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覆雨翻云后转之倾城一刀》

覆雨翻云后转之倾城一刀
秋亦枫

序章

珠穆朗玛峰,这座大地上最高的山峰上向来渺无人烟,没有任何生命能在这片禁区内生存,但这天却有一对宛若神仙的男女出现在珠穆朗玛绝峰顶。`

那男子黑衣红袍,龙行虎步,有若君临天下的帝王,高挺而略带鹰钩的鼻子上是一双大海般深不可测的眼睛,紧紧抿着的嘴唇透着鹰鹫般的坚毅。而他身边白衣如雪的女子更是风华绝代,再没有任何人间言辞能形容出那种清丽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气度。

两人挺立在绝顶的一块突出于半空的大石头上,任如刀般呼呼的冷风拂起的衣带。良久,良久 ,那伟岸如山的男子才长叹一声,道:“二十年前,我孤身一人横扫雪山法轮寺后,第一次登上这世间的最高峰,就站在这块大石上,心中便有一种‘峰至绝顶我为天’的满足感,但这二十年来,我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此时此刻,我只觉得天地之伟傲,自己之渺小无助。天地不仁,真不以万物为刍狗啊!当年神功初成,初出江湖的喜悦,昔日只手遮天,横行天下的快感,此时想来都只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梦,难道我们真的就只能苦苦局限于这场梦吗?路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

那女子幽幽道:“天地至圣,无不博大精深,可叹我们粗通皮毛便已在世间不可一世,殊不知这无上天道却有几人能参破。月拨啊,你我均不能抵挡这天人之道的诱惑,义无返顾地踏上了这条不归之路,究竟是对还是错了?”

月拨笑道:“参破也好,不破也好,对也罢,错也罢,难道世间还有别的所求能让你我动心吗?”

那女子又道:“既不动心,又何必逆心而为呢?”

月拨叹道:“你可见过水中浮萍?不是心动,不是身动,只是随波而动罢了!身心皆不由己。可惜我三年前方才明悟这浮萍如何与水抗争之法门,你可想听听?”

那女的又道:“不用听了,他动自他动,我心似浮萍,又何来抗争,又何用抗争!”

月拨哈哈笑道:“法颜,你倒是比我还明白这法门。慈航净斋的-功法比我这自修的野狐禅确是高明多了!法颜,你我这番同游雪山,你当我不知你心中所思吗?十年前,我或有逐鹿中原之心,但此刻,有你在我身边,夫复何求?”

法颜顿足娇嗔:“月拨啊,你何故又来调侃人家。难道我已为你道心失守,还不够吗?”

月拨怜爱的地看着法颜那白玉般无暇的脸庞,道:“法颜,我再也不会涉足红尘俗事,你放心好了,只可惜你兰心慧质,当世不为第二人想,却偏偏为了这等俗事分心,以至无法坚守道心,否则只怕早就跨出了最后一步!”

法颜道:“自师尊撒手的那天起,我便已背上了包袱,再也不能突破无欲无求的境界。再后来碰到你这冤家,终陷情关中,至今无法自拔。但祸福是非,谁又能料。佛若无情,就不会起普渡众生之心,说不定因这段感情而终至大圆满境界也难说得很呢?!”

继而 ,法颜又喜孜孜地道:“你放手尘世,中原武林应该歇口气,好好休养生息一番了!”

月拨笑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我门下三大弟子,多尔滚沉稳坚毅,尊龙强韧不拨,而三弟子铁寒在武学一道上的捂性更是我生平仅见,只怕放眼天下,亦难有余子可与之相抗呢?”

法颜嫣然一笑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中原现下风起云涌,各路英豪,天下英雄相继而起,没准会出个百年前浪翻云般的奇才来呢!就我师姐冰尘的弟子月影就不可小看,来日成就或会在你我之上呢!你关外有你关外的豪杰,我中原也自有我中原的英雄。呵呵,梦幻空花,又何劳你我把捉呢?”

与拨仰头看看远处看似触手可及,不断幻化的云层,叹道:“是啊,梦幻空花就如这云无常定,又何须把捉!人生如化蝶一梦,纵使此刻你在我身边,我仍是觉得如此的空虚与孤寂,莫非我们所走的这条路注定了再没第二个人能分享我们的欢乐与痛苦,我们的执着与挚诚?只愿苍天终不负我此生啊!”

法颜静静地看着这世间唯一能让自己动心的男子那如刀削般的侧面,那若海深的眸子,伸出手为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轻声道:“你我此番相聚后,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再会的一刻?”语音中已有哽咽之声。

月拨正颜道:“法颜,若你连离合聚散都看不透,那便不再是我所深爱的法颜了。见与不见又有何分别呢?唉,都怨我昔日年少气盛,与你争胜,以至你道心失守!相间争如不见啊!“

话音才落,雪峰绝顶已失去月拔伟岸的身影。

法颜痴痴的看着远处变化翻腾的云海,绝世的娇容上终有一滴淡淡的眼泪慢慢地滑落下来被冷风一吹,凝成了一颗晶莹剔透如玛瑙般的冰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