被搬开了,但是下面什么也没有,更没有尸体了。
“冷公子是不会被压在下面的,”冰雪剑说:“即使被压在下面,封子心和霜月也会将他拉出来的,他们不会撇下他的。”
“是啊,他们感情那么好。”
“听说封子心和冷月关系很暧昧呀……”嘴快的小师妹唧唧喳喳地说。
素素忙捂住她的嘴。这里可是站着两个与封子心有关系的女人,还有她们为封子心而自杀的大师姐呢。哎,谁让他是个纵横天下又魅力十足的男人呢?想到这里,她看了少爷一眼,少爷,上官晓轩,上官棠,是她的梦中人。
上官棠站在一无所获的石堆旁发愣。石块搬开后,又出现半边房子。他点亮墙上的火把,朝里面走了几步。
“晓轩。”素素跟上来。
“这间练功室好象比隔壁的那间长。”他说着,摸索着朝前走。
众人跟在后面。
渐渐看见了亮光,听见了哗哗的流水声。
“啊?瀑布!”一挂瀑布挂在出口处,听得水流从千尺的悬崖上落入脚下深潭击起的轰鸣声音,就令人心寒。
从瀑布的缝隙中看到外面的世界,青山,绿树,还有对面山崖突出处的一排小屋。峭壁上,狂草书写三个大字:“飞来岩”。
“飞来岩?”上官棠吃了一惊。
“这里可以通向飞来岩?”慧心在后面问。
“不能,中间有条很宽的深涧,”他伸出头查看了一下地形,“不过,这里也是逃生的机会。”瀑布落下的重力砸得他脖子疼,缩回头来。
素素忙拿衣袖给他擦拭水珠。
冰雪剑轻轻为他揉脖子。
栗林再次伸头去观察,证实了少爷的判断,“从这里到飞来岩的边上,至少得三百丈宽,轻功再好的人也不可能飞过去。”
慧心又黯然失神。
素素很理解师父的心情,“师父,别担心,既然洞口被封,那么他们一定是从这里走了,没有被发现,对面的飞来岩是他们以前居住的地方,相信这不是巧合。”
“是啊,前辈不必担心。”冰雪剑也过来劝她,“只要有生存希望,我们就能找下去,晓轩会派人去寻找的。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前辈放心,我会派人去找的。”上官棠答应。
众人这样一劝,慧心立即不好意思起来,她与封子心的关系她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想再提,“……我没什么,只是担心封公子他们,和大家是一样的。”
她这样说,众人也不再说什么。
“那么,立墓的事就朝后推一推吧。如果到明年今日还没有封公子他们的下落,再将他们一起葬在九园吧。”上官棠提议。
众人点头。
就这样,搜寻生者的队伍沿江流而下,出发了。

********
河岸边,三艘大船停靠着,搬运工人忙忙碌碌地搬运一袋袋的货物上船来。
“老崔,好了吗?”一个胖胖的着紫色绸缎外敞的男人摇摇晃晃来到河边。
一个瘦高留着山羊胡的老头应声过来,“员外,马上就好,此次比上次多了一艘船,所以迟了一点。”
“恩。多一艘船就多一袋金子,啊?哈哈……”员外抚着肚皮大笑不止,登上船舱。
“员外,给他们发十文钱可以吗?”老崔问。
“不是八文吗?怎么要涨价?”员外不高兴了。
“是这样,员外,加了一艘船的货,但没有加人,所以他们的搬运量大了一点,于是就要求加一点。”
“放屁!说好每天八文,又不是每艘八文!不愿干就滚蛋!”员外愤愤地走进舱中饮酒去了。
老崔唯唯领命退下。
不多时,三艘船在搬运工恨恨的又无奈的咒骂声中起航了,声乐歌舞沿江而下。

船行半日。
“员外,风向改变,现在是逆风。”手下回禀。
“多加人手不就得了。”
“可是,员外,原来的两个船上的人分到三艘船上了……”
“好了,于班头,”员外叫声乐班的头目,“带你手下吹拉弹唱的全去划船,每人加一文。”
“可是,员外……”于班头想要说什么。
员外一翻眼瞪他。
老崔忙拉住于班头,小声道:“凑个数。”
于班头这才不乐意地叫手下十余号歌伶到外面去划船,他也随老崔出来到第二艘船上。
“员外真是够精明的。”于班头不无讽刺地对老崔说。
“哎,你跟他这么多年了,才明白呀。一厘钱他都算在眼里。我跟他这么久了,一年的饭钱还没有他一顿多。他这一艘船的货够我们享用大半生的了。”
“你是他的老帐房,他还对你这么苛刻……”于班头小眼睛转了几转,看了老崔一眼:“白花花的银子从你手上过,你就不心动?”
老崔看看他,诡秘一笑:“我动了一个人也花不完呀。”
于班头心领神会:“二一添做五?”
老崔点头。
“船怎么还走这么慢!”员外不耐烦地走出来冲他俩大吼:“你们俩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去划船!”
“员外,他们都是拉弦的手哪里能划船,不如在这里靠岸休息,顺便请附近的人家帮忙划一下船。”老崔提议。
“那要多少钱?”
“每人一文。”
“好,你去办吧。”
老崔领命而去。这位帐房兼跑腿。
“于班头,你还愣什么,去让船靠岸那。”
“是,是。”于班头唯唯走开。
不多时,船靠岸了,全累得趴在地上大喘气。
这时,有三五个人抬着一个人过来,“员外,有个人被冲到岸上来了。”他们将那人放下来。
那人长发沾在脸上,青灰色的衣衫褴褛不整地贴在身上,露在外的胸口,胳膊上都看得出有刀刃划的伤口。
员外看了看,皱皱眉:“看身体还健壮,弄碗姜汤让他醒来,到船上划船。”他转身走开,心中窃喜:“又是一个免费劳动力。”
众人忙忙碌碌将这个男人弄醒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睁开眼,恍恍惚惚,“董徐风。”
“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遇盗贼。”
“你家在哪里?”
他想了想,摇头,“记不得了。”
“这样吧,你先上船,我们贩货到东瀛,等你康复了,再回家吧。”
“谢谢。”
董徐风上了船。
这时,老崔回来了,带回十余身强力壮的男人到船上,“拜托各位帮忙了,因为我们要赶路,所以请各位帮忙划船,两个月后返回这里。”
“老人家,你说话算话,每人二十两的。”
“大家都可以做证,但是不要声张,其他人比你们少许多。好了,时辰不早了,上船吧。”
众人呼呼啦啦上船,分散在三条船上了。很快,船便重新进入航道。
入夜。
老崔和于班头站在廊檐下窃窃私语。
“这样利索吗?”
“放心好了,他已经被装进麻袋扔进河里了,还系着石头呢。手下那些人妥当吗?”
“我今天带来的人全听我的,我告诉他们我是老板,他们就信了,其余人不服的,就由我的手下控制了。”
“多给他们银子不就得了吗?谁不是图个钱呢?”
“于兄说的对,等这批货物到东瀛卖了之后,你我就腰缠万贯了。”
“嘿嘿……”
“咳咳”,突然传来的咳嗽声把两个做贼心虚的人吓个半死。
“什么人?”
从柱子后面出来衣人,“打扰了。”
于班头衣看,正是今天救起的那个董徐风,“你刚才听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听到。”他低着头,其实他确实什么也没听到,也不是故意咳嗽的,而是一直就在生病,因为咳嗽想到厨房熬点汤,经过这里,不过,看两个人鬼鬼祟祟,也不会在商量什么好事。
于班头和老崔互看一眼,老崔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小兄弟,拿去吃酒,养养身子,以后有你的好处。”
“谢谢。”董徐风接过来,揣进怀里,低头走开。
“怎么办?”于班头问。
“除掉他!”
他刚说这句话,董徐风“忽”地转过身来,阴森森地盯着他,长发披散,目光如电,活脱脱一个鬼模样,吓的老崔当时软倒在地。
董徐风没理他,继续走了。到厨房给厨子些许钱,要了顿好饭菜。他已经几天没吃饭了,不知道,总之,饿坏了。想狼吞虎咽,但是又吃不下去。慢慢吃完,又拎了瓶酒,回到廊檐下,他的地铺就在这里。
倚着墙坐着,脚伸在船舷上,对酒望月,月光洒在他苍白的脸上,映出两点湿润的光华。
微微闭眼,泪水溢了出来,成了两条线,在月光下,闪着皎白的光芒,“师父……”

次日,船上出现了小小的骚动,但是很快就平息了。只听说员外酒醉溺水身亡了,不过,每人每天的佣金长了,也就没人再去惦记那个苛刻的老板了。
董徐风只是划着船,什么也不说。人家问起他的过去,他都说不记得了。可能是受伤摔坏了脑子。众人都颇为同情他。
不久,船就到了一个岛屿,便是东瀛。
船上的工人下船开始卸货。
这时,老崔来到董徐风身边,“董兄弟,你不用忙了,这是三十两银子,你去玩几天,五天后,我们起程一起回去。”
董徐风接过来,“谢谢老板。”转身走开了。
老崔看他走远,终于松了口气。

第五天,董徐风从客栈出来,朝码头走去。阳光照的刺眼,他五天没有出门一步。还好,记得路。
街上,熙熙攘攘。
他到酒铺买了一壶酒,“这里很热闹呀。”由于心情好,他和老板说了句话。
老板笑道:“客官不是本地人吧,这街上往日很少有人的,今天是由于神州大国皇帝下了海捕公文到这里,官员正在张贴皇榜,所以大家都去看看。”
“神州大国的皇榜?怎么贴到这里?”
“这也是很少见的事情。听说是捕拿一批杀人犯,逃到这里来的,所以从今日起凡是出入海的人,全都要检查。客官若要出行,最好小心点,那些杀人犯听说很厉害的,武功很是高强,有个叫什么封子心的,世代的杀手呀。”
“封子心?”董徐风一惊,拎起酒,转身走了。
来到张贴皇榜处,果然见并排四张海捕公文,画影图形,上有本朝皇帝的印玺。
看那上面:封子心,冷月,霜月,封旭东,四人下写着:中华逃犯四人,杀人无数,罪当族诛。现已逃亡海外,如有拘捕入案者,上方大国加官三品,提供线索着,赏金万两,云云。
他看看,低头直奔码头去。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