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涂

残阳如血。
时令已是初秋时节,从山谷间横掠而至的山风已渐渐含有一丝丝清爽的寒意。
秋草参差,野花零星的山道上一前一后行走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愣头青少年郎。夕阳的余辉把两个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在黄昏桔红色的背景下,云峰山犹如一幅水墨丹青,而这两个行走的观光者犹如行走的风景,点缀在云峰山这幅绝妙画图的落款处。性喜山水的郑板桥,心旷神怡地把那双丹青妙手绞在背后,手指不停地大动。云峰山玫丽的自然景观和厚重的人文景观令这位倦于宦海沉浮的七品芝麻官,心胸洞开,充溢着一种与大自然同声共气的审美愉悦。仕途艰辛而备受扭曲压仰的文化人的人格灵魂,在大自然空灵自由的空间度里得到极度的伸张和野性的放牧。历史证明,郑板桥的云峰山之行,实际上是一种文化旅程,一种儒家文化与道学理念顿悟的心路历程。
书僮郑安背着简单的行囊,气喘咻咻,嘟着小嘴,紧步主人后尘,如影随形。郑安用袖子擦擦额头上泌出的汗珠,抬头望了望天色:“老爷,别只顾贪玩,天色将晚了,我们该找个地方住下了。你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安儿可就任重道远了。”
郑板桥回头看了看郑安有点情绪化的样子,笑着说:“安儿近来说话书香气很酸哦!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啊,安儿负重致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啦。”一把抻过郑安背上的行囊象走江湖的术士那样挂在胸前。
安儿一乐,笑了,拍着小手说:“像个骗人的老江湖,怎么看老爷都不算是个当官的。”指了指飞归山林的倦鸟,“我累了,想找个地方落脚。郑文公碑明天再欣赏吧,总不成真的要学谪仙李太白秉烛夜游吧?”
“天地为我庐,大丈夫幕天席地,何患无安身之所。--嘿,前方竹林中隐隐约约有灯火透出,我们去看看有没有山中人家。”郑板桥顽皮起来,象猩猩一样走路,逗得郑安笑痛肚子。大叫一声:“扬州怪物来啦!”
走进竹林曲径深处,果然有一所二层茅顶小筑独立在初秋的竹篁中。房上茅草为秋风所吹,簌簌有声,其音如埙。秋风穿过竹林,龙呤细细。好一处隔开万丈红尘的世外桃园景象。
郑安庄重如贾岛“僧敲月下门”,舒手曲指轻叩柴扉。郑板桥乜眼瞧着郑安做掩嘴葫芦状,差点乐出声来。“笃、笃、笃”的敲门声在秋天傍晚的竹林中显得格外的清脆响亮。
“吱呀”一声柴扉轻启,一个头发梳成双环,眉清目秀,山僮模样的小哥,把头从打开的门缝中小心地探了出来,用探询的目光瞅瞅这两个怪怪的不速之客。“秋实,有客人来访,为何不开门纳客?”山僮嗳了一声把柴扉全部打开。随后房内走出一个白袍罩身,胸前美髯飘拂的皓首老者。老者举手投足之间,洋溢着一派道骨仙风,望之俨如神仙中人。
郑板桥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在山东云峰山中竟藏有如此潇洒出尘的人物。先生不知何许人也?陶渊明的名句掠过郑板桥的心头。面对如此清风明月般的老者,郑板桥语气之中不由得平添了许多恭敬端肃:“敢问老丈,可方便让我们主仆两个借宿一晚?明儿天亮就赶路。”
“远来就是客。既有缘到我山房门前,就是老夫客人。客人请了!”老丈与板桥抱拳做揖行了见面礼,拍了拍山僮的头吩咐道,“秋实,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赶快让座敬荼。”
“嗳,来了。”唤作秋实的山僮从门中跳出来,很懂事地接过郑板桥背上的行囊,拉着郑安的手,笑呵呵地跑进屋里去了。

老丈肃客入座让荼毕,与郑板桥边品荼边寒喧起来:“客人高姓大名?”郑板桥细细品着酽荼,眉头渐渐轻舒开来:“好荼好荼,难得在行旅劳顿之余品此好荼。疲累全消呵呵。晚生郑燮,字克柔,号板桥。”
“原来是杨州八怪的郑公板桥?哦,久仰,久仰!--秋实,你陪这位小哥到里边玩去。”
“敢问老丈--”板桥抖抖衣襟,肃立恭敬地询问。
“老夫闲云野鹤,自号糊涂老人。郑公以诗书画三绝笑傲王侯,名满天下。今日幸会。”老者在有意无意之间岔开话题,端杯品茗。
“老丈过奖了。”郑板桥聪慧过人,心想老者隐约其辞自有他的道理。便朝中堂正中一幅以六分半字体写有: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不复独多虑的字幅欣赏起来:“老丈结庐竹篁,谅想与竹有所偏爱。板桥平生痴竹画竹,今夜与万竹同眠,实足快慰平生。”
“这幅字是山僮信笔涂鸦的,郑公见笑了。”糊涂老人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在房内踱起方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郑公好诗,呤竹别有襟怀,让人钦佩!东坡居士爱竹成痴,留下一首好诗‘宁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老夫宁瘦勿俗,与郑公与古人同好,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何况郑公素来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儒家崇高人格闻名于朝野上下,大江南北。”
郑板桥与糊涂老人十分投缘。话题由竹谈到云峰山碑林,继而谈及碑林中最负盛名的郑文公碑;又由碑刻书法谈及诗书画技艺。令郑板桥大为惊异的是老者自称糊涂老人,却原来大智若愚,博学多才。而且其见识之精深独到为平生所仅见。
郑安缠着秋实说鬼故事,一惊一咋的侃得不亦乐乎。继而又各自吹大牛显学问,在里屋你一句我一句接龙般大声背诵启蒙诗歌。由李白的《静夜思》朗诵到曹操的《短歌行》,并且彼此指点江山,指授英雄方略。当念及“我有佳宾,鼓瑟吹笙”时,二主二仆不由得开怀大笑。

山高月小。
清明皎洁的月光轻轻地抚摸着云峰山以及竹林深处静静躺卧着的茅顶小筑。茅屋中不时响起一串串酣畅甜美的鼾声。

翌日清晨,灿烂的山中太阳在门前的日咎上投下一束长长的影子。山中略带凉意的秋风穿过竹林,吹响檐前的几串风铃,发出悦耳的铮琮之声,有如阵阵管弦之乐,盈盈不绝于耳。
粗荼淡饭罢,糊涂老人兴之所到,邀请郑板桥主仆二个观看一方与桌面一般大小的龙头砚台。砚台石质细腻,镂刻精良,完成可以称得上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砚中精品,文房奇宝。郑板桥与郑安二人观赏把玩着,嘴上啧啧不已,叹为观止。
“久闻郑公在山东大邑潍县任上时,以画法入笔,熔真、草、隶、篆于一炉,折中行书和隶书之间,独创一家风格。能不能说说创意始未让老夫开开茅塞?”糊涂老人亲手端着一杯酽荼递给郑板桥,目光中含有佳许和请求的意思。郑安拉了拉主人的衣袖说:“老爷,老丈想听你就说说呗,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杯好荼啊?”秋实笑呤呤拂试着砚台神经兮兮地说:“郑公,你看看我写的那幅挂在中堂的道家处世哲学的字幅可是好字?那就是模仿你的字体呢!”
郑板桥与糊涂老人被两个小孩子逗得哈哈大笑。糊涂老人拍了拍秋实的头说:“你看现在弄斧到班门来了。”郑板桥望着郑安明显怂恿的目光,又看了看老者充满诚意的眼睛说:“老丈见笑了。说来倒也有趣。晚生在潍县任上时,因酷爱书法,公余依然喜欢信笔涂鸦,挥笔不掇。久而久之,老是觉得书法风格欲跳出古代书法家的窠臼,师古而不泥于古,别辟蹊径,真是太难了。但又不甘心于老是徘徊在古代书法巨匠的阴影中。所以时常在园林鹅卵石铺砌的石径上走来走去地思考。”郑板桥摸着龙砚,若有所思地望着老者,“有一天,脚下一蹴,脑中一道灵光一闪,刹那间晚生有一种禅家顿悟的感触。”
糊涂老人手拂长髯,清朗朗地大声笑着说:“好呀,天道酬勤,诚哉期言也!”
郑安调皮地在秋实的耳朵边揶揄地说:“你知道我家老爷迷恋到什么程度吗?把毛笔伸进荼杯醮水写字,然后喝那杯溶有墨水的荼水,还津津有味,连声说好荼好荼!”
秋实很感兴趣地朝郑板桥上下打量,笑呵呵地说:“不喝墨水,那才叫胸无点墨嘛!”
糊涂老人仰着脸大笑起来:“说得好,你们两小鬼调侃得好呀。所谓智者常愚。”
郑板桥朝两小鬼做了个鬼脸,看着老者的美髯:“板桥心想,这石径用大小不等的鹅卵石,彼此搭配,错落有致地铺砌开来,有意无意间,居然有如此美感。如能借鉴这种办法溶于书法之中,学其间架结构,用于谋篇布局,那效果一定极具独特的审美意境。后来,无以名之,强名之日‘六分半书’,戏称‘乱石铺路体’。”
糊涂老人佳许地频频点头,在板桥的荼杯中续了热水:“郑公天资聪颖,善于取法诸物,真是天地间的奇才。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郑公意下如何?”说罢,用清瘦如爪的手摩挲把玩着龙形石砚,笑呤呤地望着板桥。
郑板桥低头抿了一大口酽荼,抬眼看着糊涂老人的一双慧眼,灿然会心一笑:“板桥已知老丈的意思了。承蒙雅爱,取不从命?只是如此奇砚竟由板桥题刻,未免--”
糊涂老人眉开眼笑,高兴地打断板桥的话:“秋实,快快文房四宝伺候。”
秋实磨徽墨,郑安铺宣纸。
“郑公请赐字。”糊涂老人用镇纸石兽镇好宣纸。并亲手点上一圈檀香锁在兽头香炉中,檀香青烟从兽头香炉的细孔中袅袅逸出,刹那间满室生香。
郑板桥卷衣揎袖,兴致昂然地说:“那板桥恭敬不如从命了。”郑板桥持笔凝神片刻,又用笔管轻轻敲敲额头,心想,这糊涂老人肯定没那么简单,必定有着不凡的来历。倒不如来个激将法。于是借题发挥挥笔题写了“难得糊涂”四个朴拙雅稚的大字。
“好字!”糊涂老人大喜过望,拍案叫绝。山僮看得呆了,一付禅僧入定的样子。郑安这个看看,那个瞧瞧,一种得意洋洋的神态,好象这四字神来之笔是他写的。
郑安一转身从包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颗硕大方印,瞄了糊涂老人和山僮一眼,在红印泥上轻轻醮了醮,轻车熟路地在四个大字的左旁合度位置盖了下去,双手握住大印,左右摇摇,然后把印轻轻拎起。
糊涂老人捻着美髯看着印迹徐徐念出声来:“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转身亲切地盯视板桥,“郑公真是天下奇才,老夫有幸亲睹郑公挥笔,幸何如之!”
“老丈过奖了。”因砚台太大,留有余地,郑板桥请糊涂老人写上一段跋语,“老丈何不一试身手,也好让板桥一睹老丈神笔。”
糊涂老人也是性情中人,难得偶遇板桥,高兴之余,兴致正高,不觉心烦技痒,当下卷衣揎袖,挥笔以怀素狂草笔法写下一段跋语。书法龙飞凤舞,隐隐有出世之概。跋云:得美石难,得顽石尤难;由美石转入顽石更难。美于中,顽于外,藏野人之庐,不入富贵之门也。
山僮兴致勃勃地瞥了郑安一眼,很有含义地抿嘴笑笑,然后手脚利索地从桌子底下的印盒中抓出一块寿星形方印,很内行地在字边稳稳地盖了一印。郑板桥走近前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倒抽一口气,转身从新打量起糊涂老人。原来糊涂老人是位功成身退,遁迹山林,隐居云峰山的朝廷高官。印文赫然是:院试第一、乡试第二、殿试第三。
郑板桥心中颇多感悟,感慨于糊涂老人的夫子自道,更感叹于老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博学多才,以及富贵于我如浮云的超尘绝俗的云水襟怀。似乎一下子领悟了糊涂老人以儒家最高人格理想积极入世,尽人力为天下苍生计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儒士风范,和以旷达超脱的道家“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当须尽,不复独多虑”的出世哲学顺应自然的,积极人生观的全部理性内涵与厚实的哲学底蕴。
看纸上还有容笔之余地,便提笔补写了这样一段菩提顿悟般的醒世名言: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箸,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写罢掷笔,与糊涂老人把臂而笑。彼此悠然心会,真有妙处难与君说的感受。两位机缘相投的高智商文化人如遇知音,大有相见恨晚之叹。郑安和山僮也学两位主人的样子,嘻嘻哈哈把臂言笑,直至笑倒在地,到处打滚。

郑板桥云峰山之行,在中国近代文化史上游出一段留芳千古的历史佳话。“难得糊涂”原创字体被当世及后世众多附庸风雅之士拓印无数,挂在真聪明,假糊涂,或真糊涂,假聪明的雅俗之士的房墙之上,书斋之内。竟是普天之下,雅俗共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成了自我标榜参悟人生真谛的精神文化图腾。似乎应证了清代文学大师曹雪芹的红楼名言: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但无论领悟的真假与否,难得糊涂原创的文体本意及其哲理内涵与世俗通行的诠译毕竟是风马牛不相及了。尤其是现在物质世界物欲横流,精神家园日渐荒芜的年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以人为本的哲学意义上的绝妙讽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