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标准下的语言八股

普通话又开始被“纯洁”了,这意味着即将有一大帮带有地方口音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面临被淘汰出局,其中不乏妇孺皆知的阿丘、毕福剑,刘仪伟等著名主持人,因为他们普通话未能达到国家规定的“一级甲等”。

“一级甲等”,听着听着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了“英语四、六级”,大学生们刚走出外语“英语四、六级”的苦恼,而现在我们又踏进国语的阴影。

想想当电视节目主持人也真不容易,连保持习惯性讲话都很难。因为,在他张嘴那一刻,他先必须慎重地考虑一下,记得发音究竟是“一级甲等”还是“乙等”,长此以往,岂不很痛苦?

学者朱文熊1906年在《江苏新字母》一书里,给“普通话”下了定义是“各省通行之话。”直到1956年2月6日,我国最终给普通话定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普通话的标准,而“普通话”二字的涵义是“普遍”和“共通”的意思。

统一语言本身的意义在于其沟通功能,为了达到“共通”之目的,只要能彼此顺畅的沟通便可以了,可普通话走到今天却演变成了某种“表达特权”。

这种“表达特权”的表现在诸多方面,譬如,带有地方口音四川、广东话的笑星,基本上不能上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在影视剧作品上,禁止拍摄地区方言剧,原本市场非常受欢迎的方言剧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央视《社会记录》的主持人阿丘几乎每月都会收到“下岗”通知,他压根不看,同样,许多方言剧组也根本不买账,你发你的,我拍我的。为何大家都不买账,为何这个规定引发如此多的争议?我想焦点恐怕便是关于普通话的“标准”了。

这让人不免想起了表演艺术家赵丹那句“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中国人刚从文字的八股中走出来,千万别再把我们带入了语言的八股中去了。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在这样一个由市场主导的文化多元时代,为何还会出现这种事?这背后究竟是一种什么思维方式在作怪,而我们何时才能走出这种思维状态呢。

容我们再想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