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烧钱保级大兴土木等评估

从去年开始的“高校评估”工作一直持续,等待评估的高校“就像房地产商人”一样忙着烧钱大兴土木、甚至造假做“优良教学档案”,业内人士的评价是——高校对于评估的态度已经变味。这样的评估已经失去意义。


“我已经连续几个月没休息了,连‘五-’、‘十一’也没有放假。”几天前,北京一家高校的一位教师对记者说。据了解,目前许多高校的教师都在没日没夜地加班,他们不是熬夜备课,也不是做实验,他们是为了正在进行的“高校评估”进行“考前冲刺”而忙碌。


所谓高校评估,其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记者了解到,从今年开始,全国各地的高校都在为已经开始的高校评估而忙碌,甚至一些学校让一些教师脱离教学工作,专职从事这项工作。据说“教育部对此次评估十分重视”,一部分评估结果已经开始张榜公布。这份官方版的“高校排行榜”,对高校的领导者而言,就像是高中生期待的高考录取通知书一样重要,因为评估的结果将作为学校申报“211工程”、“省级重点”、“市级重点”的重要参考依据,这将直接关系到学校声誉,以及学校的资金来源。于是,各个高校无不在忙着制造“优良的教学档案”、“学生就业率数据”、并且大把烧钱大兴土木。记者日前对此进行了调查。


“高校评估”


评估什么


这次让高校像对待“高考”一样的评估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评估?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2004年10月,教育部根据《高等教育法》的规定,“通过一整套教学工作评价方案和多年评价工作实践,建立了每五年一次的高校教学评估制度;并且专门组织专家组,对各高校的教学状况以及各专业指标实施评估,同时履行质量监控的行政职能,对评估高校的基本状况给予公布。”


那么这次评估的指标什么?一位高校人事部门的负责人给记者出示了教育部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方案(试行)》,评估的主要指标有十几项:办学指导思想、学校定位、办学思路、师资队伍、主讲教师、教学条件、教学设施、教学经费、实践教学、管理队伍、学习风气、毕业论文或毕业设计、体育、社会声誉、就业等。记者手头的资料显示,以上每一项指标都有十分详细的要求,并以积分的方式进行计算,依次分为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


去年,高校评估刚刚开始的时候,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周远清曾表示,“对学校进行整体性评估有利于学校高度重视教学工作,有利于学校明确和不断端正办学指导思想,有利于学校发挥自己的主体性,有利于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提高”。周远清还表示,评价是为了促进高校的建设和改革,不仅仅在下一个简单的结论。针对不同科类的学校,教育部制订了多项指标体系,但在办学指导思想、基本建设、人才培养质量和教学改革等方面则有共同的要求。而对于评价不合格的学校,将给予1—2年的建设期改进。


虽然,教育部称“评价是为了促进高校的建设和改革,不仅仅是下一个简单的结论”,但是具体到学校,却远非如此简单。“评估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我们学校的生存状况。等级低说明高校的改革不到位,这将直接关系到学校相关政策的优惠,经费的多少,以及生源素质。”北京某高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事工作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了解,此次评估将会被教育部作为各高校等级资格、认证资格的一项硬性指标,一些评估不合格的学校很可能降级。


学校为“过关”


不惜造假


高校怎样才能通过这个事关前途的重要评估呢?“无所不用其极”。上述那位高校人事部门的负责人这样说。据介绍,为了在评估中获得良好成绩,不少高校设计了一系列应对方案,首先就是利用造假手段编造假档案,这可以让学校的各项教学指标在短期内获得突飞猛进的成绩,“凡是评估指标都可以造假”。这位人士说,他所知道的很多兄弟学校都在忙着“造假”,以下是主要的造假内容:


第一,论文数量。为了评估指标中规定的学生论文数要达到一定数量的标准,学校让学生直接从网上下载,稍加改动;而类似的方法也可以用在教师的论文编写上。


第二,教师队伍。为了让学校的教职工人数达标,一些学校把已经调离岗位、工作关系也已调走的教师仍然计算在内,甚至仅达成引进意向的也写在教师名单内。人不在学校,档案却在学校。


第三,教学质量。在评估标准里,对于学校近几年来,各科的考试试卷都要有严格审核,有些老师为防止被抽查到不合格的试卷,要把空白的试卷再作一遍批示,还要仔细检查过往一些批改存在问题的试卷。教师们先写试卷,再改试卷,又当学生又当老师。


第三,教案、讲稿。许多老师在讲课的时候根本没有认真准备过讲稿和教案,但在评估的时候每一位任课老师的教案都要被检查。


第四,论文答辩内容。评估还将审核学生论文答辩的过程,但当时的场景无法再现,于是工作人员就要一个一个地补充答辩过程,包括当时的专家意见和现场气氛。


第五,学生就业率。对于毕业生的实习就业情况,评估也要求有详细的统计调查,但毕业率和就业率是如今高校最头疼的问题,学校只好把学生们“按”在虚拟的职位上。于是许多假的老板、假的公务员就这样诞生了。


据了解,不少学校更是为了此次评估,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人力、物力,学校专门成立评估准备小组,校长亲自当组长,学校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是组委会成员。


另外,学校造假的方法还很多,比如在教师科研、培训、实验活动、外教、图书管理等方面,造假已经渗透到评估的各个方面。


记者了解到,类似现象在北京多家将被评估的高校里均存在,不一样的只是应付评估的手段,一样的是这些高校都为评估“绞尽脑汁”。


学校为“应景工程”


大把烧钱


“从去年开始,北京多数高校都开始了校内建设,一些高校一年的建设投资可能比过去几年的总和都要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一方面可能与中央财政对北京部分高校建设学生公寓的支持有关,但一些学校几乎进行“膨胀”似的基建,豪华校门、校园马路、办公楼、图书馆、实验室都在迅速建设。这位人士形容说:“高校开始像房地产商人一样的‘烧钱’。”学校大兴土木的结果是——学生宿舍不断搬家,刚刚修好的路面被挖开,师生们每天要忍受校内施工的环境污染。


另外,学校投入大笔的金钱用来购置实验仪器,因为评估指标中规定“教学仪器设备总值超过1亿元的高校,或者当年新增教学科研仪器设备值超过1000万元”,则教学仪器一项指标即为合格。


“学校改善教学环境本来是好事,不过是为了应付评估检查,就有些变味了;这些仓促购进的教学仪器是否能够得到合理应用、不被闲置也是个问题;这些短时期内仓促建设的项目缺乏远期规划,只是“应景”而已。”这位人士无奈地说,学校花费巨资积极应对的评估已经变了味,评估的真正意义值得商榷。


专家视线


教学和评估


哪个更重要?


“任何单位把以提高指标作为其中心任务时,它的工作量必然会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陈幽泓认为。当学校盖楼不是为了更好地用于教学、当学校也大兴“造假运动”、当重金购置的教学仪器面临闲置、当大学校长也向高中生高考一样紧张时,“高校评估”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要教学质量还是要评估?


数据显示,自从1999年高校扩大招生以来,全国高校的招生规模迅速扩大。入学人数从1998年的108万人增加到2004年的420万人,大学教育的质量也一度遭受质疑?教育部此次评估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提高教学水平,希望通过实施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方案,制定和落实恰当的教学标准,以达到进一步规范学校管理和监控教学质量。


陈幽泓还表示,大学对于官方的这次评估看得很重,学校把评估作为中心任务后,学校真实的教学质量就会下降。如果评估继续这样无序进行,会造成一些名气大的学校不断占有公共资源,造成资源浪费,而大多数中小型学校的生存就更加困难。


另外,也有观察人士认为,高校评估应根据不同类型高校的办学定位和特点来进行评估。然而,目前全国所有本科院校都按照同一个指标体系同时进行评估,则重点高校与一般地方院校评估的区分度,就很难体现出来。


记者手记


高校评估公正性


如何保证?


据介绍,教育部派出的各个评估小组非常关键,据称当评估小组到达学校后,“学校的主管领导甚至学校各个部门的人员也都要一起作陪”,各种“面子活”是一定要做好的。因为“学校能否通过”与小组关系密切。关键问题在于,评估小组成员里面大多从事教育工作多年,他们原来甚至现在就是一些高校的任课老师,业内认为他们“与高校有着割舍不开的关系”,而教育主管部门对评估小组又缺乏一个合理的监管机制。因此,评估小组的公正性引起了业内的质疑。


针对不同的声音,教育部也重申,不赞成采用简单的量化打分和小样本调查的方法,仅凭少数几个指标,对高校进行综合排名。因为“这样的做法和结论没有真实、客观、准确地反映高校的实际情况”。同时,记者了解到,教育部也在考虑与社会中介机构合作进行评估工作。对于评估中出现或存在的种种问题,各方面都应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处置。


这样的操作会否滋生腐败?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没有正面回答,但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说,给评估团成员赠送一些礼节性礼物是肯定的。“我们学校为迎接评估代表团做了专门的公关策划。”与记者熟悉的另一位北京高校的对外事务部主任告诉记者,他们为了此次评估可以“顺利进行”,特地聘请了一家公关公司进行公关活动的策划。


教育部办公厅不久前发布了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教学评估工作纪律的通知,就是为了杜绝“在评估工作中个别单位存在的一些偏差和不良倾向,加强高等学校教学评估工作纪律”。规定中说,对专家组在考察中如发现有伪造和与事实不符的评估材料,将作为学校的诚信问题上报教育部,予以严肃处理。并要求“学校对专家组的接待工作要从简,只能住校内招待所,并在校内学生食堂就餐。在评估后,被评学校给专家的评审费不得超过2000元,不得向专家组成员赠送礼品。


教育部有关人士表示,不能只看到评估的问题而完全否定评估本身,而是积极去完善评估体系,当然如果本科教学评估能以“学校常规的状态数据作为主要的评估依据,则评估的效果会更客观,对学校教学工作的监督会更有力,对学校正常工作秩序的影响也会更小一些”。但据了解,这次高校评估是“将评估所涉项目提前告知高校,给被评估单位以充足的准备时间”。被评估单位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也就有了充足的造假时间。有评价认为“这个被认为是高校发展的里程碑的评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如同大多数评估一样。”


美国大学好坏


谁来评判


美国的教育事业发达,50个州里每个州都有好几所乃至几十所公立大学,私立大学更是数不胜数。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学校,在美国教育市场上激烈竞争,到底哪所好哪所坏,由谁来评判?


于是,各种报刊都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排行榜:学生最多和最少的大学排行榜、毕业率最高和最低的大学排行榜、人均经费最多和最少的大学排行榜、教授与学生比例最高和最低的大学排行榜、学生毕业后的起薪最高和最低的大学排行榜、学生最爱玩乐的大学排行榜、学生最爱学习的大学排行榜、校风最为保守的大学排行榜、校风最为开放的大学排行榜、民主党人最多的大学排行榜、共和党人最多的大学排行榜、学校食堂最好和最差的大学排行榜、贵族学生最多的大学排行榜、贫穷学生最多的大学排行榜,甚至还有什么同学与同学结婚率最高和最低的大学排行榜等。各种专科和特殊学校也有自己的排行榜什么全国最好的女校、最好的商学院、最好的电脑系工程系,数不胜数。


这其中,还是要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一年一度的大学排行榜最具权威性。它列出18项不同标准,如学术声望、录取率、校友捐款率、毕业率和师资等等,向数千名教育专家、大学行政主管等发出问卷。问卷收回后,将这些数据和回答以一套复杂的公式算出各大学的总分,并列表公布。因此,每到这期杂志出版之时,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总会把杂志抢购一空。据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一年中一半的利润都是从这本杂志和其他有关读物中来的。


另一个较具权威性的排行榜是《金钱》杂志每年都推出的全美最合算大学排行榜。排行榜将学校的教育质量和它的收费相比较,向家长推荐这些价廉物美的学校。


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和《金钱》这两个排行榜上得分高的学校,是会在向高中生及其家长推销自己时大肆渲染的。


排行榜之所以能大行其道,也表现出大部分的学生和家长们对要报考大学的名气声望是相当在意的。但形形色色的排行榜所反映的都是以设定的标准抽象出来的某几个方面的概况,并不能完全真实地反映学校的全貌,有时说法甚至相互矛盾,令有些学生在选择学校时无所适从。所以许多高中学生的顾问都谆谆告诫说,选择一所学校千万不要只看名气,有名的学校,如果没有你想学的专业项目,可能并不适合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