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夜》(3)[原创]

爱上爱溺水的鱼 收藏 70 922
导读:《三天两夜》(3)[原创]

第三节,近鱼

 

第二天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杀灭早已起床了,正在穿衣服,我也连忙一骨碌起来穿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望向窗外,似乎没有看到阳光,清晨的北京城呈现出一种很平静的淡蓝色,但是平静当中却透着丝丝的凉意。

我和杀灭洗漱完毕之后,就走出房间,隔壁特种兵他们的房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只见他和芋头儿早已起来,芋头儿在洗脸,特种兵大哥正在……我不知道在干什么,似乎只是纯粹地站着,吼吼。芋头儿一见到我们就笑了,说是guosir今天一大早酒醒了之后,就打电话到他们房间来骚扰特种兵,把大家都给弄醒。特种兵却是一脸郁闷的表情,说是昨天晚上自己似乎没喝多少,但是回来了之后显然有点高了,居然穿着秋服就去小鱼的房间和大家聊天,今天一定得跟小鱼说对不起。

听了特种兵的话,我不由自主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如果穿着秋衣聊天就算很失态,需要道歉的话,那我昨天晚上梦里的行为,估计够我上电椅了。

我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没敢和大家聊下去,所以连忙退出房间,去敲小鱼的房门——昨晚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小鱼曾经声称今天早上要在我们睡醒之前跑到我们的房间骚扰我们,所以今天我必须先发制人,以免到时候小鱼恶人先告状,把我睡懒觉的恶名传遍水区。

敲了一下门,发现里面没有声音,琢磨着估计小鱼还在睡觉,我不怀好意地想,不知道小鱼有没有化妆的习惯,如果有的话,估计还得再过三四个小时才能出门吧——大学几年时间里,见过化妆速度最快的女生是一个半小时,最慢的是6个小时……据说是从午饭吃完之后开始画,一直画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恶寒啊……

呃……不过按照小鱼的漂亮程度,如果是化妆画出来的话……估计至少也要五个小时以上吧。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继续敲门,这一次有了反应了,只听见里面传来了小鱼的声音:“来啦来啦。”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小鱼看来是素面朝天型的美女,我也不用担心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或者在某个清澈无比的游泳池看到卸装之后变得诡异无比的“破解版”小鱼了。

开门的小鱼满脸阳光,还是那件黑色的风衣加白毛衣:“你等一下,我整理一下东西。”

小鱼说完之后,就转头进去了,把门开着,头发则顺时针飞起来转了180度后落下,把我一个人放在门外瞎激动——她说的是“你”耶,不是“你们”耶!

我一边自我感觉良好地站在走廊上激动,一边等大家,过了一会儿,大家都出来了,还有一个昨天深夜才抵达北京的,id为铁血圣战的男……男子。我之所以说得很犹豫,是因为这个家伙……实在太夸张了——他的脸一看上去就是一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好多年了,可以没有想到后了聊天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还是一个20岁的小孩子,唉,难道铁血现在都很流行“货不对版”么。

大家集结完毕之后,就准备出门去吃早餐了,走出宾馆的时候,我和小鱼走在人群的后面,小声地聊天,小鱼说她昨天晚上做恶梦了,我条件反射地说我也做噩梦了。然后我肠子都悔青了——我那个梦敢说出来么,要是告诉小鱼我在梦里做了那么恶劣的事情,小鱼指不定就把我挂总部大楼上烧了呢。于是我打了一个马虎眼就糊弄过去了,没敢说具体做了什么梦。

说着说着,大家就到了宾馆外面的大道上了,由于对周围的地理环境不熟悉,一度有人建议去宾馆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吃早餐,结果遭到所有人的集体抵制(顺便说明一下,我纯属跟风,和抵制洋货没有任何关系)。最后大家决定找找看有没有别的选择,我们绕了一个小圈,在那家麦当劳的后面找到了一个已经被拆迁走的房屋废墟现场,有好多卖早餐的小摊,都是老北京的一些东西,大饼、油条、豆腐脑、稀饭什么的都有,我很是仰慕了半天——毕竟在祖国大地上,能够把大饼油条摆到麦当劳门口去卖还是很有勇气的,至少我在福州是都没有听说过。

我们就决定了在这里吃了,不过看着热气腾腾的早餐,我有点发毛——我天生怕热不怕冷。我犹豫了很久,准备选豆腐脑,却发现特种兵大哥的那碗豆腐脑上面居然都是我最害怕的辣椒油,于是我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我决定了,还是自虐了——喝稀饭。北京城的稀饭居然是红色的??我不清楚这是哪门子的稀饭,难道真的有北柚南桔之说?那也没有理由南方的白米到了北方就是红米啊,祖国心脏的小朋友们的作文似乎也都是写“白花花的大米饭”啊。

我糊涂了,但是也没有深究下去,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小心地一口一口吹凉了吃,小鱼坐在我旁边,她点的也是稀饭。我要了一屉小笼包,骑王也点了一屉,不过他们都没有位置,就放在我面前,他们端着手上的豆浆或者豆腐脑喝了。我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当时我怎么就没有给他们让座呢,难道美色真的可以让人把很多东西忘掉了么……唉,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喝了几口粥,坐在我们同一张桌子边的两个不认识的男子在聊天:“嘿,昨天在马路对面看到一哥们,穿着背心短裤呢。”

接下来他们说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我表情古怪地看向小鱼——因为我觉得那两个家伙说的是我:我昨天下了飞机,觉得北京城特热,于是就一直穿着背心,直到找到公司,结果一路上被行了无数个注目礼,要不是带了一个旅行包,我估计得有人打精神病院电话了。

小鱼发觉我在盯着她看,脸微微一红:“干嘛盯着我鬼笑鬼笑的。”

我还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低头吃饭。

吃完饭之后,大家就回宾馆,准备早上的行程(顺便再BS自己一下,早餐居然让特种兵大哥付帐了,我觉得我差不多都快成了拆白党了,郁闷,5555555555555)——

杀灭、芋头儿、特种兵大哥还有圣战他们几位准备去逛军事博物馆,我就跟小鱼商量了去清华的事情。

在小鱼房间里面,看着小鱼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我假装若无其事,其实是紧张得半死地说:“小鱼,要不你当我一天的女朋友吧。”

这次的谈话虽然比上次更加突然,但是这次小鱼倒没有像昨天那样手忙脚乱了,只是抬起头冲着我笑了笑:“你怎么还不死心啊,都跟你说了太远了,不可能的。”

“唉。”我垂头丧气地转头过去看窗外的景色,而小鱼则一边准备出门要带的东西,一边打手机,一边抱怨:“老鬼的电话怎么老是打不通啊,真是的。”

我愣了一下:“啊?老鬼?”

“对啊。”小鱼回头笑着说,笑容里带着一脸的甜蜜,“让他带我们去清华玩啊。”

我自作聪明地以为自己知道了为什么小鱼拒绝我,我在自己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似地叫开了开什么玩笑??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已经有主了!?而且还是铁血自己人的!?太过分了吧!?老天爷,难道你是故意在玩弄我么!?让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又在我刚刚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粉碎了我所有的希望!?难道我真的曾经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么!?你要这么折磨我!?难道是我5岁那年偷偷上树摸鸟蛋,让你记恨到现在?还是我7岁的时候偷偷抽了人生第一口也是唯一的一口烟,从那时候下的诅咒现在灵验了?

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甚至觉得整个地板都在滑稽地晃动起来,我用自己最后的意识,控制着自己的舌头:“那……那算了吧,我还是不要去了……我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

“电灯泡?”小鱼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愣了半天才想到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什么呀,人家老鬼都已经有了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准夫人呢。”

“啊?”这一下轮到我愣住了,虽然意识有点模糊,但是小鱼的话,我还是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我的已经接近死机的大脑花了好半天的工夫才逐渐弄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完成了从地狱倒天堂的迁移,我也终于相信了某位铁血首长的名言:“恋爱中的男人的智商就像一头猪,而正在追求美女的男人的智商则比猪还不如。”

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现在是我离开福州以来最高兴的时间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完全大脑沉浸在了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嘴巴的说话功能也完全被大脑剥夺了,不管小鱼说什么,我都像一个白痴一样,只知道拼命地点头。

说话之间,小鱼跟老鬼联系上了,他让我们去圆明园门口等他,于是我跟小鱼就出门了。我们一出门,就找了一辆的士就上去了,告诉司机我们要去圆明园,原来以为圆明园这么大的地标,这北京城是个人就该知道了,何况是的士司机。没有想到司机反问我们是要去圆明园哪个门。这下我和小鱼全傻眼了——老鬼只说是圆明园的门口,谁知道要去哪个门啊,而且听司机口气,这圆明园的门似乎已经多到了得用天干地支去排列组合了。

于是小鱼说要给老鬼打个电话问问,我说算了,就去最近的那个门吧——以清华研究生的脑袋,应该总不会白痴到让我们到离我们最远的那个门等他吧?

小鱼想想也对,就没有打了。一路上,我跟小鱼瞎聊,纯属杀时间,末了连我自个儿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到了目的地,下车之后,却没有看到历史教科书上的那些残垣断壁,而是全国各地随处可见的……建筑工地????重建圆明园?还是这里准备盖一个皇家楼盘,只准姓爱新觉罗的来认购?而且楼盘,啊不是,是建筑工地的旁边,居然是……数千人的游行??而且一个个看起来貌似“白衣白铠”,我和小鱼瞄了半天,才记起来昨天晚上奥运吉祥物的公布,今天这个应该是庆祝游行。

由于那些游行队伍毫无特色,所以根本无法提起我和小鱼的兴趣,我们站在马路边东张西望,希望可以找到老鬼的身影,但是却一无所获,小鱼试图打电话给老鬼,但是一直打不通,于是我建议沿着马路,边逛边找。小鱼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心里乐开了花——终于可以两个人单独边走边聊天了。我在心里暗暗祈祷——老鬼啊老鬼,你要是能够感觉到我的心电感应,就到圆明园离我们最远的那个门等我们吧,我以后一定天天给你烧高香,给你开高级信道,就算你掉进军法处了,虽然我不敢把你放出去,但是我一定也给你安排一个单人牢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我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东西,一边靠着天生的单细胞趋跟美女的本能紧跟着小鱼走,我们沿着马路走了一小截,我就建议穿过马路到对面去——虽然不是很清楚圆明园在哪里,但是总觉得马路这边不像圆明园:都是一些茶馆什么的。

但是我们找了半天,却发现没有斑马线或者地下通道,更不用说天桥了,我问一位站在路边的老大爷,在那位老大爷的指点下,我们才知道这段路原来什么都没有,要想过马路,唯一的办法就是看看左右有没有车,直接横穿马路。

我郁闷了半天——我在福州可是良好市民啊,不要说闯红灯,就连扔根冰棍纸都要找个标准的垃圾桶,没有想到才来首都不到一天,就要先穿一次马路……

可是小鱼却没有像我那样想那么多,她一把拉起我的左手,看看左右没有车,直接就往马路对面冲过去……

我发誓我当时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当时马路上有没有车我都不知道,我相信当时就算是本拉登过来说他是我二叔我都不会反驳,因为当时我的整个大脑里面只剩下几句话在翻来覆去地回荡——她拉我的手了……天……她拉我的手了……这……这不是在做梦吧……她居然拉住我的手了……她的手好凉……好软……

我想我当时一定是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因为当我们穿过马路之后,我当时居然毫无抵抗地让小鱼的手从我手中挣脱,大家一定可以体会得到我当时有多后悔,我当时几乎恨不得把自己的左手砍成十七八九二十块以泄愤,自己心里更是把自己骂了九九八十一遍猪头,骂自己没有珍惜机会,这种至少要6500万年才有可能修一次的机会居然就这样被我轻易放弃了,我简直可以用痛不欲生来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了……


但是小鱼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的状况,反而还在到处东张西望地找老鬼,幸运的是,此时老鬼电话打通了,小鱼和老鬼说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告诉我说老鬼在马路对面。我好是郁闷了一把——老鬼啊,你还是没有接到我的心电感应,罢了罢了,单人牢房就不要提了……

站在马路旁边,我和小鱼极目远眺,终于在远处的一个小吃摊附近看到了老鬼的身影,我们远远地朝着他挥了挥手之后,就准备过去了,只是……我们似乎还要再穿一次马路了-_-。

而且更我们郁闷的是,我们这次横穿马路,居然找到了斑马线,而且就在我们第一次穿过马路的不足20米远的地方……我晕,老大爷,你害我……

但是最令我郁闷的,还是这次过马路的时候,小鱼没有再牵着我的手了……

唉,果然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古人说的话永远都是那么正确……

见到老鬼之后,小鱼咬牙切齿地责怪老鬼屡屡浪费她昂贵的长途漫游电话费,恐吓要将其踩成某种扁平状。而我则是因为老鬼居然在这么近的地方等我们,实在可恶,完全无视我和小鱼珍贵无比的独处时间,所以我借题发挥,打着为小鱼话费报仇的旗号,强烈谴责老鬼的恶劣行径,在一通真人PK之后,胁迫老鬼先去停自行车,我和小鱼直接去清华(距离才几百米)【好险,老鬼太8厚道了,人家小鱼第一次来清华,你居然就要用自行车……可恶啊可恶,其心可煮,其意可蒸!】。

在老鬼的带领下,我们从清华紧挨着圆明园的那个门进去了,我从看见那个门的第一眼开始就郁闷了半天——这就是清华???这就是我们中国的第一学府?怎么看起来连我的那个不入流的学校都不如啊??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怎么说也是第一学府啊,包子的肉不在褶子上,里面应该会好一些。

但是,在清华里面走了大约20分钟,我终于彻底失望了,不管是功能性建筑物、还是绿化工作、或者是校园布局所透露出来的那种气氛,无一不在大声向来访的人宣布——清华就是一个土财主,一个俗不可耐的土财主。

我泄气了,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又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恢复理由——虽然清华已经失去了观赏的价值,但是身边的佳人可依然是秀色可餐,再说了,本来来清华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陪小鱼么:)

于是我接下来的工作重心,迅速转移到了小鱼身上,而那些已经成为残枝败叶的“荷塘月色”和二目无光的孔圣人雕像,早就被我扔到了九霄云外。

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看,虽然周围的环境偶尔略有改善,但是也就是从一个乡下土财主升级成一个农村暴发户的水准而已,我实在难以想象这居然就是我当年仰慕已久的清华大学。不过失望归失望,已经不关我的事情了,不是说了么,我现在关心的,只有小鱼而已^_^。


我们一直逛到了大约中午11点时分,我打算和小鱼一起回宾馆去了——因为小妖的男朋友说下午要来宾馆接我们去会议现场。

但是和老鬼小鱼说了之后,我也忘了是三个人中的哪一个提出建议给小妖的男朋友打个电话,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多玩一会儿,然可以直接去会议现场了。

于是我们在老鬼的强烈推荐之下,一边找小妖男朋友的电话,一边走向水木清华。

由于我们谁都没有小妖男朋友的电话,所以前后打了许多人的电话,终于曲折地拿到了小妖男朋友的电话,结果打过去之后,却被告知打错了,我们那个郁闷啊,结果就这样,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小妖的男朋友。

我们话语之间,就走到了水木清华,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太出色的景致,但是比起清华的其他地方,简直是好太多了,难怪老鬼会一直推荐我们来这里。

整套建筑物都是仿古造型的,大门两边贴的白色对联很耐人寻味,具体内容我就不说了,大家有空的时候可以自己去看看。我们在这里拍了几张照片,正当我准备给自己拍一张的时候,小鱼兴高采烈地向我跑来,说是要和我合影一张,我幸福得差点晕过去了,连忙把相机交给老鬼。我们站在大门口,我在前面傻站着,活象正在装蒜的土财主,小鱼则站在我的身后,手臂轻轻地放在我的肩上,我觉得自己的心跳正在疯狂地加速,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自己胸口的部位正在急剧地起伏,好像立刻就要破口而出似的。我感觉自己就像站在海边,数十米高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向我拍来,力道大得可以粉碎掉所有抵抗他们的东西,当然,我是不会抵抗的,因为每一个海浪上,都刻着醒目无比的两个大字——幸福。

我脑袋里面想的东西很多,多得我连自己都数不过来,但是整个人却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唯一的功能就是傻笑,不过幸好北京城的气温够低,不然我现在一定已经紧张到了满头大汗了。可紧张归紧张,我心里依然在祈祷——老鬼啊老鬼,早上你在那么近的地方吃早餐,我就不计较了,但是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啊,这张照片你瞄准一点,取景的时间长一点,起码要等两个小时再拍!不!应该要三个小时,如果可以这样瞄着一动不动,能够四个小时以上就更好了,让我和小鱼多呆一会儿,哪怕一小会儿就好了,拜托拜托了。

可惜的是,老鬼还是没有听到我“心灵的呼唤”,不要说四个小时,他只花了四秒钟就拍完了,我甚至怀疑没有没有四秒,顶多就零点四秒的时间而已……小鱼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肩头……

55555555555,我又错过了一个极好极好的机会……苍天啊!!难道你就不肯给我机会的同时,告诉我该怎么办吗!?

-_-|||

 

拍完之后,老鬼建议我们到水木清华的对面去往这边拍,画面会好看一些,于是我们就过去了。在水木清华的对面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帅哥,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很斯文,很有一点书破万卷的感觉。老鬼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号称清华的四大才子,小鱼一听,顿时促狭地笑了起来,她紧走两步,走到那个帅哥旁边,那个帅哥却似乎没有注意小鱼,只是看着水木清华的方向,让人感觉他似乎有很多心事。

小鱼笑着冲着我打打手势,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马上拿出相机,对准他们两个,只见小鱼伸出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肆无忌惮地轻轻挑起了那个帅哥的下巴,而我就“喀嚓”一声,就把这副画面给拍了下来。

什么??你问我怎么小鱼调戏那个帅哥我怎么不吃醋??有什么好吃的?不就是调戏一下朱自清的雕像么,至于吃醋吗?真是的,sigh,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比我还封建(扑通扑通,周围倒了一片)。


逛完了清华,调戏完了朱自清(小鱼:@_@,我怎么就觉得我中了死大米的奸计了呢)之后,我们就踏上了回宾馆的路,回家的路上闹了一点小小的风波——我们招停一辆出租车,结果清华一个帅哥的自行车在后面“追尾”了,不过幸好没有什么事情。

回去的路上,我和小鱼终于再次成功地展现了一次我们的天赋——迷路了……把老鬼给气晕得%^%#&^%(*^&&O)(*。

在经过我们三个人不懈努力地问路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宾馆,而特种兵大叔他们已经在宾馆楼下等了我们很久了。我们到了之后,发现离小妖他们过来的时间尚早,于是就一起先去吃饭了。大家吃完饭之后,休息了一会儿,就一起去了会议的现场。


会议的现场情况,网站有专门的帖子和录像介绍,我就不多说了,只说一下我和小鱼的事情——

我和小鱼被安排在了不同批次到达现场(BS一下,居然把美女都安排在了小妖男朋友那批),所以我到的时候,小鱼还没有到,于是我就在身边给小鱼占了一个位置——好怀念啊,上一次给别人占位置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6年前?还是7年前?


大约过了10来分钟,小鱼就来了,她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就坐在了我旁边,两个人低声聊起今天的行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聊着聊着,聊到了我们伟大的CEO——蒋磊蒋委员长身上去了,我借着酒兴(其实中午我一滴酒都没有喝,只是闻到了一点酒气而已,但是已经让我有点发晕了),把“委座”一顿狠赞——吼吼,反正委座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至于和偶抢小鱼啦^_^。

说着说着,小鱼突然问我:“你后面的那个是不是就是江泪啊。”

我回头一看,迟疑了一下,我也不敢确定(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结果期间折腾了不少动静出来,才确定那个的确就是委座。寒暄没几句之后,会议就开始了,委座上台开幕致词,接下来就是四个牛B的传统作家和四个牛B的网络作家对轰,具体内容网站的专题报道里面都有,我就不说了。只是台上对轰期间,台下坐在我前面的雪亮军刀和特种兵大哥他们似乎都察觉了一点不对劲,他们转过头来偷偷问我:“大米,我们都觉得你和小鱼好像有点问题,是不是……”

他们没有往下问,但是意思差不多是个人都懂,于是我厚着脸皮笑着回答:“是啊,她是我女朋友啊。”

这个回答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惊诧的表情翻译过来大抵就是人不可貌相之类的词语,不过在特种兵大哥的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倒是真的很罕见,吼吼。

我回答玩他们的问题之后,偷偷看了一眼小鱼,发现她也只是笑着,小声骂我:“大米,你又在那里瞎胡说。”

于是我心下大定,后面和大家之间的关于会议内容的交流顺风顺水,得心应手。

只不过在大家互相留下通讯地址的时候,我偷偷BS了一下雪亮军刀——我在小鱼的留言簿上留言的时候,在自己的ID旁边加了一个注明“未婚”外加一个笑脸,没有想到雪亮军刀也在自己的ID旁边注明了一下“我也未婚”,而且笑脸的面积居然比我还大,好可恶啊,55555555。

没过多久,会议结束了,小妖的男朋友出现在我们面前,开始安排晚上聚餐的座位编号了,我也长长松了一口气——黑夜降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