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周围的草分明是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生长着,山与山之间依然看不出有刻意打扮的痕迹,任风花雪月的随意涂抹,自然别有其独特的风姿。

天地之间分明有着界限的存在,星空下模糊的风景显然没有连在一起。

脚下诞生的路在背影与身体连接的边缘开始了延伸,直指去处。

沉默是这一路最大的知觉了,既非喑哑又非平静的沉默似乎从去处开始,向身后行进、伸展、淡化,有了成为习惯的可能。

落叶,下俯的鸟雀……这些杯中的茶叶,在寂静中无声无息,下沉,下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