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故事 带着螃蟹闯海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第二次去非洲。
    因为第一次去的时候在荷兰转机延误了22个小时,我一个人蹲在阿姆斯特丹机场没人搭理,所以这次就忙不迭的选了肯航,从香港走。本来想走迪拜,回来可以买化妆品,贼便宜,可是没位子。
这是第一次去乌干达。临行前已经早到的同事不经意的在MSN上说了句我到的那天是周末,他又没有车,而我到的很早,恐怕他要六点起床之类的话。TNND,本姑娘第一次去乌干达,又是一个人,就这么对我?!啥意思!我一气之下找到一个曾经在乌干达呆过些日子的亲戚,让他联系他的同事给我安排了接机和住宿。
从北京出发后22个小时,我准时降落在乌干达的安德培机场。一点也没耽误,虽然从香港起飞的时候因为等肯尼亚的总统,我们稍微的晚起飞了大半个小时。但是看着肯尼亚的总统竟然也只是在头等舱里挂了个红帐子作为自己的专驾,就原谅他吧。
安德培机场就在维多利亚湖边上。我在初中的时候学地理,知道维多利亚湖在非洲的地位,所以,看到了湖水心里还有些神圣和激动的感觉,阳光撒在水面,看起来很平静,就像小学读的课本,象镜子一样。
我只申请了肯尼亚的签证,所以排队落地签。又因为一步三回头的看维多利亚湖,就成了最后几个人之一。
    狗米的粥-肯尼亚的某一顿早餐
在我们的常驻地,不象其他大公司那样可以请厨师,一则公司财政紧张,二则人少,不值得。象我们短期出差的人,就直接交伙食费,在常驻地搭伙。
因为这次来之前就听说了某些人士的故事,所以我们这些外来户就特别注意避免惹起争端。
某一天早晨七点起床,我假装很贤惠的样子,跟另一个男同事一起为大家做早餐(注:本姑娘在京从来不作早餐,只负责吃和吃完了抹嘴和如果味道不好就发脾气)。男同事是个勤快人,涮洗了锅,说是做稀饭,热面包和前两天做的馒头。我想了一下在京的时候LG都要准备好稀饭、牛奶,还有小咸菜,我也想吃同样的东西,所以卷了袖子当早餐大厨。
冰箱里没有可以吃的,象大众印象中非洲般的贫穷样子。常驻的人们还没有起床,我也打算给他们一个惊喜,在厨房里搜索半天,两个胡萝卜,一颗白菜。所以后来就是凉拌胡萝卜丝和凉拌白菜丝,丝的粗细不均,但是是我的最高水平了。加了一点蒜末,估计不会影响工作时的口气。

那个做粥的同事从袋子里倒出米,洗的很仔细,我都烦了,催他赶紧的,做个早餐不必婆婆妈妈。
火也算来得及,煮开粥,没找到计划中的红薯,就切了两个香蕉。   
    7:30,大批人马醒来,吃早餐。有粥有菜,也不是常驻的值日生做饭,我们俩得到了很多表扬。
“呀!早餐很丰盛呢!还有小菜!”
“粥的味道很特别啊,今天中午估计又得到两点以后,多喝两碗!”
“怎么好像米没有洗干净?有皮?”“米是从皮里来得,补充点B1,在非洲这个地方。"
大家吃饱喝足,我们两个厨师自然很有光彩,收拾停当,人模狗样的西装领带的去工作。路上还在讨论说我们在肯尼亚出差多几天多好!
中午果真两点了还没有要吃午饭的样子。幸亏早晨吃得多,我在快三点的时候仍然讲课讲的神采飞扬。
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讨论第二天早餐吃什么。但是到了家门被陪驻的家属嫂子堵在门外:“xxx,今天早晨谁煮得稀饭,用的是狗米!咱们吃的在橱子下一层!”
我跟男大厨愕然,哄堂大笑,笑得邻居家得黑佣也出来看光景。
他们都说,难怪早晨得粥味道不一样!



       蒸馒头-肯尼亚
有面有发酵粉,天天吃米饭烦了,决定自己动手蒸馒头。
大家都是没有什么太多生活经验得人,尤其是蒸馒头这类极度“女红”的活。看着面前这群大小伙子,我不一定比他们差,最起码我还是女的。
当然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故事的重演,又加上众多行外“专家的指点,然后出来了后面图里的东西。
大家看看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我亲自吃的。

    带螃蟹闯海关
    晚上的飞机去肯尼亚,因有好友在肯,我去了海产品市场。
    鱼托还是那几个,价格却每个涨了500先令。在坦的同事搂着鱼托的脖子,很是阶级兄弟的样子用斯瓦希里语跟他们讨价还价。
买了10只大螃蟹,二三十只中型的,合人民币不到200块,虽然涨价,还是便宜。付了货钱,每个鱼托两三百小费,我们奔回家打包。
是一个药箱子,拿见到横穿竖穿的弄上无数个窟窿,然后用打包带五花八门的捆了起来,兴冲冲的去了机场,这次的螃蟹肯定不会憋死。
安检碰见了一个胖姐,问了一下,我说是螃蟹,吃的海产品。大概没听明白,疑惑的点头让我走,便说“CRAB?”CRAB?"
问题在托运行李。票已经CHECK IN了,两件行李也托运了。就剩下螃蟹箱子。那个小妹妹很牛气,问是什么东西,要打开来看,我说小心咬你,是螃蟹,活的。就是最后一个单词惹事了,她说肯航禁止运送活的货物,如果我想带,必须做大巴。
面对黑人的心理优势还是有的,我提高了声音问是什么时候的规定?说我在内罗毕和达市之间往返多次,带过多次螃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规定(其实我是两年前从达市去的内罗毕,还没有带螃蟹)大巴要十几个小时,我怎么耽误的起时间(并不是时间的问题,是怕受累)?
没成想我真碰上了一个硬主。无论我怎么横,她就说按规定不允许托运活得东西。还说我以前肯定不是乘坐的肯航。什么叫言多必失?我听了他这句话,翻出来西北航空的里程卡,说你查查我的里程,你就知道我曾经做过多少次肯航,肯航哪有这条破规定?我从香港过来的时候亲眼看见有人托运了一条狗,活的狗!狗都能行,为什么螃蟹不行?
她不说话了,翻着白眼拿着我的登机牌,说什么我们的规定如何如何。我想,反正我的名字现在已经CHECK IN 了,我不上飞机你们不能起飞,就磨一下吧?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说我给你点美元行不行啊?我外面没有人送我,拿出去就浪费了。人家还真是守规矩的人哪,竟然跟我说钱也不行,我们规定不允许这么做!傻冒,给钱也不要。
她问我到底TRAVEL不TRAVEL,如果TRAVEL就把螃蟹提出去,如果不TRAVEL就SAY.还一个劲的看表,我看着时间也不多了,就要求见他们的值班经理。值班经理来了,是个大哥,竟然也黑着脸说不行,我一听这话都要气疯了,说,我再次声名我要TRAVEL,但是必须跟我的螃蟹一起TRAVEL,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将把我的螃蟹提到CABIN去,那肯定也是你们的规定不允许的吧? 我就站在值机台那里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我得螃蟹,看看他们的脸色,耗着。
终于有人等不及了,机长拿着对讲机来问怎么还有人没有登机?^_^,绝对不能让他们先告状!我迎过去拖着机长的衣服袖子把他弄到了旁边,跟他说我经常乘坐肯航的飞机,但是我不清楚肯航最近有些规定变了,可能是肯航的信息通知系统有了问题,我没有收到相关知会的邮件。现在我按照惯例给在肯尼亚的好友买了几只螃蟹,可是现在如果不能带去一来浪费,二来不太利于维护朋友的感情。如果这件事情让其他的朋友知道了,大家都会知道肯航的信息更新不好,之类的。我不知道当时哪里来得那么多大道理,甚至连刚刚知道肯航在广州新开的航线都扯出来了。不知道机长是被我说服还是说烦了,最后竟然跟那个检票的说赶快,让她上LIMITED LIST,赶紧上飞机。

我一听有戏,又夸了肯航的帅哥很多,美女也不错。赶紧问清楚了LIMITED LIST的含义是如果螃蟹死了之类的航空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我大笔一挥,签上大名,看着我的螃蟹被横七竖八的贴了N多FRAGILE的条子,又亲眼看见箱子被送上了行李传送带。
后来在内罗毕机场,我看见了我那美丽的箱子,满是窟窿和条子。
后来好友吃螃蟹,被螃蟹夹破手指,痛苦好几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