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兵王》第四章第二、第三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3 1355
导读:[原创]《兵王》第四章第二、第三节

第二节

跳下车,王参谋去找村支书号房子,这好像是部队的老传统了,住到村子里就要去找村支书解决一些实际问题。鸿飞、司马还有两名坐在挎斗摩托上吹了一路山风,把冻的嘴唇发紫的通讯兵得到的命令,去四周山头上看看地形,放出隐蔽警戒哨。

鸿飞、司马是第一次参加演习,很有些如临大敌的味道,打开保险双手端枪,就差没有拉开搜索队形了。两名通讯兵看笑话似的等着两个人准备好,把枪交给同伴裹紧大衣散步似的向村后的小山走去。鸿飞、司马傻瓜似的对视一眼,枪上肩急步跟了上去。

这个山村不大也就是百十户人家的样子,房子大多是土坯建成只有少数人家是一砖到顶的砖瓦房。不论是土坯房还是砖瓦房,房前或者屋后都有一个散发着膻臭味的羊圈。现在刚中午,羊群还没有回来,鸿飞多少有些失望,他想早一点看到几千只绵羊、山羊组成的羊群是个什么样子。

穿村而过,全副武装的士兵引来一大群无所事事的孩子,跟在身后看热闹。几个小脸通红的皮小子,趁着鸿飞、司马不注意不时窜上来摸一把枪托。挨了训斥也不害怕,用袄袖摸一把鼻涕和其他孩子一起哈哈大笑。

眼看着孩子们就要跟上山,鸿飞有些着急。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孩子,还放什么潜伏哨,对着司马使个眼色,两个人一起拉下脸来转身吓唬孩子们。

这一带从建国后就是演习场,孩子们也许是见惯了军人,也许是山里的孩子天生不怕生人。两个人声色俱厉的一通喊非但没吓跑孩子们,反而引来他们“胯子,胯子!”的讥笑。直到两个人作势欲扑,孩子们这才尖叫着一哄而散,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1、2、1,1、2、1”的给他们喊起了步子。

两个人气得不得了却又无可奈何,已经走远的两名通讯兵转身对他们大喊起来:“这群孩子人来疯,你们越追他们越乐,赶紧走!”

两个人只好丢下孩子追上通讯兵,孩子们见无论怎么挑逗,那两个穿花衣服的也不回头了,喊叫着跑回村子里去吉普车边玩耍了。

兔儿山果然名符其实,向阳的山坡上裸露着一层兔子洞。把司马看得直吞口水,仿佛眼见得一个个兔子洞就是一只只烤好、炖好的兔子。爬上山顶,极目远眺,覆盖着嫩绿春草的草原一眼望不到边,视线尽头散落的白色羊群几乎与天上的白云混为一体。

嫩绿的草、湛蓝的天、白白的云,顿叫人心胸开阔精神一振,鸿飞、司马扯着嗓子“嗨、嗨”的喊起来。两名通讯兵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微笑着等两个人喊够了喊累了,这才从大衣兜里拿出一副望远镜递给鸿飞:“你们上哨吧,我们回去了!”

鸿飞举起望远镜贪婪的向远处看,司马不高兴的问道:“你们干什么去?王参谋命令我们四个人上潜伏哨!”

“回去通线路,团部就要上来了,要不你去我们上哨?”通讯兵拿出一付你看着办的表情,司马鼓鼓嘴说道:“算了,还是我们上哨你们架线好一点!”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看见草原新鲜的不得了,争抢着望远镜向远处了望。鸿飞连连感叹:“一望无垠,一望无垠!难怪蒙古民歌粗旷悠长,在宽阔草原生活的人,心胸一定开阔!”

“穷酸!”欧阳一把抢过望远镜迫不及待的举到眼前:“还一望无垠呢,不就是一眼看不到边吗!区区一个高中文化还整词呢,你怎么不触景生情填词一首!”

“填就填!”鸿飞闭着眼睛深吸一口饱含草香的空气,摆出一副陶醉状伸出去的两条手臂好像要把什么东西搂过来。司马以为鸿飞真的来了灵感,不眨眼的盯着他。

鸿飞酝酿够了情绪,睁开眼睛突然喊道:“草原啊,你全是草,司马啊,你四条腿……”

“我靠!”鸿飞的第一句就让司马笑喷了,听完第二句司马扑上来和鸿飞滚作一团。

大队人马很快进村,等警通分队的哨兵爬上山,饥肠辘辘的鸿飞、司马问清炊事班的位置,一溜烟的跑进村子。

炊事班设在一个荒废的小院里,推开围在门口的一大群孩子,两个人看到八九名身穿白围裙的炊事兵围着四口行军锅忙得热火朝天。锅里的水刚开、案板上的切好的菜堆得像小山,看样子距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

压缩干粮特有的那股子防腐剂味道让人倒胃口,两个人都不愿意吃只好失望的离开炊事班,屁股后面又跟上来一群哄不散、赶不走的小尾巴。鸿飞眼珠一转,掏出一块压缩干粮对孩子们喊道:“谁吃饼干?”

“我要!我吃!”鸿飞面前举起一片小手。

鸿飞乘机提出要求:“谁领着我们去小卖部谁吃饼干!”

“俺去!”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拉着鸿飞的衣角拔腿就跑。

小卖部其实就是半间临街的平房,一边摆着饭桌一边有几个货架、柜台,摆着些零碎商品,一名身材矮小、削痩的老者守着店,看见来了两名荷枪实弹的兵,拔下嘴上的旱烟袋问道:“同志,要点什么?”

“有吃的吗?”

“有方便面、面包、火腿肠、牛肉,但看你们吃什么了。”

“太好了!”司马是个肉食动物连声说道:“方便面、牛肉,快快!有热水吗?”

“有!”老者拿下四包红烧牛肉面、一包真空包装的“平遥牛肉”,又慢慢腾腾的从柜台下面提出一个暖瓶,顺手端出两个大海碗:“不来点酒?”

“免了吧!被纠察抓到吃不了兜着走!”两个人看看海碗上的污渍,从挎包里把牙缸、牙刷拽出来。

用牙刷把挑着泡好的面条,手里抓着牛肉块,两个人吃得满头大汗。司马端起牙缸把汤汤水水一饮而尽,满意的拍拍肚皮喊道:“老板,算账!”

老者再次把不离嘴的旱烟袋拿下来,先吐了口唾沫然后说道:“24块整!”

鸿飞差点把牙刷插到喉咙里去,困难的咽下满嘴的面条喊道:“老板,你也忒黑了点!”

“不黑、不黑!”老者不急不恼,慢条斯理的一笔笔给鸿飞算账:“方便面三块钱一包,四包一共是12块,牛肉八块一包。山里进点货不容易,加上一块钱,你们能理解吧?这是二十块,剩下的那四块钱是开水钱,山来找点烧柴不容易,你们应该明白吧?”

东西已经吃到肚子里去了,不理解也得理解,不明白也得明白。鸿飞、司马无奈的交上钱。守在门外领他们来的孩子已经把压缩干粮吃完了,推门进来喊着“爷爷”要饮料喝。

“他是你孙子?”

“皮得很,皮得很!”老者不可知否的爱抚着孩子的头顶。

鸿飞、司马面面相觑,暗暗感叹现在村里的孩子也鬼精鬼精的。

团部设在村大队的大院里,几十号人把只有十来间房子的大院挤得满上满。尖刀分队驻地紧挨着团部,是一个有东西厢房的院子,鸿飞他们几十号人按班为单位分别住在东西厢房里。房东一对年约六十的老夫妻,长女早已出嫁,他们领着一个二十多岁待嫁的姑娘和一个十三四岁虎头虎脑的小子过日子。小院里虽然也有羊圈,但里面连个草叶也看不见,到处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透露着房东的精明强干。

鸿飞、司马肩枪走进院子的时候,尖刀们已经收拾好内务,正在房东院子和附近的街道上打扫卫生。两个人大背好枪想插手帮忙,郑拓把他们拉到一边表情严肃的说:“分队集合时你们不在,我传达几条纪律!”

两个人立刻立正站好。

“一、军容不整不准出屋,我的意思是不能和在部队里一样,熄灯前只穿条短裤到处跑。二、上厕所一律去院外街边的厕所。三、注意作风问题。”郑拓的眼神落到目视前方装不是人的司马脸上。

部队有些词、话都是有特殊含义的,比如“作风”这个词,前面如果加上引语那就是指作风,像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等等。但如果单说“作风”那就暗指男女关系方面了。解放军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又是一支重视或者说是把发扬光荣传统当成部队建设、保持战斗力诸多法宝中的一个。正是发扬了这些优良传统,人民才把他们称作子弟兵,并赞扬纪律优良的部队“有老八路的作风”,也正是有创造这些传统的先烈做榜样,才能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共和国士兵为完成肩负的使命,挥撒汗水、血水甚至抛头颅、洒热血奉献自己的生命。但一些不好的传统也在一代代士兵口传身授下保存下来,像男、女战士之间或与地方上的青年说说话都被看作是作风不扎实,如果收到地方上异性的来信那更是不得了的问题。鸿飞他们团每年在春暖花开姑娘开始穿裙子的时候,就要开防事故班务会反复强调作风问题,颇有些红军时期禁欲的色彩。也曾有年轻的军官向上级反应说:都什么年代了,胆大的恋人们已经在大街上亲嘴了,我们的战士与异性说说话还要挨批,发扬传统也应该吸其精华;抛其糟粕吗!言外之意是,这个传统太封建了!团长听说后,大手一挥:“扯淡!是传统就得给我留着,这是前辈留下的经验!我手下几千条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儿马驹子,不封建点还不都跑到大街上去找人亲嘴!”团长的话说的有点过,但年轻的士兵们都来自花花绿绿的地方,管理不严还真容易出事。

“司马群英!”郑拓见司马一声不吭,直接点名了。司马眨了半天眼,这才说:“我保证不主动与地方上的女青年说话!”

郑拓满意的点点头,司马突然问道:“如果她们和我说话怎么办?”

“那你给我装哑巴!”郑拓眼睛一瞪,威胁说:“你要是敢张嘴,我把你那套惹事的玩意揪下来,不男不女的我看你还折腾不!”

“报告班长,我一定执行命令,装好哑巴!”心虚的司马脸色发绿,差点双手掩裆,好像郑拓真能把他那套玩意揪下来。

郑拓瞪了吃吃窃笑的鸿飞一眼,问道:“该说第几了?”

“第四!”

“第四、严格执行条令、条例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五、从现在开始房东家的卫生和水缸我们包了。明白吗?”

“明白!”

“解散!”郑拓指着司马继续威胁说:“你小子给我注意点,我盯着你呢!”

离开郑拓的视线,鸿飞立刻讥笑司马应该改名为骚马或者种马。司马根本不以为意先是吟诵了一通关关雎鸠君子好逑为自己辩解,接着反唇相讥鸿飞有本事一辈子不找女朋友不结婚。说着探照灯般的眼神,已经把院子扫了一个遍。

“来了,来了!你的小英莲来了!”鸿飞把放到唐朝绝对会选入宫中与杨玉环一比高低的房东女儿指给司马看。

健壮的房东女儿水桶般粗的腰身让司马大失所望,眼看柳堡的故事不会发生,九九艳阳天也唱不成了,司马不死心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就是房东的女儿?”

话音未落,房东女儿喊了房东一声“妈”,司马彻底死心了,长吐一口气扛着扫帚出院去打扫街道。鸿飞看看院子里准备饮羊用的三口水缸,还有一口没满,问明水井的位置担着水桶去打水。

村子里的大街小巷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村民们笑嘻嘻的站在自己家门口,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士兵们。鸿飞到了水井边上立刻犯了愁,他没有看见在电视、电影上早已熟悉的辘轳。看看水面不深,他试着用扁担钩子钩着水桶垂到井里,可白铁水桶飘在水面上悠哉悠哉的说什么也不沉。好不容易等来一个打水的村民,他看到人家抓住扁担左右用力一摆,就打上来满满一桶水。他照葫芦画瓢的一摆,差点让水桶脱钩沉到井底。

鸿飞笨拙的模样把那位打水的村民惹得哈哈大笑,他抢过鸿飞的扁担三下两下把水打满,并不着急走抱着肩膀好像等着看什么。

鸿飞道过谢,纳闷的看了村民一眼,担水就走。水桶一离地面,鸿飞立刻觉得不对劲,窄窄的扁担不但压的肩膀生疼,而且装满水的水桶自作主张的左摇右晃前仰后合,把鸿飞带的脚步蹒跚扭起了秧歌。

担水的村民再次哈哈大笑起来,鸿飞觉得他是故意笑得这么大声,因为不远处的大姑娘小媳妇被他的笑声吸引,扭过头来一起指着鸿飞大笑起来。

鸿飞臊的脸通红手忙脚乱的放下水担,差点打翻水桶。笑声更加响亮了,鸿飞低着头,把两只水桶并在一起,用扁担一串单手提着飞也似的逃走了。

担水的村民立刻喊起来:“小伙子,真有劲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