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说红楼:猜谜语也这么势利真恶心

lj197705 收藏 4 107
导读:王蒙说红楼:猜谜语也这么势利真恶心

作者:王蒙

猜谜不过是雕虫小技,但也似乎包含了猫腻、不平、倾向(偏心)、预兆等等有心人为无心事设计的诸多陷阱,能不令人叹息!

先是贾元春送了一个灯谜来,叫大家猜。这说明,一,元春处境正常,有闲情逸致

。二、元妃并未得宠,所以心闲事闲神安气定,真处于宠爱中,只怕没有多少时间与娘家人猜灯谜了。

宝钗见了娘娘的灯谜,一见便猜中了,但是不能说一下猜着,那岂不是对娘娘不敬,便故意说是难猜难 猜。故意寻思,耗时间。这就叫会做人,叫做不为天下先,尤其不能为尊者长者先。这有利于秩序,只是不利于竞争和创造。

下边是大家都猜中了娘娘的灯谜,只有二小姐———迎春与三爷———贾环猜测的不对。也绝了,不论大事小事,迎春尤其是贾环,总要落在他人的后边。是他们生性鲁钝吗?反正猜错灯谜应不是道德品质问题。天生不如人,呜呼,何老天造人之不公,不平等也!自西学东渐,平等之说大得人心,但是贾环与迎春猜个灯谜也无法与人平等,该怎么办呢?

发奖品纪念品,唯贾环与迎春无有。这已经够恶心的了,然后众人制谜,唯贾环所制:“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只爱房上蹲。”(谜底是枕头与兽头)被娘娘斥为不通,退稿,行话叫做枪毙了。看看贾环的灯谜,确实不雅,但也并非不能凑合,民间各种谜语不如贾环此谜者亦非少见,今日报刊上的各色谜语不如贾环所制者亦不罕见。那么,第一,是娘娘对贾环亦苛求,或娘娘自来就不喜贾环。好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环儿!第二,更主要的是曹公不喜欢环儿,处处只出环儿洋相,不见一点可取之处。曹公写任何人都不像写赵姨娘母子这样厌恶,那样扁平。想必曹雪芹有一个喜嫡厌庶的情结。

于是贾母随着娘娘也大搞灯谜晚会,大家都来了,贾兰不来,叫了才来,贾兰从小低调,谨言慎行,宁为人后,小娃子不简单。猜谜时也有诸多公关考量——我们的传统是什么事先考虑公关,事情本身反而变成了第二位的东西。

值得一说的是贾政先做猜不出贾母的谜状,被罚掉许多东西,以为老母取乐。接着他给母亲出了一个谜:“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说完立即把谜底告诉宝玉:砚台。宝玉赶紧告诉贾母,贾母遂一猜便中,于是贾政称颂:“到底是老太太!”同时献上贺彩,鼓乐齐鸣,欢声雷动。

这是一个小小猫腻,由贾母贾政宝玉三人做出了到底老太太的高智商与众不同,一猜便中的快乐喜庆。贾母自己完全明晰,但甘愿合作演出自己的假胜利戏。说明到了贾母这个分儿上,不患假而患不胜,不患伪而患不尊,不患自欺欺人而患正视现实(如贾母已老,猜谜不胜任等)。贾母需要自己的高智商自我感觉,更需要被认为高智商的快乐满足。贾政需要令贾母一乐的孝心孝行,宝玉需要猫腻游戏参加者的受宠信的身份,其他诸人正巴不得找到机会为老太太歌颂赞美,献彩叩头,天下太平,你好我好……于是一场小小的其实是恶心的假戏上演了,但你不觉得恶心,反而觉得是母慈子孝,几世同堂,幸福美满。其乐何融融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