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ԌE{Ԍavascript">var ForumID=24; var ForumGroupID=4; var ThreadID=939263; var islocked=false; var isvouch=false; var PostAttachment=0; var Subject="空门绝恋 "; var Totaljson=1;

空门绝恋 

莽莽山林深处,一栋孤独的小屋。小屋的左右和前方是万丈悬崖,终年云雾缭绕;小屋背靠绝壁,绝壁上毫无花草满是深绿的青苔。
没有谁看见有路径通向小屋。也不可能有谁看得见这座小屋。
小屋呈锥形状,整体颜色鹅黄。小屋的顶部有一碗大的球体,日夜散发着淡白的光。就因了这光的作用而没有谁能看见小屋。当这小屋的两位主人进入时,小屋顶部的球体就会转动,转动停止时,主人就得离开。离开时,两人都泪雨横飞。小屋内那一米直径半米深的小潭清澈如镜。水面离潭口还有二十五厘米。这潭里的水乃两位主人的泪水所积聚。
当小潭的水面到达潭口时,两位主人就再也进不了这间小屋。
这两位主人乃是一僧一尼。

《一》
林力现在叫空空。空空以前叫林力。
空空现在三十六岁。改名空空时的林力三十二岁。
还叫林力时,林力四年时间写了四部诗集。每部都出版了。一部叫《问情》,二部叫《恋情》,三部叫《倾情》,四部叫《绝情》。凡是看过这四部诗集的人,不管男多女少还是女多男少,没有谁逃脱被泪水浸泡的厄运。
林力是独子。林力大学毕业。林力大学毕业在一家关于妇女生活写照的刊物当编辑。
林力改名为空空时,他行影单薄、孑然一身。

《二》
王琴今天叫慧门。慧门过去叫王琴。
慧门今天三十三岁。改名慧门时的王琴二十九岁。
王琴大学毕业。王琴大学毕业后一年考上了公务员,在某局级机关工作。
王琴的丈夫是本局的局长。当局长的丈夫是王琴的上司。
王琴改名慧门而走出家门时,三岁的女儿拖住她的腿大哭。王琴没有流一滴泪。她心中轻唤一声观音大士。大哭的女儿马上不哭并松开了那双细白的小手“呀呀”说,妈妈你好走。

《三》
林力出生在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子。林力母亲生他时,在撕心裂肺的疼痛里恍惚走入梦境。一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微笑的看着她。她不再感觉疼痛,眼前看见一披头散发的女子嚎啕痛哭的追赶一个跳跃着奔跑的男子。她心酸的想要上前劝慰那痛哭的女子。老者拂尘一挥挡住她递过来一句:“‘前世因,今生受’回去吧。”在老者“阿弥陀佛”声里,她醒来后产下了一个哇哇啼哭的儿子。

《四》
林力从小就口齿伶俐、活泼可爱。
林力上学成绩一直很好。小学到大学都是在班上或系里名列前茅。不是子建胜似子建。
林力长得很帅。不是潘安胜似潘安。

《五》
林力从小就很懂事。可以说在他懂事起,他没让爸妈生过一次气,没让教他的老师生过一次气,没有和同学或同事绊过一次嘴;
林力逢人都是一脸会说话的微笑。
林力的容忍和谦让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小时有同学欺负打痛了他甚至打出了血,他哭几声了事。事后还说你打我可别这样打别人。有一次,是上大学期间。在公交车上,一小偷掏他兜里的钱时,他发现了居然对小偷微微一笑说,你都拿去吧。小偷放手了。下公交车他看见一乞讨的老者竟将没被小偷拿走的钱如数交给老者。不仅如此,只要他看见有乞讨的,老少男女不论,一定会大方的出手,宁愿自己少吃挨饿、少穿受寒。有同学同事说大多乞讨是行骗。他说向人做出可怜的伸手像多难不易。更有甚者是在他二十四岁那年所发生的一件事。
林力的孝心世间更是难找。他三十一岁那年,五十五岁的爸爸因病撒手人寰。他搂着爸爸的遗体睡了七天,不吃不喝,醒来又哭,哭累又睡。他哭诉说爸爸此去不回再难见啊!七天后的林力已是人比黄花瘦。母亲搂着已是气若游丝的他哭喊“儿啦!儿啦!”
在母亲的哭喊声里,寒冷的冬天凉意的屋子里窜出一股芳香的热气。母亲又看见了那生产时见着的白发老者。那老者依旧微笑着看看她,然后又微笑的看着她怀里的林力,点点头,手指猛然弹出一粒细小的丸子,“嗖”地射入林力的口中。林力醒转时白发老者已飘然而去。

《六》
林力和王琴是大学同系的同学。
王琴为林力的才气和帅气所倾倒。王琴从林力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世间少有的怪异灵气。
从见到王琴的那一刻起,林力在王琴的眼神里读出了一种很熟悉的韵味。那身段、那微笑、那话语,无不透出似曾相识的感觉。之后的每一个夜晚,林力在梦境几乎全是和王琴追逐嬉笑。
那是一个细雨飘摇的初夏之夜,林力看见一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对他微笑的说,去吧,她在等你。林力翻身下床走出寝室,其他三位同学都呼呼大睡着。
林力径自走向宿舍旁边的园林。从园林的西边王琴也走了过来。在园林中间的一棵硕大垂柳下,他们一言不发的先是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细雨顺着无数柳枝滑下又轻轻地打在他们身上,他们浑然不觉。
拥抱里还有那双纠缠的舌头在吮吸。雨水滑进嘴里吞入肚里被融化蒸发的热气再遍袭全身。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其实他们都毫无知觉。
突然,他们同时听到一声巨喝:“结束是开始!”
啊!他们同时松开相拥的双手同时出声,是你?

《七》
恋情就这么开始了。
林力说:“琴妹,第一眼看见你已似曾相识。一定是缘分。”
王琴说:“力哥,你与众不同。”
林力说:“我很普通。那是你的感觉。”
王琴说:“为你,我离开了相恋三年的男友。分手那天,他哭了。”
林力说:“我也为他难受。可我是一切都能放弃,就是不能没有你。”
王琴说:“我奇怪冥冥中有人在操纵着我门。”
林力说:“不是冥冥中而是生动的现实。是天意。所以,我们要珍惜。”
王琴说:“也许我们前世没有作成夫妻,今生才如愿。”
林力说:“是的。我相信前世今生。”
王琴说:“我爸妈很喜欢你。”
林力说:“我爸妈更喜欢你。他们却又担心你变心。”
王琴说:“你担心吗?”
林力说:“我不担心。”
王琴说:“为啥?”
林力说:“是白发老者让我们相恋的。他是神灵的化身。”
王琴说:“力哥,假设我变心呢?”
林力说:“假设不会成立的。我相信琴妹。”
王琴说:“力哥,假设假设成立呢?”
林力说:“我终身不再找第二个女人。”
王琴说:“你做不到。”
林力说:“为啥?”
王琴说:“你的钟情造就了你的多情。多情的男人更离不了女人。”
林力说:“是的。但我只钟情的痴情于你。”
王琴说:“时间将是最好的见证。”
林力说:“非常正确。除了生养我的父母,你是我今生的唯一。我绝不能放弃你。”
王琴说:“好力哥哥,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林力说:“我们要生死相随,恩爱一生。”
……
言语传情,举止摄魂。
大学四年里——
无法累计相拥的时间。
不能洗去唇印的胶着。
可以默默无言的抚摩。
能够感受天地荡然无存的消失。

《八》
在两千多人应试里,王琴通过了笔试、口试和角逐演讲。最终,她考取了国家公务员。她分配在市建设局当科员。
上任的头天晚上,林力和王琴来到酒吧喝红酒。
如清溪潺潺的音乐和着红酒流进肺腑。不胜酒力的林力再举杯与王琴相碰时,他看见一张被长发半罩的脸上满是泪水。那还在沁出泪的眼幽怨的盯着他,他还听到了一句“你这无情的负心人!”从流泪的长发女人口里说出。
啊!林力心惊不已,他杯子掉在桌面摔碎了。红酒溅在脸上,他伸手一抹揉揉眼,对面分明是王琴呀!
王琴惊异的问他,你咋啦?
林力眼中竟然滑下泪来默不作声。

《九》
林力紧紧的搂着王琴。尽管室内的灯光大张着眼,他还是哆嗦的后怕。眼下,王琴那滑腻的肌肤在他手心没有丝毫柔感。
王琴轻抚着林力光滑的背娇声说:“力哥哥,你那是幻觉。别怕,我不是在你怀里吗?”
林力一言不发,还是只哆嗦。
猛的,林力翻身压在王琴的身上。他抱住王琴的脖子摇动说:“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别走,你别走啊!”说话的同时又泪如雨下。
王琴说:“我不走。我是你的呀!”
林力的泪掉在了王琴那洁白的脖颈上。王琴突的感到一股刺骨的冷意凉遍全身。这瞬间,她看见伏在她身上的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活生生的狞笑着。
啊!王琴一激愣使劲推林力。
林力毫不放松。他说:“我就要你。”
王琴又一激愣。她看清了,是林力呀!可刚才怎么看见的明明是另一个男人呢?

《十》
林力在王琴到建设局上班三月后的一天,商议把婚期定在国庆。

《十一》
林力出差到另一个城市采访去了。那天下午下班后,她在自己的办公室赶写一份材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关上的门响起了敲打声。王琴打开门见是副局长。副局长笑道:“小琴呀!工作加班加点,不错嘛,啊!”
王琴微笑说:“这是我应该的。”
副局长亲自关上门后,坐在沙发上说:“小琴呀,我早想和你好好谈谈了。”
王琴笑道:“有什么事,请你说吧。”
副局长眼神怪怪的看着王琴,却是不说话。
王琴在诧异的瞬间,陡的想起了那晚上伏在她身上的狞笑之人就是副局长。她轻“啊!”一声捂住脸。
就在这时,副局长猛的走上前一把抱住王琴。
王琴惊醒。她用力推副局长。
也就在这瞬间,王琴发现自己推的竟是林力。林力微笑说:“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王琴说:“你出差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也想你呀。力哥哥。”
林力不再言语,他抱起闭上眼的王琴轻轻放在沙发上。
片刻,王琴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被林力拥在沙发上轻柔的抚摩。那种感觉是以前所没有的。她呢喃说:“力哥哥,你今天怎么这样让我感到舒服”
林力不言。
王琴又闭上眼娇柔的说:“力哥哥,你快点呀。”

《十二》
暴风雨过去了。
王琴睁开眼,她傻了。哪里有林力的影子?眼前只有副局长。
王琴泪如涌泉的穿上衣服。她含泪说:“我一定要去告你。”
副局长说:“从我看到你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你。你也知道,我去年刚离婚。追我的女性不少,可没有一个让我看上的。我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要钱有钱,要权嘛,可能明年就是正局长了。我今年才三十二岁,应算是年轻有为。你说要告我。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可不是轻易能告倒的哟。小琴呀,你跟我吧,让我们甜蜜的荣华一生。”
“不!我鄙视你!我一定要告你!”
副局长笑道:“傻姑娘,你就去告吧。刚才可是你唤着林力的名字叫我的呀,”
一听林力的名字,王琴的眼前果真又出现了林力。副局长荡然无存。
那不是林力是谁?会说话的微笑里眼神水灵的看着她。王琴悲愤杳无,心中满是刚才那消魂的柔情。她轻轻走向坐在沙发上的林力,然后又轻轻的坐在林力的身边,双手环绕在林力的脖子上温柔的说:“力哥哥,我错怪你了。我把你当成了那可耻的副局长。你别介意啊。”
林力转过身侧过脸疯狂的吻着王琴。王琴呢喃的颤抖着。

《十三》
林力采访未完,一个声音就清晰的在他耳边说“快回去吧,王琴跟人走了。”
林力赶回。一个声音又在他耳边说“快到办公室去接王琴”
林力径自走上三楼来到王琴的办公室门口。那关着的门自动打开了。映入林力眼帘的是一对巫山云雨正浓的男女。他大喝一声“狗男女!”
想不到的是,王琴却说:“你这狗屁副局长,看啥?滚开!我和力哥哥亲热关你啥事?”
林力一言不发了,侧转身走出。门又自动关上。
这就是林力的海量宽宏。但泪水却是湿透了他回去的路。
这年,林力二十四岁。

《十四》
王琴和林力分手了。
在王琴的眼里,副局长已成了林力,林力成了副局长。
当年,王琴跟副局长结婚了。
当年,林力开始了诗歌创作。
从此,林力不再想女人。
从此,林力的眼里始终布满了忧伤。
当他给母亲倾诉自己的忧伤时,母亲说出了生他时看到的情景。母亲说“儿啦,这也许是因果报应。你前世负了她。”
林力再不向任何人说啥。他已打定了孤独一生的主意。

《十五》
林力刚步入三十二岁的那个夜晚,曾经让他与王琴雨夜园林相拥的白发老者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老者说:“你别伤心。你知道吗?在你前生,她爱你爱得深入骨髓。而你却抛弃了她。她为你徇情而死。今生她是来给你报应的。这就是因果循环。你与我佛本就有缘,今生你又乐善好施。佛祖感念你的仁慈心肠,要我来劝化你。你走出红尘皈依佛门吧。她不久也会皈依佛门。她现在的丈夫阴损事做得太多,很快会东窗事发的。你们皈依佛门后,我在那囚情山顶给你们一座凡人看不见的房子。每月逢一、三的日子你们可以进去相见。你们相见只能叙诉情怀而不能破淫戒,那屋顶有一球镜照看着你们,也限制着你们。当你们每次分开时都会痛哭,那屋内的小池是用来专门盛装你们的忏悔之泪的。当小池盛满了你们忏悔的泪水时,你们与我佛门的缘分也尽了。到那时就任由你们去吧,你们的情缘未了。”
林力听得双泪长流。他说:“我本就看破红尘,早想遁入空门而修就来世”
白发老者说:“阿弥陀佛。我要走了。”
白发老者走时留下了四句让林力深思的话: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