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气歌》第一卷 长河天外 (第二章)

隐者清平 收藏 0 123
导读: [原创]《正气歌》第一卷 长河天外 (第二章)

第二章 隔岸对峙
汉水南岸,宋军大营内。一个身穿银甲、外罩蓝袍的汉子从士兵营帐中掀帘出来。这人身形高瘦,面目清癯,额下三缕须髯垂在胸前,更衬托的面色白净清雅,一双凤目精神奕奕,沉着坚毅,流露出卓而不凡的气质。 两个面貌酷似、身材中等的青年,身穿侍卫军服,腰悬长剑,紧随身后,两人面色平静,步履稳健,一看就是武功好手。 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见到这人,各个脸上立即露出尊敬神色,身体站的笔直,昂头挺胸,显露出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样子。 一个全副武装、身披战甲的副将快步上来,禀报道:“启禀大帅,三军已经在校场集结完毕,正待大帅检阅。” 大帅微一颔首,表示出对他颇为满意,副将看平日以严苛著称的大帅竟然能点头认可自己,心中激动非常,欣喜之情再无法隐藏,终于面露喜色。他立刻站的笔直,精铁盔甲在灼灼阳光的照耀下闪闪生辉,夺人双目。 马上有卫兵牵过数匹战马。大帅纵身一跃,跳上一匹高大骏伟、全身黑亮的战马,副将和两名侍卫也立即跳上战马,紧随身后,向校场疾驰而去。 宋军大营面靠汉水驻扎,沿河方向都立有竹尖长刺和水下机关,防止蒙古水师突然南下。大营南面却是好大一片空地,已被宋军辟为校场,多年来不断扩建,如今已成规模,弓箭骑射样样齐全,远远看去,非常壮观。 大帅一马当先,穿过大营南门,沿着青翠广袤的草原绿地,放缰疾驰,跨下黑马长声嘶鸣,四蹄翻飞,直奔校场。 校场早内外布置一新,老远就看到点将台上刀枪寒光闪烁,军旗招展,向前驰近,可以清晰的看到校场中人影幢幢,数万人身披铁甲,手执钢枪,在强烈的阳光照映下蓝光灼灼,刺人双目。 大帅来的好快,眨眼已到校场大门,他刚一入校场,就听到校场内欢呼声响如雷鸣。他举手示意,缓缓摧马来到正前方的点将台下,早有士兵上前来牵走战马,大帅快步登到台上。 数万宋兵见台上银甲闪耀,正是大帅,各个神情激动,齐声欢呼,表示出对他的真心崇敬之情。 大帅神情严肃,站立台上,右手一挥,止住欢呼声。他凤目中精光闪动,巡视了台下三军一周,朗声高喝道:“三军校阅,立刻开始!” 两个全身铁甲的将军从步兵列阵中快步上前,向台上行了军礼,大声道:“步兵指挥使张君绦、陆歇敬请大帅校阅步兵。” 大帅点头示意,张君绦、陆歇二人转过身去,向步兵一挥手,东面的四万步兵方阵马上变换阵形,开始了声势浩大、惊心动魄的实战操演。 只见草地上一队队步兵各个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手执利器,或左右分开,或前后呼应,穿梭进退,有条不紊。 张君绦、陆歇二人分别站在前方的一个高台上,手上各握一支红色小旗,旗子略一挥动,步兵立即整齐划一奔走换位,变动阵法。 一时间场中人来人往,四万步兵旌旗飘动,枪光闪烁,在各自将领的指挥下先后演化出盘龙、飞虎、翔云、烈火等诸多阵法,端的是威武整齐,壮观异常。 点将台上,大帅面色沉静,神色从容,坐在虎皮帅椅上,双目如电,环视场内情形。 约有一个时辰,一声铜锣巨响,最后一个叠石阵也刚好演练完毕,张君绦、陆歇立即转身一跃而下,来到点将台复命。 大帅扬声道:“步兵阵法熟练,进退有度。你二人辛苦了。” 场下步兵见大帅出言表彰,都齐声欢呼,以示庆贺。 呼声未落,就西面阵中马蹄声响,两将从骑兵阵营中飞驰而出,向点将台疾奔而来。 前方一人身形粗壮,满脸卷须,大鼻阔嘴,座下战马也是高大威猛,神骏不凡,真个是人强马壮。紧随身后的另一人面色冷竣,跨着一匹青骢马,倒也显干练精明。二人风驰电掣,眨眼间已驰到点将台下,猛一拉马缰,两匹战马齐声嘶鸣,昂首停下,二人稳坐马上,身子却晃也不晃一下。 三军将士看他们马上功夫这般了得,不由大声喝彩,特别是三万骑兵,更是叫声震天。 当先那人抱拳向台上高声喊道:“骑兵指挥使雷明涛、沈峰带领三万骑兵,请大帅校阅。” 大帅右手一挥,他们二人立即掉转马头,驰入骑兵阵营。 一声尖锐刺耳的哨声响起,三万骑兵开始迅速移动,惊天动地的马蹄声轰隆隆的敲打着地面,传来震人心魄的巨响。 校场中立刻尘土飞扬,数万骑兵马蹄翻飞,先是数千精锐飞奔疾驰,向中央集中,其余大军分成左右两翼,形成一个专破步兵的三叉阵,向前飞快推进,不久形成一个严密封锁的包围圈,把敌人牢牢困在核心。 哨声又起,铁骑忽然分开,向四周散开,排成长约数十丈的四方大阵,向前方一齐推进。 万马齐奔,声震四野,数万骑兵铺天盖地的冲杀过来,让人看的心胆皆寒。 哨声不断鸣响,骑兵反复变换着阵形,他们的阵法变化虽然不如步兵的花样翻新,变幻反复,却有一种令人心惊胆寒的迫人气势,迎面而来,让你喘不过气来。 前军万马在尖锐的哨声中一齐奔驰游走,给人地动山摇的震撼感触,众人正看的又惊心又激动,就听台上一声铜锣“当”的震天巨响,数万铁骑立即刹住阵形,万马齐喑,整齐划一,停到点将台下。 雷明涛、沈峰二人策马过来交令,大帅击掌笑道:“我大宋有此良将精兵,何惧蒙古铁骑!”宋军也都反应过来,齐声喝彩,把三万铁骑看做英雄一般,鼓掌声良久方息。 而后水师巡检使陈奕、阮思聪走到台前,请大帅移师河岸,到汉水岸边观看水师舟楫操练。 大帅略一点头,在副将和贴身侍卫的护卫下,走下点将台,跃身上马,向汉水岸边赶去。 驰过大营的栅栏,来到汉水岸边的了望台,值班的宋兵一见大帅上来,忙站直敬礼。 登上了望台,眼前晴空万里,汉水上波光荡漾,蓝天碧水,交相辉映,闪现出大自然无比动人的瑰丽景色,令人不觉生出生命如此美好的感叹。 水面上数百只舟船泊在汉水中央,按回形阵势连接一起,绵延伸展到三四里外,远远看去,如一条蜿蜒曲折的巨龙浮在水上。 对面蒙古军营虽有些简陋,却是旌旗招展,气势不凡,尤其是四处角上分别筑有一个高台,上面各挂有两盏气死风灯。看那布置,既能严密监视四周一举一动,又可以在敌人来犯时,统一指挥,从容应敌,心中不由暗忖:看来蒙古能有今日的兴盛,确实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 正神驰物外,听到台下高喊道:“启禀大帅,水师已列阵以待,请大帅校阅。”他眼光扫去,见是水师巡检使阮思聪和陈奕,点头道:“立刻开始。” 二人同声应命而去。 不久,水中波浪翻滚,一艘艘水师战舰齐头并进,驶向汉水中央。 陈奕和阮思聪一左一右,两人的主舰率先分开,各自领航前进。两舰上各有一指挥高台,上有两人手执红白两色旗,打出不同手势,指挥紧随其后的上百战舰。 数百战舰看到号令,自动分散,一字排开,向北行进,并不时转换方向,排出或围或堵的场面。 只见汉水中波浪翻滚,巨浪飞卷,数百战舰破浪疾行,船上大宋的旌旗招展,刀光寒寒,极有威势。 每只舰上都有数十舟子一齐操舟,把战舰驶的飞快,各个甲板上外围站满严阵以待的盾牌手,其后是身形粗壮高大、臂力奇强的弓箭手,他们沿船四周而立,把整个战舰围的水泄不通,犹如一堵堵严密的人墙。 阮思聪和陈奕互打手势,水师立即分成两派,分别扮演敌我双方,刀枪劈刺,乱箭飞舞,开始真刀真枪的进行实战演习。 立即汉水水面上人声鼎沸,喊声震天,数百只战舰各自展开浑身解数,疾驰猛撞,在人们眼前展现出一副激烈异常的水师争夺战。 岸边的骑兵和步兵都看的屏紧呼吸,心口咚咚急跳,紧张万分,就连大帅也凝神聚目,全力关注,一睹这难得的一场精彩纷呈、几能乱真的操练。 双方攻守拼斗的十分激烈,直到铜锣鸣响,两个主舰上才小旗飞舞,打出停战信号,转而汇合一处,数百战舰也迅速分开,紧随身后,一字排开,驶到岸边。 三军都亲眼看到水师如此精通水战,深合法度,不由大声喝彩。 大帅正看的专注,听背后有人喊道:“大帅,属下有事禀告。”回头看去,见一个脑袋奇大的人快步过来。这人身材比常人略矮,头大身瘦,显得极不协调,但一双眸子却转的飞快,一看就是个足智多谋的人物。 被称做大帅的正是大宋浒黄洲安抚使夏贵,他一向体恤属下,经常在军营中走动,体察下情,与将士共甘苦,虽对部将颇为严苛,却仍深得全营将士的敬重。这快步而来的是他的头号军师,人称“大智若愚”的田借计。 田借计虽然头大如斗,身形瘦小,其貌不扬,却是计谋多端,在大宋军旅中享有盛名。他当年隐居蔡州清风岭,过着隐士的自在生活。由于蒙古不断南侵,占据了蔡州。他不愿做亡国奴,就南下参军,投到夏贵帐下,辅佐夏贵抵抗蒙古大军。多年来与蒙古连续交手,熟知蒙古人的作战战术。正是仗着长江天险和针对蒙古战术的奇谋妙计,才能保住浒黄洲今日的局面。 蒙古忽然十万大军压境,又是被许为蒙古兵法第一人的忽必烈带领一众猛将谋士亲自来战,自然压力之大,前所未有。 夏贵看这个平时无论有何大事也心平气和的谋士,现在竟然快步而来,知道必然是事态十分紧急。忙下台迎上前去,道:“借计有何要事,到我帐中去谈。”二人快步向设在军营中间的元帅大帐走去。 走到大帐入口,一个肩宽膀圆的敦实汉子站在门口,他全身铁甲,腰悬长剑,在这里一站,浑身就散发出威武雄霸的气势。夏贵暗道:这烈照雄不愧是烈炎门的杰出高手,只看这威霸无伦的气势就知道他武功必是强横非常。看来这次借计的安排果然不差,心中不觉又对田借计多了几分赞许。 烈照雄见二人过来,敬礼道:“参见夏帅,田军师。”夏贵点头进帐,田借计走到他身边低声耳语:“烈将军,等下烦你亲自把守在帐外。在我和夏帅出帐前,一概人等均不准接近帅帐。如违此命,格杀勿论!”烈照雄见平日温和谦逊的军师竟然下了这般严格的命令,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沉声道:“照雄遵命!”田借计眼中射出赞赏欣慰的神色,走入帅帐。 烈照雄站在帐外,默运烈炎门的“火中石”大法,心境晋入前所未有的状态。 灵觉沿着自己站立的方位向四周延伸,隐隐可以听到帅帐内的交谈声。只听到一个声音一声低呼,呀然道:“借计,你所说可是真的,贾相要亲自督战?战阵之上情况瞬息万变,随时可能风云突变。贾相如果要在临安遥遥指挥战场进退,我等随时可能全军覆没。” 另一人沉声答道:“贾相为人,夏帅你还不知么?如果让他知道我等全不听他指挥,岂能让你安心带兵?如果在圣上面前说你骄兵自傲,不奉号令,到那时我军就会连粮草,军饷也成问题,更别谈军械供应了。所以此事定要缓缓图之。” 烈照雄一听此事牵扯到朝廷内部的权力斗争,哪里还敢再听下去?他收摄心神,把灵觉向元帅大帐四周扩展。 突然间,心中出现征兆,觉察到西北方向有一道气息潜伏,时断时续,显然对方是在极力隐藏自己。 他一握腰间宝剑——“赤眼”剑柄,挺起胸腹,身子一瞬间变的笔直。双眼紧盯住西北方那片密林,以气势遥遥锁定对方。 那人隐在暗处,也似乎察觉到眼前危机,竟然屏气敛神,把那丝若隐若现的气息缓缓敛去。烈照天本来就是纯粹靠对方发出的气息来感应所在位置。现在既然连气息也消失了,就无法再追踪对方。 他集中心神,让灵觉在密林中转了一周,也没有感应到一丝气息。 看来对方是个身手绝高的顶尖人物。因为只有对方内力达到化境,才能完全地收敛自己的气息,不被周围察觉。烈照雄自忖已把本门用于搜索隐踪潜形的“火灵诀”提到了极至,还是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心中暗自警惕,“噌”的一声,拔出了赤眼剑,握在手中,放眼向帅帐四周扫去。 帅帐四周站满了元帅的近身侍卫亲兵。这些卫兵原来只是从军营中挑选的一些身手敏捷的普通士兵,在武林高手面前不堪一击。烈照雄来到宋营后,从自己随身带来的数十个弟子门人中选出十多人,替换原来的卫兵,担任帅帐的保卫任务。 这十多个门人虽然算不上武林一流高手,但胜在实战经验丰富,身手敏捷。见烈照雄拔剑后,各自早暗中留神,纷纷挚出随身兵刃,身子缓缓后退,将帅帐密密围住。 他暗自传音入密给帐中的夏帅护卫,着他们小心敌人突然袭击。又换过一名领头弟子,交代要严防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严守帅帐。 吩咐停当,身形一晃,射向西北的密林。 这片林子被围在宋军大营内,虽然不是很大,却阴郁葱茏,植被茂密。烈照雄飞身跃上一棵树顶,“火中石”功法立即展开,向林内各处迅速延伸。 突然,感到三丈外的一棵树冠中有一丝气息流动,他手捏剑诀,以指代剑,足尖一点树梢,朝那树冠中抬指劈去。 树冠中人身手也极是了得,待烈照雄指“剑”快要刺到时,倏的射出一道气劲,袭向烈照天左肋。烈照雄身在空中,眼看招数已经用老,不及变招,左手剑诀立即散开,化做一掌,夹着猎猎风响,向树冠击进。 “砰”的一声巨响,整个树冠被这一掌齐齐击断,树影中有个绿影快似闪电,一闪而逝。如果不是烈照雄修为高深,极可能会忽略过去。他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绿影借计远遁。看那身段窈窕娇小,似乎是个女人。 他暗道不好,难道是中了敌人调虎离山计?忙足尖在树枝上迅速一点,腾空飞起,催动内力,全力赶回帅帐。 远远看到帅帐一片宁静,他心中丝毫不敢懈怠,忙全力摧动心法,飞驰过来。刚到帐外,见十多个弟子门人各个手持长剑,神情戒备,四处来回走动,才放下心来。 [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