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西域王者传奇 >

魍魉魑魅 收藏 32 709
导读:[转帖] 西域王者传奇 >

三月春寒料峭,西海、陇右一带积雪初融,坚冰解冻,一望无际的西海草原青草萌芽,凶猛矫捷的雪豹开始四处游荡捕食。天高云淡,风中传来黑颈鹤的鸣叫,极北处山峦起伏,绵延数千里的祁连山雪峰若隐若现。
西南边驰来十余骑快马,急促的马蹄声惊起一群藏羚羊,但听得弓弦响,一只藏羚羊应声栽倒在草地上,其余的藏羚羊惊恐远遁。
一骑越众而出,弯腰探臂,一把抓起那只四腿抽搐尚未死透的藏羚羊,用劲一抡,百余斤重的藏羚羊远远的向后抛去,随即被后面的骑手接住,引来喝彩声一片。
一马当先者年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英气勃勃,头戴金花冠,结四小辫,小袖锦袍,高筒鹿靴,看装束象是娑陵部落的贵族,但白面微须,与寻常满脸虬髯的胡人颇有不同,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听得随后追上来的七、八骑胡人尊称他为“铁勒羽殿下”。
中原王朝为安抚漠北强国娑陵,仿效西汉与匈奴和亲之策,将含元公主下嫁娑陵可汗,铁勒羽便是娑陵可汗与含元公主之子,娑陵可汗归天后,铁勒羽同父异母的兄长铁勒乌介继位,兄弟二人年龄相差十多岁,向来不和,是以铁勒羽受了弱冠礼之后便辞别母亲,离开瀚海娑陵金帐,远游四方。
铁勒羽曾在长安城国子监诵读过诗书,登泰山拜在大剑师尉迟玄座下学过剑术,两年前远赴雪播国拜访密教高僧,无奈雪播新即位的国王达玛宣布禁佛,雪播佛教就此一蹶不振,铁勒羽踏遍雪播高原,却未遇到咒术高深的密教僧人。半月前,在雪播石堡城,铁勒羽闻得西域北羌国率众二十万进攻娑陵,金山一战,铁勒乌介丢盔弃甲,一败涂地,牛羊人口被俘无数。铁勒羽大惊,挂念母亲含元公主安危,是以星夜北上,赶往北庭都护府驻地庭州,北庭都护李元忠是铁勒羽故交。
在西海草原纵马奔驰数百里不见人烟,眼见红日西斜,铁勒羽扭头问:“吉木萨,日落之前我们能赶到伏狮城吗?”身后一须发斑白的娑陵老骑手催马与铁勒羽并辔而驰,答道:“殿下,伏狮城尚在二百里外,今夜我们只能在这西海畔歇脚。”
当夜,铁勒羽等人在西海南岸支起一座毡帐,燃起火堆,烤羚羊肉,喝羊奶酒。
追随铁勒羽一道离开漠北的随从共有七人:
杨义潮,中原王朝二品中郎将杨元礼之子,幼时随父护送含元公主赴娑陵和亲,将门虎子,骁勇善战,精通《李卫公兵法》。
安拔固,娑陵神箭手,双臂能开三百斤硬弓,箭术如神,例无虚发。
骨力乞罗,娑陵勇士,力大无比,赤手可擒狮虎。
石鳌,龟兹国第一刀客,纵横大漠罕有敌手,因与龟兹王不睦,投奔娑陵。
吉木萨,通习西域诸胡语言,于各国山川形胜、风土人情无不知晓。
孙老吉,驼背如弓,人称“孙骆驼”,善于驯马、烹调,最特出的本领是能在茫茫大沙漠中寻找到水源。
木莲键,娑陵国火罗教中地位最尊贵的大祭师,施法祭天则风雪立至,兼擅医术。
还有一人,是铁勒羽两个月前在雪播结识的契丹人萧重照,自称是铸剑师,驮着七口宝剑、七口宝刀,重价待贾。铁勒羽看中了一柄叫“断云”的宝剑,问价几何?萧重照凝视铁勒羽,微笑道:“宝剑断云,乃西域乌金所铸,非黄金百两不售。”铁勒羽即命吉木萨取金子给他。
萧重照得知铁勒羽要北上庭州,便随同前往,说要把刀剑卖给镇守边庭的将佐。
毡帐里木柴燃得正旺,众人喝了两皮囊烈酒,个个红光满面。只有木莲键不食荤酒,独据一隅,咀嚼青稞饼。
萧重照道:“殿下,北羌入侵,令兄乌介可汗理应向中原朝廷求援呀,何至于如此惨败!”铁勒羽目视杨义潮,叹息了一声。
杨义潮沉声道:“可汗贪于小利,不顾世代交好之盟誓,屡次劫掠中原边境,天子震怒,不出兵夹击就已是照顾含元公主面子了,又岂会发兵相救!”
大力士骨力乞罗瞪着牛眼睛,晃动着耳朵上的金环,粗声道:“先可汗不把王位传于羽殿下实是大错!”铁勒羽制止道:“骨力乞罗,休得胡说。”骨力乞罗喷着酒气道:“殿下,骨力乞罗忠心耿耿,有什么话不可以说!乌介可汗贪酒好色,苛刻寡恩,已至于部族离散,我娑陵汗国不复往日那般威震大漠了,连北羌这西域小国也敢来欺负,实在可恼!”
众人默然。
安拔固摆弄着角弓,闷头道:“金山一战,我娑陵伤亡惨重,据说被掳的牛羊人口就有数万帐(一帐指一户,多则数十人,少则四、五人),唉!也不知我的父母妻儿怎么样了?”
石鳌大声道:“乌介可汗天怒人怨,我等不如奉羽殿下为可汗,羽殿下是中原皇帝的表弟,也可借来汉人兵马对付北羌,重振娑陵汗国威名。”
铁勒羽正要出言呵斥,祭师木莲键说道:“殿下不要动怒,石鳌所言不无道理,殿下若为娑陵之主,乃我娑陵百万臣民之幸。”
铁勒羽摆手道:“列位追随我多年,也知我是闲散之人,喜游名山大川,访奇人异士,饮酒击剑,无拘无束,可汗我是做不来的。”
木莲键蓦地跪倒,大声道:“殿下岂忍万里瀚海沦于北羌之手!我娑陵良善牧民任人宰割!妻女任人凌辱!”
杨义潮、安拔固、骨力乞罗、石鳌、吉木萨、孙老吉,齐齐跪下,同声道:“愿奉殿下为我娑陵之主!”
铁勒羽挥手让众人起来,道:“可汗我是定然不做的,但这北羌却是非痛击不可,定要夺回被掳的子女牛羊,我们这就北上庭州,向北庭都护李元忠将军求助,请他发兵袭取北羌后路,而吾兄乌介则整兵逆击,破敌指日而待。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木莲键等人还待再恳求,忽听毡帐外隐隐传来铃铎声,稍近,又闻得诵经声。铁勒羽道:“奇怪,这里还是雪播地界,怎有僧人夜半行走?”摘下马灯出毡帐察看。众人都跟了出来。
虽说是三月天气,但西海草原夜里气温犹在冰点以下,天上寒星闪烁,冷风低啸,遥见一黑影自南向北而来,口里诵经不绝。渐行渐近,见是一行脚僧,头戴笠子帽,足踏草履,手执牦牛尾拂尘,背上负着一竹木架,想必是经卷行李之类。铁勒羽招呼道:“大师往何处去?天寒路远,不如在帐中歇息一宿,明日赶路如何?”
那僧人向铁勒羽等人合什施礼,道声“叨扰”,入帐中坐定。铁勒羽恭敬道:“还未请教大师法号?”
这僧人约莫四十余岁,黑黑瘦瘦,一双眼睛却是奕奕有神,答道:“小僧法眼藏。”铁勒羽问道:“敢问大师修习的是显宗还是密宗?”法眼藏道:“小僧修习金刚乘密法。”铁勒羽喜道:“如此说大师乃莲花生佛爷的传人了,在下远来雪播就是为了向红教高僧请教的,今夜得见,幸甚幸甚!”法眼藏微笑道:“殿下要向小僧请教什么?”
铁勒羽一惊,心想自这僧人来到后并没有人称呼自己为殿下,这僧人当真有未卜先知的神通?
法眼藏道:“殿下不必疑惑,小僧在逻仙城大明寺便见过殿下。”
铁勒羽环视左右,杨义潮、安拔固等俱各摇头,表示没见过这僧人。铁勒羽致歉道:“恕在下眼拙,在下是到过大明寺,却记不起曾见过大师!”法眼藏一笑,道:“这须怪不得殿下,小僧只是远远的看着殿下而已。”铁勒羽道:“原来如此!”又问:“大师今欲何往?”法眼藏道:“雪播灭佛,小僧无安身之处,四处游荡而已。”铁勒羽殷勤道:“在下诚请大师赴漠北宣扬佛法,大师万勿推辞。”法眼藏笑道:“小僧正是为殿下而来。”
铁勒羽大喜,当即向法眼藏叩拜,求其传授金刚乘密法。铁勒羽的母亲含元公主信佛,铁勒羽自小耳濡目染,对佛法充满了虔敬之心。
法眼藏道:“莲花生祖师所传无极瑜珈是需要苦行方能修持的,殿下是富贵中人,苦行僧如何做得!”铁勒羽道:“不瞒大师,在下并无出家之意,只求大师传授密咒。”法眼藏微笑道:“密咒若不与佛法一起修行,极易堕入魔道,不学也罢。”
神箭手安拔固忽然伏在地上,将右耳贴着地面,凝神倾听。帐中诸人俱各噤声不语。安拔固侧头道:“殿下,有大队人马朝这边驰来。”杨义潮等人一齐看着法眼藏,其意不言自明。法眼藏道:“列位怕受连累吗?那么小僧告辞。”说罢背起竹木架,起身欲行。铁勒羽拦住道:“大师说哪里话!这些人若是来追杀大师的,我等岂能坐视。”
只听安拔固又道:“前面四骑,后面三十七骑,在十里外,正朝这边驰来。”铁勒羽喝道:“收拾器物,上马。”
众人整装上马,法眼藏却是安坐不动。铁勒羽道:“这里还有一匹马,原是驮毡帐的,大师上马吧。”法眼藏道:“殿下,这些人并不是来追小僧的。贵手下竟能辨出十里外马匹之数,真乃天生神耳!不错,后面三十七骑追的就是前面那四骑。”铁勒羽“哦”的一声,便欲下马。法眼藏又道:“被追杀的这四个人,殿下却是非救不可。”铁勒羽问:“为何?是些什么人?”法眼藏道:“原是这西海草原之主。”
铁勒羽、杨义潮齐声道:“西海慕容氏?”法眼藏道:“正是,殿下不可耽搁,速速前去相助,必有厚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