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海权和制太空权是中国兴衰的两个转折点

 从1405年至1433年,在中国的明朝明成主朱棣时代,中国曾一度成为全球海上力量最强大的国家,在这28年间,明朝先后7次派出以伟大的航海家郑和率领的当时全球范围最强大的船队,向太平洋和印度洋方向航行。而当时在全球的海域内,没有任何其它国家和地区有可以与明朝中国船队相抗衡的海上力量,中国明朝拥有全球性占绝对优势的的海洋船舶制造,航海规模和航海技艺的优势。实事上,当年明朝中国所拥有的海上优势远高于这之前和之后任何一个其它国家所达到过的海上优势;既使今天以航母编队为中心的美国海上力量在全球海域上的优势,也没有达到过当年明朝中国郑和船队所享有的那种压倒性的优势高度。

在郑和船队的巨大的风帆之下,人类历史曾短暂的一度转向与后来的发展完全不同的方向,如果明朝中国把握住了当时它所拥有的、人类历史上仅有绝无的海上优势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全球扩张,随后的世界历史将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带动了整个西方文明崛起的15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将因为中国全球海权的存在而成为不可能,而随后的欧洲大陆本土的发展和对美洲大陆的开发也将会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而在亚洲大陆上,由于西方在15世纪开始逐渐加强的海上力量而引发的中国在 19世纪的大衰败也将得到避免。实事上,如果明朝中国的海上力量发展能够得到延续,那么人类至今的历史都要因此而重写;不是西方文明,而是中国文明将主宰人类从15世纪开始的近现代历史。 
而这个已经具备了各种初步条件的中国盛世未能到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在明朝中期主动放弃了自己拥有的航海技术和对海洋的控制;庞大的郑和船队最后一项航行是在1432年,这之后明朝停止了舰队远航。当时中国沿海拥有的、为庞大的远航事业服务的海船制造和海上航行的各种设施和人员、也在随后的年月里逐渐消亡,以至于当几百年后,中国要为鸦片战争中开到中国沿海的英国舰队所震憾,而事实上,中国自己放弃了当年不经意拥有的全球最强大的海上力量,当年的郑和舰队无论从规模、数量和相对技术水平等各方面都超过18世纪西方国家的舰队,人类一直要等到工业革命完成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后,才重新看到规模与当年郑和船队相仿的海上力量编队。

所以在人类的历史上,明朝中国主动放弃了自己所拥有先进航海技术和制海权已经成为一个最重要的历史转折:在历史发展的大部分时间内,一般来说人类始终是由低向高的掌握往先进技术,并因此而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和领先于其它民族,而中国明朝放弃先进航海技术和海权的例子也证明:由于种种原因,在没有任何外来压力的情况下、一个民族也会突然失去了对技术发展的动力,从而中止了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和成为各民族中佼佼者的努力。

而在中国历史上,明朝单方面放弃在海洋技术上领先地位的后果十分严重;中国在近代的衰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失去了可以与西方相抗衡的制海权。中国在近代史上由于无法控制海权而造成的衰败,至今在影响中国现代的进程。

而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我们又重新看到类似的历史现象发生在中国的航空工业领域;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经过艰苦的努力,中国航空工业终于发展出了自己的大型喷气客机运—10,使中国一举成为世界上仅有的少数几个能够制造大型喷气运输客机的国家,尽管运—10与当时其它能生产大型民用运输客机的国家的技术水平相比还有差距,但运—10飞机本身的出现就已经使中国跻身于世界航空技术先进的国家。

运—10大型客机技术如果能够继续发展,将从根本上改变今天中国航空工业无法为中国的军事和民用航空提供大型飞机的战略失败状况,但事实上我们又一次看到中国在没有任何重大的内外压力和侠斫馐偷那榭鱿拢鞫牌嗽诖笮兔裼煤娇辗苫煊蚰谝丫锏降募际趿煜鹊匚弧?br> 
由于中国在80年代初完全放弃了将大型客机制造立足于国内的努力,从而放弃了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行业,至今我们仍看到中国由于这次战略错误而引起的严重后果;中国的航空工业始终无法成为国内主导性的行业,至今完全无法满足中国的国防事业和民用航空对大型飞机的需求。由于中国被迫从国外采购对自己具有战略意义的所有大型军用飞机和民航客机,从而使中国的国家力量构成和现代经济出现一个重大的缺陷,直接影响了中国国防现代化和国民经济总体水平的进程。

中国历史中这种突然放弃已经形成的技术和制度上的优势,从而使自己在该领域失去了战略优势的作法可以说是至今阴影未消,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运—10大型飞机项目上的失败就是一个例子,使人感到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中始终缺少一种对技术和科学进步、尤其是国家力量优势的本能的追求,从而使中国包括科学技术在内的发展始终处于一种“压力—反应”,既由外来压力而引导变化的被动循环之中,而“压力—反应”模式本身是具有危险的,如果外来压力大于机体本身的反应能力就会引起整个国家系统的崩溃。

目前中国所有重大科学技术和国家力量的发展,包括对民族生存有决定性作用的核武器以及航空航天技术,至今仍是在“压力—反应”的模式上发展,而这种发展方式从根本上不可能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一流强国。只有当中国能够走出这个怪圈,使追求科学技术优势,尤其是具有头等战略意义、将决定未来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科学技术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本能时,中国的现代化才有了真正的内在动力。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科学技术和经济是主导人类历史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在各种文明和国家的对抗中使胜者领先的最重要的因素,但科学技术和经济的总量并不直接作用于一个民族的强盛,它必须通过将这种物质优势转化为更直接的力量优势,既一个文明的暴力能力、也就是其军事力量之上才能完成使一个国家强盛的整个过程。

军事力量和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和科技是总体上成正比的,但两者之间并不是线性关系,在高瞻远瞩的国家战略的指导,作为上层建筑的国家军事力量能对一国的主要历史方向,也就是其经济基础和科学技术所主导的方向,发生决定性影响;信息技术就是典型的起源军事对抗,然后扩展到国家经济的每个部门,而对现代化国家起仍关键性作用的一个例子。而在信息技术之后,太空力量将是另一种起源于国家的军事对抗,而最终将对各国的历史方向发生深远影响的现代军事活动。

目前,中国的航天工业又成为对中国具有头等历史意义,能够决定未来中国命运的关键性产业;中国的航天事业是目前中国所有产业中少有的中国自己拥有完全的知识产权,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并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有望引导中国走出险恶的现代化外部困境的战略性行业。

中国航天事业的巨大成就,和中国的核力量一样,首先归功于中国第一代具有民族精神和长远战略思维的革命者,以及众多满怀巨大爱国热情的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和行之有效的中国社会主义国家国防力量建设机制。这些从事航天事业的人,在他们日复一日平凡的工作中,为21世纪的中国复兴打下了重要的基础;在21 世纪的初期,当中国面临着险恶的外部环境,尤其是当有人想在太空称霸,从而永远成为地球上唯一主宰的时候,中国的太空力量将成为中国保护自己的现代化进程和人类和平的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而这一次,我们希望中国再也不会轻易地让自己的太空力量失去了发展方向,因为历史不可能再让一个在太空军事竞争中失败的国家重新有机会站起来。对太空的军事优势的争夺,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大型的民族国家间对抗,这之后人类历史发展的方向将是在太空优势国家控制下的世界和平。

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成为人类历史的主导者,而不是在别人的太空优势下被迫臣服的二流国家,为此,中国必须在太空事业上作出与以往任何发展战略和军事战略都大为不同的选择;放弃“压力—反应”的传统中国军事力量,国家安全和科学技术的被动发展模式,而转向以自己的国家利益最大化为宗旨,只争朝夕地努力发展自己的太空力量,使中国成为引导人类太空活动,其中包括军事技术发展方向的大国,从现在开始,中国未来的和平与发展都以及世界和未来很大程度上将由此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