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龙道》(作者:血红)

正文  第一章 伦敦之夜

公元2007年9月13日夜22:30分

伦敦塔桥上,行人稀少,偶有几辆汽车慢慢驰过。桥下流水看上去黑漆漆的,稍微反射了几点河边建筑的灯火,一闪一闪的微光却让河水看起来更加的深邃阴暗。

正如伦敦的别名‘雾都’,很大的雾气笼罩了整个伦敦城,空气中还有一股汽车废气的刺鼻味道。叫嚷了好几年的整顿环境,似乎并没有在伦敦产生什么效果。能见度极低,大概只能看出五六米的距离,良民百姓此刻自然都停留在家中安享天伦,这个时刻还出来溜达的,也只有那些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生物了。

一辆豪华的黑色日本本田面包车从伦敦桥上缓缓的驶过,车头的大灯无法射透浓雾,车上的人只能一边诅咒伦敦的坏天气,一边无聊的听着重金属乐队的疯狂嘶叫。

一个浑身漆黑服饰的人看着汽车从身边开过,发出了不明意味的几声冷哼,丢开了手头的古巴雪茄,看着一星火光飞快的坠入了河水,步伐轻灵的跟着那辆面包车疾步前行,速度居然慢不上多少。远远的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一双锐目紧紧的盯住了车后的红色转向灯。

汽车经过了一家酒吧的门口,那个黑衣人迟疑了一下,飞快的从门口走了过去。从门口昏暗的红色灯光,可以依稀的分辩这个人的面目,黑色的长发劈散在肩头,黄色的皮肤,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嘴,然后就是一双透露出冷冷光芒的眼睛。大概一米八五的身材有点单薄,紧紧的裹在了一件黑色的皮大义内,衣领竖起,让人无法确切的认出他来。

这个人,叫做易尘。

那辆被追踪的面包车缓缓的前行,渐渐的深入了伦敦老城区的一条阴暗的街道,随后在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几名大汉一边诅咒着下了车,手里赫然公然拎着M11微型冲锋枪,丝毫不介意可能有人注意到他们。一个紧紧的缩在街边的流浪汉识趣的裹进了身上的破烂毯子,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一名大汉慢吞吞的朝他走来,把手中的冲锋枪插进了屁股后的裤子口袋,掏出了自己的小弟弟,就在流浪汉身边痛快的小便起来。最后抖动了几下后,他大声的对流浪汉说:“杂种,今天真的是个坏天气,是不是?我的尿好闻么?他妈的,你真的是个杂种。”不远处的另外几名大汉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汉子从口袋里面胡乱的掏出了几张钞票扔在了这个流浪汉身上,大声说:“老子今天心情好,赏你一点钱,下次滚远点,不要在这附近逛悠。滚,现在!”

流浪汉飞快的拾起了钞票,拎起自己所有的家当顺着屋檐溜走了。

易尘慢慢的隐入了路边的一个黑暗角落,嘴角流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静静的看着二十米外的那几条大汉。雾气丝毫不能影响易尘的视线。

加上司机,一共是七名身穿黑色西装,手里持着武器的大汉,从面包车内提出了两个体积很大的金属箱子,他们关上车门,准备岔进一条小巷子。从这里进去大概两百米,就是他们老板的总部后门所在了。

刚刚走出了不到两米,一个浑身酒臭的醉汉搂着一个衣衫暴露的女人晃荡着从街的对面走了过来,突然指点着其中一个大汉笑了起来:“诶,你们是干什么的?黑社会走私毒品么?啊。。。这个妓女也是归你们管的吧?”

七把冲锋枪同时打开了保险,带头的一名大汉冷漠的对着醉汉说:“你搞的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如果我认识,那么就真的是我们老板的人。。。你这个婊子养的快滚开。”

醉汉把那个女人狠狠的朝前一推,把她推到了大汉们的脚下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慢吞吞的晃悠着凑近了那名带头的大汉,嘿嘿笑着说:“怎么?如果我不走,你就开枪打死我么?你敢开枪试试。”

那名带头的大汉愕然的发现那个醉汉的眼睛是如此的清晰,充满的浓厚的杀气,他张口就要叫起来,可是已经晚了,醉汉的右手狠狠的挥了出去,本来还是一只人类粗糙的大手,可是在空中已经飞快的生长出了浓密的黑毛以及尖锐的爪子,干净利落的扯断了这名大汉的脖子,左手把他的身躯重重的击飞了出去。

瞬间,这名醉汉已经化形成了一名直立的狼人,血红色的眼睛散发出狂热的杀气,两只手飞快的掏出了后面两名大汉的心脏。

剩余的四名抬起了枪,可是他们忘记了地上的那名女子,那女子彷佛蛇一般的扭动了几下,浑身柔若无骨的带起了几条残影,蕴涵剧毒的手指甲轻轻的划过了四名大汉的颈部动脉,随后咝咝叫着的,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手指头的一丝鲜血。

那名狼人扑向了七具尸体,对着尸体疯狂的发泄着,血肉横飞中,人类的内脏、骨骼、肌肉涂满了方圆五米的地面,直到尸体都化成了肉酱,这名狼人才停了下来。

身上已经密布蛇一般鳞片的女子不满的低声责怪了起来:“奥夫,够了,他们已经死了,准备下一次吧。”

奥夫点点头,狠狠的对着尸体的残渣呸了一口,诅咒到:“愿神把你们的灵魂打入地狱吧,该死的杂碎们。”

两人刚刚准备转身离开,一个清冷美好的声音已经接口了:“神会宽恕他们的罪行,但是绝对不会饶恕你们这样的异类。”一道乳白色,散发着圣洁光芒的十字剑气轰然砸在了狼人的身上,年轻的狼人一声惨哼,背后血肉横飞、皮毛四溅的被击飞了足足十米开外。

蛇女猛的回头,小心的做好了自身的防御,根本没敢看一下自己同伴的情况,紧张的低声嘶叫着:“该死的,教廷的神官么?谁要你们管闲事的?”

两条人影慢慢的从雾气中出现,一名是身披白袍的清秀少女,金色的短发在夜色中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另外一位则是身披黑袍的高大年轻人,冷酷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神色。

蛇女有点震惊的缓缓的向后退却,摇摇头说:“一个神官我可以对付,加上一个宗教裁判所的刽子手,我可没办法了。喂,那个笨蛋狼人交给你们,让我离开,怎么样?我也是受命协助他的,我不愿意为他拼命。”

年轻人冷漠的说:“不可以,你们必须为了这七个人的死亡负责。”

瞥了一下丝毫分辩不出人形的‘尸体’,蛇女有点迟疑的问他:“你们早就到了?咝咝,为什么不救你们的同类呢?”

少女冷哼了一声:“迷途的羔羊必须接受上帝赐予的惩罚,可是你们也必须接受正义的审判。”脸上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

蛇女呸了一口:“见鬼,该死的上帝的审判?正义的审判?呸。。。”她突然转身就跑,连串的残影显示了她惊人的速度,瞬间就没入了浓雾中。

两名教廷的年轻人目瞪口呆,他们丝毫没想到这名蛇女真的就这样抛弃了自己的同伴逃跑了。少女气愤的说:“她就真的这样逃跑了么?”

年轻人露出了冷笑,紧紧的盯住了那名好容易才爬起来的年轻狼人,满意的说:“没关系,还有一个人可以带回去,最起码最近连续两次袭击人类的主犯,我们已经找到了,不是么?”少女沉思了一下,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年轻的狼人发出了怒号:“我会死,也不会让你们带我走的。”惊人的速度瞬间爆发,带着强大的力量,他连续三十爪抓向了两名年轻人。

变故就在这同时发生了,两名应该是那七名大汉同伴的家伙从小巷里面走了出来,嘴里还在念叨着类似为什么还不来的抱怨的话,恰恰就出现在了两名教廷年轻人的身边。两名年轻人被他们稍微的干扰了一下,差点就在狼人的爪下受伤,身形急闪了出去。

两名大汉惊恐的看着连绵的爪风把地面撕出了长长的印痕,以及地面上那一滩狼藉的血肉,他们正准备放声大叫,一道十字圣光和一道漆黑的光芒分别击中了二人的胸口,两名教廷的年轻人却被浓雾里突然现出的三名身穿古怪黑色长袍的人重重的击飞了。

三名身穿类似中世纪欧洲巫师长袍的人飞快的靠近了狼人,抓着他就跑,临走还不忘在一名大汉的胸口狠狠的踏上了一脚。

两名教廷的人狼狈的翻身跃起,气恼的看着四条黑影消失在浓雾中,也懒得管地上的两名大汉,那名年轻人冷冷的说:“反正中了我的‘圣光十字剑’和那个人的魔法攻击,也不可能活下来了,不用清理目击现场了,这里毕竟是伦敦的老市区,晚上很少人的。”少女觉得言之有理,两人踉跄着飞快的走远了。

观看了一场好戏的易尘露出了一丝微笑,轻巧的飞快的从隐身处走了出来,心满意足的拎起了两口落在地上的金属箱子,点点头,转身就走。

巷子口躺着的一名大汉突然发出了微弱的求救声:“朋友,救救我,请救救我,我会感谢你的,我向上帝发誓,我一定会感谢你的。看在上帝的分上。。。”

易尘飞快的走近了他,慢慢的蹲下打量他的脸蛋。大汉趁着路边微弱的灯光看清了易尘的脸庞,惊喜的说:“天啊,是中国易,太好了,救救我,快去通知我们老板。”

易尘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慢吞吞的用纯熟的伦敦口音的英语对他说:“第一,我不信奉上帝。第二,你为什么要认识我呢?”他狠狠的一掌击在了大汉的胸口,强大的真元力瞬间摧毁了大汉体内的所有组织。顺手在另外一名大汉胸口补了一掌,凝神观测了一下四周,易尘拎着两口金属箱子飞快的顺着街道走了。

一个街区外,一个阴暗的拐角处,一辆加长的白色劳斯莱斯汽车静静的停靠在路边,一名身材高大足有两米的黑人,身穿笔挺的燕尾服,手带雪白的真丝手套,头上是短短的银白色板寸头,肃立在车门处。看到易尘走近,他麻利的打开车门,恭敬的接过易尘手中的金属箱子,服饰易尘上车后,把两口金属箱扔进了后箱,自己坐了进车厢,关上了门。

司机位上,是一个和这位黑人无论相貌还是衣着打扮都一摸一样的黑人,飞快的发动了汽车,绝尘而去。

劳斯莱斯那宽阔的车厢内,除了易尘和那名开门的黑人,还有一个年轻人的存在,血红色的短发凌乱无比,上半身是一件漆黑的牛仔服,下半身是一件发白有洞的牛仔裤,脚踏一双Adidas球鞋,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车厢内小电视里播放的成人片子。音箱开得很大,那名女星的呻吟喘息足以让一般人发狂。

看到易尘坐了进来,年轻人无聊的关闭了电视,扭转头问:“老板,一切OK?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呢?随便我们谁出手,这些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么?”他的脸上,赫然是一道巨大的,从左边眼角划到了右边下巴的剑痕,给他英俊的脸庞凭添了几丝冷酷的吸引力,淡蓝色的眼珠代表了他的欧洲血统。

易尘轻松的接过那名黑人奉上的一杯鸡尾酒,抿了一口后由衷的赞叹说:“戈尔,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调酒师。”也不管那名黑人流露出来的含蓄的自豪,易尘对那名年轻人轻轻的啧啧了几声说:“杰斯特,我无非是想感受一下在夜色中穿行伦敦的美妙感觉而已。而且,能够尽量的节约一点自己的精力,又何必非要自己出手呢?”

杰斯特冷漠的笑了笑,准备伸手打开电视。易尘连忙说:“这次很热闹,大狗熊损失了九个好手,兽人重伤了一个。。。嗯。。。”考虑一下,易尘还是说了:“教廷出动了一个宗教裁判所的年轻人,年纪不大。”

杰斯特差点就跳了起来,一层淡淡的红光在他的身上涌动,突然狠狠的坐了下去,慢慢的说:“是么。。。老板,不用担心,我不会找他们的麻烦的。。。现在不会。”

易尘露出了微笑:“这样才好,我们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处呢?钱才是最重要的。”按了一下面前小条案上的通话按钮,易尘轻松的说:“菲尔,在家门口停下,我去场子里面看看,你们先回去,把东西清理一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起来不舒服。”

正在开车的菲尔露出了会意的笑容,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白色的汽车在伦敦新城区的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停下,易尘缓缓的下车,站在了一家名字叫做‘中国城’的夜总会门口,汽车径直绕到了后面的地下车库去了。

易尘走进了大门,十几条横眉瞪眼的黑人汉子满脸堆笑的把他迎了进去,嘴里巴结的说:“老板,今天一切安好,没有任何状况。”

易尘点点头:“条子那里呢?”

看起来是领班的黑人大汉连忙说:“条子那里也很正常,这个月的税金已经给了他们,还没有莱找麻烦。都是老板面子大,他们不敢乱来的。”易尘满意的点点头,已经步入了乌烟瘴气的夜总会。

说是‘中国城’夜总会,可是里面丝毫没有中国的那种古典优雅的味道。一只重金属的乐队在台上疯狂的扭动着制造噪音,十几名金发碧眼的美女在他们四周疯狂的颤抖,一丝不挂的展示着自己年轻美好的身体。

场子中间,无数年轻人互相紧贴着搐动着,嘴里还不时吐出一缕缕大麻的烟气。场子边上,两名看起来不超过十四岁的少女大概吃多了摇头丸,身体趴在栏杆上,脑袋疯狂的甩动着,下体的牛仔裤被扒掉了,两名黑人大汉正爽快的在疯狂的抽动着,后面还有几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嬉笑着准备轮班上阵。

四周的半封闭式包厢内,雪白的肉体互相纠缠扭动着,偶尔还有几声呼救声传来,但是马上就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几名同性恋男子嘻笑着向面容英俊的易尘走来,但是马上被易尘身边的黑人大汉几拳打飞了老远。十几名正在出售大麻等毒品的小贩对着易尘谄笑着示意,手里飞快的出货收钱,打招呼和做生意两不误。

易尘走进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一个肥胖得惊人的白人中年男子在一群保镖打手的簇拥下正在和几个依稀是意大利血统的男人狂欢着。他的裤子早就不知道上哪里去了,两个面容还算清秀的少女正在用嘴替他服务,旁边几个男人也放荡形骸的和身边的几个女人纠缠在了一起。

看到易尘进来,肥胖的白人男子连忙热络的打起了招呼:“中国易,来介绍你几个朋友,这几个是意大利的好朋友,和我谈一笔生意,你这里安全,就过来了,不反对吧?”

易尘露出了笑容:“大狗熊,谈生意的时候玩女人,不怕那些妞出卖你么?”

大狗熊脸色一变,狠狠的抽了身边两个女人几个耳光,把她们赶了出去,讪讪的穿上长裤说:“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玩点女人。。。诶,他妈的,中国易,你这个场子生意真的不错,我可羡慕你。我的场子三天两头有警察去抄牌,税金我也给了啊。”

易尘坐下,拍拍身边一个女人的屁股把她赶走,笑嘻嘻的说:“你做的生意太大了,他们想不注意你都难,学学我吧,一点点小毒品,什么问题都没有的。”

大狗熊嘟哝了几句,无非就是:“他妈的,你小子做小生意?”之类的抱怨,这时,他身边一名保镖的手机响了。

大狗熊接过手机,刚刚接听了几句,就已经是面色大变,匆匆的说了对不起,带了一群手下和几个意大利人飞快的走了出去。易尘不冷不淡的在后面抛了一句:“你喝的酒我会记帐的。”大狗熊敷衍的答应了,易尘阴笑着在帐单上写上了起码二十倍的价钱,嘴里唠叨着:“大钱小钱都要赚,金山也是一粒粒的攒起来的。”

在场子里巡视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异常,一脚踢开两个搂在一起拼命接吻抚摸的少女,易尘匆匆的走进了吧台后面的一个小门。

这里守卫着的不是门口那样的黑人大汉,而是眼睛淡蓝、头发金黄、面庞坚毅,典型日尔曼血统的健壮大汉。大概十多米狭窄的通道后是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几张沙发以及两张台球桌,十几名日尔曼人在专心致志的打着台球,看到易尘进来了,连忙一个立正对着易尘行了个礼。

易尘点点头,手在小房间内的一角摸了一下,闪进了一道暗门,再走了几步,就是一个宽大的密室,奢华的布置有点中东那些王国王宫的感觉。

一名身高和戈尔有得一比,身材壮硕得吓人的大汉正坐在一角的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手枪,看到易尘进去,他也只是冷冷的点点头,马上又把注意力全部投进了手上的武器。

易尘直接问手里各自端着一杯红酒的戈尔和菲尔兄弟:“点出数目了没有?”

菲尔点点头:“现金是一亿,还有价值五千万的钻石,大狗熊要伤心了。”

杰斯特无力的在沙发上扭动着身体:“两个箱子已经销毁掉了,保证一点渣滓都没有。钞票上面没有任何标志,钻石也是国际通用的切割方法,没有任何纰漏。”

一个浑身雪白紧身服,银白色长发成波浪型披散到了臀部,双眼是诡异的碧绿色的艳丽女郎缠上了易尘的身体,舌尖舔拭了一下易尘的耳朵,喃喃的问:“老板,要不要我陪你?”

易尘摇摇头:“今天不行,明天吧。。。菲丽乖乖的,不要胡闹,有空你联系一下那几个经纪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任务,难度太低的就不要接了。契科夫的进度如何?”

菲丽死死的挂在了易尘的身上,含糊不清的说:“他?刚刚攻克了瑞士一家银行的主系统,现在正在观赏人类传宗接代的伟大义务的现场表演,并且利用自己的双手感受一下那喷发的快感。。。上帝啊,老板你赶走那个家伙,整个电脑房都是他刺鼻的精液味道,实在受不了了。”

杰斯特哈哈笑了起来:“菲丽宝贝,我可以烧掉那家伙的那根东西,保证日后就没有这些麻烦了。。。哈哈哈哈哈哈,你缠着老板的时候怎么不刺鼻呢?”

十几道冰棱柱突然出现在菲丽的右手上,随后呼啸着飞射向了杰斯特。杰斯特脸色一变,一道通红的火盾飞快出现在了自己身前,冰和火微微接触,马上爆炸开来。菲尔厚实的手掌狠狠的一锤地板,一道厚重的空气结界出现在了爆裂的能量四周,减弱了对四周环境的破坏,但是也已经让几张乌木镶金的沙发化成了灰烬。

易尘苦恼的拍了一下额头:“天,你们不要闹了,这个月更换家具已经用了三十七万美金了,有空你们多多教导一下凯恩的手下,不要浪费自己的能力。”那名坐在角落里的日尔曼大汉彬彬有礼的向大家示意,转眼又开始玩弄自己手上的一只手枪。

易尘叹口气,强行把菲丽贴在他身上的玉体拉了下来,活动了一下被勒得有点疼痛的身子说:“今天是我练功的日子,我马上就要从十二元辰突破到二十八宿了,你们不要打搅我,仔细留意市面上的小道消息,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动静。”

众人明白现在不是打诨的时候,一个个肃立点头答应了。

易尘沉思了一下,有点不负责任的说:“外面那些家伙,你们注意点,那些年纪太小的小姑娘以后不许放她们进来,吃点软毒品也就算了,这么疯狂性爱,万一在我们场子里面出了人命,大小是个麻烦。。。还有,那些小贩子交给我们的保护费日后给我加半成,因为现在场子里面吸毒的年轻人数目增加了很多,不能便宜了他们。”

交代完了事情,易尘正准备走向房间一角的升降梯,从另外一个角落的暗门内突然冲出了一个瘦弱的俄罗斯年轻人,上半身的衣服皱皱巴巴,下半身的一条结满污垢的裤子赫然没有拉上拉链,看到了易尘就欢呼着扑了上来:“亲爱的老板,您知道么?我攻破了号称世界上最严密的瑞士银行的帐户系统了,哦,这可是最伟大的成就啊。您应该给我一百万奖金。”

易尘一脚把他踢了出去,一脚踏在了他的头上冷漠的说:“第一,你攻破的是瑞士一家银行的系统,不是瑞士银行的系统;第二,你给我换洗后再和我说话,否则你的一百万奖金我会考虑给你一百万日元。凯恩,带契科夫去好好冲洗一下,车库里头有高压洗车器,用那个东西对付他。”随后走进了升降梯。。。

凯恩飞快的跳起来,慢慢的走到了契科夫的身边,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契科夫讪笑着:“亲爱的凯恩先生,我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不需要用高压水柱来冲洗的。”

凯恩认真的说:“不行,老板的命令是要我用高压水柱。。。命令必须服从。”一支粗大的10.11mm口径的勃朗宁手枪对准了契科夫的脑袋,契科夫打个哆嗦,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了。十分钟后,一声凄厉的惨嚎以及一阵俄罗斯的国骂响彻了夜空。。。

真是一个无比美妙的伦敦的夜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