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多少事,都付金樽中

  燧人氏取火让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生活,杜康造酒为人类的这种文明生活添了一道上好的佐料。美酒如美景一样,令人醉乎其中,流连忘返。“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山水与酒是文人们不可缺少的风雅之物。酒可助兴,亦可解忧。曹孟德那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千百年来曾从多少文人雅士口中幽幽吟出!“斗酒诗百篇”,酒,从其诞生之日起就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每饮必醉的阮籍,“斗酒聚比邻”的陶渊明,“自言臣是酒中仙”的李白,巾帼不让须眉的李清照都与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于酒中沉醉,于酒中吟唱出千古佳句,于酒中排谴忧思,于酒中寻求安慰。
魏晋相交之际,文人志士们在罅缝中挣扎,不愿同流合污的便归隐山林,于是“竹林七贤”应运而生。阮籍该是竹林七贤核心人物之一,他每天与同仁们饮酒作诗,倒也逍遥自在。然好景不长,挚友嵇康惨遭诬杀,“竹林七贤”逐渐解体,司马家族步步紧逼。阮籍虽借醉酒得以保全性命,却过得极为窝囊狼狈。即使想于诗中发泄一通,也只能隐晦曲折的表情达意。既不愿同流合污,又缺少在政治上向司马氏集团挑战或明确划清界限的勇气,精神追求与现实世界的巨大反差,阮籍的心就如倒不出铰子的葫芦,有什么比丧失了言语权更让人难受的呢?于是只得借酒浇愁,遂“酣饮为常”,放浪佯狂。酒给阮籍上了一层保护色,阮籍虽借此得以避祸全身,但这随酒饮下的又有多少人生的孤寂与无奈?“但怨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是阮籍心境的真实写照。“信马途穷痛哭回”,这痛哭之声穿透岁月直达人的灵魂深处。
在浓浓酒香中,李白一袭白衣飘然而来。“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这首诗是对李白豪放不羁、不阿权贵性格的形象描述。“学而优则仕“是历代士人颠扑不破的人生信条,李白也不能免俗。“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年少轻狂的李白踏上了游学求仕之路。李白凭他的豪爽大方、才气横溢赢得了朋友满天下,也赢来了唐玄宗的一纸诏书。本想一偿“振朝纲,兴百姓”夙愿的李白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权势者手中的玩偶,于是愤而辞归;而另一方面,官场容不下李白的“真”与“狂”,官场要的是圆滑,是八面玲珑,于是李白被“赐金放还”。虽然李白的官宦生涯是短暂的,但其醉酒戏力士的故事却大快人心、广为流传。被放还的李白纵情山水,饮酒放歌,足迹踏遍名山大川,留下了难以计数的优美诗篇。李白其人是否真如其诗风一样恣肆洒脱,飘逸若仙?晚年入住李遴幕府这一举措显露了李白内心的悲憾,李白并不能忘怀自己人生的最初理想,只是在“事权贵”与“开心颜”二者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雄心壮志的实现必以人格完整的丧失为代价,这是历代知识分子永远迈不过的一道坎。儒道思想的双重影响,“出”与“处”的矛盾,注定了士人们永远逃不出悲剧的命运围城。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一代诗仙孤寂的离开了留下了他的“悲”与“欢”的人间。李白毕其一生维护其精神的独立、人格的完整,即使洒脱如斯仍难逃英雄的孤寂。孤寂的李白举杯长吟“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然权贵们被雨打风吹去,惟有李白仍能在涛涛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
李清照是南宋的一面镜子,“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称词家三李。”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博闻强记的李清照无异于一个异类,异类的命运总是坎坷的。由前期的的优裕富足、琴瑟相谐到后期的颠沛流离、孤苦无依,李清照经历了人生的巨大落差。但自始至终李清照是爱酒的,也惟有酒,才能为李清照驱除无边的寒冷与孤独。寄情山水,常常“沉醉不知归路”,兴尽而返是少女李清照;一袭轻纱,绿窗红袖,闲拈酒杯是少妇李清照;而“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是国破家亡后的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定下了李清照后期词的感情基调,读李词,总觉一种忧郁胀满心房,一种凄凉深入骨髓。“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是一种怎样的哀婉?总觉得这位花一样的女子不该承受如此命运之重负。李清照之悲剧是谁使然?是人为也是天意,人类容不下异己分子,老天总喜欢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李清照不该长袖善舞,不该妙笔生花,不该有赵明诚这样的神仙伴侣,不该一女流之辈而有“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男儿之志,不该连统治者都偏安一隅、声色犬马而独发“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环土”的故国之思……然堂堂须眉,又有几人能如易安?
逝者如斯夫!文豪们渐行渐远,留给世人的是无尽的慨叹与追思。人类文明发展至今,酒于宴席上粉墨登场。中国人总喜欢在酒桌上解决问题,美酒佳肴活跃了气氛,觥筹交错减少了顾忌。在酒的遮掩下,称兄道弟变得顺乎自然;在称兄道弟中,一切不法交易都披上了温情的面纱。酒是敲门砖,酒是阿里巴巴的咒语。不知杜康若泉下有知,该做何感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