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得那次初相识

千帆过尽 收藏 6 150
导读:[原创]记得那次初相识

           记得那次初相识


    常常看到有人发帖子问:你会真的与生活中的网友见面吗?我的答案一般都是:不会,不为什么,大概就如钱钟书所说,“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味道不错那就可以了,干吗非一定要去认识那只生蛋的母鸡呢!”而且,按照惯例,往往能生出如此味美的蛋的母鸡通常不见得长相雍容华丽呢!

    不过,今年暑假期间,我却是见了一个网友,真实的见到了论坛上的一个朋友,呵呵,说起这次见面来可真是好笑又好玩的很。

    那时我正在外地学习,那几天天气一直非常炎热,一向以谗猫著称的我由于前几天吃了太多的冷饮,结果肚子一直不舒服,因此每日里和同学一起满世界找粥店喝粥,那天中午放学以后,我和同学兰兰一起相约去喝粥,走在路上,兰兰说:“真无聊,你不是有好多网友吗?找个来请客怎样?”我听了立刻头摇得跟拨楞鼓般,“不成,网络上的朋友只能在网络上相处,怎么可能走到生活中呢?”不料同学笑我落伍,因为的确如此,我们同宿舍的一个妹妹每天下课后忙着找网友见面,一起吃饭,一起去玩,开心的不亦乐乎,再说见见面又有啥大不了的呢?同学的开解让我心动了,其实我知道这家伙是嘴谗了想打个牙祭,不过想想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在外面学习,谁认识谁呢?呵呵,小小的放肆一下不会有啥吧?不过我这个人一贯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便嗫嚅着说:“不过你要陪我一起才行,而且要保密,不许透漏半个字,我不想别人说我不安分,去见网友呢!兰兰听了眉开眼笑,一口应承下来,因为这家伙是个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谗猫,只要有人请客,她是乐得坐陪的。

   于是,我们当场击掌明誓,不许透漏半点的,我便打电话去联系这个陌生的城市的一个仅聊了几个月的觉得为人很坦诚的网友,他知道我来这个城市学习,因此给了我手机号码,让我有事情的时候联系他,我当时想自己肯定不会找他的,因此把电话号码扔到了一旁,现在,,,,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个被遗忘在爪哇国的号码 ,不过那家伙倒是真实的很,一下子就拨通了,我拿起电话,居然有些拘谨了,“我说,我是蕊儿,你可以中午请我们吃饭吗?”他在那面很爽快的应承下来,“好啊,去哪里?你定好了,”“恩,,到这个  粥店好了,”我说了上午刚刚听说过的据说是比较不错的一个粥店的名字,然后定好了12点大家在   粥店门口见面,然后,我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忐忑不安的我在兰兰的陪同下来到了粥店门口,兰兰一路是有说有笑,而我却是惴惴不安:自己这样做是否太冒昧了,天,和一个自己从来不熟识的人去吃饭,我甚至连他在哪里上班,做啥工作都不知道,,我的脑子木木的,一时有些想打退堂鼓的感觉了。


   兰兰在一旁见了我的样子,笑我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的,别看我平时在宿舍里和她们一起疯疯癫癫,喳喳忽忽,可是真的让我有啥作为,我可是只有退缩的份呢。兰兰说:“算了,你就别犹豫了,反正已经把人家给约出来了,你还能再反悔不成?”,我没有话说,只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兰兰不理我的茬,又问:“对了,他认识你吗?”“天,他怎么会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啊,”,我吞吞吐吐的说,“那咋办?要不你给他发个短信,告诉他你的穿着打扮,”还是兰兰应变能力强,于是,我便发了这样的一则短信“我穿着绿色无袖上衣,白色超短裙,扎两个小辫,戴一顶白色软帽  ,和同学一起,她穿粉色连衣裙   蕊儿”。短信发出后,他到是很快回复了“知道了,你们先进去找位置坐下,我一会到”。于是,我和同学一起走进了粥店,其时正值午饭时分,粥店里食客熙熙攘攘,拥挤的很。我们两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为了醒目起见,我依然没有摘下帽子,(这可是标志啊!)不过在屋里戴着这样夸张的一顶白色荷叶软帽,总是觉得别扭得很。

    我和同学一边看着时间,一边紧张的注视着外面进进出出的人流,其实明知道这样张望也是白搭,我想象不出他会是怎样一副模样出现在我们面前呢!同学问我他的情况,他的工作,他的年龄,他的长相,,,我能回答她的都是不知道,她感到不可思议,不过我倒是觉得很正常:网友干吗一定要了解那样清楚,又不是找情人,我从来不喜欢做事情刨根究底的缠夹不清的。同学看着我象是打量着一个怪物,,晕,她大概还以为我在网恋呢!我可没有那样冲动。(嘿嘿,或许是因为没有找着合适的人选吧)

    时间真的过得好慢,,我们一直等啊等啊,可是还是不见他来,同学不禁嘀咕起来:“喂,你这轻率的家伙,不是人家在耍我们吧?还或许是他早就到了,说不定此时正躲在一边观察我们呢!”我想想这话倒也是不假,毕竟我们在明处,而人家在暗处啊!天,都是我一时冲动,把自己置于如此被动的境地,,天,我真的后悔了!

    这时,兰兰突然拽拽我的袖子,“喂,那个向我们走来的是不是?”我抬起头来,果然见一个穿着衬衣(忘记是啥颜色的了)的年轻男子向我们走过来,中等个头,很干练的样子。然后,我们象特务对暗号般的接上了头“我是蕊儿,你是?”他笑嘻嘻的点点头,说出了他的网名,嘿嘿,按惯例接下来我们应该紧紧握住彼此的手“同志,可找到你了!”,不过,没有想到在网上很是调皮的幽默的他见了我却显得很是拘谨的样子,我看他居然比我都要害羞(晕,,千万别以为我脸皮厚啊!我是狐假虎威而已,有同学撑腰啊!)。

    然后,他在我们旁边坐下来,他让我们俩点菜。我觉得初次见面不好意思太破费人家的,便点了四种粥(上帝知道,这个粥店和我们以前去的粥店不一样,这里的盛粥的碗简直是海碗!我们为此大大的出尽了洋相)。他看了一眼我们点的粥,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们以前来过这里吗?”“没有啊,这里的粥口味怎样?”我瞅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把目光移开,他是个很真诚的又有几分腼腆的典型的好男人,基本上属于那种濒于灭绝的好男人之列。他依旧不习惯于直视我的眼睛,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兰兰,“我也只来过这里一次,口味还可以吧!”然后他又点了几个小菜。他好象很不自在的样子,抽出一支烟,笑着问我们:“抽烟不介意吧?”目光依然是投向兰兰,我们连忙说“没有关心,您请自便好了,”和兰兰相比,我想她大概比我更有亲和力吧?她个子矮矮的,胖乎乎的样子,无论和谁在一起都是一见如故,是个天生的外交家,和她在一起无论去哪,无论做啥事情,都是她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我也乐得坐享其成,因为在陌生人面前我通常是语无伦次的。

    于是,他在兰兰的循循善诱下打开了话匣子,我也因此知道了他的年龄,他的工作,他的很多日常情况,其实,换了是我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人家打听这么多事情的,我觉得这好象应该属于一个人的隐私,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打听这些情况是不够尊重人的。至少我没有这样多的好奇心。不过他倒是真的诚实的很,有问必答,我在一旁听着不由的笑了,兰兰问我“你笑啥?”我说“你问人家这样多干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查户口呢!”兰兰笑了,“这有啥?大家都是朋友吗,,”瞧,她这个总是如此,拿自己不当外人,不过,他倒是没有不快的样子,而是憨憨的笑了,晕,简直跟我在网上认识的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我们边说边笑,等到服务生把粥端上来我们不由得傻眼了:这家粥店和以往我们去的粥店不同,以往我们去的粥店上的粥都是那种很小的碗盛的,而这里的粥却是用一个象盆一样的海碗盛着,我们要了四碗粥上齐以后,整个桌子便被四个大海碗占得满满的,那里还有地方放菜啊!上帝,难怪他刚刚看了我们点的粥后会笑呢!原来如此,,,

     我感到特别不好意思:这里的盛粥的碗怎么这样大?这和别处的不一样啊!我们怎么能喝完啊!他满脸狡猾的笑意:“呵呵,没有关系,大家努力喝好了!”天,,可以想象当他点的小菜上来以后我们的桌子是怎样一副拥挤的状态,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好多客人也对我们侧目而视,他们大概也觉得很是奇怪:想象不出我们三个人会吃得了那样多的东西!晕,他们不会以为我们是三个饭桶吧!

     上帝知道我们为了一时的轻率付出了怎样惨重的代价:我们俩努力的喝粥,否则剩得太多不是显得我们太浪费了!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喝得却不多,他说他不喜欢喝粥的。于是我和兰兰就这样努力的喝粥,努力的找话题说话,努力的别让自己在人家面前太狼狈,,,

     最后,我啥也记不清楚了,只是记得我们俩盛了满满一肚子的粥,可是到底还是有好多粥没有喝完,然后我们便相互说“再见”,然后,我们就各自分道扬镳了。

     然后,我们各自又回到原来的生活,我们仍是在网络上熟悉的老朋友,不过,我想我不会再去和任何一个网友见面了,毕竟网络是虚无的东西,一定要把它和生活嫁接,实在是得不偿失,还是给彼此保留一份神秘感比较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