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透明蝎子——俄军小兵哥从军记

银鲨 收藏 28 1391
导读:[原创]透明蝎子——俄军小兵哥从军记

柯利亚从黑暗中闪身出现,趁两个警卫醉醺醺的相互吹牛时,使出吃奶的劲儿照着其中一个人的后颈给了狠狠一劈,那家伙立刻瘫软成麻袋。我如法炮制,把另一个人拖到墙根,然后往他们一人手里塞上一个酒瓶。柯利亚冲我点头示意,从枪架上摘下一杆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力道柔韧地抛给我,自己也捞了一杆。
“还要子弹!”
“我正在找!”
他卸开一板弹药箱,动静过大,以至于我们慌了几秒钟,竖起耳朵凝成雕像。
我们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像战鼓一样剧烈,几乎把耳膜震破。
只有夜鸮的几声凄呖划破寂静。
我们胡乱抓了几带子弹围在腰间,柯利亚让电灯继续亮着,拉着我钻出弹药库。
我的手控制不住抖个不停,柯利亚的镇定让我觉得自己没用透了,喉咙里不自觉地冒出一响古怪的声音。柯利亚没有回头,悄声道:“坚持住,好阿廖沙,坚持住。”
白天的营区是平庸的,破烂的房屋呆板的树丛,从蚂蚁窝到人的头脑都压制成统一格式。可是夜晚把一切懦弱、不平、罪恶和创痛都遮蔽了,把一切都保护在让人绝望的深沉里。
我们躬身躲开有灯光的营房,摸向车库。
有一种感觉又强烈又奇怪,我们不是在逃跑,反倒像执行某项秘密任务,借着夜色掩护,两只野猫施展拿手轻功,就差在房檐上飞跃了。
“车库是谁值班?”
“不知道。”
“一样放倒!明白吗?”
“明白。”
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很有可能我们功亏一篑,没等摸上车门,就被警卫团团围住,接下来死无全尸。
可是担心竟是多余的,车库周围死气沉沉,偌大的库房连个警卫鬼影儿都不见。准是他们擅离职守!要么就是上帝为了我们逃出生天,特意关照了他们。
我们暗叫大妙,谁都没再多琢磨车库的松懈戒备。5分钟后,已经弄了辆卡车出来。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柯利亚操纵方向盘,把他的枪递给我。我膝盖上就搁着两杆大枪。我拉开其中一个的保险,手就一直放在那里。
快到大营门,灯火明晃晃的刺眼。柯利亚减速。站岗的是“奥涅金”和一个新兵蛋子,后者正小心翼翼给前者点烟。
见鬼!怎么是他!
“冲过去吗?”我问。
“不行!要稳住他。”
我的手又开始抖起来。我尽量保持镇定,不易觉察地把一杆枪藏到车座下,打开保险的那杆就握在手里。
“奥涅金”吐着烟圈儿眯着眼乜斜我们,一扬下巴颏儿。
“去趟城里,搞点紧俏的东西。”我抢先解释。
“这么晚?半夜?现在……都快到明天了!”
“‘祖父丹尼拉’说的!”我又强调,摸摸自己的鼻梁。
“这么说你们终于肯听话了?阿廖沙和柯利亚也听命于‘祖父丹尼拉’了?”“奥涅金”继续吐烟圈,看得出来他大大的怀疑我们。
“要是耽误了‘祖父丹尼拉’的事情……”柯利亚不慌不忙,暗示他“你知道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那新兵一本正经打立正,跟他扛着的枪一样僵直。他挺聪明,绝不掺和到我们老兵中间。
“那么批条儿呢?”
“明天会补给你的。”柯利亚道。
“‘祖父’亲自给你。”我加重笃定,同时加重指间的力道。实在不行,就来硬的!
“奥涅金”偏着头歪嘴一笑,这熟悉的小动作让我心里一阵酸楚。他捏死烟卷,盯牢我的眼睛:“阿廖沙,我可知道你们俩。”他朝新兵示意,“看在哥们儿的分上。”那新兵立刻打开营门间的自动伸缩门。柯利亚晃了晃手臂算答谢。
那一脚油门太过显而易见,我担心暴露了企图。柯利亚目不斜视,尽管车窗外是黑黢黢的一派未知,只有两道黄光鬼魅地延伸开去。
这时才感觉到,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僵得不听使唤,白色印记就着寒气冻在关节上,而我的心脏似乎很久都没正常跳动过了。血液恢复了流淌,胸口上的烟疤隐隐作痛,我瘫在座位上。“奥涅金”瘦削的三角脸始终在我眼前晃动。那张脸让我看到过太多的东西——纯真的萎靡,热忱的暴戾,刺痛自己也伤害别人。他蜕变成另一个“祖父丹尼拉”是那么迅速那么自然,让我不寒而栗。而现在,非正常状态下的暗夜疾驰似乎还得到了那个三角脸的关照,简直是魔鬼的赏赐!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奥涅金’准知道我们逃跑,10分钟后他们就会把我们抓回去!”我心里一根弦拽紧浑身上下。
“10分钟,也许吧,那么我们还有10分钟的机会。”
“我们现在是在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绝对不能去莫斯科!”
“当然,顺着二级公路走。”
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位于莫斯科北郊,一般我们说“进城”就是指去莫斯科市区。我展开地图,找到所在的小镇,天哪,路还真不好走。我的手指随地图颠簸,滑向东北边的一个小城。我说:“德米特罗夫市。最近的地方。”
柯利亚见我表情僵硬,笑着捏捏我的面颊,“会好的,我保证,一切都会好的。”
“我想卡嘉。”我皱着鼻子说。
“我知道,”他说,“我也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