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文会友,不亦乐乎;江湖论剑,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三喜临门,使深秋北京翠宫饭店多功能大厅也添了几许春意。

1112下午,由北京铁血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主办,新浪网读书频道、北京修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凤凰网协办的“铁血文学论坛作家交流座谈会”在北京翠宫饭店隆重召开,著名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著名导演王超、著名诗人宋琳以及著名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张轶、卫悲回、卜晓龙作为嘉宾出席了会议。

在这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谁能走得更长久?”的辩论交流会中,朱大可先生欣然出场。

“对传统文学而言,这是一次算命会”,双方交锋未几,身穿中式服装、一派温文尔雅的朱大可先生就现出“学者”固有的本色,直趋会议的主题。“从这次交流看,与会者扮演的是预言家的角色,主旨是语言文学的命运,讨论这个论题首先要对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加以界定。”

长期个人经历,使朱大可先生对这次“论剑”给予的关注格外强烈。先生曾在海外先后担任过3家华文媒体的主编,以及某上市公司网站的媒体总监,可谓与网络情缘紧密。并不太敏于言的先生,围绕着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价值,沉稳地展开自己的思路。

从网络走出的朱大可,坦言网络文学目前的确人气高涨,方兴未艾,但网络写作的基本立场是“点击率”,它在空间的广度上拥有优势,所以它是“空间的文学”,而传统写作的基本立场是“原创率”,而这是它占有时间和获得生命力的秘密,因此它是“时间的文学”。

朱大可指出,传统文学拥有自己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这最低纲领就是对文学写作专业技巧的确认,并且在长期磨练中探求叙事方式的创新与完美,由此熔铸真正隽永的作品;但要维系一种强大的话语事业,还必须依靠内在的精神性,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终极关怀”,它构成了文学的最高纲领,并且是那些文学经典的精神特征。

朱大可认为,网络文学所具有的抒发和感受直白简单等快餐性质,很难锤炼精品,这恰恰是制约网络文学进一步提高的瓶颈。资讯资本主义制造了一种文化幻觉,以为那些大规模繁殖的话语就是互联网写作的胜利,但它们只是转瞬即逝的泡沫而已。

为此,先生专门举施蛰存和张爱玲为例,将其作品在80年代重现青春的事实,作为传统文学富有生命力的代表,他指出,只有那些以“炼金术”方式书写的作品才是具有生命力的,即便暂时沉没,终究还会浮出历史的水面。

朱大可直言:网络写作这种所谓新兴写作模式,究竟给文学本身引入了多少新的东西? 当下流行的网络文学,不仅写作技巧低下,更缺乏强大的心灵力量,社会理念、情感方式和叙事手法都相当陈旧,与文学的现代性相距遥远,根本无法指望它来推进中国文学的发展。

朱大可先生还批评网络作者拒绝继承8090年代传统写作的优秀遗产,对余华、苏童等先锋作家的成就置若罔闻,由此造成文学叙事能力的严重倒退。他认为,网络写作应当为中国文学的衰退承担部分责任。

讲到此处,针对“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谁能走得更长久?”的问题,这位杰出的文化批评家打着手势,不无幽默地对四位网络作者说道:“空间不妨由你们去占领,但时间这头,还是请留给我们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